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眼睛

木子 12天前 ⋅ 47 阅读

                                                                                    母亲的眼睛

故事内容概括:

  母亲今年84岁,本来患有冠心病、高血压,这次又患了青光眼,需要做手术,医生建议两只眼睛分开做。手术之前,医生要通过输液,先降血压、眼压,就这样,母亲就不得不住院。我在医院陪护的过程中,回忆起成长过程中,她把我们姊妹六个养大,竭尽所能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教育,她供养我们上学、看着我们成家,一直为我们操劳。想起母亲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母亲的坚强、乐观、和善、勤俭,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回想起一幕幕往事,感慨万千。

 

正文

  扶沟县城残联眼科医院的手术室外的走廊,下午15:06,37℃的高温,大哥、二姐和我,焦急地等待中。

    母亲患了眼疾,需要手术,虽然只是一个小手术,看得出,她心理还是有压力,中午没有怎么睡,在病房里稍微显得有点儿心神不定。

      输液、降眼压、降血压,医生综合评估后,决定先做一只眼睛,间隔两天后,再做另外一只。

  从进手术室到出手术室,虽然仅仅24分钟,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漫长长的等待。我们虽然什么都不说,却都为她捏一把汗。手术很顺利,她走出手术室,长吁了一口气,总算解除了后顾之忧,并自我安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悬在全家人心头的一块儿石头终于落了地。

      手术后就是输液消炎,晚上,二姐在陪护,我回到离县城13公里的乡下老家陪父亲。

    夜里坐在院子里,月光皎洁,虫子窸窸窣窣唱着小曲儿,偶尔听到院子外面稀稀落落地谈话声,间或传来阵阵狗叫声。此情此景,我有多久没有享受过了。      

    多少次,习惯了听母亲讲她年轻时候的故事。生产队时候,为了挣工分,不至于让全家人挨饿,分到维持生计的红薯干,并不高大的她,拉着架子车去地里送粪,别人送一趟,她要拉两趟。锄地时候,别人锄一会儿坐在地埂上休息,她还要把地头路上乱爬的孩子哄住,然后趁别人休息的时候,加紧锄地。冬天,每家要出一个劳力去挖河道,她把幼小的孩子用被子裹着围在床上就去了别的乡镇去挖河。

    母亲生养六个孩子,没有人帮忙,从来都没有做过月子,月子里自己既照顾孩子,又要自己做饭照顾自己。

      高中、大学、就业、结婚、为人父,这么多年,第一次回家,没有母亲陪伴,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不禁想起,这几个月来,青光眼的病痛让她承受了多少煎熬?加上骨刺的疼痛,冠心病和高血压的作祟,让她承受了太多病痛。此刻,病房中母亲眼睛的麻醉过后,会不会疼呢?

    印象中,母亲是非常坚强的,平时的小病,她从来不告诉我们。这次,她在电话中主动说眼睛最近一直疼,意为是正常的眼疾,滴了几天眼药,没有见轻。可见,这次她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

   她任劳任怨,勇挑重担,也很要强。年轻的时候,是村子里有名的干活能手。在她的生活中,似乎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倒她。家里经历过茅草屋、土坯房、砖房、平房、大哥的婚房、二哥的婚房六次盖房子,三个孩子娶媳妇,三个女儿出嫁,那么多的事儿,她都操办的体体面面的。

     母亲是非常勤快的。

   三岁之前,我就是个病秧子,拉肚子,奔波了多少地方就是治不住,每天晚上哭闹,她忙了一天农活,还要熬夜照顾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天晚上,我在煤油灯下写作业,完了之后,母亲再用煤油灯去纺棉花,兄弟姐妹穿的衣服都是她纺棉花做成线,织成布,做成的。我们穿的鞋子,就是一层不变的千层底儿。我读初中时,每天早上,母亲五点钟准时叫我起床上早读,冬天,她总是烧好洗脸水等我起床。为了让家里的光景好一些,她会把地里的农产品拿去卖钱,记得我上初二那年夏天,有一周几乎每天下午都下雨,她依然风雨无阻地每天下午挎着一篮子煮玉米去学校门口卖。

   去县城上高中了,每次都是把煮好的鸡蛋装很多,生怕我在学校吃不好。尽管晕车很厉害,很少坐车出门的她,有一次,还是坚持让姐姐陪着她到县城学校里看我,送来的还是煮鸡蛋和她特制的咸鸭蛋。

   儿行千里母担忧,虽然我已经成家七年了,为人父了,在她眼中,我依然是个孩子,她还在挂念着我的房贷压力,我的孩子的成长,每次回家,与其说是回家看他们,不如说是回家拿吃的、用的。我想,如果我是风筝,无论我飞多高,飞多远,绳子的另一端,一定在母亲手中,这就是我的根,我的生命起点。

      她就是全家的精神支柱。她的眼睛里,珍藏着孩子们成长的点点滴滴。

    她的眼睛见证了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庭,经历过举债维持生活,到摆脱贫困,再到过上富裕的日子。这些都是她用辛勤的汗水和无穷的智慧创造的。

     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看着她的苍苍白发,深深的皱纹,我心里都会有种莫名的酸楚。

     如果可以,我愿意我的眼睛,换取母亲的双眸依旧明亮。

     月明星稀,凉风习习,思绪万千,心如止水,月光透过柿子树,撒了一地,犹如母亲那坚毅的目光。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