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嘴张发财和他的老丈人

徐姜汤 4天前 ⋅ 20 阅读

张发财和爱人准备结婚,约双方亲属吃顿饭,唯独不见老丈人的影子。

张发财老丈人祖辈农民,一辈子都活在深山里。爱人的舅舅对张发财说,老头儿不来是因为他说外面的饭菜太贵了觉得浪费。

老头儿嗜酒,老伴儿管着他很少让他喝。张发财去就是老头儿的特赦令,女婿到场老头儿也凭多更多男子气概,对老伴儿的训斥常常不忿儿,张发财总是假装极力维护秩序脑海里想象着老头儿老太太掐起来的模样。张发财也常常喝的找不到北,据张发财爱人说,某次酒后,张发财和老头儿都喝多了,老丈人搂着张发财的脖子酒话连篇:我女儿这人吧被我惯坏了吧毛病不少吧她要是哪不对吧你他妈要敢动她一手指头吧我就打死你丈母娘吧听见了没老弟啊……

张发财老丈人土生土长农民,几乎没读过书。大概不会明白什么叫占有欲,也不会明白自己辛苦种的白菜被张发财拱了的道理。老头儿还有一个女儿,嫁在百十公里外的红西。那天的酒喝到半夜,老头儿也絮絮叨叨说了半夜的话。老头儿觉得女儿有家了,飞走了,有自己的丈夫和儿女,若干年后也会做奶奶或姥姥,以前他和老伴儿是女儿的全部,现在女儿有自己的生活了,老头儿觉得自己的位置没那么重要了。

后来张发财带着酒意在老丈人家追问老丈人,就算吃顿饭浪费了点儿,也算个订婚宴,怎么就这么不开面儿呢?

老头儿红着眼端着酒碗对张发财连声反问:不贵吗?不贵吗?不贵吗?一顿饭我女儿就是你的了。

一个女儿嫁人,带走了他一部分人生,另一个女儿又嫁人,他的人生又少了一点儿。张发财实在是有个极其文艺的老丈人。

眼瞅着老头儿的酒碗就是不往嘴边儿送,眼瞅着就要砸到自己脑门儿上,张发财连忙得便宜卖乖打圆场儿,搭着老丈人的肩膀做委屈状没脸没皮的反驳:我请吃了一顿饭,就把自己卖给了你的女儿,你一分钱没花还多个儿子多个酒友怎么还不知足呢……

每隔一两年张发财会和爱人回爱人娘家过一次年。除了拎点酒肉,年货还真不办什么。据张发财说,老丈人家年夜饭丰盛的像地主家招上门女婿,天南海北地上跑水里游的一网打尽一端就是一桌子。每年张发财老丈人都会准备四个猪蹄儿,大闺女二闺女大女婿二女婿一人一个。只是二女婿一激动总是吃嗨,旁敲侧击让老头儿把另外两个也拿出来造了。

嗯,张发财就是二女婿。

张发财老丈人桃子园板栗园农产业不少,张发财总调侃他爱人是个农富二代。只是看情形老丈人不缺钱对钱也没什么概念。据张发财说,老头儿就是缺酒,估计看到酒精灯都流哈喇子,全家上下除了张发财都管着老头儿不准多喝。每到喝酒时,老头儿就仿佛自然矮了一截儿,拿酒壶的手都极不自然,眼神游离,对旁边的老伴儿想看又不敢看,遇到老伴儿训斥就假装生气,脸红脖子粗委屈的像个二百斤的孩子。张发财一到,老头儿便眉开眼笑,来二两再来二两添个不停,任由老伴儿在旁边急的直跳脚,瞅都不瞅一眼。

每次到张发财家吃饭,看到张发财那白胖的媳妇儿,我都愿意调侃几句,夸张发财有眼光,眼光怎么就那么独到找了这么个踏实的靠山。张发财总会狠吹半瓶大雪,再举手发誓他决没有图谋老头儿财产的意思。直到一次被我说的太过不耐烦,张发财挑衅的问我是不是羡慕嫉妒恨,然后和我喝了五瓶大雪,把我灌吐了才放我回家。

唉,羡慕嫉妒恨?当然啦。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