父亲生病后 我开始悔悟

低吟浅唱 13天前 ⋅ 59 阅读

     凌晨3点从睡梦中惊醒,梦中的情景如此逼真,母亲在最后几秒痛心说的一句话“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呀”泪水打湿枕头再无睡意。打开手机找出全家福静静的看着,每个人的表情,当时如果能笑的开心一点就好了,思绪飘好远回到童年。

    从有记忆开始我就是不讨人喜欢的孩子,他们说在我哥哥前面还有一个姐姐,她从小古灵精怪全家人都喜欢,可因为姑姑的疏忽溺水身亡,后来才会有了我,因为是超生刚出生便被送到姑姑家,一直长到3岁,然后被父母接回家中,心里满是抗拒,陌生的男女让我喊爸爸妈妈,没有从小一直待在身边的弟弟,一直盯着我看的哥哥,手足无措想跟姑姑回家,可姑姑放下我就匆匆离去家里还有弟弟要照顾,记忆到这戛然而止,后来再有印象就是五六岁的样子,身边的小朋友都开始上幼儿园,我因为从小没有喝过母乳,体弱多病,所以长的瘦小幼儿园不收让长大一点再去,那会整天在幼儿园栅栏门外面,看里面的小伙伴玩滑梯满是羡慕。

   出生那会体弱多病,经常住院导致父亲没有见上奶奶最后一面,有我之后家里做什么都不顺利,父亲之前做装潢工程做的如火中天,可因为一场意外工人忘记关水阀,导致将要竣工的项目全被水淹,一整层楼赔的负债累累,从此父亲开始一蹶不振,我记忆中的父亲一直不工作,酗酒,喝醉了还会家暴我们,母亲一个人操持我们这个家,父亲母亲有不顺心的事情就会拿我撒气,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当时不应该生我,可能真的是我命不好,为讨父母欢心,我变得特别懂事,从来不要零花钱,能做的家务我全都做,就是想让他们喜欢我,可哥哥什么都不做,他们最喜欢的还是他,有好吃的永远都是哥哥吃够,我才能吃。过年哥哥穿美美的新衣服,陪伴我的永远都是我的红校服,从来不哭不闹,给我什么都不攀,因为知道如果吵闹换来的还是一顿责骂,小心翼翼的讨好着每一个人,也会想明明我才是最小的呀,为什么他们不爱我呢。

   慢慢长大,上小学读初中,好在学习成绩还不错,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读一个好的大学,直到初二地理生物汇考,班主任在办公室告诉我因为我没有户口就没有学籍,所以这场考试即便参加了也计不了分数,很平静的走出办公室早就想到这个结果了不是吗,所以难过什么呢,从小因为学籍的事每次有领导来学校检查我都要躲在厕所里面,应该已经习惯了呀,早点参加工作帮家里人减轻负担也不错啊,可为什么眼泪这么不争气,回家和父母歇斯底里的大哭一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质问,不能给我好的生活为什么要生下我,可能出于愧疚父亲只是说在你中考前肯定给你办出来,你好好上学,我又何尝不知道办户口需要交好几万块钱,可我们家哪有钱呢,认命吧,你这辈子可能就这个命了。

   下学期过完年就没有再去学校,后来母亲给我找了一个服装厂的工作,学机器做衣服,说以后是个技术活能有出路,学了几天正巧办公室的统计员因为怀孕要离职,而我因为工作踏实侥幸被老板娘看重,从车间转到办公室做统计员,一待就是5年的时间,这段时间懂得许多,也成长很多,可骨子里原生家庭带给我的贫穷观念并没有改变,发的每一笔工资都要好好攒着,除了必要的花销一分多余的钱都不想花,整天脑子想的就是攒钱,我也想像其她的小姑娘一样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一花钱就有罪恶感,我讨厌这该死的罪恶感,可我战胜不了它,看着银行卡里的钱一点点变多,又有一种成就感。

   有时候也会给父母买点衣服,纵使心里面对他们有埋怨,可他们生我养我,血缘这层关系抹不掉,平常很少回家,更多的是找不到家的那种感觉,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们,直到今年6月份父亲的一场急性病,让我开始悔悟。

   6月份的时候父亲开始胸闷肩膀疼,一直吃止疼药也不见好,母亲怕有什么重疾就带父亲去乡镇医院检查,到医院医生把父亲安置到病床上和母亲说,他这是急性心梗,已经过了最佳的48小时黄金期,现已经联系省城120救护车,你安抚好病人情绪等车来,千万别让病人下床活动,心梗一旦情绪激动连抢救时间都没有,母亲哽咽的给我们打电话,可我们都在外地工作,回去也要两三个小时,安抚母亲听从医生的安排,立马往家赶,到省城医院检查做动脉造影术,心脏狭隘80%,血液呈粥状,需要立马手术植入支架疏通血液,医生让母亲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情况危急有可能会下不来手术台,母亲哭着给我们打电话,不知道如何是好,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始料未及。

  父亲就这样被推进了手术室,我不知道手术室外母亲一个人是怎样度过的这段时间,想起来就泪流满面,最需要的时候家人都不在身边,漫长等待,父亲在4个小时后被推出手术室,手腕缠满扎带,带着呼吸机,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检测的探头,这是那个小时候惹生气就用皮带揍我的父亲,好像不是,印象中的父亲很强壮,没有他修不好的东西干不好的活,可为什么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一动不动躺床上呢,什么时候父亲开始有白头发的,这些都不得而知,可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老了。

   手术顺利完成,需要48小时排异观察,病床上红色病重牌子照的眼睛涩涩的,想流泪,父亲安静的看着我说,这一生起起伏伏,如果真的去了心里最愧疚对不起的就是我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落下,回想起这些年对他们的不管不顾,恨自己的自以为是,恨自己的冷漠,如果父亲真的这样走了,最后悔的是我呀,只记住了小时候父母不好,没曾注意长大后他们在小心翼翼的弥补我,每次对他们的示好都拒之千里,恨死了自己的自以为是。

   静静的看着,回想着,父母都50多岁了进入知命之年,能陪伴我的日子还剩多少呢,记忆一点点裂纹面目全非。半月后父亲顺利出院,回家休养,需要终生服用药物治疗,只要能活着比什么都强,一场病拉近了我们的关系,以前从来不曾说的心事开始讲给父亲听,他也在叨叨让我早点成家,变成无话不谈的哥们,这是我一直奢求又求而不得的相处之道啊,原来如此舒服,现在父亲已经做完手术3个月,准备月底回家带他去医院复查,他总说不用回来让我安心工作,他身体好的很,可每次回家我都能看到他那幸福开心的笑容,让我无比安心,拼搏一生要的只是让家人开心的生活不是吗。

   最近一直在关注心梗的各项事宜,说法有好有坏,也会有隐隐的担心,希望陪伴他们的日子能多一点再多一点,也打算过完今年就回家乡工作,多一点时间陪他们聊天散步。忽然记起很早以前母亲对我说过的一句话父母在不远游,当时觉得矫情,现在明白那是父母期盼我们回家的一颗心。

   庆幸时间不晚,一切来得及,让我陪他们好好享受这个世界。也劝诫和我有同样经历的朋友们送给你们一句话: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不要让父母在你的背影后越走越远。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