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救

远山 1月前 ⋅ 96 阅读

该怎么开始,好像何种形式的开始,对于我而言都是一场漫长而持久的战役。身边充满战火我却蜷缩成一团躲在战壕里。直到现在才敢举起枪冲出去。

小学

二年级那节数学课,我被老师叫起来回答一道数学题,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傻愣愣的站在哪里,满脸通红,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然后老师为了缓解尴尬,下来把我的书包一把从书兜里提起来扔到教室门口。

“滚出去去想,想不出来永远不要进来。”

我站在门口,看着我的书包,满身的细胞都像被公布于众。所有的人看着我,我不敢捡我的书包,我绞着手,低头看着我的书包,使劲想啊想,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呀。下课铃声响起来,但老师似乎还没下课的打算。于是我就愣愣的站在门口,来来回回的同学用余光看着我,指指点点。老师还在黑板上奋笔疾书。那节课时间可真长。我都以为不会下课了。

那时候我们班主任经常留堂我和一个男生。动不动请我家长。给我妈说我是我们班女生里最差劲,那个男生是男生里最差劲的。说像我这样的女生,就是给我们班拖后腿的,就是这个班的老鼠屎。

我至今记得班主任和妈妈还有我在学校走出来的时候 ,我妈和她说话的样子。弯着头满脸赔笑,看着这个为人师表,她挺直着腰板目视前方,说着坚决的话。像是要急迫清理出这个班的垃圾。

我妈说,有一次去接我看见我和那个男生在玩老鹰捉小鸡,偌大的操场就剩下我们两个跑来跑去。那是她见到我少有的开心,而不是一个木偶人。

小孩子是敏感的,老师对谁好对谁不好,他们都能感觉到。于是他们开始对我避犹不及,不愿和我说话,像是有一层巨大柏林墙在我们之间。我也是识相极了的人,从不在学校主动和任何人说一句话。

我记得唯一一件温暖的事是,一次随堂考试,我的钢笔没水了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甩了好久,急的我快哭了,小孩子总是害怕很多我们现在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具体怕什么他们也说不清,简单说就是怕挨打,怕请家长,怕又有刀割一样的目光天天杀着我。我小声的不能在小声的问旁边的男生“笔 ,笔,你有吗?”他没听清说“啊?”看到我看着我的笔,像是明白了,说“我只有一只钢笔了,你能用吗?”我只敢点头,于是他给了我一只银色的钢笔。我急匆匆写着,生怕把他的笔用没水了。

我妈说,有一次我问她 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上学?她心想,哎,算了,不弄了。于是我三年级转了学。那年我七岁。

今年国庆。妈妈还有小时候我的体育老师我们一起说话。老师说,当时学校校长不管。老师要赶出几个孩子,把自家的亲戚或别人家的孩子插班过来,我就是那个被老师幸运挑选到的必赶名单中的人。

奇怪的是现在记忆起这段日子,突然有了眼泪在眼眶。那年我才七岁啊,你怎么可以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那样,无论是谁,那都是个人啊。为人师表是这样教导孩子的吗?

也是那时我有了现在我才知道,哪叫自卑,无论什么事我都觉得是的,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这个世界,是我对不起你们。

初中

那年我穿着一套我妈给我准备的桃红色运动衣站在门口,准备迎接我的初中时光。却像是做了一场漫长而麻木的梦。

我人生这二十个年头,前十五年都像是一个麻木的人。不知道这就是伤害,不知道这原来是可以反抗的。我承受着所有人对我的伤害,因为我潜意识里认为是的,这是我的错。我接受这所有的一切,有时候我多么希望如果这是一场噩梦可不可以让我不要意识到,就在噩梦里。这样我就永远不知道这是痛苦。

在我上初二的时候,因为我牙齿的咬合能力不好,于是带起了牙套,凑巧我那段时间因为小的时候老吃垃圾食品长了满脸的扁平疣。顶着我的蘑菇头,成功成为全班最丑的女孩。

我成了全班男生心照,众宣的誓言“如果你做了,你就和远山有一腿。”

我记得那段时间我们来了一个新同学和我玩的比较好,于是那个男同学就问她,“你为什么和她玩得好,她长得那么丑。”那个女生楞了一下。隔着三排我听见那个男生的声音,看到那个女生的眼神。一个满是不解,一个怀揣不安。

很好,我的柏林墙又建了起来,只不过这次截然不同,它是带着战火像是要冲进我这头干掉我这个异类。

有次下课我坐在一个男生的座位上和唯一的朋友说话,正说着话那个男生进来了,看到我坐在那里,立马破口大骂“滚开,你不恶心我还恶心,起来起来,滚远。”那种眼神,像是看着一个避犹不及的厌恶物。我立马弹起来,像是他说的,对我的判断完全正确,我好像真的弄脏了人家的地方。我朋友说了一句,你就不能态度好一点吗?他说,不能。我立马红了脸。是的,我这种人怎么配反驳呢。

有次我买了一杯奶茶,放在桌子上,我的前桌是一个很胖剃着火箭头的男生,他脸上有很多雀斑。我自问没有招惹过他,在我回头问完后桌作业,吸管插在奶茶,喝了起来,旁边的同学看着我哈哈大笑,我还不明白怎么了,那个男生说“我在你的吸管里吐了一口唾沫,你竟然还喝了。”我愣在哪里,羞耻,疑惑,这世界怎么了?我是不是又什么地方做错了。可笑的是他还继续说“接着喝吧,反正你都已经喝了。”我起身,转头吧奶茶扔进了垃圾桶。这可能是我最有骨气的事吧。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节体育课,我们排排队站着,我站在队中间,看着左边的同学,盯着那个同学后脑勺,一点一点移着。课代表是全班最壮实的男生,他吼着“盯齐,盯齐。”我认真盯着那个人后脑勺,突如其来课代表飞起来在我肚子上踹了一脚。我立马疼的坐在了地上。抱着肚子,眼泪像是应急反应一样,立马落下来。他好像也意识到自己下脚重了,但仍然小声嘀咕着“我让你好好站队,好好站队。”我回家后告诉爸爸我肚子特别疼,我爸带我去医院看,我至今都记得那个下午,我爸走在前面,皱着眉,背着手。还怕耽误了,给我挂了一个紧急病号。带我去各个检查室检查。那是一个阳光照满的下午啊。

回学校后,我爸放学来接我,让我指是哪一个,我拉着他的衣服往外拉,说“走,我们走。”边说边把把我爸往外推。我回头看到那个男生在教学楼刚下来,看到我们猛然停住了脚,吓木在哪里,他旁边的男生好像给他说你完了。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够了,把你吓一下就够了。

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伤害啊,我应该去维护基本权利,我应该让他明白你随心所欲打人是不对的。我该做的,我该让我爸把他叫到老师办公室。可是当时的我,在那混乱的世界里,疲惫不堪的接受这四面八方的子弹,刀割。根本不敢反抗,怕反击更严重。

在初二下学期,还是那个男生,因为体育老师不来上课,所以我们上着自习。他走到我旁边,骂我“别吵了,吵狗屎着呢吗?”可是我根本没有说话啊。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我这辈子都记得有多铿锵有力的话,她说“你在欺负远山一个试试。”是的,我唯一的朋友说的,它很简单,却像一道光一样突然刺进我的心脏。原来是可以反抗的,可以这么光明正大的反抗,也有人为我撑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泪目。

这个人值得我做一生的朋友,我真的很感谢我的人生中有这样的人出现,才使我没有变坏,没有变成一个我老去会后悔,麻木或暴力的人。我们至今仍是朋友。

人这一生中会受无数的伤害,但我仍然心存善念,到底是因为我遇见过一些美好的人。是力量也是星星。

15岁的我在经受校园欺凌,站在11层的窗户上想着解脱,现在21岁的我大三,感谢那个时候那个小姑娘没有被杀死,你很棒啊,扛起了这么多痛苦,不吭一声。宝贝,你可不懦弱,我知道你很强大。你看这些都没有把你从那里推下去,你真的很厉害。

高中

如果说初中我是因为长得丑才被欺负,那么高中恰恰相反。是的,上了高中后,我长得越来越漂亮了,班上有的男生喜欢我,有的女生不喜欢我。

不过喜欢的方式是,藏起我的公交卡,我丢了不下七八个公交卡。

藏起我的零用钱,我以为是我的钱丢了。

当众读我的随笔录,我生气极了,那个男生在在讲台开始读,我立马跑出教室,好像这样就不用再经历那些刀割一样的眼神了。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他们把我的口罩从三楼窗户扔下去,我跑下去去捡,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口罩,当时一眼看中,攒了一个星期的早点钱。我在楼下的草丛翻来翻去,那一大帮男生在上面指挥,左面一点,右面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突如其来的难过涌了上来,丛肚子到胸腔,泪如雨下,转头往背面树林走,我边抹眼泪边想,人怎么可以活的这么窝囊啊。像是突然意识到,这些,曾经那些,是伤害。

女生讨厌我是有原因的,有节美术课,因为班主任罚我在后面站一天,于是我站在那里实在无聊,借了最后一排一个女生的手机,夹在书里看着,刚好班主任在后门窗户上看到了,他打开后门冲进来,一把抓走了手机,说下课到我办公室。于是我下课到了老师办公室,那种小学被请家长的熟悉感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我战战兢兢还未说话已经哭得不行,告诉老师千万不要告诉我爸,老师问我谁的手机,我说那个女生的。他问怎么在我手里,我当时头脑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想快快的逃出这里,这不是就是地狱吗?我回答 “她给的。”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三个字。于是我和女生的战争就打响了。

她们在我下课补作业时,叫我出来,因为她们准备叫人打我,那一刻我突然很冷静,是啊,大不了和你们拼命,有什么怕的,反正我也活腻了。可能是我那一刻眼神太狠了,那个女生突然不敢一个人对我说话了,她叫来她的同伴给他撑腰。如果当时不是老师进来,同学说算了,给她台阶下。我不知道我的人生会不会已经改变了。

这只是号角的吹响,后面的日子难熬的很多。她们拿走我的糖,在楼梯间舔了一口原放进包装纸笑着还给我。如果不是那个男生看到,初中那件事又将重新回到我身上。

他对那个女生说“你这样就不对了,你吃了人家的,还给她放回去。”那个女生尴尬的笑着,把糖收了回去。

他在那个女生在后面罚站时说“我觉得我要把你们的误会解开,你们一直这样下去也不好。”那一刻我觉得原来我们是平等的,我与那些所有的女生是平等的。

在我又一次有个好朋友是那个新同学。她高一上半学期一半的时候转了过来。她是第一个教给我人情世故的人,她笑着回怼那些骂我的人 ,还轻拉一下她们的手,她们面面相觑,尴尬的红了脸。这是我见过最温暖的笑脸。她教我该如何与人交往,这是我最想感谢的人,可是我们失去了联系。

因为那些女生老是放学堵我,高一下半学期,我又转学了。

大学

大学生活是繁忙却多姿多彩的,直到我遇见了他。我在超市第一眼看到他的背影心想,天啦,怎么会有这么干净的男生,他转头的那一瞬间,我瞬间决定,嗯,就是他了,老娘追定了。

我拍了他的照片放在表白墙,刚好底下评论中有个男生是我认识的学长,我便要了他的QQ,我坚持天天和他聊天,果然坚持不懈这种事,只有在爱情里,才管用。我做过最勇敢的事是,得知他感冒了,我直接买了药杀到他宿舍。后来他说,他对我动心就是那一刻,一个女生那样真的很勇敢。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我猛烈追击的将近一个月后,我们在一起了。这段感情是快乐的,但是又不是那么快乐。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因为我很喜欢他,所以在一起后想把我遇见的所有最好的,美的东西都给他,或分享给他。他很好,我爱过的人都是些很好的人。他总是在一些小细节上打动我,比如过马路一定要让我走里面,看到门好了,不管,你就往上撞就行,有人给你开门。我们在一起聊天可以聊很久很久。现在感觉更像是灵魂朋友。
  我们在一起时没有拉过一次手,是不是很惊讶。但是知道结局你就不惊讶了。因为他很我分手后半年又谈了一个,男朋友。是的,男朋友。并且在和我在一起时他们已有联系。没错,从那以后,我这段拼尽全力的感情,在朋友,舍友,甚至亲人眼里都是个笑话。
我人生最难熬的日子,可能就是在和他分手的那一年左右。他像是触发我的痛觉。与其说是因为这段感情不如说是因为所有的事在那一刻才突然爆发,是的,我得抑郁症了,父母,亲人舍友,都不知道。我和儿时一样一个人默默承受所有的事。我成宿成宿的哭,每天晚上睡不着,哭声也不敢放大。有时候怕哭出声捂着嘴。心情也阴晴不定。无法集中注意力。事实证明人在自怜的时候是最痛苦的。我没日没夜,无时无刻一遍又一遍质问命运,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全是我,全是我经历这所有的人间地狱,却没有一点点幸福抵达。痛觉在哪些时间瞬间放大,疼痛接踵而来。那一刻我才第一次深深的感觉到,那些没日没夜的校园欺凌带给我的痛苦。
  所有的伤害无限放大,那是我无法承受的。像是,一个人头顶有块石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他不知道那是会砸死人的石头,还一直站在下面,直到有一天他去触摸那块石头,它“彭”的一声掉了下来。这可比一点一点杀死一个人,痛多了。因为连血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流光。
我要将夜晚的奔溃完美无瑕的在白天隐藏起来,大家看到的我,可能只是有点奇怪。无人知道原因的。无人。我无法求救。我独自承受。
直到有一天,看到一个电影,心灵捕手。当医生给男主,一遍又一遍不停的说,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
  我的天哪,我从来记不起那种感觉。像是全是被电麻了一样,完全没有知觉,当我意识到时
,我的半个枕头已经湿了。我所有的压抑像是有个口子全部释放了出来。它在我心口中间开了一刀,让我在烟雾缭绕的背后,至少看见了山,看见了路。我和男主一样,泪流满面,这不是我的错,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那一刻,我才开始原谅我自己,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这一切都不是他们欺负我的理由。
  人世间的痛苦数不胜数,人们常常崩溃不堪。我写下这一切不是为了诉说我的人生有多惨,而是想说,人间不值得,不,不是人间,是那些人,不值得。
  我们遭受痛苦,为人努力谦和。我们在这一切痛苦中还能好好撑着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你看看你,一直努力向上,没有让淤泥拖住你的后腿,是的,你真的很厉害了,你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在地狱里,却一点一点向上走,活生生活成了一道光。你真的很了不起。所以不要在质问命运为什么都是你,因为这些特殊的糟糠,才让你那么勇敢,淡然,不要感谢痛苦,他们不值得,请深深的感谢你自己吧。那个15岁没有放弃的小姑娘。谢谢你,我将永远爱你。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