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二,被初一生问的哑口无言

本来 1月前 ⋅ 140 阅读

介绍下背景,我大二,普通211,及格万岁。

偶然我在贴吧认识了一个小屁孩儿,后来就加了qq。这年头流行养火花,不能因为他是个孩子就放过他。

一开始觉得他挺特别的,就戏称他为“小少爷”,知道我看到了一双我并不认识的“√鞋”。如果我早知道他真是个少爷,估计不会有勇气去和他多说任何一句话。

一天晚上,我室友A突然说半夜要飞回家一趟,我问A怎么了,他说因为他女朋友B。

我把充电宝借给A,然后向那个小孩儿发出了感叹。他说

我一时没想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在我看来,大学找男女朋友谈恋爱很正常吧。

尽管我个人打算solo四年。

他解释道

一段时间的相处,他总有些惊世骇俗的言论。我以为他只是说着玩,可是没想到,他提出了另一个观点

他并没有开玩笑。也没有解释。

如果是他,真的能干得出来这件事。

我也曾经想过,搬出去自己住。

一来我们四个人在寝室没有什么学习氛围,彼此拉垮。

二来,A和另一个室友C都在恋爱,几乎每人每天都有四个小时以上煲粥。那种“得不得”几个小时,一个字都和你无关的感觉,很烦。

第三,我睡觉轻,戴耳塞经常被室友D吵醒,次数一多都有点害怕睡觉了。

可是离了他们,我发现我什么社交都没有了。

大一加了社团和学生会,都没留任。

想拿奖拿到手软,报名时手更软。

兼职做过一些,因为懒就得过且过。

网友倒是不少,贴吧啊游戏啊,但都不是有效社交。

另外,房租也是个问题。

后来搬出去这个想法就搁置了,直到那个小孩儿提起来。

我想,在他的认知和规划中,这样的生活糟透了。

实际上,真的遭透了。

但是我不想去改,没有目标、没有理想,我想要的是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以前我混的还不错,最好的一次是高二那年寒假,考县里第十一。

虽然是因为其他人碰巧都没考好。

我们那里我一直没见过对目标很明确的人,可能强者都转到了唐山一中、石家庄和衡水。

上了大学我才知道什么是大佬,为了建模比赛三天睡不到十个小时之后在第二次比赛中拿了省二,转专业后不近课程一点没落甚至说如果不如期望就大三再转一次,必修通识选修均分90+,参加过的竞赛比我王者段位星星都多……

我以为这样就是大佬,可是那个小孩儿说

以及

一脸懵b

我以前只知道他家很有钱,可是,这种圈子真难顶。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牛掰的圈子里可能会有划水的人,但他不是

久不拾书的我,连忙立志,明天开始好好学习。

等待我的又是一盆凉水。

他说:“如果我只考上一个普通211,我选择复读。当然,我不会那么菜。”

甚至他说

我不知道富人眼里是什么眼界,但是我作为一个小县城里面的小镇的小村子的一员,赌不起。

的确,我懒,我对自己没信心。

除去主观原因,客观现实摆在这儿。

我父母已经五十多,农村教师。别给我扯什么课外收入多,我们那里在编老师办辅导班甚至只是任职,被查到或者被举报一撸到底。虽然现在有一些延迟退休年龄的风声,但是他们的年龄和身体状态不允许他们在一线多待几年。

上面有一个姐接应但是我不能把担子丢给她,我是男的。尽管我还没摆脱男孩的影子,男孩总要蜕变为男人。

如果我回去复读,而且考得很好,等待我的又是大学乃至读研的四到六年。我还没挣钱更不用说赚钱,家里的流水就断了。

如果赌失败了,考的稀烂,谁来接盘?

不是每个人都像电影里面追求梦想那样,家里有个铁饭碗可是我有音乐梦,一亩三分地两头牛可是我要当作家;不是每个人家里都能拿出五个亿让你练手,或者你尽管去闯回头两间公司兜底。我家什么都没有,可继承的就只有我爸我妈多年付出换来的好名声,能当饭吃,但不是那味儿。

或许这只是我主观上的情感,或许这真的是事实。

后面这些话,不知道他是为了刺激我还是单纯的看不起我。

如果十年前我会“义愤填膺”地让你闭嘴让你等着瞧,如果五年前我会二话不说跟你打一架素质三连,可是今年我大二,我还没有一腔热血,我还没有目标没有理想。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没有梦想,我只是觉得不舒服,但是细想并没有什么不对。

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出入太大了,我们的习惯和素质相差太多了。

他说,

我相信,却又不信。

我相信以现在的他,离开那个环境将来依旧能风生水起。

我不相信没有那个家庭没有那个氛围没有那个资源,让他在一个普通家庭重新出生,平凡地活到初一,他能够和现在一样,有眼界有魄力。

鸡汤告诉我,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只要努力就能成功。

毒鸡汤告诉我,有些人生在罗马,你们之间的鸿沟不是一代人就能解决的问题。

他告诉我,我就是个“星星星”。

那天晚上我特别想把当时的热血写下来,却又被被窝外的冷空气劝退。

这几天的思考让我平静下来,又有些许麻木。

我问自己好多次,这是你想要的吗?

我说不是。

我又问自己,什么是你想要的?

我说不知道。

这恐怕是很多很多年轻人的状态,碌碌无为,胸无大志。

我从去年就有个想法,休学一年去寻找答案。

后来被自己打消:以我现在的资历,一年的时间不足以大彻大悟。

“谁不都是边爱边学,求一个无悔?”

谁不都是边错边改,求一个无悔?

或许十年二十年后,我会后悔自己现在的不作为。

但谁知道,那些优秀的人十年二十年之后,就不会后悔某件事?

这篇文章很丧,很佛,充满了借口,甚至这句话,都是在为文章打掩护。

我的心理状态就是这样。

有很多的话要说,有很多的废话要说。

废话面对实际问题,哑口无言。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