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女友吃下药后,我竟然发现自己被骗了五年!所有的“男孩”都应该读

蜻蜓烤翅 12天前 ⋅ 98 阅读

生活永远不缺狗血,如果你自认过的平静,也许生活在等着给你一个巨大的惊吓。

熬了整整三天,看着她吃下打胎药的那一刻,我终于放下了心。温和地告诉她,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现在他/她的小爪子已经开始脱离你,传输养分的管道断了,他/她正在离开你。她依然用深邃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扭过了头去。而我被医院的暖气闷得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三天前,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甚至是和前一通很近的位置。我在广场刚准备回家,已经分手一周的前任给我电话,说有件事情要跟我说一下。站在如此相似的地方,空前的危机感突然遍布了全身。我说:“你讲”,接着一个将改变我27年认知的消息传了过:“我怀孕了”。一瞬间脑子转了无数遍,我马上讲到:“宝宝你在哪里?”她说在医院,我问了地址后马上赶了过去。见到她站在医院的台阶上,我深情的抱住她说你没事吧,她一句话没说。我说:“把报告给我看一下”,她说明天才能拿,医生只是给她讲了一下。我虽然不太相信,但是以这个女人的心机,我不敢有一丝放松,让她跟我回家,在家旁边的药房买了验孕棒。回去后让她用了,果然,,,,,,两条杠!

我没有说什么,慢慢整理自己的思绪。一周前我去了她家,在车上,我反复放着花粥的《二十岁的某一天》,而她讲着自己的舅舅是本地教育局的局长。这几天托关系让弟弟暂时在老家读书,这样可以照顾回家治病的妈妈。弟弟有点不太适应,毕竟以前一直在武汉的私立学校读书。我应了一声,继续小声跟着唱。这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客车走了三四个小时来到了一个叫好像叫罗山的地方,下车后首先感觉自己进了山,一边是农田,一边是看得到顶的小山,但在夜幕下显得那么黑沉沉,压碎人心一样。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很冷。顺着路边唯一一条小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慢慢的走过来,两个手互相缩在袖子里,我看了眼前任,意识到这可能是她妈妈。迎过去打了招呼。她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招呼去家里,来不及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她妈打开了一扇用铁链上锁的门。

我们进了屋,看着周围的环境,是个带院子的假两层,过了烧柴的厨房是正屋。没有期待的空调和wifi,她妈把电暖气拿出来,我们就脱了鞋子烤脚,因为寒冷封闭的血管终于暖了起来。我看着屋子,一张奖状突然开始否定我之前的设想,她弟弟的,虽然名字不是前任告诉我的那个,但是姓和她的原名一样,(这个时候我还意识到她连名字都是假的)。时间是去年的,而她告诉我她弟弟这几天才转回老家读书。另外墙上还有一张低保户的证明。。。可是我已经不想去想这些。这个时候的我刚刚从与合作伙伴的纠纷中挣脱出来,精神已经快到临界点。接下来只是要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晚饭很简单,不明白为什么,她家里厨房有很多全新的电器。

晚上,她弟弟明明回来了,我热情的和他打招呼,他一句话都没说回自己的房间了,剩我在原地愣着。昨天不是还在网上聊得好好的吗?怎么今天不说话了,难道是怕生。前任赶紧去拉回来他,让我们一起玩吃鸡。就这么到了睡觉的时候,我和他弟弟一起睡,一进他弟弟的屋子,一股寒风吹来,窗户是漏风的。他弟弟蒙着被子开始睡觉,前任进来问他为什么喜欢蒙着头睡,他还是不说话。等前任走后我拉起她弟弟,问他你叫什么。他说刘远,我诧异道“你姐姐不是说你叫王明吗?”我还一直叫你明明。他又没有说话了,为了打破尴尬,我说你在武汉读书好好地,为什么要回老家?你在这边适应不适应?一连几个问题后,他说道:“我没有在武汉读过书”。这次换我说不出话了。这个时候我逐渐意识到前任之前跟我说的自己的各种环境全部是虚构的,甚至和我经常在网上聊天的弟弟,妈妈都是自己扮演的。难道我遇到职业骗子了吗?我开始穷追不舍地追问他家的情况,真相是,他父亲早年矿难死了,家里贫困户,自己从来没有去过武汉。前任也不是工大的,没问清楚读的什么。现在不是在开公司,目前应该也没有工作。此前她一直说自己家里是做工程的,自己靠老爸的关系开了家公司,刚刚签了上亿的单子等等。而我竟然都信了,或者根本没有想要怀疑,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心中开始五味陈杂,想了半天,我竟然还自欺欺人的问了句,你姐到底叫啥?!

静了静心情,虽然早有准备,但是还是被现实震惊了,她竟然从名字开始就是骗我的,有次我看到她身份证的名字不对,她说改跟妈姓了,也算合理,我便没有多问。最让我难以置信的是,这一年中她假扮了几个身份轮流和我聊天,她妈,她伯伯,她弟弟,她助理。制造了无数个话题。有她妈的语重心长,有她伯伯的审视,有她弟弟的天真好玩,有她助理的日理万机。这一切我竟然都没有生怀疑,不是没有露馅的时候,ipad借给她的时候,她带着出差,我用云端看到ipad开机了,一定位,竟然在她租的房子。他弟弟英语考试突然从50分变成了90分,此前我答应过每增长十分给1000的奖金。但本来我就是从英语50分到110分的,清楚其中的过程,一个月增长这么快,我直接跟前任说他作弊了,所以也没有奖金。我一直以为他只是骗骗我而已,没有当回事。显然我没有弄清楚骗骗和诈骗的区别,公司交不起电费找我要钱,回家没钱买衣服找我要钱。让我过节带礼物过去见他爸妈,然后说自己已经买了,让我折现,再以生病为由让我让我去不了她家。这些种种我竟然毫无防备的都信了,毕竟我也太忙了,早九点到晚十一点,毕业五年来几乎没有过双休。一切都被我得过且过的过去了。

接着很简单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回家,我跟她弟弟交代了一下,你这种情况必须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能指望你姐姐和你妈了,我时间紧,不然就帮你把窗户订好,这样睡觉不会吹得头疼。回去路上我没有主动开口,就这么一路无话,到了武汉后她直接自己走自己的。我在后面说我去买包烟,她没有要等的意思,带着一脸的蕴怒,或者是被识穿后的挣扎自顾自的走了。晚上他来我家收拾东西,竟然开口求我不要生气,我问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只是要静一静。先给彼此一点时间。她说不要我静一静,要在一起。在我的坚持下她背了一包东西走了,从头到尾,我没有说一句脏话,没有说她一点不是。然后自己到厨房做了个火锅,自己吃了起来。我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可我还是天真了,一个电话打破了这些。

我呆呆的看着验孕棒的两条杠,问她多久没来姨妈了。她说三个月,我当时又楞了,这孩子都要有了。怎么办?!和这样的女人结婚是不可能的!我不想在谎言里生活一辈子。我抱住她说先睡吧,我明天陪你去医院看看医生。从这里我开始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为什么不睡觉,因为她很有可能趁我睡着了跑掉,如果她偷偷把小孩生下来,我这辈子都被她给牵绊了,一辈子被她编织的各种谎言所折磨。

第二天一大早我叫她起来去医院,她不肯,说要下午去。如果下午去,以我对医院的认知,八成不能当天去做人流手术,此时我还没有跟她说要把孩子打掉的事情。生拉硬拽把她哄过去了,到了光谷人民医院,做b超确定怀孕时间,这里很尴尬,因为是看妇科,全是女的。而我一定要给医生交流人流的事情,所以站到了女人堆里,各种异样的眼光盯着我,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否则结果是我不可承受的。快中午的时候终于轮到我们咨询,医生简单说了情况,我不紧不慢的跟了句我们要把孩子拿掉,应该怎么弄。她当时就急了,说再看看。医生提高了嗓门,怎么能说拿就拿呢。这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我说我一直在吃异维氨酸,因为长痘,吃了这个要不能要小孩。医生说那也是要看胎儿发育情况,不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我一着急,凑近医生的耳朵撒了个谎,我吸读,现在不能要小孩,医生看了我一眼,看我身形很消瘦,可能是信了,或是不想惹事。直接开了个住院条子,说你们自己考虑吧,拿掉的话就去住院部报道。不拿掉定期做产检。我蒙大赦一般,带着她走出了医院。

出了医院,她撕破脸了,不论如何就是不拿掉孩子,脸上写满了倔强,她确实打定主意不会拿掉孩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后都不起作用,我开始冷下脸来。问了句:“你知道为什么开始医生不同意,后来我跟医生说了一句话,她就直接开住院条子了?”她也好奇问为什么,我说:“因为我吸读,不能要小孩。”接着神仙的一幕出现了,她直接泪奔了,她打死都想不到会有这个变数吧,边哭边骂,你怎么能这样,我也故作难过到,你也知道我每天工作到几点,压力实在太大了。过了一会她不再哭,只是要走,我见这会很难说动她。干脆让她去我家,刚好有道具,因为我以前特别爱做手工,注入胶水经常会用注射器。所以淘宝过,注射器不是一个个买的,而是一买一大包,十块钱,里面有几十个。现在不做了,都放在家里的储藏室里。

到家我拿出了一堆注射器,还有很多烧黑的针头,她又开始泪奔了。如果这是花一年做的局,现在真是功亏一篑了。接下来就比较顺利了,我开始甜言蜜语告诉她是自己对不起她,以后我们再要小孩,这个真不能要,我吸了一年,生下来肯定是畸形。她从松懈到答应,三个小时后我们再次来到了医院。咨询医生的时候又遇到了问题,因为怀孕时间三个月了,不能吃药终止,要先打两天消炎针然后用药。我怕夜长梦多,万一她想明白了,我们在一起一年,虽然只是周末见一天,但除了我身形消瘦外,没有任何吸读的表现。甚至身上没有针眼,这个怎么说的过去。但是医生说这是标准的治疗程序,只能先住两天院,再做终止妊娠。没办法,只能听医生的。办了住院手续,打上消炎针,此时我已经超过40个小时没睡了。始终处在高度紧张中,不敢休息。

楼下买了罐咖啡,今晚还很长。想着这一年遇到的这么多事情,先是上半年收获颇丰,然后和人合伙开公司,没想到有起色的时候,合作伙伴反水,否定之前的协议,将我的利润压到最低。我一怒之下将其解散,然后就是各种纠纷,解决完,钱也折腾没了。现在这样,今年算是报废了,前路总不是顺风顺水的啊。突然,一丝不安的想法升起来了,好像哪里不对,思索了一下,暂时压一压,先解决好眼前的困境。

就这样,第三天还是打消炎针,陪她聊天,给她讲笑话,甚至还一起去看了场电影。第四天,打完消炎针后,她吃了终止妊娠的药,看着她吃下药,我悬了三天三夜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简单说了几句,借口去买东西,仿佛特赦一般走出了医院大门,已经超过80个小时没有睡觉了,头重脚轻。整个世界都是模糊的。我打了个电话,给姐姐的,说了这三天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还能给谁讲。也许像《猫鼠游戏》里的剧情一样,小李子会在圣诞节给警察打电话,因为抓他的警察是唯一清楚他现状的人,而我觉得这时能懂我的是她!姐姐耐心听完,哈哈哈大笑起来,说早就说了这个人有问题。我也不跟她争。她后来问她是真把药吃下去了吗?我略微得意的说看着她吃的。刚说完,我就觉得不对,前任一吃完药立马就去了厕所,我以为她是嫌苦,涑口去了。那!有没有可能是去把药吐了!我直接说有事挂了电话,飞奔回楼上,进病房前平息了一下心跳,看着前任还在床上,然后松了口气。明天我要看着她吃下去,嘴里没药为止!

第五天,吃了药还是要去洗手间,被我直接拦下来了,不停地给她水喝,又看了看她嘴里确实没东西了我才让她去洗手间。事情到这里我觉得可以找她聊一下了,“我不会和你在一起,后面几天你在我家养一下身体就离开吧”,她只是轻笑道:“好,本来也就只需要我这几天照顾好她就可以了”。我还在想她这么简单就过了,难道是找到下家了?然后我又问了些以前她要钱的事情,是不是都是骗我的,她都承认了,我并不是赘诉,只是录音了。万一她以后缠着我,报警也有证据。有转账记录有录音,想反驳都没办法吧。只是我没想到这个下家还是我。呵呵。

这里不知道大家会怎么看我了,可能会骂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可能会赞成我做的对。总之接下来,我还是本着仁至义尽的态度,买了乌鸡红枣炖汤给她喝,只是做好了她一样都没吃,而是急匆匆的要回家,非要回家!我虽然百般劝阻,但她打定主意要走,那就走吧,省了我几天伙食。我又做了个火锅,自顾自的开吃,终于能轻松一下了。吃饱了睡觉,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

第二天,我被电话吵醒,前任打的。我朦朦胧胧问她什么事?她那边声音嘈杂。哭着说她妈不让她进家门,又没有钱,她在网吧睡了一夜。我觉得她妈也太狠心了,然后要她妈的电话打给她妈,张口就问,王雪在外面网吧睡了一夜,你放心吗?她妈说不认识王雪,我才反应过来,她名字是编的。。。。然后又说了遍事情。她妈只说不管她。我又跟王雪打电话,让她到我家来,我还是可以照顾她一周,没想到她怎么都不愿意非要我去罗山带她做检查。相持不下之下,我给我姐打了电话。我姐说肯定是在骗我过去,如果过去了,肯定就回不来了。我这才想到给她妈打电话的时候,背景声音是一样的!!!他们应该在一起!但这个时候我还不太信,我这脑子啊,出社会就是没日没夜的工作,对这种事情真的很难更改认知,直到现在我写下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才坚信,有去无回!接下来我姐强烈阻止我去罗山,我便听了。回电话说我真的去不了了,我已经在深圳了。那边立刻传来惊讶的声音,怎么去深圳了。我说散心,然后挂了电话。 接下来几天我都会把门反锁,以防万一。

但我没有闲着,前面提到我察觉到了另一个事情不太对劲。这里要介绍索琳。前前前前任。这辈子的痛点啊,我自认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是我良心最大的谴责。因为“她为我堕过胎”!注意引号。之前的两年我一直在给她钱,分手后她说怀孕了,也是在光谷,我正在逛街。我问她在哪里然后我去找了她,因为她算是比较明事理的人,不觉得她会纠缠,直接说把孩子拿掉。她也答应,但是找我要钱,我当时给了她一万。之后的两年里,她不断以养身体,清宫不干净为由,找我要钱。连我最困难的时候,我连信用卡都没有还,要先给她钱,因为她在电话里里哭的稀里哗啦,最后我过年都是透支最后一千块,紧巴巴的这么过了。疑点在哪里呢?前任的事情让我认识到没有亲眼见的基本不可信,而索琳堕胎到治疗,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一张医院凭证,也没有到场陪护过,因为她先告状一般让你自惭形愧,这一点和王雪很像,让你自己出了钱还觉得是自己做的有愧。她们的智力和情商显然是远远超过我的。

我约了索琳在星巴克,实在受够了咖啡因的我,点了个牛奶。是的!真有人在星巴克喝牛奶。闲聊了一下近况,我开始单刀直入,“为什么我连你一张治疗的收据都没有看到?”听到这话,索琳直接变了脸,说:“你今天就是来说这个的吧?我自己受过的伤痛怎么可能拿给别人看!”可是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不那么容易忽悠过去了(后面还是被忽悠了)。我咬定了不看到收据或者缴费记录我是不可能罢休的,她说是支付宝的记录,早就被删了,怕姐姐看到,我故作镇定的说支付宝记录可以在电脑回复,我一直有给你转账,你的支付宝没变过,我们现在就找个网吧看看。接着当然是不愿意,大概纠缠了一个小时,她要走,说会把钱给我,就当自己瞎了眼,然后给我转了一万,说剩下的钱都会给我的,她回去找姐姐要。我见两个人在咖啡厅拉拉扯扯也不好,就让他走了。我知道她家在哪里,和我初中同学是邻居,去过两次,所以不怕她跑了。

接着她一千两千的给我转了几次,并说年后会结清。我没有纠缠,我知道她买了房子,再要凑一笔钱不容易,可以给时间,这年头要账都是一拖再拖。年后我再要的时候她改口不给了。说自己买的乐投财富跑路了。没钱了,也改口自己受了伤害凭什么自己承担,我也上网查了下,乐投确实跑路了。我也报了个数字,达到了就不再追究,还是不愿意给。我说你现在给不给,都必须把身份证给我了,我打了妇幼的电话,凭身份证可以查到以前的治疗记录。她又慌了,说年后见面,写保证书以后不再纠缠她。然后给我剩下的。就这样,我们再见面了。她还是那么盛气凌人!要我写保证书,录音。我都做了后她把我要的数字补齐了。我再次问她真相是怎么样的,她竟然笑着说是骗我的。。。。。两年啊,我实时想到就会责骂自己为什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我和渣男有什么区别。这个痛伴随了我两年,一想到就恨不得要死的样子。最后,竟然是被骗了,还心甘情愿的给了她这么多钱。然后一年后我写下这些,才想到我为什么没看她乐投的记录呢,这种事情,虽然跑路了,合同肯定留着的。她能笑着说骗了我,大概也是觉得占了个便宜吧。但一年过去了,我已经无心再去追问。

好了,说下更早的两年吧,那时候专心工作,不问世事一样。没有追女孩子,但是有网恋,我把这些事情讲给了这个人听,讲着讲着。突然神问了一句:“你得了癌症?你女儿要花几百万治疗脊椎?”巨大的冲击再次袭来。哈,你也是骗我的吧?那边说我有病,然后拉黑了我。。。。。。生活的惊喜啊。此时我已经感觉不到愤怒。而是真的是有病,一种病态的,我又被骗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本以为平平的生活,偶尔翻起来涟漪,没想到都是自以为是的平静,生活果然不容易!往后余生,随着本心,过完即好。。。。

我鬼使神差的百度了一个名字,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