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的秋凉,广汉的落空

低压 8天前 ⋅ 67 阅读

广州的秋天和夏天没有什么区别,准确说来一年四季,只有冬夏之分。而稍微靠北的城市都在享受秋带来的丝丝微凉,就像我的老家四川。我想回家偷个清爽,没想到尽然是一场“决斗”的序幕,这场战役不存在生死,仅仅是心累罢了,虽然我的手确实是破了,屁股也摔得乌青。

一个电话拉开的序幕。

“妈,国庆节你们咋玩儿呢?”

“我们和你舅妈她们去看你姐了,在广汉!你呢?”

“我,也想来!坐明早的飞机可以到的!”

“那你看看飞机票!”

……

大学的课程安排总是很迷离,拉得也很长,有时候确实让人目涩,就像10月31号,我恰巧不巧有两节课要上,一个在一大早,另一个在晚上最后一节,还是思政课。假期前的大学生,就像被判无期,但第二天就可以出狱的犯人,心是焦躁的,再遇上这种课程安排,这类课。那只有一个结果:

“老师,我晚上要先回家,有点事儿!”

 

说走就走的旅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在小长假回个家看看,还是那么头一回。两个小时的航程后,这个雾蒙蒙的城市又在脚下,熟悉的空气,带着怀念的泪冲进我的鼻腔,要说当时的感受,我没有那么多浮夸的辞藻,一个“熟悉”够了。熟悉的机场、熟悉的“大熊猫”、熟悉的车程、熟悉的三星堆、熟悉的她们。

是在三星堆和她们会面,看到老妈穿着熟悉的短袖,还有老爸一如既往“二甩”(四川方言,意为随意)的走路姿势,不得不说,空气的湿度有点上涨了!

走在路上,有的时候是手挽手唠家常,有时候时候肩勾肩的背影,或者一张精选小合照,三张脸尽力在镜头前管理表情,摆着僵硬得让人发笑得姿势,可能还会看到三个茫茫然的人在超市里四处找收银台,结果不知不觉拿着商品出了超市的喜剧!

广汉的夜晚不如成都繁华,但三两街灯,一丝人烟,几声欢笑,有温度,就够了。繁华让人着迷,简单让人留恋,可能真的有一种家的感觉。

(坐在三轮上冒死拍的一张高糊夜景)

 

假期的时间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就过了,就像上个暑假,睡着睡着,就该回学校了。国庆节七天,我妈说待到五号回家。于是机票上的日期,10月5日,感觉嘲讽我。

时间造就一切,好的坏的都有,比如三号晚上的一场“决斗”。

或许一切的爆发从早上就注定了,只不过是我没有预料到罢了。

那天广汉很冷,灰蒙蒙的,天压得很沉,像被子一样,盖下来。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人一冷就想睡觉了。风吹得厉害,时不时还掉几滴雨,我们一行人顶着风,去看航展!说来好笑,航展大道上的一群人裹着衣服,僵硬地挪着步子,我看着,就像看腊肉一样,你懂吗?腊肉!还是风干的。

要说风让人目涩,那整个行程,也不亚于风的厉害。航展,逛了个展厅,结束。表演的飞机,倒也没看到几架,期待已久的音乐节,落空;文创馆,落空;两个超大飞机展,落空。这一趟,大价钱,尽管不是我付钱,不夸张,两个字:落空。原以为可以出来放空,结果,落空。

最怕听到的一句话:“没什么好看的,回去了!”,最怕听过到的两个字“走了”,一直在我耳边重复,兴许舅妈们的兴致确实难以调动,毕竟人家做东,我也无话可说,沉默就好。

先前二舅说,工作有事,可能要先回去,所以连着大舅一家,四号准备启程,搭车来老爹老妈,也只能跟着走。而我机票上的日期,那时候变得让人讨厌。可航展那天,二舅告诉大家,工作那边处理好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机票上的时间看上去正合适。我就像个傻子一样,开启了以下对话。

“大舅妈,二舅那边处理好了,你们可以晚一天走吗?”

“不行,我要回去!我家有事!你姐的外公,要我们去看着!”

“好吧!二舅,既然你有空了,可以多留一天吗?我爸妈可以和你们一起回去!”

无应答。

“二舅妈,你们可以推迟一天走吗?我们可以去成都!”

无应答。

“妈,你们可以晚一天走吗?我……”

无应答。我,选择依然沉默。

航站旅行早早结束,晚饭是火锅,里面有我最爱的涮毛肚,可位上的我,完全没有心情拿起筷子,喝一口茶,平静一下。

妈:“你怎么了?咋不吃?”

二舅妈:“看你样子,不高兴啊?”

我点头,依然不愿说,也不想有任何表情。我清楚地看到,我妈的白眼翻出了天际。我也明显地感到,气氛冷了。说我故意的也好,不懂事也罢,我只是一个刚18岁的人,一个人。

二舅妈:“你有什么不满的,说吧,我们不会责怪你,要说就说清楚吧!”

“当初说大家五号走,先前有原因我理解了,现在有空了,为什么明天还是一定要走?我也有很多事要做,资料全没带,只想着来看看……我感觉这次旅行,毫无计划可言了。”

姐姐:“那我也就明说了吧,我们的行程从来不讲什么计划,说走就走,我们还没有计划到你要来呢!说得好像你爸妈走了我们要虐待你一样!”

二舅妈:“你看你,我说了,一个人的智商要高,情商也要高!你就是欠缺,你看你姐姐和你哥哥……”

我沉默,我妈,脸色改了,也沉默了!

这样的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我不记得了,后来我这桌的人渐渐散了,去我爸那桌喝酒。

大舅:“我都跟你说了我们有事!”

“但二舅他们有空啊,我没有一定要求你们都留下来陪我,至少我爸妈……”

大舅:“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随便你要干什么?老子现在想打你得很!”

说来好笑,我爸这时候站起来,举着椅子,朝我冲过来:“你回来搞锤子啊!你回来捞球啊!(四川方言,意为“你回来干什么”)你给老子滚!”,幸好被拦着了,不然我可能也没法在这里悠哉打字了!

我当时觉得有点晕,更多的是说不出的酸,提着包,往外走去,约了个车,逃离!

眼泪可谓是夺眶而出,虽然有些矫情,但是确实按捺不住。我爸和大舅跟着我追了出来,免不了的当街暴打,具体怎么样我忘了,记得当时在下雨,我的眼镜飞到了马路中间,感觉被踹了几脚,结束!至始至终,这场肉搏,就我们三人。听到的最多的话是:“你给老子滚!”。

淋雨真的很冷!我们都冷!

后来散场,我妈和我一辆车,我们沉默,大家都约好了,不谈这件事,我只觉得我好困。

回去后,沉默依然席卷,我回房坐在电脑前,没有感情地敲着文案。我听见外面有动静,但听不清楚。

我妈的敲门,打破了沉默,应该说,打破了机械敲键盘的声音。

“最开始不懂你,但其实你说你是回来看我们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养了你十多年,你想什么,我都清楚。”

“这是我回来的目的,并不是说,明天你们走了,浪费了我时间,我只是觉得,时间太短了。”

“我知道,你是想让我们陪你,你饭桌上一说,我就知道了。”

“大家有事想先回去,我都理解,只是希望你们可以……”,又开始哭,两个人一起哭!

“我希望我能得到理解,大家想让我发表意见,但我说的时候,没人听了,哪怕一个回应,也没有。”

“我听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感觉我都做错了!矛头都是我!”

“明天,就我们家,我们去成都,我们自己去玩!我们陪你!”

……

哭,两人一起哭!

当一个人被周遭忽视、攻击,我不奢求冲过来肉搏、拼死的保护,“我听了”感觉就像有人在你旁边亮了盏灯,至少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总有人在你身旁,以她的方式关照你。

这个国庆,有点心累,我不能因为我妈的理解而夸大其词说我很快乐,相反是心累,我的精神就在冰水和温水里面来来回回,确实难以用快乐去形容。

回到宿舍,我决定放空,所以睡得一塌糊涂,恢复精神用了多久,我忘了,反正挺久。

(天真的很黑,表演几乎没看到)

写在后面

我不祈求有多少人能够理解我,我也知道我肯定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渴望被理解,但是后来转念一想,别人永远无法成为你,永远无法真正站在你的角度,体会你当时的感受,就算有,也有所折扣,能理解你的只有你自己。

我的故事很平淡,也有些散,没有大家所期待的那些跌宕起伏,但足够真实,或许印象实在深刻。本来不想再回想这些事,因为真的很难过,本来不想写成文字,后来还是决定写,原因是想让自己冷静过后回望,但现在看来,我还是不够冷静,一边码字一边落泪,确实是足够矫情。希望多年后,再看,留下的泪是另外一种!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