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落入风尘的女大学生自白

那年小晓还没有毕业,是一所重点大学的学生。人生的路线就像一个个死结,生命是一段又一段的轮回。母亲的强势与父亲的懦弱,让小晓从小自卑。幸运的是她还有哥哥,成绩又好对小晓十分疼爱,在父母武管及他们兄妹时,小晓哥是兼具了父母的职责。

小晓的幸运在她刚上高三的时候戛然而止,哥哥发生意外去世。父母沉浸在悲伤中,小晓的生命也像失去了线条的风筝,不知飘向何方。没有朋友也没有哥哥的爱护,小晓愈发自卑内向,时常在学习的时候发呆愣神,老师甚至还告诉父母说这孩子要考重点有点悬。

高三的一年像一场暗无天日无休止的修练,在麻木中,小晓走进考场。让父母欣慰的是她还是考上了重点大学,填报志愿时她毅然决然报取了北方的大学,一是因为她实在太迷茫了,哥哥的离去带走了她所有的美好期望;二是学费低,家中变故,家里的钱也因为民间融资,不再宽裕。虽然到后面她觉得那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刚上大学的新鲜感缓解了她的隐藏的抑郁,她参加了各种各样的社团成绩也十分优秀,还与一位学长谈起了恋爱。她以为找到了会像哥哥一样疼爱她鼓励她和她一起进步的人,所有的幻想在舍友的那一句“我在路上看见你对象牵着别的女生的手”,小晓意识到最近好像确实聊天很少,因为她社团多还是学生干部也没在意,觉得学长可能也在忙。她心情沉重得给学长发了一条消息“我舍友说看见你和别的女生牵手了”,男人分手也想当老好人,哪怕不想在一起也会先冷淡对方,等对方先提出分手,这样就会觉得心里没有负担了。学长被问到这一步没法两面当好人了,既不解释什么也不掩饰回答了“对不起”。

无措感让小晓感到无所适从,她开始闷闷不乐,每天早早去跑步,转移注意力。感情的失败加上各种各样的压力,高三埋下的抑郁开始发作,小晓开始不愿意和人交流,也卸去了各种职务,她开始把重心放在去做兼职上,因为妈妈现在打电话都是讲家里条件如何如何不好,让小晓在学校不要浪费要好好学习以后找份好工作,从来不过问她在学校过得开不开心。

后来她在做兼职时遇到一个30岁左右很有想法和上进心的男人,那男人留了小晓联系方式,还找她去酒吧坐坐,小晓没去过酒吧很是好奇也对那男人有好感,便应邀了。在酒吧里,嘈杂的声音和音乐他们的对话根本彼此听不清。男人对小晓很是贴心,上卫生间时,紧紧拉住她的手带她避开喝醉酒的人,然后在门外等她出来。回到座位,男人用纸笔写下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你,小晓内心感到高兴,她太缺爱了太想找个人依靠了,那天男人将她送回学校,晚上发信息说想她了,但他不能和她在一起,小晓问为什么?男人只是说配不上她,小晓以为男人是在夸她,还说她也喜欢男人。后面两人在一起之后被骗了好几万后才发现这男人有个洗脚城的对象,还有孩子。恶心和负债让小晓彻底崩溃,

历经3个月的煎熬后,背负家庭重任想死不能死的小晓去医院拿到抑郁诊断书后开始了自救之路,小晓被骗的几万里有帮那男人借的网贷。走到如此地步,小晓明白要早日把钱还上,以后踏踏实实的去强大自己,不能因为缺爱再去影响后面的生活了。在看到兼职群里发的女性高新兼职时,哪怕小晓心里明白几分,但她明白现在这是最不影响学习又能快速走出困境的办法。爱看书的小晓知道自己不能随意去接受任何男人,他便在问清对方情况后选择本科学历,35以下的男性。在见了4个人后,以前见过的第3个男人开始固定找小晓,和小晓聊自己的人生。小晓安慰男人并交流自己的观点。小晓也把内心的苦闷、委屈和不甘都告诉那个男人。他们是一个专业的,他们有太多共同话题了,而且,交流也能说到彼此的点上,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小晓告诉男人说她不想这样,这样做的每次都是对内心的摧残。

男人明白但男人有自己的家也有孩子,全家都靠他一人支撑,社会的现实让他没办法给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孩儿去还债。有孩子后,媳妇都在家全职照顾孩子。媳妇学历也不高,但是识大体,外表好看。在他30岁想结婚时愿意嫁给他便娶了,甚至婚礼都只是简简单单办的。还为他生下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但婚姻的现实在于草率在没有深入了解的情况下结婚,婚后的矛盾便如海浪一般涌来。他自知亏待女人,女人比他小很多,他既然接受了人家的青春就得对她负责。所以男人听完小晓的话,只是告诉小晓好好算下还有多少没还,还款每月多少,然后规划好,并提醒小晓不要再随便出来了,这社会比想象中复杂得多,要是遇到坏人,小晓这辈子就完了。小晓点点头,算了下自己的帐,发现虽然很多但是可以分2年多还完,每个月1千多就好了,虽然会很辛苦但也可以办到。

之后小晓便不再出去做兼职安心学习,只有男人偶尔找小晓想,小晓便出去和他聊聊天。男人小孩和他女人在女人老家,家中就他一人,男人带小晓去他家坐坐过,然后展示了他精心打理的花草,面对花草时男人脸上自豪的神情然小晓为之心动,男人的家也是十分整洁。小晓心里酸酸的,她的家从来就是乱乱的,母亲不爱收拾,脾气不好,想让全世界围着她转,眼里只有钱。小晓心里莫名羡慕男人的女人,但又为女人难过。原来世界上极少有完美的感情,大家在婚姻里也是负重前行,彼此包容原谅。甚至没能力的时候只能委屈自己。小小偶尔和男人一起打球,一起去看风景。男人也把自己的很多经验和方法教给小晓,不为别得,只是觉得彼此的伤痛有人懂而已,人生难得知己。

后来小晓利用自己的知识找了网上辅导的兼职,既不耽误学业也能有稳定收入还钱,生活慢慢步入正轨。小晓和男人始终还留着彼此的联系方式,但是不再见面。小晓开始学会和父母和解和自己和解,和世界和解。她慢慢学会去让着母亲,引导母亲,每周都关心父母和他们聊天。男人依旧做着家庭里的顶梁柱,在这次与小晓相遇中他也得到短暂的安宁和理解,也为更加努力为家庭负责调整好心态。而那些伤痛随时间变成她的铠甲,那个不可能的人只愿他安好。世界给你一个喜剧的开头,但却给了你一个可以凭自己能力去改写的开放结尾。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