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故事

小灰兔 13天前 ⋅ 57 阅读

我们的故事

2019年

家中的亲戚刚刚走,爸爸妈妈在忙着收拾着餐桌,我想帮忙的,但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快该走了,也就不帮他们收拾东西了,我就回到房间,换了身看着不错的衣服,又到洗手间洗了个头发,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的脸又胖了几圈,但也不重要了。

带上手套,骑着电动车便出发了。路上的商铺约是都开门了,毕竟也是初七了,不自觉的就走到了那个不知名的桥。也许她也是刚刚才到,在路边站着,穿着一件大衣,头发是散着的,离远处一眼便看见了。招了招手,更加确认了。她没了高中时候的齐刘海,也道成熟了不少。

2014

五年前吧,我刚刚上高中,那时候中考成不理想,本想上二十三中本校的也没有上成,上了分校,刚到学校的时候,被分到了九班,也就是全校最差的班了。刚刚开学的几天还好,班里的同学还不熟悉,大家还是规规矩矩的上课。大约过了有半个月吧,班里便不再像以前安生了,有几个不学习的同学,上课耍手机,打牌,吃零食,干什么的都有,还大声的聊天,要是不坐在前几排,连老师上课说什么都听不到。

一次,上物理课,老师实在是被逼急了,就大发雷霆,课也不上了,把我们班主任喊过来,我们班主任叫刘强,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才毕业就到我们学校当班主任,还是最差的班的班主任,他来了,批评了几句,但第二天还是照旧,老师看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干脆不管了,爱怎么就怎么了。

约莫过了有一个多月,一天晚自习,我们班主任走到班里,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了好长一段话,大概就是总结了一下他一个多月来的工作以及他肩膀上的上需要做手术,最后,他也是流着眼泪跟我们说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很开心,我们也都明白了,老师是要走了,不干了,辞职了,有的女生流了眼泪,但大部分人还是没什么,每个人对老师说了几句分别的话,就这么走了,我的第一个班主任,连半个学期都没有撑到。

后来又来了一个新的班主任,是教理科的,叫什么我已经忘记了,看起来很有威严,说话也是铿锵有力,比上一个班主任厉害多了,可惜也是没有坚持太久,也许是我们班实在是太乱了,后来就被调到了本部教书。再往后啊,就文理分科了,我选的是文科,我们的班主任又换了,是叫李广,他跟其他的都不一样,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却是格外的厉害,把我们那个班的那些不学习的学生治的服服帖帖的,我们班里的学生都害怕他,动不动的都让回家去了,还会时不时的巡查,总之啊,那段时间过得很提心吊胆,不过倒也认识了很多朋友,直到现在还是有联系的。班里有一个,叫做汪浩南,我们班都喊他浩南哥,连我们班主任也这么喊他,说什么 有事就找浩南哥。其实他也不是什么社会大哥,就是起了个社会名字,平实学习也是十分的用功,下课了也不出来玩,就在位置上坐着背英语,看数学,可就是一到考试,总考二三十分,也是个奇人了。

也很快,高一结束了,到高二的时候,又来了一次真正的文理科分班,因为我当时在比较差的班,成绩也算是不错,又分班的时候分到了五班,文科一共两个班,一个五班,一个六班。第一天去新班级上课,一进门,都是陌生的面孔,我在班里环视看了两圈,终在最靠墙的约是中间的位置看到了我的高一一个班的同学,正巧他身边还有一个位置,我便背着书包走了过去,当我走到讲台上的时候,随意瞟了一眼,看到了她坐在第一排,穿的是冬天学校发的校服,红黑色的大棉袄,头发扎的高高的,低着头,不知道在写着什么东西,很认真,从我的眼中一闪而过。我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放下书包,整理好书,眼睛向右前方看,正好能看到她,蓝色的卫衣帽子,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坐在第一排。也就听到铃声了,她放下手中的笔,双手抱着坐好,第一节是英语课,大约是上到一半吧,我就沉沉的睡着了。那天的阳光特别的好,我坐在窗户旁边,阳光照到身上很舒服。

回到家里,还是一直在想着坐在我斜前方的那个女生,尽管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是巧了,正好班上有同学拉群,我也加了进去,群里面约莫有四十多个人吧,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名字备注了上去,虽说是有了名字,但才上了一天学,还不知道哪个是哪个,我就对着名字,胡乱加了,想着要是她便是最好的。又上了几天课,发现我加的那个人正巧是她。这也算是第一次认识吧,就这样啊,时不时的我们在网上聊聊天,说的什么我都已经忘记了。就这么的有一个月吧,一次我放学骑车回家,走到一半的时候,看到她在前面等红灯,我就赶忙蹬着车追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嗨,这么巧。她听到,侧过头来,她带着口罩,只能看清眼睛,可能有些惊讶吧,也许她不怎么认识我,但还是礼貌性的回了我一句,嗨。接着我们便一起回家,还是聊着学校里的事情,还说了她家就住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我当时也是脑子一抽,就说要不每天早上我们一起上学吧。反正也是一路的。她听到后愣了愣,赶忙拒绝,怕是因为我不太招人喜欢吧。但我也是脸皮厚,也不管她说了什么,就说 明天我就在这个桥上等你。说完之后就骑着车跑掉了,心脏跳得很快,就像是跟喜欢的女生表白一样,走出了有一百多米,我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直到现在,这是我做的最有勇气的一件事了.第二天我早早起了床,骑着车到了‘约定好’的地方等着,我心里很紧张,很纠结,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来,也许就从另外的路绕走了,等了大约五分钟吧,一辆电动车停到了我的旁边,我转过头去,她说,你真的来了呀?我点了点头,骑上车,跟上她的脚步,说 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就这样啊,我就每天在哪个地方等着她。

我想着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些日子吧,或长或短,但总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忘记的,至少有一个人是无法忘记的。有时我从家带两个巧克力,小心翼翼的塞给她,还担心她不喜欢,想想多幼稚啊,不过还好的是她没有拒绝,我也乐此不疲。这样的日子过了约莫不到一个月吧,从十一月份到十二月份,离圣诞节还有十几天的时候,哦,对了,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还送了她一个杯子,白色的,当时挑了好久呢,现在想起丑呼呼的,可但是不觉得,因为我总听到她上课的时候咳嗽,可真让人心疼,也提醒她带水杯,多喝点水,也许是不在乎吧,我就给买了一个。还不敢当面送给她,那天起了个大早,我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就只有我还有零零星星的几个学生,天还没有怎么大亮,来到班里的时候就我一个人,我就偷偷的把杯子放到了她的桌兜里面,接着就跑到外面去了,直到快上课了我才敢回到教室,班里的其他同学也都到了,叽叽喳喳的在说着话,我紧张的很,目不斜视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抬头瞟了一眼,她在位子上坐着,应该是发现了那个杯子吧,也许是看到我回来了,她就回头,我看到转过头,就赶紧把头扭到一边,开始跟同桌聊天。是真的,对视都不敢对视。也就从那时候开始吧,她开始用我送她的那个杯子了,有时候我去学校去的早,就只是为了给她接一杯热水,有时候担心太热了没法直接喝,我就拿我的杯子试着水温,几秒的热水,几秒的凉水合适,喝了不少的水,但试出了合适的水温,也是值得了吧。话又说回到十二月份,离圣诞节还有十几天,我就已经在想着圣诞节送她什么礼物了,可就像是电影一样,总不是一帆风顺的,当每天早上我等不到她一起上学,再发消息不回复的时候,我就知道啊,我的这种简单的陪伴算是到头了吧,有一个能更好的陪在她身边的人了。最早的几天我照常的每天都到老地方等着她一起上学,虽知道,等也白等,也许她早就绕路走掉了,可还是不死心吧,可笑吧,但我确实这么做了,有个三四天吧,我便不再等了,也再也不走那一路了。也就不再用那个白色的杯子了,也就几乎没有说过话了,我几个月吧,我每天中午都跟朋友去学校附近的网吧打游戏,有时候不打游戏了,就去吃个大盘鸡,但大部分的时候还是网吧中度过的。转眼就圣诞节了,礼物我是早早的准备好了,可能还写了点酸不拉几的话吧,下贱哦也是,当时也不这么觉得,跟送杯子一样,也是一早到了学校,把盒子放到了她的座位上。往后的记忆都很模糊,好像除了每天打游戏,不再有什么事情能让我有兴趣,浑浑噩噩,开开心心。天天二节课后做广播体操,操场上都是懒懒散散的人群,被阳光照着,眼睛眯着,每天都抱怨,怎么还不到周末。也换了几次同桌,有一个同桌是个女生,学习成绩特别好,但也挺爱说话,我们上课就聊天,自习课有时候也聊天说话,知道又一次自习课,我们正说着,突然听到后面有一声特别响的拍门的声音,我回头,就看到一个男生怒目圆睁的站了起来,要吃了我似的瞪着我,径直走到了教室外面。事后我才知道,这个男生喜欢我的那个同桌,就看不得任何男生与他喜欢的那个女生讲话,谁要是敢讲话了,那就得这么吊里吊气的。我听了觉得可笑,想着世界上还有这么可怜的人。据说有一次女生生日,这个男生跑了一中午,到了个礼品店买了一个闹钟送给了这个女生,送‘终’?也是很有想法。后来又调位了,我的这个同桌跟一个女生坐在了一起,那男生也总算是消停了。——差不多这儿吧,我觉得自己是真的又搞砸了,这么久,也一句话没说过,连朋友都不是了,直到有一天。

那是次年的四月份吧,早上还是有些凉,我穿着秋季的校服骑着车去上学,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直行的灯亮着,原本我都是右转的,直行是我以前等她的时候走的路,我看着绿的等,想着,走走吧。就走了,走了一半吧大概,旁边多了辆电动车,跟我平行走着,嗨。一个字,我转过头,我也说,嗨。就好像是第一次见一样,再不说以前的怎样怎样,就当是从新认识了。之后我们又一起上学,还是老地方,还是等着她,就好像是我们最开始的时候一样。后来,她好想就不在学校上晚自习了吧,每天晚上都要去画画,我倒是每年都在学校上晚自习,有时候会在第二节晚自习的时候坐在床边,有时候向窗外的马路上看,能看到她骑着电动车从画室回家,几秒钟吧,一闪而过。五月份,复仇者联盟2上映了,我就去问她要不要去看电影,没想到她便答应了,我着实是没有想到,但开心啊,那是个周五吧,我早早来到电影院,我第一次在网上买票,不知道怎么兑换,第一次跑到了买爆米花的地方,人家指了指旁边,我才又跑到旁边去,可哪里也不对,最后我是到了自动售票机才取出了票子,还好的是当时她还没有来,要不然,那可是没面子哦。那天是五月十七日,我印象很深。电影约是还有十几分钟开场的时候,她来了,她是从画室赶过来的,时间也是很紧,手中还拿着刚刚在画室画的画,穿的是校服外套,敞着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吧,头发是散着的,前面薄薄得一层刘海挡住了额头,带着一个红色边框的眼睛。那是我第一次跟我很喜欢的女生一起看定影,所以我记得很清楚,脑海中就像是电影一般,一帧一帧的画面播放着,她拿着画的画,给我讲着画室的好玩的事情,画画有多辛苦,等等。我觉得电影已经不重要了,我什么都不看,只是坐着跟她说说话,聊聊天,那就是极好的。可电影还是要看的,工作人员喊这进场的时候,我们便就进去了,刚刚开始的时候,每出来一个人,她都要问我一下这个人是谁,厉不厉害,有些问题问的让我啼笑皆非,电影屏幕泛出的光照在她的眼睛上,我看到她双手拖着脸,正认真的看着,像是见到自己喜欢的玩具的小孩子,我看着都快入了神,可电影院声音大,把我又给拽了回来,结束时候,她一蹦一跳的从楼梯上下来,给我讲着她觉得这个电影挺好看的,我帮她拿着包,跟在她后面,听她讲着,可真好。本想着看完在能一起吃饭呢,可她说家里都做好饭了,要回去吃,也就回去吃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门口的拉面馆吃了碗拉面,快吃完的时候,拿出手机,发了一个说说 今天看复联2,特别的好看,特别的开心。点了发送键,时间定格在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

后来到了快放暑假的时候,天气很热了,她已经不到学校上课了,或者很少来吧,我很少能看到她,就只能通过QQ时不时的说一句。就像是我以前每天都在桥上一样,我每天会给她发早安,她也会回复我一个,像是约定好了一样,学校有什么事情我也会告诉她,她也会给我说画室的某某事情,有考试了,需要把东西都给搬走,她没在,我就帮她都把东西给搬走。一次自习课,我拿出手机,新闻弹出了一条消息,说是小时代3马上就要上映了,我在想,她会不会喜欢这个电影啊,就打开qq,点开她的头像,正准备说这个事情,然后屏幕上弹出了一串文字,是她发给我的,是 小时代3要上映了,我们一起去看吧。我揉了揉眼睛,是没看错。那应该是个周末吧,我跟上次一样,早早的来到电影院,我知道她是中午从画室放学赶来的,肯定是没有时间吃饭的,所以我在路上买了好几个面包,还有一些小零食,准备给她看电影的时候吃。那天天上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她来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有一分钟了吧,我们急急忙忙的进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好似,那片子并不符合我的胃口,我一句话也插不上嘴,买的东西也都没吃,她说她来的时候自己买了吃的。我坐在那,如坐针毡,木头一般什么话也说不上,她看的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我却也没有带纸巾,只得她自己抹着鼻子。看完她就走了,我硬是把那些吃的一股脑的都塞给了她,转头便跑开了。也许是她讨厌我这样吧,也许是她不喜欢我的面包吧,总之,看完那场电影之后,她便又不怎么理我了。

她有一个朋友,那时候算是朋友吧,两人总是在一起。个子高高的,皮肤有点黑,眼睛不大,牙有点向外突,头发卷卷的,扎起来的时候像一个钢丝球似的。我就找到她,就问啊,‘为什么她不理我了啊?我们之前不还是好好地啊’?我以为她会知道的,毕竟是好朋友。 哪知道她告诉我的是 ‘她让你离她远点,不要让别人误会。’我可是有点蒙了,原来是这样啊,哪也不怪,是我惹人家烦了,可能还是上次看电影我硬给她塞得那一包零食吧。后来也就不说那么多话了吧,就到了十二月份,又是一个圣诞节,和去年的不一样,我并没有那么失落,因为有时候,我们还是聊几句,我们也都差不多不在学校上课了吧,应该是集训吧,应为马上就要会考了。编导班的课很无聊,我猜她在画室也是一样吧,所以我们那一段时间也经常聊天,我想着,好像她也没有那么讨厌我,不像那个人讲的。我又说,我们再去看电影吧,叫老炮,管虎拍的,还不错。她也答应,说天好了就去吧,就像以前一样的,我很开心,就在选着日子,看着天气到底那天会好。可等来等去,等来等去,也一直没有去,天气好了,她心情却不好吧。实在等不及,我便一个人去看了,看的老炮。看完之后回到家,我给她发消息说‘我自己今天去看定影,别人都是成双成对的,好烦。’等了一会吧,她说‘你一个人去看定影啊?可真有勇气,下次我陪你一起去。’真好啊,我想,她能这么说,真好啊,或真或假,或真心,或其它,都无所谓了,她是第一个说陪我一起看电影的,也是真的陪我去看电影的。

圣诞节,我知道她喜欢一个组合,我就早早的在网上给她买了那个组合的最新的一张专辑,在圣诞节的那天,中午放了学,她骑车从画室来到了我们学校门口,我就把那份简单的礼物亲手给了她。回到教室,我看到她给我发的消息,说她很喜欢这个,很喜欢。我还说,那张专辑只是其中的一张,还有其他的三张我也会都买来送给她的。她也说,要送我Eason的专辑,可也许遗憾才美吧,我也没有实现我的诺言,没有送出那三张专辑,而她也没有给我Eason的专辑。时间太久了,一毕业,也就忘了吧。

16年一月,所有的艺考生都要到郑州参加统招或者单招考试。我们也都去了郑州,我爸妈早就联系好了一位叔叔,在当地给我们找了一个距离考试地方也不远,而且还特别便宜的宾馆,我跟我朋友,我们三个人一起住在哪个并不大的宾馆里。晚上的时候,她给我发来信息,问我在哪里住。我也才知道,她也要到郑州参加考试了,我就告诉了她我们住的地方,她说要过来。本以为她开玩笑的,可等我回到宾馆的时候,走到楼上,正好看到她正在跟应该是她的家人吧,一起收拾东西。我没敢打招呼,径直走开了,我们都住在三楼,却是两个尽头,她在那头,我在这头。虽隔得近,但我也没去找过她一次,我们都是手机上聊天,她说要请我到郑州的市中心看电影,但不巧,第二天却是寒潮,下了一晚上的雪,酒店的空调也不是很热,她就感冒了,也就作罢了。虽在一个地方住着,却也没见过几次,要么她考试先走了,要么就是我考试先走了,每每都是错过。我们楼下有一个小黑吧,我跟我的那两个朋友没事了,就去上上网,感觉回到了小学似的,身边也都是小学生,有时候他们没钱了,就在我们后面站着,看着我们玩。时不时地还会发出两声惊叹。还有一次,我们下楼吃饭,看到一个中年妇女跑到那个小黑吧里面,不一会大喊大叫的拽出了一个小孩子。引得好多人的围观,在里面打游戏的小孩子看到这一幕,也都跑掉了。那段生活很开心,在郑州,父母也管不到,只有我们几个人,天天睡觉睡到自然醒,有考试了就去考考试。考试也是很随意,有时候起晚了,就干脆也不去考试了。我们编导考试容易,带根笔就考试了。可她好难的,要背画板,拿颜料,要拿好多好多东西。她瘦瘦小小,还是冬天,寒潮来的那几天,更是特别的冷,可真让人心疼。大概有半个月吧,我也就都考完了。她比我回来的早,早有个两三天,直到最后啊,我们也没当着面说过一句话,也没去看过那个电影,也没有去逛过郑州,也就,回到学校了,那时候离高考,也就差几个月了。

我是先回到学校的,我回到学校的时候,最在班里的最后一排,前面有一个空位。我到学校有几天吧。她就说也要回学校上课了,就问我学校有没有空位。我想我前面正好有一个位置空的,她第二天来上学,我还是在那个桥,就像是两年前第一次等她一样,等着她,因为是第一天来上课,所以带东西带了很多,我就帮她拿着,我们一起骑着车,虽是开了春,但早上还是很冷的,我们都是穿的是冬季的校服外套,她头发散着的,背了一个新的书包,我们一起到学校,车子都停到离学校门口一百多米的地方,因为那里不会收停车费。她抱着一摞书,我也抱着一摞书,我们并肩走到了学校,走到了班里。我把东西放到我前面的那个位置上,她就做到我前面。下课的时候她转过头会找我聊两句,我带的吃的东西也会给她吃,我们每天一起上学,连放学也是一起回家的,第三节晚自习上完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我早早的已经收拾好了书包,下课铃声一打,我就在位置上等着她把东西给收拾好了,然后我们一起走到早上停车的地方,一起骑车回家。中间有一次,她突然告诉我想去网吧打游戏,就在晚自习的时候,最后一节晚自习没人看,所以可以趁机出门去打游戏,她既然这么讲了,我就跟她一起,我们两个,还有一个是她的好朋友,还有平外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好像是我们旁边的六班的人吧,我们四个人出了学校门,到了最近的悠悠鱼网咖,说是玩游戏吧,也不怎么玩,就只是在一起嬉嬉闹闹的,玩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特别好,特别好。玩完了,就直接回到学校,拿着书包直接就走掉了,我们两个回去的时候,看见讲台上有老师,就悄悄的从后门溜进去,偷偷的拿起来书包,就开始跑,生怕被老师发现了。后来换位置了,她 在最后一排,我做到了第一排。我们中间隔了好远好远。那时候中午我都是呆在学校的,学校旁边有一家便利店,有时候中午吃完饭了我会跑到那个便利店,买一包不二家的棒棒糖,我知道的,她也跟我讲过,她很喜欢吃不二家的棒棒糖。买完之后我就到我的座位上等着,等着她中午来到班里的时候从我身边路过,我就会顺手递给她几个棒棒糖,她也很开心的接着,笑嘻嘻的走了。两节课之后的大课间,我会到最后一排找她说说话,有时候肚子饿了,找她要个小面包吃了,有时候我会过去帮她接一杯水,但她用的杯子已经不是我送给她的那个了。有时候晚自习了,她还会让我坐到最后一排,跟她坐在一起上一两节晚自习,我们并排坐着,我有不会的数学题了,问问她,但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在一起玩,一起玩手机,一起讨论最近有什么好玩的事情。最后一排的哪个角落,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能让时间过的飞快。怕是以后再没机会,穿着一样的校服坐在一起。桌子上堆满了数学卷子,英语卷子还有文综卷子,随便拿起其中的一张,胡乱的一写,把卷子扔到一边,抬头看着周围,都是低头学习的学生们,她在我旁边坐着,该写的写完了吧,就从包里拿出手机,戴上白色的耳机,白色的耳机线被她的长头发挡着,手机横着放在桌子上,后面是几本书挡着,她双手重叠着放在桌子上,脑袋趴在手上,看着手机上缓存好的综艺。窗外路上的车一辆接着一辆的跑着.屋子里面安静极了,墙上时钟的指针指到了九点四十五,下课铃声响了,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下课啦。她转过头看了看我,摘下耳机,把耳机连着手机一起放到了口袋里,低头收拾要带走的东西了。我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随便往书包里放几本书,背起书包,一起骑着车回家。

对了,那时候她还送了一件生日礼物,是一个金属的小人,全身都是螺丝啊什么的,是个铁的,应该是在拉丁小区买的吧。因为我之后去逛的时候在拉丁小区看到过一模一样的东西。这是她留给我的唯一一个礼物,直到现在,我还是把它摆在我的书桌上,跟高中毕业的照片摆在一起。

后来啊,又换了位置,轮到她做到我的前面了。但她好像不想坐到前面去。这时候有一个同学,是我们班的,跑到她身边说‘最后一排我旁边有个位置,要不要来一起坐?’我当时听见了,看着这个男生,这个男生却头也不回的走到了最后。她回头看了看,就在最后一排的小角落里,或许是想玩手机吧,或者其它什么吧,她就把刚刚放到桌子上的书本重新放到了书包了,拿着书包向后走去了。我本想说句‘就坐前面呗’但没说出口,不然得多下贱。以后也有很多事吧,我就很讨厌这个男生,理都不想他的,看到他后心里就直犯恶心。我们那天是一早上学的,她穿了一件白色的吧,还是粉色的我给忘记了的大衣,我们路上就说到了要换位置的事情,我就开玩笑的说让她坐我旁边,因为我旁边没有人。可她却拒绝的很快,我也想,她就坐我前面就好,我也不想着做同桌什么的了吧。可到了学校却这样,却连前后桌也没了。就只因为那男生的一句话,要是他不多嘴的话,也许她还不会走到后面。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很讨厌他。过去这么久了,我也想,当时就算是那个男生不这么说,也许她看到了有一个在最后一排的位置她就会坐过去,她原本就不想坐在那个位置上了,时间久了,腻了吧。讲实话,我当时心理很难受,就像是自己好久好久的一个好友突然离开了自己。后来,就像这个座位一样,我觉得她离我越来越远了,一次早上等她,我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等到她来。我就自己骑着自行车赶到学校,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快迟到了,等我跑到班里,看到她正坐在最后一排写着什么,我也没有去问,放下书包,坐到我的位置上。从那天,我早上不在等她一起上学了,偶尔的,她也给我发消息说早上一起上学,我居然还屁颠屁颠的又早早的在桥上面等着她。想来,真是舔狗不得好死。她的那个朋友又对我说,她不想让别人误会,所以才会对我这么疏远的,让我也离她远一点。可,她也从没对我说这样的话啊,总是突然之间的就走远了,又突然之间的走近了。我就像是一个随叫随到的动物,却也是心甘情愿,也将不得别人什么。

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吧,就要高考了。有一天晚上,她给我发消息说第二天不想上学了,想出去玩。我想都没想的就回她要陪她一起出来逃课。她答应了,我就在第二天的早上骑着我的电动车去她家门口接她,接到她之后,我就想着要去玩什么。本来想着是要去看电影的,可她说自己没有戴眼镜,看不清楚,就没去看。后来她说去上网吧,我就带着她到我家附近的一个网吧,我们到网吧的时候才是八点多,网吧没有多少人,我们两个人开了两台机器。那天我穿的是一件格子的衬衫,她穿的是校服,里面是一件白色的T恤。我们上到二楼,找了一个两个机器连着的位置坐下来。打开机器,我看着屏幕不知道该干什么,我还是第一次带着我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来网吧上网,有点蒙。以前我跟我朋友来上网都是玩LOL的。我就问她要玩什么,她就说要看电影。于是我就从我的电脑上下载了一部电影,我们两个人就都看我的电脑,我们两个人都害怕,所以谁也没有带耳机,而且还把音量调到了最低。就这样,我俩畏畏缩缩的看了有十几分钟,实在是不敢看了,就把电影关上了。之后又玩了QQ飞车,玩了QQ炫舞,都是我根本不怎么会的游戏。她可能觉得我对这些游戏不怎么感兴趣吧,就陪着我又玩了好几局的LOL,她也是第一次玩,根本不怎么会,我们就瞎玩,说说笑笑的,一上午的时间就快过完了。十一点吧,她说饿了,我们就下了机,找地方吃饭,我们沿着网吧前面的那条路一直向前走着,那天有风,挂的很大,我们并排走着,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走了很久很久,终于看到了一家汉堡店,我们就进去点了几个汉堡,还点了一杯冰激凌。我们回来的时候边走边吃,她拿着冰激凌,挖了一口放到嘴里,对我说着有多好吃。就又挖了一口塞到了我的嘴里。在那个瞬间吧,我觉得自己就是在谈恋爱似的,她也许不在意,又拿着冰激凌开心的吃着。某种意义上说吧,那个上午,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的那个上午,那个我上学期间唯一逃课的那个上午,是我认识她这么久以来,真正的觉得,原来我们那么好。

但无奈,就仅仅只有一个上午。等下午回到学校,就又是老样子。除了让我复印卷子,也不找我说话了吧。每次我都会去给她去复印卷子,然后快上课的时候送到她的桌子上。讲真的,我有朋友就说我贱啊,说,你看人家理你么,就有事了想着你,你还去? 可当时我只想的是她的好,我觉得我们还是好朋友,就算我再怎么做,她也不是我的女朋友,但是我还是乐意去做。

后来,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并不怎么好。我知道她的生日是五月二十一号,就想着最后一次送她一次生日礼物。我觉得,我这两年,做了也不少,但却一点用也没有,自己卑微的不行,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就放手,毕业了也就不联系了。我知道她喜欢的动漫人物,就在网上花了二百多买了一套,然后在盒子里摆好 里面又放了一本书,是岩井俊二写的一本小说 名字叫情书。没错啊,我到最后,我还想着,说不定她看到这个书,能明白我呢,或许就能感动了呢。人啊,就是贱。她生日那天,我一早就从家里出发了,给她的礼物挂在车把上,走到一半的时候,碰巧的遇到了她,我们一路走到了学校,我们把车停到了经常停的地方,我把礼物拿下来,交到了她的手上,说生日快乐。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那时候有一部电影上映了,我就喊她一起去看。可她说没时间 快高考了,就拒绝了我。我也觉得无所谓,毕竟学习重要。可就在那个周末,她却跟她的同桌一起去看了电影。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了,我已经忘记了是谁告诉我的,总只听到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太憨皮,人家本来就不喜欢我,不想跟我玩,我却还舔着脸的去找人家。这件事情之后,我便决定在她生日的时候送她最后一个礼物。

之后便到了高考的前几天了吧,那天我们都在忙着收拾东西离开学校,因为再过几天也就该高考了。同学们都在互相赠送着明信片,或者其它的什么小礼物,来给自己高中生留下点纪念。我也写了一张明信片,送给了她。说来也可笑,就这样高中毕业了,我甚至连她的一张照片都没有。

高考两天吧。结束后,像是结束了一个梦似的。突然清醒,又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跟几个朋友一起去网吧打了游戏,一起吃了饭,吵吵闹闹,庆祝高考终于结束了。当吃完饭了,打玩游戏了,再回到家,打开手机,取消了以前每天都订的六点多的闹钟,怕是以后用不到了吧。

第二天睡到了自然醒,醒了之后不知道要做什么了。过了有十几天吧,成绩出来了,跟我预想的差不多。就报了一个应该能上的三本大学。约是七月份吧,她给我发消息说想去网吧打游戏,我就屁颠屁颠的骑着小电车带着他去网吧,那天我们完了英雄联盟,玩了有一个下午吧,之后我便送她回家了。听她讲好像她一个什么哥哥玩这个游戏,人家还是个海龟,最后也不知道他们怎样了。那个最长的暑假,我们就出来玩了这一次,后来也没有在联系过,过年过节的给她发消息,也就偶尔的回我一下。我想也许是当时我们聊天的时候,让我女朋友看到了,她把我手机夺过去,回复了点什么东西,随即删除了聊天记录,从此之后,我们便再没什么联系了。

约摸有半年吧,我上大一下班学期,偶尔看她的朋友圈,看到了她半年前发的动态。时间是二零一六年的七月份,她拍了一本书的照片,下面配了一行字 你好么,我很好。我知道这是我送她的那一本情书中的经典对白,也许她还真的记得我呢,也许她的那一句你好么,是对我说的呢。可不管怎么样,我自作多情也罢,真的讲我也罢,终归当时我没有看到。

后来再看她的朋友圈,知道了她有男朋友了。有一些释然吧,或者说是一种不知名的情感。有些开心,却又不开心。我们也都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也再没有什么其它的交集了。只不过的是每每想起,还是不会忘记。

2019

嗨,好久不见啊。

啊!是啊,好久没见了。

这是我们两年多没见的第一句话。虽已经是初春了,可天气还是很冷。她只穿了一件白毛衣,外面套了件粉色的呢子衣服。我问她冷么,她只说还好。随后她坐在电动车的后座,我骑着车便出发了。路上我们说了说高中的同学,说了说大学的事情,就像是高中时候我们一同骑车上学那样,随便的聊着。我们一起逛了马道街,一起喝了奶茶,我还开玩笑说,这可是你第一次请我和奶茶,可算见到回头钱了。她笑笑,特开心。我们还去吃了芋圆。她那天给我说了好多好多,说了大学都学了什么,遇到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奇奇怪怪的事情。我能接上话的机会不多,多数的时候都是静静的听着就像是高中似的。她说大学学了好多东西,天天去外面上课,上到好晚才回去,会跟朋友一起参与某个项目的比赛等等吧。还说准备毕业了就留在当地,就不回来了。我问,那是不是以后就见不到了呢?她说也不是吧,竞争压力太大,也不一定找得到工作。吃完饭,我们沿着书店街走回去,我甚至不敢跟她并排走,因为我害怕,我害怕一转脸就能看到她,我害怕再一转脸,就什么也没有了。

可还是走完了。我们来到停小电电的地方,我骑上车,她坐在后座,就骑车回家了。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还是有点冷的,她穿的薄,我问她冷么,她说有点。还好的是我还能帮她挡着点冷风。到了她家小区门口,她没有让我进去,自己回家去了。走之前她说,你就别进去了,妈妈在家呢。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我朋友说,还好的是,欣慰的是,你们最终还是忘记了以前的种种的不愉快,成为了朋友。

可我还不是送她回家的那个人,也不可能是了。

但,我想告诉她,从高二我进到五班从你身边走过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你,说句俗气的,你怕就是我青春的那个女孩。

然后,就这样。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