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

Queent 11天前 ⋅ 60 阅读

第一次懂得离别,是03年的一个春天。

我们家四合院里有四颗白杨树,左右各两排,我出生的那一年种下,现在已经碗口那么粗。

那时正值春天,杨絮漫天迎风飞舞,墙角的酸枣树开了细小的黄色花蕊,红色的砖瓦墙上爬满了爬墙虎灰褐色的枝蔓,门洞里是你新抹了灰色的水泥地。

早晨醒来,住在隔壁的奶奶跑过来对你说,老宅的房子塌了,心里不踏实,还是不要去了。

你笑了笑,穿上了那件蓝白相间的夹克衫,袖口已经磨得泛白。

打包好随身的行李,对奶奶说,没事,别操心。

你站在门口,转过身问我,有没有背过你的手机号码。

我点点头,不敢抬头看你,手揣在兜里紧紧攥着,打小儿我就怕你。

你拍了拍我的头,低声说嗯。

就这样,你的背影渐行渐远。

调皮的柳絮飞到了我的眼睛里,我眼睛竟然红了。

第一次学会面对恐惧,是03年的冬天。

你回了家,带回了一套全新的小霸王游戏机。

临近过年,屋子里生了暖气,你叫我来在电视机前一起打游戏。

天色阴沉下来,预示着一场大雪即将到来。

屋子里没有开灯,我窝在你的怀里,看你聚精会神的玩,手里的手柄按出哒哒的响声。

屋子里安静极了。

过了一会儿,你把手柄递给我,耐心的教我玩。

我注视着你乌黑的头发,长长的睫毛,这是我俩第一次这么亲密的接触。

我学的很快,很快就掌握了要领,你在一旁夸赞我,我很得意。

一直到了第三个关卡,突然出来了一群会喷火的骷髅头,我怕的要死,赶紧控制自己手里的小人躲了起来,不被骷髅头吃掉。

“别躲着,打他们”

我不敢,可是不敢告诉你。

小人虽然躲了起来,可是还是逃不掉被骷髅头吃掉的命运。

就这样,一局,两局,三局,四局。

你有点生气了,告诉我遇到问题不要躲起来,要想办法去解决。

我的性子八成也是随了你,把手柄扔到你手里说,我不打了,你来玩。

窗外的北风呼呼的吹着,打在玻璃上,发出了可怖嚎叫声。

第一次挨揍,不是因为考了很差的成绩,不是偷了家里的零钱,竟然是因为那个已经忘记了叫什么名字的小游戏。

我的脸颊滚烫,跑了出去,天空这时竟然下雪了,洁白的雪花打在我的脸上,痒痒的。

白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世界一片苍白。

第一次懂得成长,是7岁生日那年。

已经晚上7点,可是我没有吃到那个传说中松松软软,入口即溶,还可以点蜡烛许愿的,叫做生日蛋糕的东西,我失落极了。

洗完脸,准备去睡觉。

就在时针却指向11的时候,屋子外传来了,嗡嗡的摩托的声。

你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带着一身凉意。

还是穿着那件蓝白的夹克衫,你仿佛拥有魔法一样,从手里变出来一个沉甸甸的物件。

呀,是生日蛋糕。

夜晚,我躺在你怀里。

熄了灯,我的眼睛却还是亮亮的。

你说,囡囡过了生日就是大姑娘了。

你说,女孩子就该有女孩子的样子,不能在男孩子面前掀起来自己的裙子,不能给人家看自己的小裤裤。

我问:你也是男孩子,你也不可以看吗?

你咳了一声说,对,我也不可以。

那一晚,你和我聊了很多,从男女有别,自尊自爱,从辽阔的草原,到蔚蓝的大海,从明天的早饭吃什么,到后来天马行空的梦想。

你说,我这么宝贝的姑娘啊,不知道以后要便宜哪一个傻小子。

大海,是什么样子?

我问你,你没有回我,竟然已经睡着了。

听着你均匀的呼吸声我也进入了梦乡。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你在电话里告诉我,要带我看海去,我兴奋极了。

时间过得可真慢啊,春乘着东风而来。

我盼呀盼呀,终于把你盼了回来。

一路上,我又唱,又闹。

大海呀一定是一望无际的,沉稳而又包容万象,就像你一样。

早晨的风有些凉,你骑着那辆深蓝色的摩托车带着我飞驰在马路上。

你让我把手伸进你的夹克兜里,说风凉,别冻着了。

我安静了下来,靠在你的后背,手揣在你的夹克衫里,你的背是如此的宽厚温暖,承担起了所有的风雨,把我小心的呵护在你的怀抱里。

风很轻,天很蓝,我闭着眼。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你压低身子,过完这个路口,我们就可以看到海了。

突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一片黑暗中,摩托车飞出去了几十米远,倒在路边,轮子还是转呀转呀。

你紧紧的把我抱在怀里,躺在一片血泊之中。

我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

我们一起抓院子里杨树上的蝉;烤熟了吃,后来你牵着我的手,我们走呀走呀,走到了一片杨树林里,漫天的杨絮飘在眼前,我不敢张嘴说话,怕杨絮飘到了我的嘴里,走了很久很久,忘记了时间,走到我俩的头顶都挂满了洁白的杨絮。

你突然,停了下来,对我说,就到这里了。

漫天的柳絮飞了过来,模糊了我的眼睛,你的身影若隐若现。

2004年,夏。

你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我。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那件蓝白色的夹克衫,还静静的挂着。

明明三伏天气,心底却泛起幽幽凉意。

想来真是可笑,不禁牵扯起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所有与你有关的第一次,所有的酸甜苦辣,良辰美景,竟都成了最后一次。

你让我活着,却又让我孤独的活在这个世上。

秋天,叶子金黄,冬天,白发苍苍,夏天,蝉鸣聒噪,春天,柳絮飘飘。

往后漫长的岁月里,没有你了,在也没有你了。

时光老人牵着我的手,独自走过了十几个春夏秋冬。

又是一年春天。

院子里的酸枣树长得更高了又开满了黄色的小花,杨絮如霜似雪。

漫天的飞絮中,你朝着我走来,还穿了那件蓝白色的夹克衫。

问我,有没有背过你的手机号码。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