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个王者荣耀

Jeremy 1月前 ⋅ 114 阅读

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迷途中的人只需要一丁点亮,他们可以循着这一丁点的亮让自己变得不那么悲凉。

 

一、废物

 

我二舅家有个表弟,今年大概17岁,父母离异,从小留守在家和我外婆一起生活,缺乏管教。人也不聪明,即使身高已经一米八五了,在家里依旧是个小透明,透明到我现在要写他,明知道他属羊,都懒得去算他多大。

 

每年过年我回家都跟我说不了几句话。初中没读完就辍了学,好吃懒做外加未成年,工作也没法工作,成天躺在家里,被他爸,也就是我舅舅,在朋友圈称为人类垃圾。

 

一无是处。

 

唯一值得一提的就只有王者荣耀玩得还可以,单排上到王者,没有星耀这个等级的时候我单排最高只到过钻二,也不知道他算不算厉害,但我翻了翻我的好友列表,长长的列表里只有两三个王者,想来也不算差了吧。

 

我知道他玩王者荣耀是在三年前,外婆的葬礼上。

 

外婆病危的时候我在上海工作,我妈妈给我打电话说:“你回来吧。”老妈尽力平淡的语气对我而言却像惊雷,我当时的脸色应该忘了做任何表情,但滚滚的泪水却分明止不住。

 

当天回到家,外婆已经被换上了寿衣,收拾好了敛容,三个女儿正在床边哭,我舅舅面无表情站在他三个姐姐身后。我放下了行李,走到舅舅旁边去劝我妈妈。

 

当家里的亲人们渐渐的平息了情绪之后,我弟跟我说了第一句话,我有点愣住了。

 

他悄悄问我:“你玩王者荣耀吗?”

 

他从小和他奶奶一起生活,按理说在场跟我外婆感情最深的应该就是他才对,可是他非但没有多少悲伤,甚至在这种场合问我这样的问题。

 

我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疑惑,这孩子玩游戏把脑子玩坏掉了??

 

看到我瞥了他一眼,他又继续跟我说:“我现在是我们班段位最高的,昨天我用一个亚瑟带他们上分,他们都说亚瑟上了钻石局就打不动了,那是因为他们没碰到我。”

 

越说他越眉飞色舞,声音也渐渐高了起来。

 

他接着说:“等这次回到学校我就冲王者,我……”他话还没说完,我舅舅冲上来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你是个畜生吗?成天天就知道玩游戏,这是你奶奶,你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舅舅气的双手颤抖。

 

我弟低着头,一言不发。

 

众人拉开我舅舅,边哭边劝他,隐隐约约的我听到了我舅舅说了一声:“废物!“

 

我弟接下来的一系列表现简直坐实了“废物“这个身份。家里只剩他一个人之后选择让他在初中的学校寄宿,结果他隔三岔五就让我给他买皮肤,后来听说他跟他三个姑姑都要过钱,我就再没理过他。

 

二、混蛋

疏远了之后,我弟渐渐的就失去了消息,仿佛从生活中蒸发了一样。

 

直到去年,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你跟我回去一趟吧,陈世阳把个腿摔断了,在家里动手术呢。“

 

“怎么回事啊?“

 

“谁知道呢,听说是开电动车带女同学的,哎,每次有他都没好事!“

 

我舅舅离婚之后一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家里大事小事都是三个姐姐在帮忙。没办法,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到了医院,看到我弟正躺在床上玩游戏。

 

也许是长大了懂事了一些,看到我们之后他放下了手机,像模像样的跟我们打招呼,看起来对手术并不害怕,确实,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怕啥呢。

 

我爸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他面前,问道:“那个你带的女同学摔得怎么样?你不要发昏,最后肯定是要我们给你赔钱的。“

 

他眉眼随即就耷拉了下去,嘟囔道:“我也不知道,摔倒的时候流了很多血。“

 

我问他:“怎么会摔下来的呢?家里的路现在那么好。“

 

他抬了抬头,有些不情愿的看了看他爸爸,他爸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把手机往枕头下面塞了噻,扭了扭身子,说道:“我骑电动车的时候打游戏了。“

 

在场的大人们立刻对他展开了狂轰滥炸的姿态,“怎么能做这么危险的事!“、”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害人害己!“、”一家人跟你遭罪。“

 

我们几个小辈都没出声,我弟头埋得深深的,不敢搭腔。

 

正在他们训斥我弟的时候,医院走道上传来一阵嘈杂的争吵声。一个女人扯着嗓子喊道:“你让我去看看那个小王八蛋,他腿接好我也要给他再打断!“然后是医生拉着她和劝她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近,我注意到家里家长们的脸色已经极其难看了。

 

然后医生走了进来,立刻就响起了尖锐又歇斯底里的女声:“就是你带着我们家园园摔下来的?你知不知道再摔偏一点她可能就没命了!现在大腿上肯定要留疤的!“

 

“你个小王八蛋怎么不把你撞死啊,你出来害人!“女人吼着就往地上躺去,”你还骑着车玩游戏,你迟早被车撞死。“

 

女人的话越说越难听,几个家长跟她吵了几句就带她出去了,最后商谈了一个赔偿的结果。农村人没那么娇气,伤疤也不那么重视。

 

一场闹剧收场,家长们看着我弟那苍白的脸色也不好对他再说什么,呼啦啦都出去各自安顿了,我留了下来陪他。

 

病房只有我们两个人之后,他从枕头下面抽出来手机,看了一眼说:“哎,早知道不打排位了,坑了队友。“

 

我有些无语,没来由的想起刚才那个女人说的话,两个字冒了出来。

 

“混蛋!“

 

三、大神

今年我舅舅在苏州开了个宠物店,也算是安顿了下来,把我弟从老家接到了苏州,平时在宠物店帮忙。

 

现实生活中没有痛改前非的戏码,我弟依旧是那个扶不上墙的性子,去店里帮忙的时候一件事情要说很多遍才会去做,而且还做不好。

 

不去店里的时候在家什么都不做,垃圾篓的垃圾漫出来,散发阵阵异味,家里走路都觉得粘人,他能视而不见在这样的环境里躺一天。

 

我妈实在看不下去了,刚好我叔叔在做酒生意,她就跟我舅说:“你要不让他跟过去跑销售吧,也不指望他能赚多少钱,先让他锻炼锻炼,把这身懒骨头给他卸了!”

 

我弟没有任何意见,他基本上对任何事情都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了。

 

他入职一个月之后,我回家刚好碰到他几个同事一起在我家吃饭,几个人等菜上桌前就一起吐槽我弟。

 

“大哥你不知道,昨天我开个电三轮带世阳去送货,他居然在车上睡着了。你说我拖那么多的货,根本也没有地方坐人,他半个屁股坐在车边上,这还敢睡觉,要是摔下来这算谁的,老板还不把我给骂死啊。”说话的是我家邻居的一个叔叔,对我爸的称呼一直都是大哥。

 

“你呀,什么时候能不要人操心就好了。”我妈戳着他的头说。

 

我注意到我弟的神情有些迷离,于是问他:“你是不是晚上不睡觉打游戏了?”

 

这时候他们一个同事,二十来岁的样子,接茬道:“可不是嘛,每天我晚上睡觉之前都看到他在线,我已经睡得挺晚的了,他睡得比我还晚。“

 

“玩的什么游戏?是王者荣耀吗?“

 

“是啊,不过我没和世阳一起打过,但是他段位挺高的。“

 

“要不来一局?反正现在没事,我们刚好五个人。“

 

不得不说王者荣耀确实是社交硬通货,堪比以前的打牌打麻将。

 

“好啊,我拿露娜,你们随意吧。“我弟本来瘫坐在沙发上,听到要玩一局一下坐了起来。

 

我妈无奈地敲了一下他,就去厨房忙菜去了。

 

这是我唯一一次和他玩王者荣耀。我因为长期不玩,已经掉到黄金,剩下的几个人段位有高有低,基本都在钻石上下。

 

“咱们别玩排位吧,我看我们的段位好像凑不起排位局。“我们各自都掏出了手机,更新的更新,拉人的拉人,然后我弟说了这么一句。

 

“我看你是分奴吧!“

 

我弟嘿嘿了两声,我们几个人有点失笑,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打游戏就图个乐子,自然对玩什么局没什么意见。

 

游戏开始了,按照我Dota2玩家的眼光来看,我弟玩的确实很好。

 

我由于常年不玩,没什么自信,只敢拿个亚瑟站在上路,出点肉装,准备打团当个搅屎棍。

 

即使我们都坐在一起,他打野的露娜每次过来都会提前两秒打信号给我,习惯非常好,技能释放也很到位,上路抓人的时候会在河蟹身上留记号,到了线上一技能甩中两个小兵和一个对方英雄,打起来的时候如穿花蝴蝶,一套0CD的连招下去对方射手直接血量见底。

 

度过了线上之后,打起团来更是夸张,利用野怪的小技巧就不说了,他仿佛记得每个敌人身上中过几刀,弦月的释放非常精准,这些细节让他具有极强的机动性,打连招的同时他还能做到非常冷静地骗技能和躲技能。

 

我没怎么玩过露娜,但我觉得他打起来的时候异常的冷静,而且技能释放节奏感十足,画面看起来也很流畅,最关键的是我们几乎没有输过团。

 

而我每次屏幕都是黑白的。

 

“你这露娜有点东西啊。“他一个同事开口说道。

 

“那当然了,我跟你说玩露娜就玩一个切入时机,我都是等我哥的亚瑟跳上去之后再看机会上,连招都好练,关键是这个切入,要看好对面哪些技能对我有威胁,甩了哪些技能还剩哪些技能。“

 

“可以可以,厉害的。“

 

那天他们就用王者荣耀这一个话题聊了一个晚上,销售嘛,都很能说,从打游戏发散到了很多方面,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同事说的一段话:“打游戏其实也很烧脑子的,真正打得好的人都是脑子很活的人。只盯着自己的技能和装备看的人是最菜的,最厉害的会自己带起节奏掌控局势,要熟悉队友的节奏,时刻关注对手的刷钱节奏,还要会团队沟通,每局遇到的队友脾气都不一样,要用不同的方式去把队友拧成一股绳。这种能力是通用的,用到生活和工作上也都能用。“

 

那晚散桌之后,我那一无是处的弟弟仿佛多了一个标签,是他同事对他的评价。

 

“是个大神。“

 

四、年轻人们需要一万个王者荣耀

有句话说,人无嗜好不可交,换言之有嗜好的人大体是值得接触的。

 

嗜好,是一个人心神沉迷的对象,有嗜好的人一定会为之钻研为之付出,他可能会放弃本该上课学习的时间,放弃陪伴家人的时间,放弃谈情说爱的时间,但若是在嗜好的方面真的有所得,那也许可以证明这个人能力还不赖。

 

现在他已经在苏州的一家公司正式上班了,也算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不出所料他的身边又纠结了一伙玩王者荣耀的好友,每天下班就三五成群的一起玩几把,我很开心我弟可以通过游戏找到他令他舒适的朋友圈和交友方式。而且他在这个圈子里做的还不错,别人提到他都会说一句:“是个大神。“

 

当社会对能力的判断标准只有一个的时候,99%的人都是失败者,但当社会变得多元的时候,每个人都有更大的可能性去实现自己的价值,也许会有2%、3%、10%或是更多的人变得没那么不堪,变得在各式各样自己的小圈子里引人注目,我相信这样的社会会更加有活力。

 

所以在多元化的世界里,平凡的年轻人们需要更多的王者荣耀,至少需要一万个。

 

 

 

 

作者简介:路有骨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