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姐的故事

孟凡飞 9天前 ⋅ 36 阅读

                   李姐的故事

        几年之前,婆婆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省城一家医院帮“李姐”拿药。我不认识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李姐”,但是依然去拿了药,并且给李姐寄了过去。

        寒假带孩子回家,春节前夕,大街小巷熙熙攘攘。婆婆高兴地说,“要过年啦,走,找你李姐给孩子做件唐褂去!”我不以为然,孩子要唐褂干嘛呢,过年穿几天,以后就再也不穿了。最终,还是不忍拂婆婆面子,于是就跟着去了。

        李姐家租住在一个沿街的院子,估计也是为了方便接些裁缝活。院子不大,收拾得整整齐齐,客厅也兼着裁缝工作间,沙发上堆放着不少衣料,老式缝纫机上还放着一摞图样。在大家都去买现成衣服的时代,看来生意还不错。李姐一边踩着缝纫机,一边唠嗑,还时不时拂起两边的碎发,露出脸上吓人的伤疤。

        李姐反复说着感谢给买药的话,虽然不方便问是为了治疗什么疾病,但是从李姐和婆婆的话语中听出,李姐为了要生孩子,确切地说,要生个儿子。我向来不赞成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也不再插话,无聊地看会电视,等给孩子测量好尺寸,便和婆婆一起告辞了。

        回家的路上,我纳闷地问婆婆,这是哪门亲戚,婆婆略尴尬地说,不是亲戚。婆婆不再多语,我也就知趣地不问了。又过了两天,闲时包着饺子,婆婆却给我讲了李姐的故事。

        九十年代,李姐还是个十八九的大姑娘。和庄上的小伙子好上了。但是小伙子的母亲却看不上李姐,坚决不同意两个人在一起。李姐和小伙子年轻气盛,决定离家出走。从村里坐车到了县城,住在小旅馆里,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还是觉得无法摆脱母亲的束缚,无奈下,决定殉情。两个年轻人去买了毒药,又买了炸药(我也不知道什么炸药,怎么不管制的吗?怎么能轻易买到炸药!)回到小旅馆。两个人吃了毒药,又恐不能成功,又点燃了炸药。

        县城发生了爆炸案,警察很快赶到了。不成想,小伙子一命呜呼,李姐却被医生救了下来,只是留下了脸上骇人的疤痕。命案一桩,还有威胁到公众安全的爆炸,李姐被判了无期徒刑。不知道哪个永远失去了儿子的母亲怎样感想,有没有悔恨。

        李姐本来也不是故意犯罪,本质并不坏,所以得到了监狱警察的一致同情和帮助,再加上服刑期间表现很好,无期徒刑又改二十年,又改成十年,不到三十岁,就出狱了。服刑期间,手又巧,又肯吃苦干活,女警把劳动生产中的技术都传授给了她。出狱时,又帮她找地方住,找打工的工作,并且把同样刚刚出狱的老实的维修工小伙子小张介绍给了李姐。

        就这样,两个人出狱后不久就成了家,小张在警察们的帮助下,接着零零碎碎的家电维修活,李姐靠着缝纫技术就在家里开了裁缝铺,春节前去赶集卖卖春联、鞭炮,两个人日子过得也不错。结婚两年就生了个闺女,但是重男轻女的两个人决定想办法要生个儿子。这才有了四处求医问药的事情。

        不知道,李姐是否还记得当年为了爱情一心寻死的心情以及那个在爆炸中失去生命的初恋情人。也不知道如果当初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会是这样,她是否还会选择去喝下那瓶敌敌畏和点燃那把炸药。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