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命运抛弃的孩子

风中飘荡的柳絮 1月前 ⋅ 76 阅读

  在记忆里有一处伤痕,它是我当时无法接受的现实,是第一次感受到的社会悲凉。它与我享受温暖的阳光、父母长辈的关爱,看电视剧里温情救助的画面有着极大反差,那使我感到震撼和莫名的害怕。

  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在去往学校的路上,我总会经过一条公路,那也是必经之路。在路上,我总会碰到这么一个孩子,他大概比我大三四岁,一身上下黑乎乎一片,头发凌乱还沾着碎草,听大人说他家人就像给他累了个狗窝一样,他就睡在茅草里面,脸黢黑好像从来没有洗过,还穿着一件能盖住全身的“军绿色”大衣,上面布满了破洞和污垢,冬天你总会看到他在公路上冷的打颤,夏天再怎么热也不去脱掉大衣,露出的小腿又黑又瘦,黑如木炭,廋的像柴棍,拖曳着一双破旧的牛津鞋,透着鞋面都能看到脚趾头,都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更可悲的是他精神有问题,从小就是,谈不上什么智力,而且还不会说话,只能发出“啊”的声音。村里人都传他家人把他当狗一样对待,甚至他的待遇还不如狗,至少狗每顿有饭吃,也不会经常挨打吧,然而他连这些都没有。他被家人安排住在房屋檐下的一个角落,算是能挡雨,用茅草铺了个长方形的床,上面扔了几件大衣和零碎的几件破衣服,这就是他春夏秋冬住的窝,他旁边是狗窝,窝前面放了两个碗,一个是狗的,一个是他的,可是家人很讨厌他,白天一见到他就打,那个碗也不怎么用,庆幸的是他还知道跑,两手抱头,嘴里就“啊”个不停,所以他就跑到了房后的公路上去躲,饿了公路边上有什么就吃什么,我看到过他吃生玉米、野菜,总之都是生食,也从不避人在公路上大小便。整个人乌漆嘛黑,又脏又臭,看着恶心,村里的孩子都很讨厌他,离他近了就快速躲远走,远了就向他扔石头,都想把他赶跑,我们都认为他比幽灵还幽灵。有时候他也会急眼,拿起石头去追打他的孩子,可是他怎么能追上呢,一身瘦骨嶙峋,一跑身体就摇摇晃晃,几步都让他体力透支了。而我,看到他,心里很复杂,夹杂着嫌弃、可怜、漠视、无助,真不想看到这些,他和我在镇上的一座桥下看到的几个“讨口子(乞丐)”一样,然而他更可怜,因为他只是孤独一人。我多次想绕过那段路,可是嫌路程太远果断放弃了,于是去往学校的路途中我无数次碰到过他,直到转学走和他也没有任何交集,哪怕是给他一个干净的馒头呢,只是有时候走在路上太静有些害怕,一看到他还真增加了些胆气,我和村里的伙伴基本上一直都是漠视他,村里人也是如此,或许直到死去,也未曾感受过这人间的温暖。

  他其实有名字叫带平,只是不常叫。听村里人讲,他的父母其实是养父母,因为他的养父母当时没有儿女才抱养了他。当时他长的白白胖胖,养父母都很喜欢,哪知随着慢慢长大,带平竟然不会说话,且精神也不正常,总感觉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就在此时,他们又有了亲生的儿子,所以就更不待见带平了,几次想送回亲生父母,可是也不收,毕竟只是多了负担。所以养父母基本上是把带平当狗一样养了,就是偶尔给顿饭让他活着。你能想象他饱一顿饥一顿,食物生一顿熟一顿,被狗撵,被人砸,夏天穿大袄蚊子群舞,冬天屋里暖如骄阳而他在茅草窝里冷的蜷缩成一团和狗做伴,黑黢黢的身体早已跳蚤丛生已不知道有多少年未洗澡,这就是带平的生活,他未曾饱过,未曾暖过,这人间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苟延残喘在带平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活着如行尸走肉,是完全的受罪。几年前,我才听说他死去了,他的养父母只用一张席子卷着他的躯体就把他埋了,这在我们那里是最简易的埋葬,不办酒席至少有张棺材吧,然而他确实没有,可能是他的养父母觉得他不配吧,或许他依然是穿着那一身行头,破大衣,破鞋,带着一身臭味就离开了。而这,就是带平在人世间走的一遭,这一遭走的很辛苦,没有任何好事在他身上发生过,有的只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和漠视。后来我慢慢明白,漠视也是杀人无形的刀,而略微的关怀或许也是一个人活着的理由和动力,所以生而为人,一定要有人性。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