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人筒叔的两个年

徐姜汤 4天前 ⋅ 30 阅读

一九九九年腊月末,李小帽九岁,第一次在亲戚家的饭桌上见到筒叔。筒叔外地寻亲至此蹭年,是个胖虎式的知识分子,气质明显与周围一票乡野村夫不同,有点深谙一切云朵里俯视苍生的意思。时村长和治保主任正在谈论波尔多和吐鲁番的葡萄哪家好,筒叔明显烦躁无比,转而看向李小帽,一只手盖上李小帽的脑袋盘玩不止,一只手从衣兜里掏出块大白兔奶糖塞到李小帽手里。

那会儿李小帽也算见过点世面吃过大虾酥的小孩儿,但还是没见过这种奶糖。含在嘴里味道绝美,李小帽忍不住吧唧了半天嘴。

从此,筒叔在李小帽脑海里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李小帽产生了将自己亲姐姐嫁给筒叔的强烈愿望。

吃人嘴短。李小帽把他妈辛苦捶打的几块年糕偷偷拿给筒叔。筒叔毫不客气,当场消灭,吃的直打嗝,一头乱发随风摇曳,高贵气质全无,怎么瞅都像隔壁村儿送财神的。李小帽琢磨筒叔来路不明,心里不由敲了两遍鼓,暗暗为姐姐捏了把汗。

那会村里佛山卖铝合金的Ada还没回家,筒叔做为村里认祖归宗的第一人,得到了众星捧月般的待遇。村儿里的猪一天一头宰的无比均匀。东向座的筒叔美的直冒泡,觥筹交错间醉意渐浓,大概是对猪的境遇产生怜悯,筒叔掉了眼泪,瞅着窝在火坑前烤沙肝的李小帽表情复杂。

李小帽心情更为复杂,瞅着筒叔的眼神,李小帽生怕第二天躺在案子上的是自己,扶筒叔去自己家留宿的李小帽几次产生将这醉鬼推进河里的冲动。筒叔眼泪流个不停,腿脚更是不利索,趔趔趄趄踉踉跄跄,在李小帽的掺扶下放浪形骸。

那晚筒叔断断续续说了半宿的话,李小帽似懂非懂。第二天早上李小帽醒来时,筒叔已经走了。后听说,筒叔临走去村长家给村儿里留了两万块钱。

一九九九年,鸡蛋饼算上油条豆芽火腿肠也不过两块,筒叔说他给村儿里的鸡和猪祸害够呛,这么多年,筒叔说他第一次尝到了过年的味道。

再见已然是二十年后,李小帽已然小三十,儿子大肥都快九岁。筒叔还是二十年前的那副模样,还单着,抱着一保险柜的钱睡的踏实无比。筒叔带大肥看电影,可乐爆米花大肥要了一大堆,筒叔乐呵呵的付钱直问有没有烤乳猪。

电影到一半,大肥把爆米花桶推到筒叔面前,筒叔笑着摇头说,这不是我想要的味道。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