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父母离婚,我更怕他们不离婚

Y summer 12天前 ⋅ 55 阅读

我一直努力探寻、不断交流。试图从别人的经历中寻找自我问题的答案,可是,我从未找到。别人的人生终究是别人的,别人的答案怎么能解决你的问题呢,就像一把钥匙配一把锁一般,每个人的人生,都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吧,没有捷径,无法逃避。丧偶式婚姻如果一方不能一的忍受,终会有结束的一天。在这一天到来之前,生活的各式剪影早已预告了必然的结局,没有什么是不可思议的。

 

关于父母的婚姻,在为数不多与母亲深谈的夜里,在偶然窥见的母亲的日记中,在一次次与父亲的交谈无果中,我也逐渐感到失望,无能为力,也无可奈何,我甚至开始遗憾自己的出生,我后悔成为他们的骄傲,我后悔成为父母之间的牵绊。但母亲说,我的存在是上天给的她唯一慰藉了,没有我,她也许挺不到今天。

 

母亲出生在一个小县城,家中五个孩子,她排第四,前面三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在重男轻女的年代里,她无疑成为最易被忽视的那个。第一次高考失利,在那个复读司空见惯的年代,放弃复读的决定显得过于决绝,这也成为日后遗憾终生的决定。后来她去读了大专,做过乡村教师,在渴望离开家乡的念头的驱使下,托了关系找了人,调到市里一家做化工产品的公司。

 

也许,命运的玩笑在此就已埋下伏笔。公司的效益越来越差,半年一年的发不出工资。已成年的母亲难以向家中开口,只能默默忍受,节衣缩食,度过从那开始的艰难岁月。同时,进入适婚年龄的母亲由于心高气傲,错过了在当时而言条件不错的男生。迫于精神和经济的双重压力,她需要把自己嫁出去。父亲的出现无疑是救命稻草般的存在,在当时有固定的收入,和母亲一样强烈的结婚需求。父母的结合从一开始就不是爱情开花结果的产物,而更像是被老师催促着交作业的学生,匆忙写下似是而非的答案草草交卷,不曾想过这错误的答案将会带给彼此一生的影响。

 

婚后不久母亲就怀了我,父亲虽是家中的老二,却是最晚结婚的那个。其余的兄弟姐妹都有了孩子,且都有男孩。由于计划生育国策的规定,父母只能生育一个孩子,在重男轻女氛围中长大的父亲想要一个男孩。在母亲分娩的当天,知道我是女孩后他的态度极其冷淡,对我的啼哭充耳不闻,对病床上还在术后恢复期的母亲不闻不问。刚刚剖腹产后的母亲无法给予我充足的母乳,因为饥饿我不住的哭闹。隔壁床孕妇的婆婆给了我两勺奶粉,母亲担心隔壁床新生儿的感冒会传染给我,但陪床的父亲却已经鼾声阵阵。虚弱无力的母亲推喊醒父亲告诉他去买袋奶粉,父亲不耐烦地说,你自己买去,随即又进入了梦乡。从母亲的日记中看到这段记录时我的内心五味杂陈,被泪水浸灌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出生后奶奶就提出要把我抱去农村抚养,让母亲再生一个孩子。我的母亲,此时只想将全部的爱倾注在我的身上,立即回绝了奶奶的提议。后来母亲开了一间商店,一个人操持里里外外所有的事务。有一年过节父亲单位发了一箱苹果,拿回家后,只是因为母亲私自打开了箱子,父亲便大吼大骂,说她颠不住自己,苹果并不是给她吃的。后来那箱苹果被父亲拿回了老家,取出来两个留给我和母亲,母亲当着父亲的面将两个苹果摔砸在地上,从这以后,母亲几乎不接受父亲的任何给予,独立的近乎决绝。父亲在往后二十余年的生活里,几乎没有给我和母亲买过任何东西。并且总是以此为柄,说母亲看不上他的东西。

 

在我上幼儿园前,在乡下由奶奶抚养,母亲每周回去看我一次。在母亲回去看我的时候,父亲从未陪同,导致最开始母亲还会因为找不到路而走错地方。长到三岁的时候,母亲将我接回家中,送进幼儿园。印象中学前班的每个早晨,都是父亲骑自行车带我到母亲的商店,母亲匆忙的为我扎好辫子,再由父亲送我到学校。每天我都是最后一个到校,吃的都是已经凉掉的豆浆和蛋糕。

 

一路跌跌撞撞的成长,父亲的吝啬与冷漠从未改变。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懂得的越来越多,我需要的也不仅是简单的温饱。从小到大各类兴趣班的费用都是母亲所出,却还因此遭到了父亲的冷嘲热讽,说她钱多,吃饱了没事干。尽管父爱缺席,但母亲为我的成长倾注了她全部的心血,让我觉得我与其他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可母亲所遭受的冷漠与言语攻击,我虽然不是感同身受,但也希望这样的日子可以有个尽头。

 

一路走来作为父母婚姻的旁观者,我深知他们的婚姻中存在多大的矛盾,中学之后母亲长期与父亲处于冷战状态,两人日常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婚姻开始走向了名存实亡的边缘。此时的我在与父亲发生重大争吵后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父母离婚,我可以跟着母亲。作为青春期的少女,我难以忍受父亲随地吐痰等的一切素质低下的行为,也抗拒父亲在外与别人交谈任何关于我的事情,我不希望我成为他的谈资。每一次都闹得筋疲力尽,但父亲却不以为然满不在乎,母亲总会在争吵结束时开导安慰我。我不仅对父亲产生强烈的抵触心理,也开始对母亲的过度容忍感到失望不已,多次的争吵加剧了我想要逃离那个家的冲动。

 

家庭的情况并没有过多影响我的学业,我还算顺利地考上大学。高考后母亲更换家具准备宴请亲朋,父亲的脸上总是洋溢着骄傲的笑容,我在忙碌中度过了最自由的暑假。一切的发生显得突然却又早有预谋一般,是高考的暂时得意掩盖了这个家庭长久以来的问题,是我粘合剂般的存在让父母的婚姻看似风平浪静,可当我背上行囊离开家的时候,一切都在悄悄的改变,母亲积极着手与父亲的离婚事宜,严肃而正式。最开始父亲满心的不在乎,以为又是母亲在闹脾气,过了一段日子后叮嘱我安慰母亲,多陪她聊聊天,甚至给我几百元让我去给母亲买些东西。他从来都不正视我和母亲的诉求,只是单方面把我们的一切情绪当做是心情不好,仅凭自己的理解和意愿做事,拒绝沟通,决绝采纳一切与他想法不同的的意见。

 

于我而言,比起父母离婚带来的伤害,我更害怕的,是他们离不了婚。父亲的死死纠缠,恶言相向,撒泼耍赖,无法沟通,不可调和。甚至在法庭上告诉法官,他认为我们仍然是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我不知道他是真的这样以为,抑或只是单纯享受这个家二十年来带给他的温暖与舒适,想通过这种方式挽救他所谓的“幸福家庭”。在婚姻破裂的时候,没有好聚好散,没有解决问题,有的只是恶言相向,威胁谩骂,用最不堪的方式以求挽回,就像得了肿瘤的病人,不是选择开刀问药,而是寄希望于以毒攻毒。这段婚姻中不存在平等的夫妻,没有互惠互利,付出的天平总是倾斜,承担重物时没有互帮互助,而总是左右拉扯,没有并肩同行,总有人负重前进。这样的婚姻就像身体内的肿瘤,病毒早已悄悄蔓延全身,发现的越晚,后果越严重。父亲所谓的“幸福”,不过是因为他不是负重前行的那个人。

 

不适合的婚姻应该及时止损,隐忍和坚持都是对彼此最大的伤害,如果母亲在一开始没有为了我而忍耐,也许对彼此的伤害都可以更小一些。作为孩子,我深知我无法改变和父亲的血缘关系,可母亲不一样,她仍然拥有选择自己未来人生的权利。我们并不是个例,我仍然相信知错就改才是最大的救赎,一味忍耐只会让错误生根发芽。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