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帝魔的双城生活

童心辰 9天前 ⋅ 70 阅读
       我,一个潜伏在帝都的魔都人,简称伏帝魔。
       生活在北京的上海人算是个小众群体,来北京读大学的上海学生也很少。北有人大北航北理,南有复旦交大同济;北有北师中财中国政法,南有华师上财华东政法。似乎除了北大清华,有一万个不离开上海折腾到北京的理由。很遗憾,我离清北也就差了那么六七十分,无缘中国最高学术殿堂。但是命运的安排总是那么妙不可言,在那个燥热的清晨,我收到了来自北京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的第六志愿。
       自小随父母去过不少城市旅游,但却从未踏足北京,总觉得这是一个终究会有机会来瞅一瞅的地儿,只是时间早晚问题罢了。没料到,这一刻来得有点快,预计待的时间有点久,四个年头的春和秋。
       曾在网上看过一个段子:上海人在北京得到的最高褒奖是,你一点都不像上海人。深以为然。当大学朋友如此这般评价我时,我止不住地开心,悄悄松了口气,摘掉“小气”“嗲”“优越感”标签计划初步成功。长久以来,上海人似乎有点被网民妖魔化了,各种各样的标签扑面而来,排外、精明、势力……百度搜索“上海人”,排名第二的网页标题:上海人为啥容易招人厌?当在上海生活时,我是大多数,不用也不必有太多顾虑,但来到北京,我是极少数,不免还是有些许担心忧虑,生怕自己日常说话做事风格与北方大环境格格不入,让别的同学心生不爽。还好,还好,人际关系方面比想象中融洽许多。北京汇聚了来自天南海北的人儿们,大学本身也不同于初高中,南方人与北方人共同在长城脚下的这片土地学习生活。
       北京与上海,权力与资本分别在两座城市高度集中,因而形成了完全不同的城市风格,曾带给初来乍到的我不小的冲击。北京人与上海人,那可不是“您”和“你”的区别,不长不短的时间里,接触到的北京人大多给我宽厚随和又特能说的感觉,还带着骨子里的侠气豪气。刚来北京没多久时,乘出租车都特不自在,嚯,那些司机大叔们,也忒能侃了。在上海打差头,司机极少主动攀谈,十几二十分钟的车程, “怎么支付?”“微信。”恐怕是唯一的交流了。而在北京,一上来直接“您哪儿人?”“上…上海人…”我瞄一眼司机,紧盯着滴滴打车的路线界面。“哎唷,上海来的,不多见……”话匣子便打开了。一次次的出租车时光中,听到了老北京人对飞速上涨的房价的无奈与不满,“就连昌平这地儿现在都那么贵了”;听到了自成一派的单口相声,“我这说的我自个儿觉着也没比德云社差”;要是谈到政治形势、国家大事时候那更是一个口若悬河;也有不少好奇“上海的干嘛来北京读书”,导致我现在被问是哪里人都笼统说是南方人,潜伏在帝都以避免麻烦与尴尬。操着一口京片子,开车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谁都能聊,啥都能扯,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仿佛是幽默善侃的北京人的缩影。
       相比之下,上海人多了那么一份礼貌客气,你不开口问,一般鲜少会直接上来与你东拉西扯,你若是开口问,多半会热情地回答,但是放心,不会扯远。在上海,初次交往或是尚未完全熟络起来时,言语交谈哪怕再投缘,也会感觉到双方之间仿佛隔着一层透明保鲜膜,你可以不断撑大这层膜,但它依然存在,它的消失需要一些时间,或长或短,因人而异。 
       坦白说,初到北京,我仿佛进入一个巨大的城乡结合部,一切和想象中差距巨大。我总是不自觉地将北京与上海比较,试图在每个方面都确定一个赢家。在精细,精致程度上,上海有着天生的优势。从前,我一直感觉不到所谓的精致,它似乎融在我的生活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一部分。而当一碟碟便成一盆,一笼四个皮薄肉嫩的小笼包变成一屉十二个迷你发面肉包子时,你才确确实实地知道了你从前精致在哪里。毫无疑问,精致需要时间,更需要金钱。今年暑假,我在静安嘉里点了一份白切鸡,那高级的摆盘,那滑嫩的口感都令我赞叹不已,五分钟不到就一扫而光,付账时得知一盘88,我的心抽了好几抽。没有金钱,我还是选择家对面稍微实惠点的家常菜吧。人果然是有着极强适应能力的动物,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不断调整自身的生活方式。我总试图在北京的糙中努力活得有那么一丝精致,在上海的精致中活得随意舒服关键是省钱一些。
       北京上海很不一样。上海更有国际范,更现代化,基础设施建设全国一流。北京更有文化底蕴,书多古物多。北京上海又很像,有着大量挑战机遇和外来人口,本地人相对来说更为包容,接纳程度更高。有时我会突然有点儿郁闷,两地都是节奏快、压力大的超级城市,我无处可逃。但更多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很幸运,有幸在两个城市学习、生活、成长。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