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眨眼上岸的一辈子

徐姜汤 4天前 ⋅ 27 阅读
山高皇帝远,水浅王八多。新宿就是这滩浅水。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新宿地头蛇袁老二吸毒过量去世后,前袁老二手下头号打手权老三接了袁老二不少产业,一步从小弟迈向了大哥。

权老三虽生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地界儿,但侦察兵出身,得一身过人本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新宿乱成一坨,蛇鼠一窝,分不清制服青皮。权老三复员归家,一身本领正无处施展,终于得了机会如鱼得水成了袁老二的保镖。挨枪打遭刀砍的权老三风雨里追赶得一身战绩,终于在老大袁老二撒手人寰后媳妇儿熬成婆顺利上了位。

权老三狠且霸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拿了袁老二的家底儿财大气粗也算有里有面儿,一时间在新宿界内混的风生水起,几年里权老三终铲平了各个山头一枝独秀。若干年后的前几年,新宿大搞城区改造,小区盖了一个又一个,房价直线上涨,沙石奇缺,权老三盯准了这块肥肉,买通了父母官连买带霸低价收了若干个沙场。权老三声名在外,几乎没人敢惹,有个别挑事儿的也怕接不住权老三的教训,给个台阶就下了。

权老三霸道,弟弟权老四和外甥权老五也都是得罪不起的主儿。权老三一代大哥,没有事儿算事儿,有事儿直接交代弟弟权老四,权老四带着儿子权老五开着他们标志性的Discovery,所到之处各种摆平。

所以,在距新宿三十公里外的后山沙场出现纠纷时,权老三还是让权老四前去摆平。

后山沙场承包权原本在一对顾姓兄弟俩手里,合法不合法不知晓,总之已然经营多年。而后顾姓兄弟俩的合同突然被有关部门甄别废除,该沙场被转包给了权老三。顾姓兄弟不服有关部门的决议,坚持自己的合同没有到期,继续进行筛沙作业。权老三先是让中间人前往谈判,没谈妥,顾姓兄弟山野河边漂泊多年,一身草莽气,顾老二一冲动和中间人还动了手。最终顾老大赔了中间人医药费,替顾老二办了取保候审,回家继续筛沙子。

权老三有点愠怒,这叫什么事儿了我大小也是新宿一哥你丫怎么给脸不要脸呢云云。权老四带着儿子保镖一行六人欣然前往。

当天中午顾老大喝了酒在家睡觉,顾老二独自一人站在沙场中间与权老四谈判。谈判并不顺利,权老四给权老三打了电话。权老三决定给顾姓兄弟点教训,从新宿往后山沙场发了三四十人。挂了电话的权老四底气十足,顺手给了顾老二俩耳光,彻底勾起了顾老二的火儿。碍于对方人多,顾老二假装答应给钱,但借口身上钱不够,需回家拿钱。权老四边感叹无敌多么寂寞为毛线在新宿没有自己拔不动的棍儿,边微笑的目送顾老二回家取钱。

回家后的顾老二当然并没有拿钱,而是拿了把杀猪刀。

顾老二藏刀于身后,回到沙场。上前直接给了权老四两刀,权老四一声没吭趴地报销;权老五和一个保镖奋起反抗,顾老二一不做二不休又每人赏了几刀。杀红眼的顾老二追着剩下的三人捅了俩,躲起来一个幸免于难躲过一劫。正巧权老三新宿大军浩荡杀到,转过头的顾老二顿时煞气爆满,提刀迎战。几十号人要么是收了钱来摆个造型要么欺惯了弱小,哪见过这等世面,吓得四散逃跑。

期间有人报了警,据说制服大队的车坏在半路没法修理,所长和手下站在车旁望着沙场的方向一声叹息。

顾老二血洗沙场后骑了辆摩托车逃往另一个镇子,看到制服设卡,便转头在旁边商店买了瓶农药一饮而尽。随后给媳妇儿打了电话告了别。待媳妇儿赶到时,顾老二已然昏迷,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

当天晚上新宿县医院人头攒动,据说两口棺材摆在医院大厅,大街上人们议论纷纷,传说一队拉着沉冤待雪横幅的青皮站在医院外久久不愿离去。更有甚者传言在顾老二骑车逃亡的几个小时里,权老三一脸茫然的走进城区分局值班室寻求保护,后经证实,这真真儿的是条谣言。

事儿闹大了点儿,一些人坐不住了。权老三在若干个月后被定黑,连带一票虾兵蟹将被抓了个遍,给小弟拎包的小弟也被判了一年零六个月。权老三被判二十年,限制减刑,没收全部财产。

几年后,我在某个从良的大哥办公室里再次听到一个权老三的故事。一败家爷们儿不知道干啥欠了权老三的高利贷水钱不得偿还,寻中间人去说和停水。中间人到了权老三某处偌大的办公室后,发现权老三的硕大的老板台前跪满了人。看着中间人一脸疑惑,权老三一脸慵懒的对中间人说,“你看这跪一地的都是欠我钱还不上等我收拾的,我也收拾不起……”权老三在老板椅上伸了伸懒腰,“对他们来说是一辈子,对我说就是眨眨眼”。

不知那时的权老三有没有想过自己若干年后的境遇,某时的权老三有没有试过找一处灵验的山顶虔诚跪拜,为自己的上岸留那么一丝丝儿的希望。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