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老师的校园霸凌

Y summer 12天前 ⋅ 70 阅读

学生时代最黑暗的记忆,源自小学班主任。

 

因为跟班主任家住的近,我总能够在校园以外更多的遇见她。四年级暑期的一个午后,我在家门口玩耍,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我,转头一看是班主任,她告诉我新学期换教室需要搬桌子,让我再去叫几个同学一起去学校搬桌子。一路小跑去叫同小区的同学,在跟他们一起前往学校的途中因为胃疼回家上了厕所,应该是中午吃了不干净的食物,在厕所折腾了小半天,这让我显得很“凑巧”的没有去成学校搬桌子。去的同学下午回来后找到我,告诉我明天还要继续去搬。又是很“凑巧”的第二天下雨,搬桌子的事情被取消了。

 

新学期的开学,第一周周三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临近下课时她打断闹哄哄的同学,说要讲一件事情,她叙述了假期搬桌子的事情,表扬了去搬桌子的同学,最后,郑重其事地将我作为反面教材,批评、挖苦和讽刺了我。说我投机取巧、懒惰自私,还问同学是不是不应该给我课桌让我坐着上课。在一个天真无知的年纪,老师的教导就仿佛金玉良言,而我是她口中的反面教材,当然也成了同学们孤立和嘲笑的对象。我第一感受到来自老师的巨大恶意,没有去搬成桌子的理由早已经告诉过她,我没有欺骗,她只是冷冷地说,让你干点活就身体不舒服,我当下哑口,无话可说。不信任这种事是从心底长起来的,作为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一个认真努力的学生,只是因为碰巧的身体不适,就遭遇了这一切,仿佛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可我就只是没有完成她额外的要求罢了,我也绝非故意。

 

这件事带给我的影响是巨大的,这导致后来我无法正视自己的诉求,对别人的要求总是有应必答,把一切都当做是自己应该做的,不敢抱怨,不敢拒绝,不允许有不得已的情况。一年后的教师节,同学们纷纷准备礼物送给老师,父母给了我买一束花的钱,我打算把那束花送给我的数学老师,同时也为班主任做了一张贺卡。下午上学的时候,班主任和数学老师走在一起,拿着礼物的同学们一窝蜂冲上去,我跟着同学们一起,我将花送给了数学老师,班主任在旁边也被给她送花同学围住,我挤不进去,只好打算下课再说。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下课后我趁她还没走,去讲台上将贺卡送给她。但是没想到她会告诉我,你给数学老师送的是花,给我送的是贺卡,我不要。她说完的当下我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拿着我的贺卡从讲台上下来。不知道我是如何撑到放学回家,回到家我扑进妈妈的怀中嚎啕大哭,满腹的委屈,心酸,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为什么慈眉善目的班主任会做出这样的事,从四年级的事后我在这个班级里遭遇的一切,班主任时不时的言语攻击,同学的冷嘲热讽。我哭着告诉妈妈希望转学,我无法再在她的班级生活下去了,因为她,老师这个原来在我心中极为神圣的职业大打折扣。我的难过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除了安慰她也无能为力,希望我可以再坚持坚持,担心是作为家长她没有去班主任家中送过礼,才会导致班主任这样的行为,甚至打算想想办法去班主任那里疏通疏通。此时的我对班主任失望至极,坚决不让母亲跟班主任有任何的牵连,我可以再忍忍,但绝对不要给她送礼了。

 

此后的求学生涯中,遇到的各色老师多多少少会有些偏心,大抵都是可以一碗水端平的,再也没有遇见像那位小学班主任一样的老师,因为家住的近,偶尔也会碰到她,但我都会避着她走。倒是母亲,遇见了还会上前攀谈几句。

 

比校园霸凌更严重的,是老师的霸凌,是自上而下无法反抗的压迫,我明明没有做错,却遭遇了本不该遭遇的一切,一个本不应该成为老师的人,也在那个消息相对闭塞的时代成为了所谓的“名师”。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