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不足以击败我

独善其身 7天前 ⋅ 40 阅读

 现在是2019年12月1日早六点53,是12月的第一天,这让我记起昨晚看到的一段文案:“十一月,再见。无论多糟糕都是经历。十二月,你好。所有美好都会在最后相遇。”我的过去乃似这糟糕的十一月,不同之处便是它比十一月长的多。

 今天是周日,宿舍里只有我和我的笔记本电脑是清醒的。舍友们的熟睡声阵阵传入我的耳中,也许是宿舍格外昏暗的原因吧,我抬头看向窗外,竟是一片清新。地面是潮湿的,还泛着光亮,视野里的两棵柳树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着,不时有清脆的鸟叫声让人很想出门感受一番。我望着天桥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心想他们也许也正在内心欣赏这美好的清晨吧。

   在这样的环境中是比较适合回忆和憧憬的。

   不知为何,我对自己七岁以前的时段是没有什么记忆的,现在如果让我想自己七岁之前发生过什么,好似只有四幅画面:母亲在集市上给我买了一双精致的小皮鞋,我穿上它执意要出去炫耀炫耀,母亲欣慰地笑了。我的头部被墙角碰伤,快要康复时被医院强制戴一个白色的“网帽”,母亲和我都笑了。一次天下大雨,爷爷穿着雨衣把我抱在怀里,我眼前一抹黑但不缺乏安全感。某天晚上父亲给我洗脚,脚丫子搓的有点疼,我暗自发誓以后决不让父亲给我洗脚。现在回想起来很是羡慕当初的自己,那是一个多么幸福的孩子啊,如果一直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我一定会不一样。

   但是在七岁之后,我度过的每一天我似乎都记得特别清楚。因为痛苦总是比快乐引人注意。七岁那年,父母离婚了,由于第三者的出现。母亲告诉我那一年父亲32岁,第三者28岁,当时家里很穷,父亲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去陶瓷厂工作,继而遇见了导致我家庭不幸的那个第三者,我有时候在想,第三者富裕的家境确实对一个穷人诱惑力很大,我试着去理解父亲,但不等这个念头完结,另一种念头一直在我心头荡漾,就算对方各方面优秀,但是他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当他这样弃妻子孩子于不顾转身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的时候,他想过未来母亲和我的生活会多么艰难吗?一个32岁的人难道连这一点也想不到,一点也不顾自己孩子的未来吗?并且父母离婚对我的性格影响很大,由于长期缺爱,被人排挤,新组建的家庭对我的影响,我从小时候是个话痨,总去别人家串门,还会学大人讲话,很是有趣变成后来的沉默寡言,极度自卑,表情单一不爱笑,一遇到人多的场合就会躲,害怕和不熟的人讲话。这对我的前半生有很大的不良影响,从这一点上我绝对不会原谅父亲。

   记得有天下午我出去玩回来之后,家里安静的让人害怕。父亲坐在椅子上,两个手指捏着鼻根,眉头紧皱,不时咬咬牙,叹口气。母亲在一旁坐着不停地抽泣,我的视线下移,看见地上一片混乱,有打碎的玻璃杯,但更多的是被撕烂的照片,显然是刚刚经历了激烈的争吵。但当时的我还不懂事,只懂得表达自己的需求。“爸爸…我想吃八宝粥。”我颤颤巍巍地说。没想到父亲却大声呵斥:“吃什么八宝粥!吃八宝粥…”我吓了一跳,印象中这是父亲第一次这么大声地呵斥我。过了一会,母亲擦了擦脸上的余泪,缓缓地站了起来,去另一个房间里拿了八宝粥递到我手里,然后示意我去爷爷家里,显然是不想让我继续看下去。后来是什么样子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母亲带着我去了姥姥家,过了几天搭别人的便车回到原来的家把属于母亲和我的东西拿走了。从此我再也没有回到过原本属于我的家,也再也没有见到过父亲。本来家里就穷,没有了父亲相当于失去了顶梁柱,母亲不得不去县城打工供我上学,没有办法把我带在身边,不得不把我先安置在姥姥家中。在姥姥家一待就是四年,在这四年中,母亲大约一个月回来看我一次,但是对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一个月真的太长了。我平常经常会想母亲想到哭,在别人看来多数是莫名其妙地哭。记得一次我告诉姥姥我饿了,姥姥问我想吃什么,我当时最爱蛋炒饭于是让姥姥做了一碗,看着热气腾腾的蛋炒饭,不知怎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母亲的模样,便突然抽泣了起来,而且哭声越来越大,姥姥见状忙问:“咋了,这是怎么了?”我一边哽咽一边轻声地说:“我想妈妈…”姥姥也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安慰我说:“唉,你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了,大后天,大后天就回来了。”我听了之后渐渐不哭,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过程,在这两天里总是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妈妈快要回来了,感慨时间过得真慢。在等待之余,我还不停地想给妈妈制造惊喜。在那几天,我用漂亮的金色的纸片给妈妈写信,把妈妈回来晚上要住的房间收拾地干干净净。这两天终于过去,晚上妈妈才回来,我看到停在门口的是一辆黑色轿车,下车时除了妈妈还有小姨一家,当天晚上他们和外祖父母一起在院子里吃饭说笑,我由于惧怕人多所以只是自己窝在角落,我突然听到姥姥问母亲:“什么?今晚就走?不在家住了?”母亲淡淡地说:“是,明天还要上班,没休假。”我内心突然崩溃。话音刚落,母亲喊我过去拿哈密瓜吃,我忍着眼泪走过去拿了一块瓜继续呆在角落,想到我精心收拾的房间妈妈也不会住,写的信妈妈也没有时间看,我咬住一块哈密瓜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母亲走的时候我也没有出去送。

  在姥姥这边的小学里,我由于过于内向,不爱说话而总是被人欺负,同桌经常把我的铅笔都拿光而不还,被班里的女生辱骂揪头发也是常有的事,但我都不敢反抗,现在想想也真是荒谬。我们那时候睡午觉都是自己带被褥在教室打地铺,自己占位置,有一天中午我拿着我的被褥占了一个靠墙的位置,而班里的班长恰好也看中了那个位置,在我都铺好被褥躺下了之后,班长带着好几个女生过来踢了我几下把我踢醒,一起起哄着:“你起来呀,哎呀能不能动一动呀?我们班长想睡这个位置。真是…”我坐起来轻轻地说:“可是是我先来的呀,而且我都躺下了。”那群女生听到这更来劲了,“那又怎么了?你再不起来信不信我们把你拖走?你真烦人呀。”我没有办法,只好默默地把铺盖搬到其他地方。那天中午我闭着眼一直没有睡,越想越难受,眼泪顺着脸颊滑到枕头上,将枕头浸湿了一大片。心想如果我的爸爸妈妈在我身边一定会保护我,不让我受欺负的。那时候我的成绩也很差,基本上是班里的倒数,上课总是以发呆的方式度过。就是在这样充满敌对,思念和偶尔的期待中,我度过了在姥姥家的四年。四年后,妈妈托以前的亲戚关系把我接到县城里的小学上学,那时候妈妈拿着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租着一个只有两个小小的房间的房子,小到我和母亲两个人都觉得拥挤。在县城的小学,我发现我和其他同学的差距很大,他们嘴里讲着普通话,笔盒里有好多不同样式的钢笔,他们的家长大多数也会送他们去学特长。我在这里面显得格格不入,以至于班里有的人会喊我“土包子”,也会在班里受欺负。去了一段时间老师就跟我母亲反映说我的字写的太差了,学习的基础也很薄弱,建议我去一个辅导班辅导一下,母亲听从了老师的建议,将我送到一个被称为“魔鬼训练”的,只要去了成绩一定会有提高的辅导班。去了我才知道,成绩的提高原来是打出来的,那里的老师会很凶,对学生很严厉,挨打和体罚是常有的事情,别的学生下午放学了就可以回家,而我要在辅导班待到九点多。妈妈有时候要上夜班,因此晚上我要背着大书包自己走回家,每次出门看到好多家长在门口等待自己的孩子,我就又充满了羡慕之情。心想如果我的爸爸妈妈都在,我可以一出门就开心地和他们诉说着这一天发生着的有趣的事,倾诉让我不开心的事。可现实是我多半要把这些事自己消化掉。

  有一天,母亲告诉我说给我找了一个爸爸,我当时还很天真,觉得这样挺好的,毕竟家里又多了一个人。母亲告诉我说他比较有钱,后来给我看了那个男人给她的一堆购物卡,我也很欣喜,因为在那一段时间那个男人和母亲经常带我逛超市,出去玩。那个男人也很温柔,经常是笑着的,给我讲笑话哄我,和母亲的对话也很有趣。就这样,不久他们就领了结婚证,然而就在结完婚的第一天,那个男人就显露出了本色,当时我们要一起回家,在路过的集市上买菜。母亲买完一些菜后上车,要走的时候想起来还有没有买的东西,就对继父说:“你把车先停到一边,我再下去买点东西,刚才忘买了。”继父有些许不耐烦,说:“哎呀,先不用买了,等会到前面再说吧”母亲回答说:“等会儿还麻烦,这些也不够我们这么多人吃,我再下去买点肉,买点土豆….”话还没说完,继父突然就转过头来冲母亲吼道:“你有完没完?都说了到前面再说你听不见?!”这把我和母亲都吓到了,因为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见他这么大声说话。我在想,这还是结婚第一天,以后可怎么办?随即无助感涌上心头。不出我所料,结婚不长时间,矛盾重重,争吵不断,从最初的吵架到动手。记得在一天晚上,我在间房里写着作业,继父和母亲在另一间房里争吵,声音越来越大,继而就是砸东西的声音,紧接着我听到继父踹了母亲一脚,把母亲踹倒了,连同母亲身后的桌子,稀里哗啦地响了好长时间。我在另一间屋里缩着不敢进去,心里一边怀念从前温暖的家,一边怨恨着现在殴打母亲的继父,久久不能平静。争吵了一段时间后,母亲不再发声,继父随而摔门而去。

   继父还有一个18岁的不务正业的儿子,记得有一次他正在房间里和狐朋狗友们打牌,往脸上贴条子,母亲让我进去和哥哥好好相处相处。于是我坐在一边看他们打牌,等到输了贴条子的时候,我忍不住笑了,因为我觉得很搞笑。但是哥哥听到我的笑声之后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恶狠狠地看向我说:“你笑什么笑?”我吓得立即把笑容收回去,低下头不再看他们打牌。

   后来经过了这一系列的事情,我依偎在母亲怀里,说:“妈妈,你跟他离婚吧。”妈妈叹了一口气道:“不行啊,我跟他离婚了我们怎么生活啊,你以后还要拿那么多学费,妈妈自己怎么负担的起啊。”我和妈妈都不再说话,可能是我还小,不懂得经济压力,所以一心想让母亲离开他,但反过来我又理解母亲说的话,内心万分纠结。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也经常是不能专心,总是觉得继父又在家里和母亲吵架,继父又在打母亲,想着想着内心就充满了不安与恐惧。因为上课的不够专心,课下老师布置的作业有很多地方不会,到了辅导班老师批改了以后,我经常是要挨打的,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在泪泊中度过。自己面临这么大的压力也因为内向,不善于表达而总是自己扛着。就我的性格问题,辅导班老师还专门找母亲说过,在我们坐在一起谈话时,我经常背过去面对着墙,不敢看他们的眼睛,即使他们强制我转过来,我也是低着头,脸通红通红的。这样的性格我自己也很不满意,羡慕别人能自如的和别人交流,玩耍。而我大多是自己一个人,总是喜欢发呆。

    随着继父和母亲的矛盾渐渐多到无法忍耐,母亲终于决定和他离婚。离婚以后,我是感觉轻松了,每天没有了在耳边不断地吵架声,也没有了继父殴打母亲的恐惧,身边多了一份清净,而母亲却每天愁眉不展,为钱发愁。光靠母亲一个人养我真的不行,于是身边的人也不断为母亲留意着合适的人,好让我们再结为一家人。看似合适的人总是有的,没过多久,身边的人给母亲介绍了一个人,这个人年龄比母亲小很多,所以母亲一直不愿意接受,而在这个男人几次真诚地说年龄不是问题后,母亲同意了。他们家还有一个女儿正在上小学,嘴巴挺甜的。但母亲和那个男人都同意说不领结婚证了,直接请请客,两家在一起吃个饭这件事就算成了。刚开始一段时间我们相处的都还好,这个新的继父基本的品质还是过关的,但是由于他们家原来也是没有什么钱,所以把钱看的很重要。每每当我要开学,母亲要求他分担我的学费时,他总是很不情愿,即使最后分担了。他和母亲也因为钱吵过好几次架。我上初中时,由于学校是一个私立学校,学费一年接近一万,所以让他付出的钱也较多。有一次听到他和母亲吵架,他说:“弄点钱都让你女儿花了!……”别的吵架内容我因此听不见,只记得这句钱都让我花了,母亲对此也很生气。因为缺钱,所以母亲和他的矛盾大多都是因为钱。现在我上了大学,母亲经常给我点零花钱。但是上次因为我买票回家没有钱了,母亲给我转了200块钱,也赶上我们家马上就要开始经营鞭炮了,需要交一笔一万元的押金,继父没有那么多钱,于是跟我母亲要,母亲说她刚刚给我转了200元,没有几百块钱了。继父随即生气,说道:“以后店里挣得钱微信扫码都扫我这里来!钱都我拿着!让你管钱你也管不好!”于是母亲下定决心过年以后要出去打工自己供我上大学。而现在的我依然和这位继父生活在一起,不过我已经上了大学,我们见面的机会比较少,即使回了家,我见到他也只是装作开心的叫一声爸爸,他回我一句“回来了?”我们的对话基本上就结束了。

   其实,经历了那么多,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里的孩子大多会有两种样子,一种是自甘堕落,满腔仇恨,一事无成。一种是因为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而积极向上,试图改变自己的未来。我认为我属于后者。我曾经也自甘堕落,初中成绩一落千丈,但当我看见爱我的母亲日夜操劳,满头银丝的时候,我幡然醒悟,我应该通过我自己的努力给她和我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让母亲的后半生因我而幸福。所以我从初二开始努力学习,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在重点高中里我不甘落后,虽然考的大学不是什么985,211,但我认为我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

   现在的我性格也相对开朗了,愿意主动和陌生人交流了,比较喜欢结识新的朋友,也在不断锻炼自己当众讲话的能力。现在的我不那么自卑,变得比较自信,我愿意鼓励自己,让自己勇敢。我努力摆脱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我已经走出阴影,面向光明。我懂得美好的生活是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的。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