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多与崔佳

徐姜汤 4天前 ⋅ 17 阅读

余多遇到崔佳时,余多即将大学毕业,还是一个风里来酒里去,惆怅潦倒不修边幅伪文青。崔佳是余多高中同学的初中同学。某个夜深人不静的晚上,崔佳偷看了自己初中同学QQ上的通讯录,神不知鬼不觉的加上了余多。

时值余多情绪低落的顶点,失恋失落二十三岁九局下半不知道怎么走,见么天儿在博客上抒发情怀好高骛远,一副蹉跎志不满的模样。崔佳初中毕业便在窄沟老家接了爸比的班儿,朝九晚五麻将占卜也算空虚不已,在这么个节点上,崔佳瞅见了看似书里面走出来的余多。

崔佳工作清闲,上班时间大多时间都是在上网,余多临毕业不思进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经过两个多月的白黑,二人终于从开始的有一搭没一搭聊成了红颜知己。

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崔佳约了余多。崔佳颜值七分身材八分是余多的菜。出乎余多预料,崔佳比余多想象的要文静许多,没有QQ那么多话。整个饭局大多时间都是余多在讲述自己的大学生活,崔佳拖着腮帮子一脸好奇。二人在当时的窄沟屌丝集散地烤园烧烤撸了七八十羊肉串,每人拼了五六瓶大雪相谈甚欢。余多家境清贫,家里唯一一辆自行车还是他妈的。崔佳对余多步行送她回家没有丝毫抱怨。路程三四公里不近不远,崔佳和余多一路轻快聊得一见如故。他们发现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的交集,余多的高中同桌甚至在某次与崔佳的聚餐后对其约炮未遂。分岔路口,二人在马路牙子上坐了许久,恋恋不舍。

而后见面的时间便多了起来,关系也逐渐暧昧。某个酒足饭饱的深夜,在同一块马路牙子上,余多抱了崔佳,一鼓作气对崔佳伸出了舌头。崔佳微红着脸醉眼迷离无声回应,没有嫌弃刘余多那张刚吃过蒜泥的嘴。余多的手无比禽兽钻进崔佳的后背仔细摸索,却不敢再进一步,禽兽不如的打了个的把崔佳送回了家。

自此二人算正式确定了关系,完成了红颜蓝颜到男女朋友的过渡。崔佳没有怪罪余多那晚的禽兽不如,把余多亲昵的唤作老公。余多稍有些精虫上脑,边故作冷艳边偷偷打飞机,脑海里崔佳那晚的迷离闪了又闪。终于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余多家,又一次吻了崔佳后,余多在崔佳的耳边故作冷静颤抖的说,可以吗?

后来,二人又陆续的做过几次案,更为亲密无间。延续了之前的习惯,二人大多电话和网络联系,每天轧次马路。余多不思进取,架不住窄沟的安逸,在家除了接点小文案便是看电影打游戏,每月收入不超六百。崔佳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每到二人独处轧马路的时候,总是亲昵的挽着余多的手臂,近一米七的崔佳依偎着没到一米七的余多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余多的父母兄弟渐渐察觉了二人的关系,变得越发兴奋起来。窄沟地儿小,人事经不住打听,风言风语传递进耳,崔佳的前世今生被翻了个底儿掉,初步还原了一个生活糜烂酒精沙场嗜赌成性的正经崔佳。想起相处时崔佳在他面前接电话时的支支吾吾言简意赅,余多心里烦闷,某个宾馆事后独处时终忍不住对着崔佳平铺直叙。崔佳没隐瞒,承认过去的约炮喝酒玩黑彩都是事实,与大丈夫里九叔般坦然。余多激动的对崔佳说,他不在乎崔佳的过去,只求她换个手机号与过去断了联系。崔佳坦然的一如既往,平静的说她她愿意脱离过去与余多开始新生活,但不会换号码,爱信不信。余多激动过后对崔佳只剩不舍,再次将崔佳推倒,所有情绪集中在辛勤的耕耘里。

那个月,崔佳该来的没来。当然这是后话。后来余多只知道崔佳凭空消失了三个多月。崔佳对余多说单位外派学习,每天照常与余多电话网络联系。余多沉浸于将崔佳玩弄于鼓掌间的满足,伪文青小情绪渐长,与崔佳聊不过几句话便开始不耐烦。崔佳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主动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当余多觉得崔佳消失的太久想见崔佳打去电话时,崔佳已然要么不接要么直接挂掉了。

再后二十几天,崔佳和余多说了分手,余多又回到了若干天前的浑噩状态。

在又一个醉酒后的深夜,余多架不住心里的煎熬找到那个熟悉的号码打过去时,发现已然变成空号了。余多发疯般的找到那个熟悉的聊天软件,发现自己已然被拉黑,搜索那个牢牢记得的聊天号,发现已然被修改成拒绝任何人加为好友了。

若干天前,余多曾要崔佳换号码开始新生活,崔佳拒绝;若干天后,崔佳换了号码也清空了聊天软件,以余多的榆木脑袋他似乎很难明白。某个慵懒的午后,躺在碧池亭三楼休息大厅的我,听到旁边胖的跟猪一样的余多忧郁的自言自语,这是为什么呢?我没说话,又灌了他六瓶啤酒。

一个礼拜前,或者没到一个礼拜,我在窄沟某个童装店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家三口在店里儿童乐园的沙堆前欢笑着,其乐融融温馨不已,男人两鬓飘白微胖个子不高笑比话多,脖子上驾着看起来不过四五岁的小女孩儿欢快的笑声咯咯到很远。旁边的蔡兴凤还是那副老样子,只是披肩发在脑后梳成了发髻,黑框眼镜变成了无框的,比五六年前更为纤瘦,更为清新豁然。

如果她痴迷,你不要让她醒,醒过来就有一种决绝的无情。就像那个海盗一样的巴特勒,对斯佳丽拼命地爱呀爱的,可是一旦梦醒,就对回头的斯佳丽说:“亲爱的,我才不在乎呢。”

崔佳这个巴特勒式女人,相信她一定会有个灿烂的未来。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