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王者荣耀》,我写出了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梁浅 3天前 ⋅ 25 阅读

【《王者荣耀》X《真实故事计划》征文大赛】

 

“师姐,别玩消消乐了,我教你打王者!”

我是个按照主流模式长大的好学生,听话、会考试、不谈恋爱,一路读到博士,都是别人家孩子。在遇到我师妹以前,我以为我的人生跟网络游戏是不会有关系的。

我的刻板印象里,网络游戏都是在网吧里打的,伴随着浓重的烟味、汗臭味、廉价的盒饭和幽暗的照明,是属于男生的。

 

“来,我教你玩这个英雄,又能抗又能打。一技能拉,二技能减伤,三技能把人捆住,跑都跑不了,只能被你打!哎,我还没说完呢……”

即使这个游戏挪到了手机上,能随时随地开始。但对我来说,还是太复杂了。

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有另一个语言体系,另一种生活方式,另一套价值观。对于王者荣耀,我觉得已经付出足够多耐心了,那个世界不属于我,认个怂,算了吧。

 

“这家特别慢,来开一局吧。”

几个本科生来做毕业实验,累了一天,晚上去吃小炒。掏出手机,人手一个亚瑟脸的APP。

我师妹选了那个能抗能打的老头,继续不厌其烦地跟我讲解这个老头花哨的技能。的确很强,对手见一个死一个,我让她放个大招给我看看,她说大招要留着打人,这些小兵用不着。

师妹这边看着没意思,我转头去看另一台手机。手机主人是个大个子男生,操作一个小孩子,对着一个女生不停在喊,“我被蹲了……别吃我线……我不敢上,你走前面……红留给我……保我保我……”

菜上齐了,游戏还没打完。

坐我对面的男孩说饿了,没一会儿游戏结束,显示“Victory”。我问他,为什么别人的角色要一直拿着手机打,你的不用。众人大笑,师妹回答我,“他是星耀的,他开小号带我们上分,他要是好好打,我们早赢了。”

这个星耀男生,平时不爱说话,做实验毛毛糙糙,我说过他两次,后来他见着我都远远绕开走。现在,被他同学和我师妹一顿夸,用了一堆我听不懂的专业词汇。

我抬头看他,才发现,原来他脸上有酒窝。

 

“我玩阿珂……因为,因为她强啊!而且,她多好看啊……”

斩断我疑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场婚礼上,毕业的师姐提出的开黑请求。隔着我,我的师姐和师妹,一个选阿珂,一个选老夫子,接连开了三把游戏,打发掉婚礼开始前的空白时间。

婚宴,总是把一群似乎有点熟的陌生人按在一张桌子上,强迫大家聊天。如果没有游戏,每一场聊天的话题都最终走向:对单身人士催婚、对已婚人士催产、对世界形势发表意见……

我拒绝了师妹跟我换座位的请求,并强迫自己专注地加入她们的游戏,以逃离那些毫无意义的对话。然后我发现:阿珂真好看、安琪拉好可爱、打兵打人打动物、死了复活接着打……这个游戏,好像也没那么难。

当天晚上,我下载了《王者荣耀》,认认真真做完了所有新手任务。

 

师姐,你不是说点水晶不掉血么…… ”

我给自己游戏ID起名“她师姐“,感谢带我进入这个游戏世界的师妹。这以后,吃完晚饭、周末加班时,都会跟她开一两局。后来,再拉上她同学、同学的男女朋友,我们能组一个五排了。

五排时最逗的是她同学牙膏。牙膏在上研究生以前都是个端正的好学生,从没玩过游戏,但是为了追求我师妹,也开始学着打《王者荣耀》。某一次五排,其他人在跟对面打团,牙膏趁机推了对面高地塔,我见他推完塔点了个回城,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没血了,我说没事,我们拖着对面回不去就守不了家,你点水晶又不掉血。然而,1秒钟后,我们看到系统信息显示:后裔被防御塔击杀。

我到今天还记得,那天牙膏委屈巴巴看着我的眼神。

牙膏作为一个男生,没有任何MOBA游戏常识,是令我意外的。但是若干个月以后,我无意间打开一个美妆视频,看着那位美妆博主把自己平平无奇一张素脸,涂上妆前乳、遮瑕膏、粉底液、眼影、眼线、眉笔、眉粉、修容、高光、定妆、口红……最终成了另一个人,我才知道成为一个精致的女孩背后要做这么多事。

我突然发现,这世界没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性别更不该成为评断任何人的依据。

 

“欢迎收看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我是解说李九,我是解说瓶子……”

某一天,登录游戏以后弹出个小窗口,在播放一场游戏的实时画面。以前看到我就随手关掉了,但那天好奇心起,点开来却震惊得我没合拢嘴:我不敢相信,原来打游戏也是有职业联赛的。除了职业选手,还有教练、解说、裁判、采访主持、俱乐部、次级联赛、升降级、青训……场上的选手们穿着统一队服,场下的支持者们举着闪烁的灯牌,喊着战队和选手的名字,为他们加油、为他们呐喊、为他们流泪。

一时间感慨万千。距离我上一次看中国的职业体育比赛,已经有十多年了。那时候还没有中超,联赛还叫甲A,我什么都看不懂,一个球员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就被爸爸妈妈带到主队的球场,跟着他们的朋友一起,喊“加油!”、喊“好球!”、喊“下课!”。

当场上球员奔跑的节奏改变,场下观众的气氛就会改变。情绪慢慢累积,当足球破门的那一刻,心脏要跳出喉咙的感觉是那么真实,这种快乐当你身临其境,不需要懂球也可以获得。

但俱乐部经营不善,卖掉了名额,我们再也没了主队。

后来,我跟着学德语的妈妈偶尔看看德甲,世界杯支持德国队,他们高大英俊、斯文白净,球队成绩也好。但即使他们拿了世界杯冠军,感觉还是差了点儿意思。

但那天的KPL比赛,我看完了。虽然他们玩的,跟我玩的,不像同一个游戏:他们选的英雄我一个都没见过,技能我一个都说不出来,游戏开始之前的BP界面我也没见过,还有英雄克制、阵容搭配、选手英雄池深度……全是我词汇量以外的表达,更别提游戏开始后的战术执行、团队配合、个人操作。

原来我开开心心打了几个月的游戏,远比我以为的,复杂得多。职业赛场上,选手、教练、解说、裁判……每一个环节都珍而重之地对待这个比赛,让我觉得用“打游戏”来描述他们在做的事情都是一种轻慢。

之后,有空我就会看看KPL比赛,尽管仍然一知半解,但是激情的解说和眼花缭乱的技能特效足够打发我一顿饭的时间了,同时,我享受着这种熟悉的陌生感。

那时候,KPL所有比赛都在上海。我想象着,什么时候在我的城市也能有一个主队,有漂亮的电竞场馆,舒适的沙发座椅,巨大的液晶屏幕,震撼的音响设备。每个周末,就像去看一场电影一样,约上我的朋友,朋友领着他们的孩子,孩子也认不全屏幕上的英雄和技能,但也会跟着我们一起紧张,一起欢呼。

 

“原来那家奶茶店里一直放的是《王者荣耀》呀!但为什么他的游戏这么暗呢?”

KPL是我对“电子竞技”这个概念的启蒙。它在我眼前打开一扇门,把我拽进一个壮丽的新世界,我像第一次穿过9又4/3站台的哈利波特,在日常的生活里,看见了另一个世界。

我突然看懂了楼下奶茶店里一直放的,并不是科幻电影,而是游戏画面。虽然后来知道那是个误会,那并不是王者荣耀,而是另一个MOBA游戏:英雄联盟。我突然听懂了男生们说的世界赛是什么,并不是足球世界杯,而是像欧冠一样,以俱乐部为单位,每年举行的世界范围LOL比赛。

我突然认出了大学城的商业街上,那间红蓝装潢的休闲餐饮吧里,贴的并不是动漫人物,而是游戏角色;餐吧里那一排高大舒服的皮座椅,并不是老板椅,而是专业的电竞椅;商业街周末的广场上,那些坐在简陋桌椅上埋头看手机的人,原来是在打线下赛,大屏幕里放的,就是他们的比赛画面。

其实电子竞技,就在我身边。

 

“让我们恭喜AS仙阁!明年春天,等你们回来!……”

看过几年甲A的我,以为自己早就处变不惊了。当年我的主队不是个强队,输多了,球迷也骂不动了,场上发泄完情绪,回到生活中该干嘛干嘛。

但是当确定降级的仙阁,2-0赢下GK以后,看着联盟放的宣传片,我根本控制不住我的眼泪。我甚至算不上他们的粉丝,我也没目睹过第一届的黑八奇迹,或许是他们underdog的故事太讨喜,让我入了戏。

最终,仙阁没能回来。看着转会期长长的挂牌名单,我觉得我看到了热血电影或者童话故事的真正结局:生活就是这么残酷,当你黑八逆袭之后,它并不喊cut,也不写 The End,非逼你继续演下去,直到你筋疲力尽、狼狈退场、树倒猢狲散。

仙阁虽然散了,但其余荫仍然福泽多家俱乐部:EDGM.无痕、EstarPro.诺言、RNGM.雨雨、RW.渡劫……

时至今日,仙阁仍然是KPL的传说。仙阁这个名字就很妙,有一股轻盈的灵气,像一座隐世高阁,在巍巍高山之巅,在云雾缭绕之间,若隐若现。常人无法窥见其全貌,只能看见山脚下健步如飞的弟子。

 

“鹅鹅鹅鹅鹅……”

跟着无痕关注EDGm,倒喜欢上了打野初晨。

这个小孩00年出生,游戏里强大又自信,生活里却傻得冒泡。他长相不出众,学历是初中,说话不圆滑,做事没心机。

但是,他就是招人喜欢。

有时候我觉得他的可爱很像颜如晶。他们对游戏、对辩论都喜爱到心无旁骛、不管不顾,执着到冒傻气,傻到让人想爱护。因为这傻气已经离开我们太久,回不来了。我们占了聪明的便宜,也被聪明污了心性。

看到他,我挺感谢电子竞技的。它给年轻人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更多样的价值评价体系,而不止考大学、考公务员、进国企……这有限的几条“正道”。他们掌握另一门天赋,付出数倍于常人的努力,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养活了自己,获得了成功,最终达到自我实现。

 

“原来我可以!”

2018年电子竞技加入亚运会表演赛,中国队三次升起国旗,两次奏响国歌。

但这件事对我最大的影响,跟游戏、电竞、认同感都无关。我受这件事的启发,写出了我人生第一部长篇小说《摸象》,完结字数12w+,发表在豆瓣平台。

我是一个喜欢白日做梦的人,小说写作就是我释放幻想的途径。每次我想到一个梗,都以为自己能写一部小说,但每次写到写到最后,发现一个梗连1万字都撑不住,要写一个10万字的小说,得再想10个。于是,写完这个梗,我就放弃了。

后来我尝试先写大纲、写人设再动笔,但是这样一来,开始写作就变得更加艰难。我感觉自己完事皆欠,只有东风,我连动笔的兴趣都提不起,再次放弃。

最终,我把自己拨回开始的状态,有冲动,就去写,至于结果,写了才能有结果,不写只能任它们消逝在风中。毕竟,我享受的是写作时创造的快感,和过程中灵感迸发的兴奋。

这次,我想写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我想让我的女主角自信独立,绝不哭哭啼啼,我想让我的主角除了谈恋爱,还要有工作和生活,有正常的逻辑和智商。我安排她成为一个电竞行业的从业者,负责的就是《王者荣耀》项目,在这个直男密集的行业里,她仍能独当一面。

这次写作的过程是令我惊喜的。因为没大纲,所有故事的发展都是在写作过程中自然生发出来的。我不在意细节,就凭着一股直觉不断往下写。我没想到,我对《王者荣耀》和电子竞技的好奇、那些无意识的搜索,后来都成了我小说的素材。

每写三万字,我会停下来做一次大修,整理时间线、统一人物动机。我没想到,每一次回看,都惨不忍睹。不过往好了想,我能看见我的不足,我就是在进步。一步一步地,我竟然真的写出了一个12万字的小故事。

我的决定是对的,一定要开始写,并且写下去。

 

To be continued……

这个故事,从《王者荣耀》开始,它丰富了我的生活。通过它,我看到了我身边人的另一面、身边事物的真实面,还有电子竞技这个产业给无数普通人的改变。

这个故事,以我的小说结束,它是我曾经一个幻想的实现。如今,那些文字静静地躺在网络的一个角落里,但我不敢再回看。它太稚嫩。作为一篇习作,它最重要的作用已经完成:让我体验到一个长篇小说从无到有的过程,让我相信自己我可以,并教会我更敏感地观察、思考日常的生活。

谢谢《王者荣耀》,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