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11房,我的北漂租房生涯

罗丽卡 8天前 ⋅ 75 阅读

2005年7月,北京的夏天一如往常的闷热和潮湿,学校通知我们这些应届毕业生7月10日之前必须离校,这也就意味着我那漫长的北漂租房生涯开启了。

 

【2005二里庄一居室】

我的同寝室友蕾、我的高中同学瑶,我们三个人决定合租一个房子。因为刚刚工作,大家都处于试用期阶段,自然也都没多少银子,所以我们只能考虑一居室,最便宜的那种,但是还要能住得下三个人。

 

租房小白第一次租房大多都会首选中介,我们也不例外。我们在网上胡乱搜索,联系上了一个小中介公司的中介,一口浓重的东北腔我听着竟然还有那么点儿亲切,他说学院路二里庄附近有一套一居室,同时住三个人没问题,关键是房租只要1500一个月,每个人合500块,大家都能接受。

 

第二天约好去看房,我们坐公交来到二里庄的时候,中介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小区是北京典型的有年头儿的那种老小区,6层板楼没有电梯,这套房子在四层,整套房子都是水泥地,几乎没有什么装修。北京的房子说精装就是简装,说简装其实就是没装。

 

一进门就是厅,厅的面积很小,厅里有一张圆形的桌子、几把椅子、一个空调,一台冰箱,似乎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卧室也不大,一张双人床和一张单人床并排放置,中间有一条窄窄的过道,只能一个人通过的那种,床的对面是一张桌子和桌子上的一台30英寸电视,这角度在床上看电视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因为并没有地方可以放沙发。

 

这房子其实离我们的心里预期差很远,跟宿舍比也就是住的人少了点儿,还没有宿舍温馨。东北中介忽悠我们:“这个地段的一居室都老贵了,你们三住这儿不正好么,也不用跟人合租,这附近就这一套,你们不要我就带别人来看了,这样婶儿的房子分分钟就租出去。”

 

我们一寻思房子虽然破了点儿吧,但至少五脏俱全,家用电器也都能用,关键是更好的房子我们也租不起了,只好当场签合同,交了两个月的房租当押金,把房子定下来。合同签的是,如果我们违约扣一个月的房租,如果中介违约赔我们两个月的房租。

 

这个小小的房子承载了我们超女时代的欢乐,在那样的炎热的夏天,每到周末的晚上,我们5、6个人喝着啤酒饮料挤在一起唱着笑着闹着,虽然住的很简陋吃的很普通,但也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好景不长,我的高中同学瑶在亦庄的一个日企上班,每天的工作时间很长,经常晚上9点多才能到家,她觉得天天跑那么远太累了,想申请住在公司的宿舍,而且三个人挤在一个卧室里也确实太挤了,冬天暖气又很差,我们商量之后都不想继续住了。

 

我们这个租房小团体面临散伙,可这个房子住了也就半年时间,合同期没到中介肯定要扣一个月房租押金的。但当时我们都不想住了,想想损失500就损失500吧。没想到东北黑中介以各种理由不给我们退另外那一个月房租押金,比如说水费的单子还没出来,我们说按水表的读数扣除就行了,人家偏不,偏要拖着,人也不出现,我们也找不到他所在的中介公司,我们怀疑可能根本就没有公司。

 

最后黑中介的电话打不通了,如果就这么搬走的话2个月房租3000大元就都打水漂了,我们实在没办法,就找来了收破烂的,把冰箱、电视、冰箱、洗衣机通通卖掉了,大概卖了几百块,三个人一起吃了顿散伙饭。就这样告别了二里庄的小一居,我毕业以后的第一套合租房。

 

 

【2006明光村合租房】

瑶搬到公司宿舍后,我和蕾找了一个明光村的合租单间。这个房子是蕾在某高校论坛租房版上找到的,二房东是一个姐姐和她爸,当时听蕾跟我说这个房子的情况时,有点儿纠结,觉得还有个老头儿同住感觉不是很方便,但是蕾说这种装修才850元的价格,在学院路一带也很难找到了。

 

我和蕾都是学院路某高校毕业的,刚毕业有一定的校园情节,工作也都在学院路这一片,再加上时间紧迫,别的合适的房子也不好找,也就只能暂且住下了,好在这个房子是二房东招合租,没有签合同,就是住三个月给三个月的钱。

 

二房东姐姐在中关村某IT公司做销售,个子高高的人也很开朗,可能因为妈妈去世了,所以才把爸爸带在身边照顾,具体是不是这个原因我们也没细问。不过叔叔人不错,就是每天不出门,天天在家对着电脑下棋,还给姐姐做饭,有时候也邀请我们一起吃。

 

姐姐是西北人,有个北京的男朋友,那哥们儿来过几次,每次都是空着手来大吃大喝,给人感觉也是高高在上的有点儿傲慢,其实他看起来还没姐姐高。反过来姐姐每次去这个男朋友家都大包小包的拎好多东西,我们看了觉得好替她不值。后来有一次姐姐让我陪她去存钱,我才知道她每个季度的奖金都是好几万,年收入二十几万肯定是有的了,10几年前这赚钱能力配那位大爷绰绰有余,可那位大爷好像还不怎么珍惜。

 

姐姐有时候也跟我们抱怨他男朋友的种种问题,对她不够好等等的,叔叔似乎对姐姐的这个北京男友也不是太满意。但是感情这种事说不清,外人也不好掺合,我们走之前他们订了婚,最后结没结婚就不知道了。

 

这个房子我们大概也就住了大半年,因为感觉两个人挤一张床还是会互相影响,也听腻了叔叔每天“咔咔”的棋声。最主要的原因是蕾找到了男朋友要跟男友一起住了,我只能另寻住处。

 

【2007积水潭半地下室】

这个房子也是某高校论坛租房版找的,当时我和几个同事关系比较好,正好有两个同事也在找房,我们一商量就决定一起住。

 

这个房子是一个三居室的半地下,光线比较差,主卧和最小的卧室空着,次卧住着两个男的,北京名校毕业,工作也不错,出差比较多。开始我还纳闷儿两个大男人为啥住一个屋,虽说是上下铺吧,毕竟空间小,总归不是很方便的吧,慢慢时间长了我才知道,他们俩都买房了,等房子下来就搬出去,暂时在这凑合住,反正便宜嘛。

 

其中一个哥们儿买的双井的房子,6000多一平,现在想想简直是白给,但当时觉得几十万一套还是好贵。

 

我租的是最小的一间,大概也就7、8平米,每个月只要500块。虽然是半地下,但我的月薪那时候只有2500,每个月也就能承受这么多的房租,还想自己住一间。当时比较傻,租房子都是在公司附近,走路或者坐几站公交车就能到的,房子都是老房子还贵,如果住的远一点儿同样的价格房子会好很多。

 

我那两个同事合住主卧,主卧床头对床尾的放着两张单人床。一个同事何偏男性化,穿着打扮和说话的方式都有点儿奇特,喜欢摄影,不喜欢色彩,拍出来的都是黑白灰,还喜欢喝奶粉,每天晚上来一杯,跟品茶一样慢慢喝,边喝着边聊她的理想。另一个同事萱是一个典型的离不开人的处女座,什么事都不能自己一个人,必须拉上别人,还有点儿洁癖+话痨。

 

萱一直有男友,她的男友也是北京人,在大兴买了房子,但是是期房,得等房子下来装修以后才能结婚。房子装修萱出了不少钱,也买了不少家电。最戏剧化的是到快要结婚的时候,男方家长反悔了,说因为萱是外地人,一直不是很同意,后来亲戚给她男友介绍了个北京妹子,两人感觉不错,她男友就跟萱彻底88了。

 

    外地女嫁北京男真的是很难,除非条件特别好,后面我也遭遇了一回,有点儿受伤,但当我有了房子生了孩子后似乎也能理解一些北京家长的苦衷,因为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的比自己好。

 

【2008东直门高层】

后来我换了工作,工作地点在东直门,于是就开始找东直门附近的合租房。这个合租房也是网上找的,发帖的是一个女孩儿,“东直门精装修三居室,两个女孩寻合租”,合租房在10层,是老干部家属楼,装修是比较古老的那种精装修,门框、地板和吊顶都是棕黄色的那种木材料,还带着古朴的花纹。

 

跟北京的众多老房子一样,这个房也没有厅,就是一个过道儿。主卧带电视和沙发,住着一个留学回来的在外企银行工作的美女姐姐,次卧住着一个在东直门上班的做HR的姐姐,我就蜗居在最小的那个卧室,房租650元。

 

主卧的姐姐养了一只猫,特别特别的小,小到无与伦比的可爱。有个周末,姐姐公司团建两天不在家,让我照看一下这小东西,我才见识了她的厉害。满屋乱溜达不说,上蹿下跳,直接从沙发跳到我床上,我本来有点儿怕猫猫狗狗的,因为小时候被狗追着跑过,于是晚上睡觉我就把她锁门外了,没想到她开始扒门,刺啦刺啦的声音搞得我一宿没睡好。

 

后来主卧姐姐的爸妈来北京看她,感觉居住环境不太好,当下就决定给姐姐在北京买个一居室,能出国留学的家庭应该条件还不错的。那几天她们去立水桥那片看了房,拍下订金,然后姐姐没多久就搬走了,而我那时候对买房还没有一点儿想法的说。

 

主卧姐姐搬走后,次卧的姐姐升级到了主卧,我升级到了次卧,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住一间朝南的房子,房租也升到了850元。我同学蕾的高中同学文从老家来北京,正好要找房子住,于是顺利成章的住进了最小的卧室。这样我们三个女孩儿一人一个房间,互不干扰,有空一起看看电视聊聊天,日子过的倒也轻松惬意。

 

夏天的一个晚上,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是楼下的,你们厕所漏水了”,门开了,是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说是我们楼下的邻居,他们家厕所的房顶前几天就有点儿湿,现在已经开始滴水了,非让我们去看看,我和文就下去看了看,女主人给我们开的门,说孩子小刚睡,让我们小点儿声。

 

他们家的厕所确实在滴水,我们就给房东打电话,房东那时候不在北京,让我们找物业,维修的费用我们先垫上,然后从房租里扣除,第二天物业来人重新给做了防水,楼下的男主人也上来从头盯到尾,我们觉得他人不错,态度也都蛮好的。

 

没想到过了几天出了个事让我们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还是一个闷热的晚上,我们都快睡了,突然听见楼下传来砸东西吵架的声音,那男主人一直在骂人,骂得很难听,然后就传来女主人和孩子的哭泣声,隐隐约约听见女主人说你打人,没法过了之类的,我们的脑海里立刻联想到了变态家暴男的形象,因为电视上刻画的也是文质彬彬形象的家暴男,当然具体什么事我们不清楚,但是打人总归是不对的,家暴行为又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真是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个房子总体来说我们住的还算可以,租约到期的时候房东说要收回房子想卖掉,让我们尽快搬走,我和文只好继续找房。

 

【2009和平里独居房】

文的一个朋友在大兴的某医院实习,几个护士在一个宿舍,有的护士不住就空出了床位,文就搬过去蹭住了。                 

 

我在和平里找到一个房子,是我当时的男朋友陪我去看的房。他是北京人,一直住家里,自然不用担心没有房子住,还总说从来没找过房子,没想到租个房这么麻烦,其实那时候我就隐隐的觉得我们不是一路人。

 

这个房子是个两居,也是没有厅,沙发电视床都在主卧,次卧的门是锁着的,房东说她在那屋里放了些东西,一般不会动的,也就相当于整套房子就我自己住,我想想觉得也还行,当时我的工资是5000,这套房子的房租是1500,附近已经没有这么低价的独立一居,于是我签约了半年。

 

我去过男朋友家几次,他爸妈的态度说不上热情,就是很客套的问我一些家里的情况,我也如实回答了。每次去都说要帮阿姨干点儿什么,她都强烈拒绝让我歇着,我只能吃完饭帮收拾收拾桌子。

 

这期间我爸妈还来过一次北京,我们去通州看了看房,那是2009年,房价已经开始飙升,通州的八通线边上的新房,房价早已过万。我们去看的那天已经是开盘第二天了,很多房子都已经被抢了。因为我的工作不稳定,不确定会在哪儿长期干,就没下定决心买通州的房,所以当天也就看了看,那是我第一次看房。

 

爸妈来北京的那半个月,本来是想见对方家长的,但他们家一直没动静。后来才知道他们家里有老人去世,料理完老人的后事又回了趟祖籍老家,所以也就没见成家长,但现在想想主要原因是他们家没有认定我。

 

突然有一天,男朋友说“我们分开吧。”我问“为什么?”他说他妈不同意,因为我去他家没有抢着做家务,还有我毕业好几年了我们家也没有买房。原话当然不是这么说的,但大致意思就是这样,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北京人的现实,也感受到了现实的残酷。分手就分手吧,还能怎么样呢。

 

最诡异的是分手后的有一天,我回到出租房,打开门看到那间紧锁着的房门是开着的,里面还有人在说话,是一男一女,他说他们是房东的亲戚,过来拿东西。在没人通知我的情况下就直接进来,我感觉很不安全,我就给房东打电话说我不住了,约定好退租的时间,然后退我押金。

 

【2010安定门三居室】

那时候文朋友的护士宿舍住着实在不方便,人太多不说,护士每天倒班,几点回来的都有,很影响文的睡眠,她就想自己出来单住了。

 

我们俩相约找房,找到了安定门附近的一个三居室。

 

二房东住其中一间,另外两间我们俩一人一间,我那间是主卧,面积比较大,每个月大概1200,房子也是那种老式精装修,就是一楼还挨着单元门口比较吵,每天早上都有早起的大爷大妈叽里呱啦的聊天的声音。

 

二房东是个IT男,个儿不高,长得文质彬彬白白净净,每天下了班就在电脑前一坐一晚上,也不做饭也不怎么出来,每次出来要是碰到我们还有点儿不好意思,最爱用黄瓶的多效护理飘柔,现在已经没有卖的了,我们还偷偷用过两次。

 

慢慢的跟IT小哥哥熟了,聊的也多了起来,他给人感觉是一个工作很努力很上进的小孩儿,文对他还有点儿意思,我也想撮合她们俩。有几次IT小哥哥还请我们吃饭,我觉得他们俩似乎有戏。

 

没想到突然有一天他带回一个小姑娘,说是她女朋友,俩人进屋就开始打游戏,那个姑娘还在出租房里过夜过几次。文有点儿失落,但也没什么,她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咋咋唬唬的她。

 

不过后来那个姑娘经常过来,我们三个人的和谐平衡被打破了,就都有了搬走的念头。

 

文有个好朋友颖,颖和他男友毕业后来北京开始也是租房子,后来也遭遇了房东要卖房把他们撵走的情况,俩人一怒一咬牙就在和平里买了个小房。正好那时候颖怀孕,叫文去她家陪她住一段儿,文就搬过去了。

 

【2011回龙观复式房】

我那时在工作中认识了个很聊得来的女同事,她在回龙观买的房,我们公司在知春里,十三号线直达,她就劝我也搬去回龙观住,房子还大还便宜。

 

我通过中介租了回龙观复式房的一个单间,单间很小,但是厅、卫生间和厨房都很大,楼下有三间楼上两间。

 

记忆中有着大落地窗的大厅,作用就是大家晾晾衣服,很少有人在厅里看电视,都在自己的小屋里活动。

 

我那间房900元,朝北,刚住进去的时候是夏末秋初感觉还可以,没想到冬天就太惨了,因为整套房子都是靠电的地暖,房子面积大,地暖整天开着也不暖和,还特别费电。我买了个电暖器天天烤着也没把那个冬天熬过去。

 

回龙观是个睡城,每天大家都是早出晚归,早上坐上13号线出发去城里,晚上多晚都有人再坐着13号线回来,一出门马路边上停的一排排的私家车。自己一个人住虽然安静,但是有种说不出的孤独,尤其到了冬天,到处萧条满眼灰色的时候。

 

这个房子住了半年就没有再续了。

 

【2012惠新西街三居室】

文的好友生完孩子后,她爸妈过来帮着照看孩子,住的都是厅,自然也就没有文住的地方了,当然继续住下去也不合适。

 

我和文又一起看房,她对找房非常没有信心,总觉得找不到价位合适装修又好的房子。说实话,我那时候连续找了一周房子,不是中介,就是房子太差,也有点儿失去信心了,那天晚上在网上刷着刷着突然看到有个惠新西街的三居室4000元,我打电话过去问了问情况,房东说房子刚收拾好,要看就尽快来看,先到先得。

 

文当时正在跟她的一个相亲对象看电影,我只能自己去看房,到那儿一眼就相中了,我说我要租下来,然后立刻把文叫过来,她那电影正看到一半就过来了。同时看房的还有一个女孩羽,我们一商量三个人正好一人一间,我住的大间1600,次卧1400,最小的卧室1000。

 

这个房子是我喜欢的简约风装修,门和墙上还有一些卡通贴纸,住过那么多老式装修和无装修的房,这套出租房算是最舒服的一套。

 

我们三个一人一间互不干扰,羽是做出口外单服装设计的,那段时间离职在北京服装学院进修,家里有好多设计相关的书和布料。她的梦想是去国外深造,然后设计奢侈品品牌时装或大牌婚纱,但她家有好几个孩子,家里条件一般,理想跟现实的差距让她只能选择向现实妥协。

 

这个房子的房主也很有意思,是个将近40岁的女的,签约的时候我们看过她和她老公的身份证,她比他老公大6岁,长得一般,很强势,他老公呢是个IT男,背着某IT公司的背包,长得很精神,不怎么爱说话,话都让这个女房主说了。我们私底下还说过她老牛吃嫩草,有房就能找帅哥,真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

 

这个房子一共有4把钥匙,签约的时候女房主只给我留了三把,说她自己要留一把,有可能在我们上班的时候过来拿些阳台上的东西。其实你不说有4把钥匙我们也不知道,你非要留一把我们也没意见,但是你在我们不在家的时候进我们的屋是不是不太好呢。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她一开始这样的行为也就预示着我们不会长期住下去。

 

果不其然,租期满一年的时候她说要涨房租,说这个房子租给中介5000都能租上,当时租给我们没有经验,自己亏了不少巴拉巴拉的。其实这个房子在当时的市场价应该也就4000出头,小区环境比较差,离地铁也远,也就是房子本身的装修还可以。我们想跟她砍砍价,不要涨那么多,没想到人家直接就说她打算把暖气改造一下,不租了。

 

【2013 劲松二居室】

羽在北服的进修还没完成,只能还找那一带的房子,而我和文当时的工作地点都在东边,我们就合计我俩找个东边的两居室,不跟人合租了。

 

东三环一带租房的洼地在劲松,因为房子老,但租金相对便宜,而且离地铁近也比较方便。

 

我们找到的这个房子是个公务员分的房子,房主是个北京高校毕业的姐姐,她们单位当年分房是按工龄排号的,不少人都分到了三居,因为她工龄相对比较短又没结婚,所以只给她了一套小两居,他们没打算住这套房子,所以也就没装修,只是在网上买了全套的二手家具家电,然后就出租了。他们两口子在望京还有一套房,说等着劲松这房子拆迁拿补偿。

 

房子在四层,老房子没有电梯,我的小洗衣机是搬家师傅用一个床单一样的东西一裹背上去的。房子是简装,但那时候我们已经不想再跟其他人合租了,我们的工资已经能支撑的起我们租个两居室。这套房子租金3000,算下来我们每个人出的房租跟之前差不多,还少了个人,多了份清净,所以还能要啥自行车呢。

 

这一年我和文都找到了男朋友,也就是我们现在的老公,现在想想这套房子还是很喜庆的,让我们脱了单升了级。

 

【2014十里堡小开间】

住满一年后我们都搬走了,我和男友在十里堡找到了一个小开间,没有独立卧室的那种,一个月租金3500,装修是买房时自带的装修,家具都是宜家的,家电也是当初房东姐姐自住用的,都还比较好。

 

房东姐姐也是一个外地人,她男友是北京人,婚房在北四环,那时候她的婚房正在装修,这个小开间是姐姐婚前自己买的。姐姐长的很白净也很文静,还有很浓的学生气,后来聊起来才知道她是外地上的本科,北京上的研究生。

 

他男友我也见过,个子不高有点儿谢顶,感觉比姐姐大了好多岁,我想是不是外地的大龄女孩儿,就算自己有房子也只能找这种条件的男的,当然人家只是外表差了点儿,年龄大了点儿,经济实力还是有的,毕竟是北京人有房子。

 

这套房子所在的小区很有名儿,猫狗多、小明星多、夜间工作者多。偶尔我不上班的时候发现小区里很多年轻的姑娘大白天的在遛狗,狗们都互相很熟,扎堆交流。每天晚上我下班回来的时候,都能看见好多画着厚厚的妆、穿着清凉、潮流的姑娘往外走,也分不清是三流明星还是什么。小区里的各种底商大多是美容美发和宠物店,适合这些养宠物的姑娘们。

 

这套房子也住了一年,我们就搬到我们公司附近住了,因为我们买的房子一年后才能交房,我们也结婚了准备要宝宝,想想还是上班近一点儿比较好,省着大着肚子还要挤地铁。

 

【2015 广渠门独立一居室】

这个房子是独立的一室一厅,中等装修,比较干净。小区虽然老旧了点儿,但是走到我公司不到十分钟。

 

房东是个北京人,比我大不了两岁,家里有好几套房子往外租,是个名副其实的包租公。他人也很大方,房租我小刀了下,他爽快的就同意了,因为人家房子多,也不差这点儿小钱。

 

他说这套房子是喜房,租过三家人,都在这套房子里结婚或者生孩子了。事实证明还真是,我就是在这套房子里度过整个孕期的。

 

住的这段时间,房东一直没来过,也从来不催房租,有时候晚交几天也没关系。应该算是我租房11年遇到的最好的房东了。

 

这套房子我住了一年半,一年合同到期时,我们买的房子还在放味儿,我想等快生的时候再搬过去,所以又继续住了几个月,离预产期提前一个月请了假搬到我们自己的房子里去了,自此结束了11年的租房生涯。

 

【尾声】

回想租房这11年,一共租了11个房子,平均一年换一个。住过半地下室也住过高层,住过合租房也住过整租房,住过简装房也住过精装房,住过中介房也住过业主直租房。

 

体验过艰辛也感受过安逸,体验过寒冷也感受过温暖,体验过悲凉也感受过欢乐,如果你也是北漂,也在北京租过房子,相信也能感同身受。这些都是人生必经的经历,也是宝贵的财富。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