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瑶

徐姜汤 4天前 ⋅ 28 阅读

付瑶那年三十岁,离异,有一个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六年前冬天的某个下午,我在距离窄沟三十多公里外另一个镇的一个小补习班里遇到风尘仆仆的付瑶。

付瑶有着过人的气质,颜值七分,与这穷乡僻壤格格不入。但付瑶似乎很能吃苦,上完课没有班车回窄沟时,付瑶会与我爱人一同住在补习班二楼那个简易卧室里,寒冬腊月饥寒交迫吃酸菜炖粉条喝姑娘皮水。付瑶与我爱人聊天时候说起,她之所以要这么辛苦有钱就赚,是因为她有很多债要还。

付瑶在二十岁时候遇到前夫。前夫是个化妆品经纪,付瑶在某个化妆品店邂逅前夫。前夫有着大多数做化妆品经纪都有的浪漫与能说会道,没多久,付瑶堕入爱河。付瑶是家中独女,父母宠她至极。前夫家在距窄沟百十公里外的西港农村,付瑶父母倒不是瞧不起付瑶前夫是个农村孩子,只是不舍得唯一的女儿嫁的太远。付瑶和前夫深思熟虑后,把家安在了窄沟。前夫家境一般,付瑶的父母拿了新房需的所有钱。而后几年,前夫也算踏实,安心销售,付瑶做补习收入也不错,二人幸福的如花儿一般。

2006年,福彩3D盛行。窄沟衍生了许多比投注站更为便捷数额巨大的地下彩庄。与庄家相熟的投注者不需要现金,通个电话,说个数目,报个号码便可以“安心”等待中奖。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八点四十,两眼溜直”成了窄沟镇耳熟能详的一句口头语。付瑶前夫便是众多黑彩投注者中的一员。因与庄家相熟,付瑶前夫帮忙接收投注,在其中或多或少赚点跑腿费,一直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付瑶前夫帮忙收的投注中了注不大不小的奖,奖金大概在二十多万,且大概同一时间该地下彩庄太多人中奖,庄主不堪重负,一夜之间卷包溜了。中奖者找到付瑶前夫,要求其付清奖金。当然这一切事实都只出于付瑶前夫之口,事实如何不得而知。总之,付瑶前夫借了高利贷扛了这笔奖金。

一切付瑶并不知情。

直到高利贷找到家里,付瑶才知道自己眼里那浪漫无邪的丈夫惹了这么大祸。当时他们已然有了女儿。付瑶抱着女儿哭了一夜,第二天清晨问前夫以后能不能不再碰黑彩。前夫痛心疾首表示痛改前非。于是付瑶回家找到父母,拿出父母的棺材本又借了些钱平了高利贷。

之后,付瑶前夫换了工作,决心剑走偏锋赚大钱还债。与人合伙买了两台车,雇了俩司机,来往窄沟与红西市跑黑车返程。据付瑶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前夫开始彻夜不归,与他的合伙人泡在一起。而前夫的合伙人有吸食冰毒的习惯。当然这是后话,当时付瑶蒙在鼓里,所有的心思都在重新起航的幸福生活里。


那年清明节,付瑶前夫开车接付瑶回乡扫墓。路上他们听到车载收音机窄沟电台两个DJ谈论昨天窄沟中了注双色球1000万大奖。付瑶看着前夫苦笑说不知谁脑壳儿这么硬。前夫却陷入沉思。

草草扫完墓,付瑶前夫把车开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悄声对付瑶说,

“媳妇儿,咱们中奖了,刚才收音机里说中一千万的人就是我……”

付瑶有些震惊又有些云里雾里,不知该不该相信。

付瑶让前夫把彩票拿出来看看,前夫却一脸惊世骇俗的神秘,“现在不能拿出来,万一被人抢了就惨了,走,回家,收拾东西,咱们去沈阳领奖……”

眼瞅着下午三点,即使真中了奖到了三百多公里外的省会也兑不了奖。付瑶并不相信天上真掉了馅饼儿,并不想走。

最后在前夫的催促和渲染下,半信半疑的付瑶无奈与前夫开车上路。前夫一路疾驰无话,付瑶越走越觉得奇怪,加上车速异常,付瑶有些害怕。直到前方有卡前夫要没有停的意思要冲卡的时候,付瑶终于忍不住爆发。付瑶扇了前夫一巴掌对着他大喊你怎么了。

前夫一脸死灰,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阻拦着付瑶,说着让付瑶云里雾里的话,“媳妇儿!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吸了!你这是要作死啊你……”

前夫靠边停车,跑进路边一个小卖部,拎了两瓶小瓶牛栏山冲进车里,对着付瑶喊,“你快给我喝了,快透一透……”

付瑶没见过这阵势,她眼前的丈夫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她慌张且害怕。但付瑶到底也是一泼辣的主儿,她抓起一瓶牛栏山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然后把酒瓶摔在前夫身上,“说!你到底怎么了!”

前夫没说话,又递上另一瓶,接着抓起付瑶的手机,把手机扔到窗外压低声音对付瑶说,“让别人知道了我们中奖的消息,肯定有无数人来杀我们,不能让你坏了事儿……”

付瑶觉察出这是一出闹剧,但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怎么了,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吸毒者出现幻觉的样子,她只好捂着肚子说肚子疼,要前夫找厕所。付瑶想偷偷打个电话问问相熟的朋友前夫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

前夫不让她下车,付瑶怒不可遏连捶带打强行下了车,一路狂奔冲进几十米外一个小区。掏手机发现手机不见,付瑶抓住一个过路人借电话打给她一个穿制服的朋友。付瑶的制服朋友的号码是她除了父母唯一能记得的号码,也是她为了出意外时有个后手。当然无论如何付瑶也想不出她遇到的意外是这般模样。朋友在电话里告诉付瑶,这是典型的吸毒后幻觉,让付瑶尽快报警,否则她会有危险;同时告诉付瑶,如果不愿报警那一定不要让她丈夫再开车,找个地方,关起来,别让他到处走。

付瑶不知道哪来的精气神儿。挂了电话,看见前夫正与小区保安纠缠言语激烈几近动手,付瑶跑过去,给了前夫几个巴掌。眼看前夫有些被打懵,他抓起前夫的手,冲进小区对面酒店,趁着前夫发懵付瑶开了房,拉着前夫上了楼。待把前夫摁进浴缸倒上冷水,时间已然晚上七点,近四个小时,付瑶几近虚脱,而此时她的前夫,躺在浴缸里两眼发直一声不吭一副被什么东西附身的模样。

据爱人说,若干天后付瑶讲述这些片段时,摇头苦笑说,那晚的房费588,她身上一共带了不到700块钱,想若钱不够,估计她会拉着前夫冲马路上找车撞死。而报警,她肯定是不会的。

付瑶坚持不住睡着了。再睁眼便看到前夫坐在床头,显然“透了”过来。前夫交代了一切。跑黑车返程的合伙人溜冰,他跟着溜,上瘾了,他什么钱都没攒下,两辆车都已然过户给了别人。但前夫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碰冰毒。

是,女人就是这么傻,付瑶原谅了前夫。回到窄沟,付瑶把女儿送到爸妈那,把前夫锁进家,不准去任何地方。付瑶觉得让前夫戒毒的唯一办法只有让他远离某些不该接触的朋友。

付瑶的办法大概是对的,但她低估了丈夫的毒瘾。

某个傍晚,付瑶回到家。前夫一脸诡异的笑坐在沙发上。家里所有的墙面,只要有空白,全被前夫用铅笔画上了密密麻麻的图案,图案诡异甚是骇人。前夫拿着本书踩着一地的铅笔屑走到付瑶面前,指着书中一段被他划了线的一段话说,“老婆,我是真龙转世,有人要杀我,放我让我带你和孩子走吧。”

付瑶绝望了。

她给前夫父母打了电话,把前夫送进了戒毒所。

若干天后,付瑶去看前夫,管理人员说前夫配合治疗恢复不错,估计很快可以出去了。管理人员盛赞付瑶不离不弃良妻典范,最后安排付瑶与前夫见面。前夫看到付瑶似乎很高兴,对管理人员的话也顺从不已。付瑶很欣慰,她对前夫说,回来我还和你好好过日子。

待管理人员走开后,前夫探过身子对付瑶说,“老婆你能给我带点尖东西吗?这个管教就是那个要杀我的恶魔,不杀了他我们没办法有好日子的……”

回到家后付瑶起诉离婚。很顺利,女儿跟付瑶,房子归付瑶,债务,归付瑶。

付瑶和她前夫的故事到此结束。

冬天过去了,付瑶要离开窄沟。离开时我和爱人与付瑶吃了顿饭,喝了酒,两瓶啤酒她脸便红透走路也有些不稳。

我问付瑶,你当时是怎么喝进去一小瓶牛栏山的。

付瑶说她也不知道。

从此我和付瑶再无联系。后听说付瑶又认识了个男人,愿意帮付瑶负担之前付瑶前夫欠下的债务,愿意与她一起抚养与前夫生下的女儿。他们没结婚,男人搬进了之前付瑶与前夫的房子。而后前年或去年,我在朋友圈看到付瑶发了平安降生感恩一切几个字,她为那个男人生了个孩子。

再后来,我给我和付瑶共同的朋友打过电话,我很想在付瑶幸福的时刻去随个份子。朋友说,那个男人之前也溜过冰,而付瑶也又一次原谅了他。

大概某些女人就是这样的感性,为爱倾尽所有,一个轮回,又一个轮回。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