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恨自己父母的女孩

Ada 1月前 ⋅ 73 阅读

大多漂泊在外的人,每当遇到挫折,第一个想起的应该都是自己的父母。家是什么?温馨的港湾、黑夜的明灯、热气腾腾的厨房,但对我来说那是一个我时刻都想逃离的炼狱。

我出生于一个别人眼中的幸福家庭,家庭条件优渥,父母宠爱,姐姐漂亮。我的故事要从我父亲的童年开始讲起。父亲的父亲,也就是我爷爷,在父亲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爷爷走时,除了一间四处通风的屋子,什么都没留下,父亲作为家中长子,除了要养活自己,还需要供养弟弟妹妹,所以到了成婚的年纪,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而那时,家庭条件尚可的母亲不顾家里反对嫁给了他。成婚后,父亲很争气,选上了村书记,我们的家庭开始走上坡路,我到现在还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抱着我,告诉我喇叭里发通知那个人是父亲,我冲着喇叭,一遍遍叫爸爸。

当时村里就一个学校,从幼儿园到四年级,一共就5个班。我在里面上幼儿园,父亲有时会过来开会,课间休息时,我看到在隔壁教室开会的父亲,就趴在玻璃上敲出声音,父亲会递出几毛钱来,让我去学校对面的零食店买吃的,我就咯咯咯咯偷笑,捧着几毛钱跑得飞快。那段时光里,家里很穷,母亲为了让我和姐姐过上好生活,要打好几份工,可我很快乐,我到现在都记得,我有一天坐在马桶上想着:老天是公平的,我现在这么幸福,以后会不会不快乐?谁曾想,果真如此。

在我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开始经商,从那时起,家庭收入逐年增加,父亲和母亲的应酬开始变多。我和姐姐经常单独在家。姐姐很漂亮,在学校人缘也很好,经常有朋友约她去镇上玩,但是因为我,不能随意出门,她颇为恼火。看到我这个拖油瓶妹妹,常常会数落我,没脑子、不聪明、丑、大象腿,这些词是我最常听到的。彼时,我正处于形成自我认知的阶段,加上读书较早,班里孩子普遍大我2岁,不喜欢跟我玩,我异常缺乏自信。父母回来时,也基本只跟姐姐交流,我渐渐感觉自己是个没人爱的孩子,梦里也经常出现我和姐姐同时遇到危险,母亲只救姐姐,抛弃我的画面。在这样的心理状态下,我加倍努力学习,想要父母关注我,毕竟姐姐成绩不好,那是我唯一能超越她的地方,这样的话,父母就会多爱我一点了吧,我当时想。

可后来的漫长岁月里,我发现,父母爱谁,跟谁成绩好没有关系。姐姐成绩很差,父亲也会花大价钱给她买村里的第一台电脑,我成绩好,父母也不会愿意在我身上多花钱,因为,我是要嫁出去的那一个。这个事实,在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才真正理解到。我初二时,上学的必经之路有个路口,有段时间经常发生交通事故,学校为了学生安全,通知家长务必接送。上班学期期中考试出来那天,我觉得天都塌了,一直年段前20的我,掉到了年段前60。那天,父亲照常最后一个来,在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副驾驶,脑子里回忆着父母常说的,如果我没考中县城最好的高中,就是浪费钱,就不让我念书了的话,越来越不安的情绪,让我开始抽泣。父亲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问我怎么了,我哭着说自己考了年段60,问他怎么办。父亲突然大声说了一句:自己脑子不长?怪谁?考试考些什么都不知道!

那一刻,我所有的委屈都冒了出来。永远的旧衣服,家里只有我在用的烂棉絮,姐姐的厌恶,父母的忽视,所有的一切都冒了出来。我突然犯倔,回到家里也没有吃晚饭,直接回房。母亲来叫我吃饭,我也不愿下去,父亲得知后,冲到房间门口敲门,敲得很大声,我愈发不敢开。父亲的脾气开始上来,开始使劲踹门,我非常害怕。终于,门锁坏了,父亲冲进来,一把抓起我,要我出房间,我死活抱着床的边缘,不愿意下床。谁知父亲怒得把床掉都拖到了地上,我惊恐地看着满地狼藉,却还是倔着不愿起来。我这突然的倔脾气显然惹怒了父亲,他用了更大的力气将我拖起来,啪的一声,我的脸上挨了一巴掌,我只觉天旋地转,可紧随而来的是第二巴掌,几秒后,我感觉到火辣辣的疼,那种疼,疼到了心里。母亲见状,赶紧把父亲拉开,看了我没什么大碍后,简单安慰几句,让我下去吃饭。吃完晚饭,我进厕所,看到自己眼睛里出现的小血块,人生第一次,我想要逃离那个“家”。

经历过那件事情后的我,拼命学习,并且愈发封闭自己。父母开始觉得我让他们头疼,逢人就说我变了,长大后不好管,姐姐照常数落我。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我上高三时,家里出事了,母亲发现父亲出轨,一起奋斗许多年,家里经济情况越来越好,眼看就要熬出头时,一条短信打破了我父母之间的平静。母亲开始频繁闹自杀,姐姐不理会母亲的难过,母亲就将所有寄托放在了我身上。半夜会给住校的我发短信,说她正在海边,不想活了,抑或是在我周末时抱着我,告诉我如果不是为了我她早就离开人世了。那时的我觉得,长期以为自己没有价值的我,被母亲需要了,我还是被爱着的,同时也因为担心母亲真的自杀,每天定点给母亲打电话,挺她诉说着心里的苦闷,对父亲也愈发憎恨。讽刺的是,在我对父亲充满敌意的时候,母亲又会告诉我要尊重父亲,毕竟他是养大我的人,也会在姐姐骂我时选择沉默。

在母亲和父亲不停的争吵中,他们达到了一种病态的平衡。母亲闹一段时间,父亲就消停一段时间,然后再联系,再争吵,再闹,再消停,一天天周而复始。大学报道那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终于逃离了那个可怕的家。

大一开始我基本没有回家,每次回去便会与姐姐发生争吵,与父亲起争执,他们都用过最难听的字眼骂过我,而我母亲基本不会出声。一次次的争吵,让我对这个“家”失去了信心,我渴望有自己的家庭,渴望逃离。

同时我的内心又充满了矛盾,零散的温暖记忆告诉我,在一段时间里,父母给过我温暖快乐的回忆,我应当孝顺他们;大部分记忆告诉我,我是不被爱的,我是一个连自己父母都不喜欢的人,我没有家。这样的矛盾在很长时间里,甚至现在,还在影响着我的生活。

现在的我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却还是陷在深深的不安中,生怕自己付出过多,会被丈夫伤害,也从来不敢相信,我丈夫会爱我。我在今年生下了小宝宝,尽管在怀孕时,母亲就跟我说我是嫁出来的,她顶多照顾我月子,不会帮我带孩子,我也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我生产后,她没有一天照顾我和宝宝时,我还是止不住落泪。强烈的不安全感也使我情绪极不稳定,时常和丈夫发生争吵,产后42天复查,我心理评估是中度抑郁。时常会有自杀的想法,连陪宝宝玩时的高兴都要花很大力气去维持,医生给出的建议是,尽量与我的原生家庭保持距离。

刚刚我接到姐姐的电话,跟我说她的豪车坏了,要借用我的车几天,因为我的车尽管不贵却也算是一个高端品牌的,她谈生意可以去撑场面,可事实上,她自己还有另一辆闲置的某高端品牌车。现在,我又因为自己答应要借给她车后悔,所以,我坐在电脑前,写下自己的故事,作为疏导。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