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者李小帽的几年又几年

徐姜汤 4天前 ⋅ 15 阅读

二十多年前,在李小帽还是个人见人烦小屁孩的时候,李小帽已然觉得自己没有未来。

 

村儿是山沟里的村儿,几个生产队凑成个大家子,七大姑八大姨论起来整村儿都是亲戚。娱乐设施基本没有,大家只好各自找乐儿,男的赌博女的骂街泾渭分明井然有序,也有色胆包天的糙老爷们儿于骂街女中寻找猎物,寻处僻静场所做一对野命鸳鸯,倒也有几分浪漫的乱伦气质。

 

李小帽出生时,李小帽他爹在隔壁王大有家打麻将。在李小帽他妈高喊着倒霉老爷们儿疼死老娘时,王大有拉了拉李小帽他爹的胳膊,略带慌张的说回去看看快回去看看。李小帽他爹当时手上正拿着副大牌,纯清大横手把一报吊四万,眼瞅着就要分张儿。李小帽他爹焦急万分,实在抽不出精力搭理隔壁母子。千呼万唤对门的一声四万几乎让李小帽他爹激动的差点背过气,他大喊一声还说你妈不在家便推到了牌。对门冷笑又说了三个字——盖个帽。定睛看,打的原来是个西风。凑巧此时,李小帽呱呱坠地。牌友都很和善宽容,一边说着恭喜一边一致决定算李小帽他爹诈胡。

 

李小帽他爹一直认为是李小帽的出生害他输钱,为纪念那难忘的一瞬,李小帽他爹给李小帽取名李小帽。若干年过去了,每每看到李小帽,李小帽他爹都会想起那个带着帽的四万,心里此起彼伏,久久不能平静。

 

村儿里的强壮劳动力忙时耕种闲时也耕种,村儿里不缺孩子。李小帽长到六岁,已经开始被别的孩子欺负了。李小帽长的也算壮实,六岁当会儿已然过了一米五,这点跟李小帽他爹不一样,李小帽他爹今年快六十了,看起来不过李小帽六岁时的个头。站在同龄人中,李小帽明显比其他的孩子高了半截,但还是不耽误他被别人欺负。虽然李小帽绝顶聪明,五年级时十以内加减法烂熟于心运用自如,但一样不被老师喜欢。周围同学看到不得老师欢喜的李小帽,得了圣旨般欺负的变本加厉。

 

李小帽他娘心疼李小帽。怕李小帽上学路上被别人欺负,嘱咐邻居张大爷家的外孙女张小开带着李小帽上学,为此付出了好多瓜子糖果。于是从李小帽上三年级开始,一年级的张小开便风雨无阻的带着李小帽上学。树荫下,草地上,沟沟岔岔里,一年级的小丫头带着一个三年级的胖小子,绘成一副极为温馨的画面。时间一久,李小帽便觉得离不开这个小学妹,三年后,张小开四年级时,如李小帽所愿,他们同级了。

 

虽说李小帽的留级没什么悬念,但张小开觉得很丢人。每每和李小帽走在上学路上,她都觉得旁边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瞅着自己。张小开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每年两个名额的县三好学生,一个名额归校长闺女,另一个总属于张小开。一个三好生和一个留了两级的傻大个站一起终归是不协调,张小开决定要甩掉李小帽。

 

李小帽没有看起来那么傻,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他喜欢上了那个整天带着他上下学的张小开。但张小开不喜欢李小帽,而且旗帜鲜明的告诉李小帽,离我远点。

 

李小帽从字典上看到失恋这个词。他觉得自己失恋了。也就是从他失恋那天起,李小帽才觉得生活原来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甜美。李小帽的意识里,生活里不存在家,不存在他爹,只存在于他娘还有张小开。就像李小帽乐意摸着李小帽他娘的乳房入睡一样,李小帽习惯了上学放学站在张小开的身后扯着张小开书包后面两根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细绳子。李小帽没有看起来那么傻,他觉得他已然十四岁了,该有个媳妇儿回家耕种了。

 

李小帽退学了。不是因为老师同学不喜欢他,而是因为张小开不喜欢他。李小帽要学村儿里其他青壮劳动力一样出门打工,他觉得自己在学习上没有天分,在赚钱方面一定有所作为。上帝关一扇门必开一扇窗,李小帽问了无数人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对此深信不疑。

十五岁的夏天,李小帽要出门。李小帽他爹明显没有隔壁王大有那么不舍,李小帽他娘痛哭流涕不能自己。张小开早已不忍李小帽的“纠缠”躲到隔壁村的姥姥家。李小帽舍不得他娘,更舍不得张小开,但他没办法,他只能出门赚钱,他计划在十八岁那年赚足够的钱,回家买一百只羊,盖个房子,最好再有辆马车,马一定要是枣红色的。

 

李小帽没走远,他去了县里的姑姑家帮姑姑的拉面馆打杂。李小帽的姑姑是个念旧的人,从嫁人后,与李小帽他爹便一次也没联系。姑姑喜欢这个乖巧的侄子,不舍让李小帽太累,只让他刷碗洗菜洗衣服打扫卫生,偶尔会让自己那和李小帽年龄相仿的女儿带李小帽回家,给家里那条名叫球球的狗洗澡。李小帽是一定要睡在姑姑店里的,一面是姑姑家没给他准备房间,一面是当李小帽把所有工作忙完,已然凌晨一两点,早上五点还要起来开门。李小帽觉得自己是个懒惰的人,实在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别处,只想在店里多睡一会儿。

 

姑姑的女儿让李小帽很反感,刚上初中便一副花枝招展的火鸡模样,在李小帽眼里这火鸡不知被冷艳的张小开甩了几条街。姑姑的女儿也不喜欢李小帽,常往李小帽脖子里倒洗洁精,说她讨厌李小帽身上的汗臭味。李小帽逆来顺受,他知道他姑父是个县里的文明人。姑父自小父母双亡,吃百家饭跟路边野狗一起长大的,虽说只是个隔壁镇派出所的草帽警,但来去总是前呼后拥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姑父喜欢叼根牙签,甩着脖子上粗大的金项链,见到李小帽总是一句,“滚!小逼崽子!”李小帽很怕这个文明的姑父,便更不敢得罪文明姑父的火鸡女儿。好在姑姑对李小帽不错,不光给李小帽一个白大褂,每月还给他二百块钱。只是白大褂不耐脏,每天都要洗,李小帽有些打怵。跟姑姑提了几次,姑姑也没理。想到每日姑姑只能抽出半天时间打麻将日理万机,李小帽顿时觉得自己太不懂事,自责了起来。

 

漫不经心的过了三年,生活的磨砺已然让李小帽长成了一个健硕的小伙子。虽说还没到十九,但李小帽的五官和身高完全没有李小帽他爹那么窝囊。眉清目秀英气逼人,方圆几十里,都知道拉面馆里有这么个帅小伙。拉面馆里常有一票火鸡逗留,几个人一碗拉面一吃就是俩点儿。不吃的几个常眼瞅着李小帽流口水,也不知道是不是没钱吃拉面馋的。火鸡的打扮太过惹火,常看的李小帽裤裆紧绷,但还是没办法入李小帽的法眼。他忘不了村儿里的张小开。上次回家李小帽还向他娘打听张小开,听说张小开顺利上了初中,成绩优异,据说出落的更加美艳,一副牡丹的气质拒人于千里。李小帽决定这辈子非张小开不娶,他已然快十九岁了,钱都攒了五六千,李小帽准备再努力一些也开个拉面馆,把张小开娶回来让她坐在柜台里,天天看她收钱。

 

再次看到张小开时,李小帽正在马路边挑烂菜叶儿。张小开个子高了许多,热裤紧紧包裹下的双腿让李小帽不能自己,穿着更是无比时髦,头发也烫成了大波浪,虽说鼻梁上架着一副硕大的太阳镜几乎遮住张小开半边脸,但还是不耽误李小帽认出自己魂牵梦绕许多年的女神。

 

张小开没看到李小帽,她挽着身边另一个妖艳女人的胳膊笑的百无禁忌,李小帽当然知道学生不会是张小开这个模样。李小帽想张小开已然大学毕了业,现在一定功成名就。李小帽想起自己只攒下几千块,只够开个煎饼摊儿,一半失落一半慌张的低下头。

 

就这么擦肩而过。

 

李小帽知道自己赚钱的节奏有些慢,这么下去开拉面馆的日子估计得推到猴年马月。李小帽跟姑姑说明了情况,还认认真真的写了一封辞职信。姑姑明显无比不舍,不同意李小帽单飞,且许诺把李小帽每月的工资涨到二百五每月再加一天休假。李小帽固执的维护着自己的想法,他想干事业做个面馆老板那么高大上的文明人,让张小开主动来找他。姑姑怒不可遏,李小帽第一次顶撞了姑姑。为了他和张小开的未来。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姑姑终于发现原来她没办法控制李小帽这个固执的孩子。正巧姑父买了新车一家人要出门旅游,姑姑便让李小帽再坚持一个月,待他们回来。李小帽虽不情愿但还是留了下来。姑姑几年的恩情,李小帽铭记在心。

 

姑姑离开的第一晚,李小帽早早拉下拉面馆的门,为他的几个朋友。

 

李小帽当然也有朋友,几个李小帽买菜倒垃圾时认识的收破烂的,相见恨晚臭味相投。李小帽打算离开让当然要和朋友告别。李小帽准备了几个菜,把几个糙老爷们儿请到店里,白酒就开了五瓶。

 

李小帽不怎么喝酒,他不舍得喝,他更愿意把钱留下来为将来的拉面馆计划打基础。李小帽愿意喝更多是因为不舍。几年的工夫,李小帽习惯了县城里的一切。这里有李小帽的最初的梦想,也有他苦闷时坐在路边聊天的大哥大叔。两杯下去,李小帽有些喝多了。

 

几个糙老爷们儿明显是见过世面的,荤段子层出不穷。嘲笑李小帽快二十了也没见荤腥,一致决定喝完酒带李小帽出门见识。李小帽酒壮怂人胆加上他没明白到底要见识什么。喝完酒,他跟几个糙老爷们儿出了门。

 

县城里几年,李小帽还是第一次见到ktv里灯红酒绿的别样世界。他边喝着从拉面馆拿来喝剩的白酒边慌里慌张的观察周围的一切,眼睛完全不够用。直到公主鱼贯而入站在李小帽面前。

 

李小帽懵了,他更不知道该把目光该放在哪里。昏暗的光线下,李小帽没办法看清面前美艳公主的脸。李小帽紧张的喝着酒,听着几个糙老爷们儿讲无数让他脸红的粗言秽语。

一杯接一杯的自斟自饮,李小帽喝多了。隐约间他感觉被一个公主拉起,耳边响起几个糙老爷们儿的贱笑和淫荡的声音,

 

“我兄弟交给你了……隔壁街那拉面馆……捡便宜了你小丫头……我兄弟没玩过……”

 

李小帽醒来时已然第二天一早,头疼的几乎要裂开,小床仿佛比以前还小,转头看到旁边竟然还睡着个赤裸女人。转而看到赤条条的自己,李小帽霎时羞红了脸,急忙弯腰捡着地上散落衣服。

 

李小帽蹑手蹑脚的穿完衣服,女人还没醒,深沉无比。李小帽色胆包天的端详起身边这让自己从男孩变为男人的女人来。精致的眉眼,圆圆的脸,虽然被一头的波浪发盖住了半边,一样能隐约的看到女人端正的五官,李小帽愣住了。

 

柜台上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抓回了李小帽的魂儿。李小帽跑去接起电话,听到另一个文明的声音:

 

“李小帽吗?你姑父开车翻进了沟里,一家三口都没活下来,快来医院……”

 

李小帽抓着电话愣在原地,任电话里焦急的声音断断续续。

 

“再来一次吗?”床上的张小开傲娇的说。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