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和笛姐

徐姜汤 4天前 ⋅ 14 阅读

老徐在2012年的秋天正式认笛姐。在此之前,即便有时距离只隔着一堵薄墙,老徐也没与笛姐说过任何能产生记忆的话。那会儿老徐心态比现在糟糕,脑子里想的最多的是怎样能悄无声息的干掉笛姐她妈,杀妻二人组不知看了多少遍,算是山清水秀人怂地灵的窄沟一股清新的泥石流,朋友们被老徐抓着声泪俱下的哭诉了个遍,老徐心想再不济老子也要穿套惊悚的衣裤把自己挂在丈母娘家的大门上,怂到吃碗豆腐脑放两匙辣椒油都觉得生活无比美好。

 

只是现在想来,老徐已然认识到自己当初的幼稚与无知。老徐的丈母娘家根本就没有大门。

 

所以在笛姐出生后的一段时间,若干个夜深人静的晚上老徐偷摸儿趴在电脑前码不出字儿的时候,老徐告诉自己笛姐是上头派来拯救自己的。既然老徐这一星斗小民一不小心就惊动了某位神灵,老徐也没必要踩着台阶不下给脸不要脸,索性交了这上头派下来的朋友。所以笛姐算踩着轮儿顶着光圈儿进的老徐家门,地位一时无二。虽说老徐追着赶着拍这丫头的马屁,但笛姐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还是不愿意理老徐。这是个有原则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眼里不揉沙子的丫头,老徐心想。笛姐在老徐心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了许多。

 

纵观几年的变化,笛姐给老徐带来了幸运,老徐对笛姐来说是什么就没准儿了。就这么个时代,很多人都像笛姐一样,在自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屁事儿不懂的时候便无形中受着不公平对待,世界就是如此残酷。

 

老徐对笛姐不好,笛姐心里苦笛姐心里不说。从这点看,笛姐倒是个隐忍的女子,没准儿将来能成个武则天嬛嬛式的女杰。不过老徐不希望笛姐成什么女杰,老徐实在没有心思像其他孩子爹妈一样对自己孩子全面培养。笛姐从几年前的很小到现在也很小,没表现出任何与其他孩子的与众不同。无数次老徐戳着笛姐的脑门儿说话,笛姐都隐忍不语。好窝囊。老徐流着泪对自己说。直到一天,在老徐又一次打了笛姐的屁股戳了笛姐的脑门儿后,笛姐大吼:你有完没完了。

 

那会儿,笛姐大概两周岁。

 

从此老徐们和笛姐进入了无休止的互黑模式,老徐借助资讯和年纪等等先天优势无情的散布着笛姐的二三事,而笛姐总是在被老徐惹急时气冲冲的去她爷爷奶奶那投诉:你们看爸爸,太不像话了。

 

老徐无比厌恶打小报告的笛姐:喵的有种单挑,你找我家长算怎么回事。

 

笛姐当然打不过老徐,老徐警告笛姐老徐小时候修炼过猴拳一方面为吹牛一方面为威慑。天晓得这丫头会不会在某一天缓过神儿来找她男朋友揍自己,老徐不得不防。毫无疑问,姜还是老的辣,老徐总要提早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大概笛姐觉得她的反抗威胁不到老徐,也可能是对老徐猴拳未知威力产生忌惮。总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笛姐开始与老徐亲密无间,终于不再想她妈,吃饭时会把她的鸡蛋糕拨一半到老徐的碗里。偶尔几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早起的笛姐也不舍得打扰老徐,还把她的芭比娃娃剥光了衣服放在老徐的枕头边。

 

某个晚上,老徐和笛姐完成了老徐们爷俩儿就她出生以来最为正式的一次二人会谈,这次会谈正式明确了父女二人相互为各自最好朋友的至高无上永不悔改的关系,同时就笛姐看羊羊老徐玩手机的时间长短,笛姐早起后穿衣服和吃饭时碗不干净等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一致决定:二人玩手机和看羊羊的时间每天不准超过一小时,对方不在时偷摸儿看玩不算;徐朗笛每天早上起床后的衣服都自己穿;让吃鸡蛋糕就不准要玉米粥,更不允许饭吃到一半让老徐去做鸡蛋面,将来绝对不准找男朋友来揍老徐……一切讨论完毕,老徐说我们俩立个字据按个手印吧。笛姐说好,便跳下床找她奶奶玩去了。待老徐准备好字据,笛姐又死活不按手印了。老徐以为笛姐知识渊博勤奋好学预知了黄世仁与杨白劳的故事,坐下与她讲了半天白毛女。若干分钟后,恍然大悟的笛姐终于明白老徐说的不是美羊羊,一股烟似的飘去她奶奶那屋置老徐于不顾。事实证明趁热打铁是多么的重要,血淋淋的教训。

 

与笛姐相比,老徐年长几岁,某段时光更是放肆挥霍提前预支了迷茫与叛逆,如今生活单一,被各种成功人士教育生活态度不端正。长期的居安思危,让老徐在笛姐面前很没有安全感,总觉得她某时某刻必跑掉,加上颜丑人怂,拿了把屠龙只敢跟安全区晃悠。好在笛姐为人随和,让在家就在家,让出门就出门,至今没出过红西半步,何时何地不重要和谁在一起才重要。想笛姐岁数虽小,境界已然超了老徐几个身位。时而面对老徐突如其来的怒火和无理取闹,笛姐大多选择哇哇大哭后默默承受,老徐伸开双手她必泪眼婆娑的撅着嘴投入老徐的怀抱,委屈的说:上次不都说是最后一次了嘛。

 

因为两个人独处的时间长,老徐常会和笛姐聊自己过去的故事。笛姐表示很感兴趣,看似若有所思,总会问出些语出惊人的问题。某次老徐与笛姐聊起老徐某时的女朋友,聊老徐吃她的喝她的还厚颜无耻的花她钱,如果她的现任知道一定会逮住老徐暴揍一顿。徐朗笛瞪着眼睛做惊讶状:爸爸,你是说老徐还有一个哥哥或姐姐吗?

 

那会儿,笛姐大概三周岁。

 

徐朗笛,江湖人称笛姐,撒泼笛,铜锣烧杀手,两岁时已然称霸城东三社区扁壶胡同儿。以一身耍熊绝技纵横江湖。三岁曾创下十分钟吃掉三个铜锣烧的记录,至今扁壶胡同内依然无人打破。绝招有撒泼就地打滚技,超级无敌啊啊啊狮吼功,避重就轻转移视线大法等等等等。如今徐朗笛已过了四岁,老徐很欣慰,徐朗笛终于不再是三岁孩子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