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三年高考时光

川流不息 1月前 ⋅ 87 阅读

                                                   她的三年高考时光

      虽然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说起来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真正认识她的呢,仔细想想,好像是2016年的夏天,她作为一个艺考生,正准备前往广州参加考前培训,然后参加2017年的美术联考和高考。

      在得知她家里人打电话告诉她家里没钱给她参加培训,要她转文科时,我的惊讶简直掩藏不住,我知道从初中开始她就开始说要学画画,到高二选班,她的家长也从没有反对过。而她有时筹谋未来的样子,让我觉得她的人生仿佛一直紧紧握在自己手里,没人可以动摇。

       为了避免她尴尬,我很懂事的不愿和她提这件事。

   转眼到了暑假出发的日子,我看到了临近出发时她靠在校外围墙边,路边尘土飞扬,她抹着眼泪和她父亲打电话,也许是她父亲同意了,她看到了我,红着眼睛对我勉强笑了一下。

  到登上去广州的车时,我看出了她的迟疑,但还是踏上了登车的踏板。后来她告诉我,这是她人生转折的开始。

    广州的夏天非常闷热,偶尔下场雨就像在蒸笼里添水一样,虽然天空每天都是晴朗蔚蓝的,但是我知道她的心情和天气是成反比的。她父亲那天答应了她,但是并没有钱给她,我问她:你怨他吗。她想了想说:嗯,一直都是。

     她的她父亲的关系很微妙,我知道她从没喊过她父亲‘爸爸’这个称呼,一直都是喊叔叔,可我无法对她做出反面评价。她三岁时父亲和她生母离婚了,严格来说甚至不能称呼为离婚,因为他们并没有结婚,随后生母离开了她再无音信,父亲也离开她去了外地,再一次见面已经是她六岁时,她被爷爷做主送给了伯伯当女儿,她开口喊他叔叔。在她上初中之前都是奶奶在抚养她,连同几个堂哥一起。其实跟伯伯和父亲两家人都有点生疏,她说初中父亲再婚生了个妹妹的时候,她被送回给父亲当女儿,那时候觉得完了,自己没有家了。

      我猜她心里一直很渴望被疼爱,可是好像从来都没有拥有过,当一个人在家里体会到没有家的感觉的时候,大概都会变得有点敏感和小心翼翼,像她说的:坐着都心惊肉跳,怕不应该坐着。怕哪天做错事就给赶出去了。

     我安慰她想开点,至少他还供你读了初中高中。她笑了一下说那是因为他娶到我现在这个妈妈。他几乎没有挣过钱。过了一会她说,其实我也不能奢求太多,毕竟也不是他们家亲女儿,也不能拿自己的理想去强迫他们辛苦挣钱,我又不是我妹妹,他们供我到高中也挺不容易的。现在我爸没有工作,常常在家酗酒,明明有肝炎不能喝酒,我完全不能理解他,只剩我妈一个人在工作。还要供妹妹上学。辛苦得要死。

      后来画室开始催缴学费的时候,念未交学费的学生姓名的广播里每次都会响起她的名字。我不知道她在用怎样的心态面对这件事情,但是我知道对于自尊又敏感的十七岁少女来说,在众人面前曝光交不起学费无异于凌迟,我问她时她说:“就希望不要看到任何人,也希望所有人永远都不要看见我。” 我有些心疼,张爱玲说爱一个人会让人卑微到尘埃里去,我想贫穷也是会让一个人卑微到尘埃里去,开出的是甘愿无声的花。

      由于一直拖欠学费,她不可避免的被请到了财务老师的办公室,财务老师得知她的成长经历时沉默了,问她:你不觉得你父亲从来没有对你负过责任吗,不管是生活还是学习。她说她当时惊呆了,这是她人生遇到第一个站在她角度看待她的家庭的长辈,从前不管是哪个亲戚永远都是站在她父亲那边,说得最多的是让她去体谅讨好她父亲和融入他的家庭。他们说得越多她就越抗拒。其实想想有多可笑啊,多活了二三十年的长辈做错事时,从来不会觉得自己要去处理,反而要求一个孩子要懂事和体谅。她说当时眼泪都要飙出来了,感动得谢天谢地。

      虽然这样,但是该交得钱还是要交的,获得了缓缴和减免学费的优惠的她终于带给我一个好消息,她现在的妈妈把家里那辆接近报废的车卖了,给了她五千块钱。但离交足还是差得很远。

      有一天她开心的告诉我,她父亲告诉她他去工作了,并告诉她一个月后就可以给她交一些费用了。那几天她的眼里终于有了光芒,走路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我说有那么高兴吗,她说光是想想自己父亲不是个不工作在家酗酒的人就觉得很高兴了。“我他妈太想有个正常的家庭了。”

  但是没过几天她的光芒消失了,“他又骗了我,他没去工作,而是在家酗酒发酒疯。”她妈妈打电话告诉她的,而那通电话大概是她父亲醉酒时打的。我不知能说些什么,只能木木的站在旁边。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关于家的梦想的破灭,“很过分吧,”她大大的眼睛涌出来眼泪,“我这个大女儿不管就算了,小女儿也快开学了,他什么责任都不想负,连小女儿的学费也不愿意去挣。”

  而过了几天,她找到我,迟疑着说:“他说他过两天打钱给我,我不知道是不是骗我。”我安慰她,哪有自己主动去骗别人两次的,这次应该是真的了。

    几天下来见她没动静,我忍不住问她怎么样了,她一脸平静地说:“当然是骗我咯,难为他为了做戏做全套,喝了不知道多少酒,带着我堂哥去银行,告诉我堂哥是银行卡没用了,转不了,给我堂哥看到了他其实卡里只有不到两百块。”我不禁想拍死我的乌鸦嘴了。

      一天晚上我撞见她在宿舍阳台和她父亲在讲电话,意外的看见她竟笑着回复他,我以为有什么好消息,然而她摇摇头,说:“他喝酒了,我哄哄他而已,我这是冷笑。”说着扮了个冷笑的鬼脸,我们在阳台上放声大笑起来。停了停,她又说;“其实我能理解他人到中年,一事无成,身边老同学都发达了,自己连像样的工作都没有的心情,低的工作又不愿意做,高的工作没人要他。谁都有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但是,这不是不负责任的理由,他做一个父亲实在太失败了,你知道吗,我妹妹昨天开学,六千块学费还是我妈去借的,大概是受这件事情刺激了吧,今天又喝上了,你瞧他,大概是想表达别跟老子要钱,不然死给你看的态度吧。”她在夜晚的风中笑得颤抖起来。

      第二天她告诉我她决定休学半年,考试时再回来考,我问她休学去哪里,她说去工作挣点学费和生活费。我虽然不赞同,但是也知道,如果没有更好的方法,很难说服她。

      幸运的是,班主任听说了她的决定,他们坐在篮球场旁边的木凳子上聊了许久,我看见她眼神空空的望着篮球场,太阳打在她脸颊上也不曾眨眼,我在猜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了。

       晚上我在湿漉漉的洗衣房里见到她,她边把冬天的衣服塞进洗衣机里,边说:“班主任帮我联系了校长,我下午去见了她,校长说学费可以上了大学再慢慢还。”她叹了一口气,“终于没有那么累了。”

      天气开始转凉的时候,学习也进入备考阶段了,用保温壶装着鸡汤来画室探望的家长也多了起来。我开始担忧她的身体吃不消。从夏天到现在她由于没钱充水卡,一直在洗冷水澡。尤其这几天气温降得厉害。但是看她每天还是生龙活虎的,倒是我多虑了。

      联考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在冬天灰色的天空下显得些许的凄凉。所以考生的心都是又温暖又恐惧的,我知道她也是,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的进了考场。

      等到考完出来时已是傍晚,城市华灯初上。我在回程的大巴车上找到了她,我轻轻的喊了喊望着窗外灯景的她,她扭过头、看着我,借着车里昏黄的灯光,我看到她满脸泪水。我一惊:“你怎么啦!”这次她不笑了:“考砸了,要复读了。”

      考完的寒假,她去深圳找了份寒假工挣高三第二学期开学的学费。借住在她父母家中。成绩出来时已临近过年,如她预测的,真的考砸了。比她平时成绩低了二十多分,对于三百分满分的术科开始来说,二十多分是本科与专科的差别。查成绩时她正在做饭,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手机,厨房信号不太好,她想去外面楼道查,但刚出到客厅,成绩就刷出来了。她看了一眼,转头对她妈妈笑着说:“这次考得很差呀。”

      放完寒假开学回学校学文化的时候,我看到她异常认真的学习,很多术科没考好的人已经放弃学习混日子等高考了。我问她是不是想拼一下录个好的专科,她抬起眼看着我说:“不啊,我在为明年高考打基础,文化课考好了也能多一点勇气复读。” 我以为她随便说说的的复读,现在看来是打定主意了。

     2017年高考成绩出来时,是炎热的暑假,彼时她正在深圳一家奶茶店打暑假工。我收到她带来的好消息:她成为班里为数不多的文化分过了本科线的人,她高兴的告诉我:“我要复读了。但是要在奶茶店打半年工,还画室去年的学费,再攒一点钱用来支付今年的学费生活费。虽然会有点辛苦但是最起码有钱了。” 我忍不住问:“半年时间你不去学画,是又想考试的时候直接去吗,你难道不怕又考不好?你爸妈呢?一分钱都不给吗?”

    “我爸还是那样呗,在家当不出门的闺女,隔几天灌几瓶酒发几天酒疯。我妈攒我妹妹的学费都费劲了,我也不能无理取闹让她来承担我的梦想的压力。我觉得对于我的处境来说这样子挺好的了,真的,不用担心我。以后什么结果我都能承受。”她平静的说。

    这是2017年的夏天,广州与深圳同样的闷热,我感觉到生活让她开始变成一个大人,对于她来说,她已经开始学习掌握自己的人生了。

  初秋的时候我收到她的信息,她说快要秋天了。这让她很开心,“晚上下夜班的时候,脑袋都是晕晕的,已经打烊的街上只有风吹起的垃圾在游荡,跟拍鬼片一样。冷风吹过来的时候,会让我有一种我还活着的感觉。”“平时看见来店里写作业的高中生,我心里就贼感概,人家在认真学习,我在干嘛,想多了挺压抑的。冷风吹吹就好多了。果然人心里还是要有期待的,不然太容易抑郁了,我现在就只期待冬天了。”

      我知道这段时间她过得挺糟心的,上大学的朋友上大学去了,复读的朋友暑假结束都开始前往画室学习了,她还在打工攒钱,今年的高考时她录到一个还不错的专科,她说不想去,一来要贷款交学费,二来去了生活费也没着落。她说要是家里有钱她也去了,但是她什么都没有,得为了未来打算。这样子去了是对自己人生的敷衍。

    她说她被她父亲赶出家门了。“原本为了省点钱住在他们那里的,但是和他杠上了,他说我是不是翅膀硬了,还说我是不是大小姐,下了班天天呆在房间里不出门。还指责我从来没叫过他爸爸。我躲房间是因为我看出来他看都不想看到我,住他们家那么久他都没有正眼瞧过我。偶尔不小心看到了也是一脸吃到苍蝇的表情。那我就当个坏人不出房间好了,对大家都好。没想到他拿这个当把柄。至于我没叫过他爸爸,是什么原因他自己比我更清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他相当白莲花那就让他沉浸在自己是受害者的臆想里吧,我也懒得跟他交流。后来我就给赶出来了,他扯着脖子叫我滚出他家。整栋楼都听得到,丢脸死了。我才不忍这种气,就搬走了。”

        我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她忽然又笑了起来“没想到我居然还能碰到被父亲赶出家门的戏码,我一直觉得只有偶像剧里有钱主角才会有这种桥段的。”她说完还在笑,我却笑不出来。末了,我说:“我真的好希望你以后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她坚定的告诉我,她以后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快乐的。

      一直到初冬,她告诉我她还完了去年的学费,也攒了一点钱,要去画室学习了。我算了一下离2018年的联考只剩一个月了。不禁为她的考试捏了一把汗。

     2018年联考成绩出来时,她说她好歹过了本科线。接下来要拼拼校考,说不定能过广美呢。

      然而很遗憾的是她一个学校都没有过,但我不为她考试挫败的心理担忧。我知道考试的失败已经不会再让她哭到满脸泪水了。

     2018年的高考,她双线过了本科,但是恰逢录取规则改革,平行志愿的施行让排位不高的她再一次录到专科,虽然是广东的龙头专科,每年的录取线都高出本科线许多。但她摇了摇头,我急了:“你也可以在学校里努力呀,专升本什么都可以的呀。” 她定定的看着我:“可我不想把希望都寄托在以后啊,高考我竞争不过别人,为什么我要相信我上了大学就比周围的人厉害呢,我连下个月的事情都不能预知,更不用说两三年之后了。我只想把现在,手里的能做好的事情尽一下自己最大的可能去做而已,复读又不是什么很复杂的事情。没有电视剧里演得那么悲壮。我再试一次,最后一次不管考得怎么样我都认了” 我想我被说服了。

       2018年夏天,准备参加2019年高考的她去了广州。在画室的小超市兼职。白天上课,晚上上班。虽然觉老是不够睡,但她说这种不愁钱还能学习的日子实在是太让人高兴了。我也替她觉得高兴。虽然猜到对她来说其实对这样的生活身体上很疲惫。但她确实交到了交到朋友,画画也在进步着,也没有担忧学费和生活费到半夜也睡不着。

     到2019年的联考。也许是这半年不愁钱的日子让她有充分的心情去学习,她带来了三年来的最大的好消息。她的术科分数超了以往的重本线许多,我问她心情,她说不高兴肯定是骗人的,但是太高兴也没有。“我觉得其实我还能考得更高的.”她哈哈大笑起来。

     2019年的高考也没能脱离逢考必雨的魔咒。最后一科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后,她随着熙攘的人群出了考场,走入丝丝雨雾中,她说她终于不用再高考了,再也不用想着一模二模和联考了!

     七月底的时候,双线都远远过了本科线的她收获了杭州的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对广东而言出了广东都算北方,很快她也要一路向北,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她的新生活了,像是三年时间造出来的一艘船,坚固的驶向未来。

    如今我问她这三年你坚持的初衷是什么,她说:“越是什么都没有的人越要努力往上前行啊,因为实在是太羡慕过得幸福的人了,羡慕得夜里都睡不着。自己条件没别人好的话付出多一点,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也没有抱怨的理由,因为想未来幸福的是自己,不是别人啊。我是不是说得有点太鸡汤了,哈哈。”

      虽然未来如何我们不能知晓,但是只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好好的生活,我相信,她终究会到达自己梦想的那个世界,因为她,我开始相信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最终都会被生活所厚待。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