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老熙

徐姜汤 4天前 ⋅ 11 阅读

窄沟往东六十公里,有镇叫王八沟。王八沟有个王脖大厦,若干年前被街对面一名儿叫田老熙的大厨承包改造成了餐饮洗浴住宿一条龙的宾馆,着实红火了两年,听说田老熙发的跟猪头一样。

又餐饮又洗住,往来注定鱼龙混杂,地头蛇何耀东和某机构老总王光赢集合一班义气兄弟在王脖大厦顶层长期包了两间客房。大厦服务人员除了在被要求收拾房间时可以进入,其他时间皆被要求远离。某个时候田老熙曾特地叮嘱前台,房间尽量不要往顶层开。前台加众工作人员意会,严格执行。

田老熙和耀东赢总等人原本认识。田老熙当然知道二人在他的地儿开房不是为搞基。在社会摸爬滚打若干年的田老熙摸出一套自己的经商路子,宾馆总要有几个特殊房,不得罪人才是王道。再说耀东赢总到月付钱房钱从不拖欠,田老熙一面是赚钱赚红了眼,另一面他觉得在这鱼龙混杂的所在,若不结识几个黑白两道通吃的能人遇事儿是不好摆平的。

于是相当长时间里,顶楼的两间房红男绿女夜夜笙歌秋水一色,田老熙的生意也是百尺竿头发的比猪头还猪头。

两三年后某个夜深人不静的晚上,正在办公室对着电脑斗地主的田老熙接到赢总电话,赢总中说麻将三缺一要田老熙来凑个局。田老熙不敢推辞,欣然前往。

田老熙知道房间里的猫腻。虽之前他从没踏入过两间房,看到桌上床头的简易器具,再看到个把月没见的几个面若死灰的义气兄弟田老熙心中更是了然。田老熙坐下开台,吹牛,与房间内他眼里的几位大佬谈笑风生。那一刻,田老熙觉得自己达到了事业巅峰,沉醉在自己精心构筑的幸福生活里不可自拔。

几位大佬精力无限,不知不觉时间七八个小时过去了。刺眼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射入,田老熙觉得有些眩晕,恰巧身上的钱快输光了,田老熙提议休息。几位大佬嫣然一笑:累了吧,那谁谁,把壶给熙哥拿来。

田老熙当然知道几位大佬嘴里的壶是什么。田老熙推辞,表示时间不早了,睡一觉晚上再续。几位大佬脸有不快:你这是不把我们当兄弟啊你当这宝贝我们谁都给呢。

田老熙最后还是咕噜了两口。据他后来描述,咕噜后确实不再感觉到困倦,像睡了一大觉一样精力充沛,感觉自己像极了车速六七十迈伸出窗外的手。这种极佳的感觉持续了两天,田老熙除了胃稍有不适外,没有睡意,睁眼闭眼眼前皆是通亮一片,觉得天空中飘满了美金英镑人民币,田老熙觉得自己嗨爆了。两天里田老熙又断断续续的拿着那个用娃哈哈小瓶做的简易装置咕噜了若干次,嗨了个彻底。嗨爆了的代价是麻将桌上他输了近两万,当然,对日进斗金的田老熙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他输得起。

而后的两年年,耀东和赢总便常邀田老熙来房间相聚。嗨过就进行麻将,斗地主,下象棋等各种康乐活动。赢总到底是管理企业的主儿,双商极高,象棋的功夫也炉火纯青。田老熙嗨过后觉得自己的象棋功夫也不差,于是二人常在一起斗法。赌注多少田老熙自己都稀里糊涂,总之田老熙输多赢少,再加上打麻将输的,断断续续欠了各位大佬不少钱。田老熙哪里顾及,有壶就成,钱不够就从流水里拿,自己有多少钱,自己都已然没了数儿。

田老熙觉得充实无比,后半年几乎天天泡在大佬房间里。直到另一个夜深人不静的晚上,耀东和赢总把一屋子的人都赶到另一个房间唯独留下了田老熙。二人到底是见过世面的社会大佬,没有跟田老熙算具体的数目,只是说以后的房钱就不给了,另外最近货涨价,他们买不到便宜货了,让田老熙自己想办法。

田老熙去财务翻了翻帐本。银行贷款已然逾期半年,员工的薪水两个月没发;电费也很久没交,电业局发了无数次的断电威胁;洗浴中心基本没客人,一班服务员坐在休闲大厅吹牛打屁;餐饮部更惨,员工基本走光,厨师还理直气壮的顺走了展柜儿里的鱼和龙虾。账上余额,一千二百五十三块六毛。

田老熙心急如焚如刀割。他从财务拿了一千块。一天三百,三三得九,先咕噜三天再说。田老熙心里告诉自己,没有精神哪有抄底的资本。

而后大佬聚会不再叫田老熙。田老熙弄不到货只好像癞皮狗一样往大佬身前凑。大佬一手钱一手货不准田老熙再赊账。没钱买货的日子,田老熙只好去隔壁胡同儿的诊所打点滴压制自己的渴望。据说田老熙总穿着条灰色秋裤,趿拉着双灰色旅游鞋,身上一件灰色衬衫,流着鼻涕慵懒不已。对于不知情的人民群众来说,场面竟然有那么一丁儿点的感人。

据王脖大厦的工作人员说,田老熙早早在红西市给老婆孩子买了房子。田老熙爱人在田老熙咕噜冰后的第一年带着孩子去了一百公里外的红西市区。田老熙有两个孩子,长的乖巧漂亮成绩优异聪明无比。田老熙爱人也是气质非凡,只是很少在窄沟出现,她和田老熙离了婚,带走了两个孩子。从第一天知道田老熙和大佬混在一起开始,这个女人已然以给两个孩子请名师辅导的名义每月从账上抽走两万。相传田老熙夫妻二人有过一次彻夜长谈,田老熙同意离婚,并揽下所有债务,田老熙做痛心疾首状悔恨不已,让爱人在红西等他,他一定戒了冰儿东山再起。据说田老熙爱人听到田老熙的罪己状后面无表情的说,好的。

若干年后,我在一个名叫碧池的老浴池见过一次田老熙。因为有几面之缘,聊了几句,我问他最近怎样老婆孩子还好吧。田老熙面部扭曲恨恨的说,“别他妈的再跟我提那臭娘们儿,对了,我钱包忘拿了,你身上有五百块钱吗拿我用用……”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