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字的随想

我是个鱼 1月前 ⋅ 37 阅读

开宇问我:“晚上带人吗?”我说:“不带,咋了?”他说:“不带就把谁谁谁带回去呗。”我说:“嗯……我晚上不带人。”他说:“啊?不带人啊?”我说:“对,晚上不带人。”他没吭气。我想,他可能会意错了,于是问:“你听懂我说的啥意思了不?我给你重复一遍,我今天晚上不带人,所以可以带谁谁谁回去。并不是说我有晚上不带人的习惯。”他这才恍然大悟,笑着说:“我还以为你晚上不带人呢!”我也笑着说:“带人,带人。”

不把自己放置在情景对话中去,估计很难理解我上面举的这个例子。

说话作文是一门艺术。一字一词,一句一文,不仅需要理解字面意思,还得把控字附加的情感和深意。之前听过一个笑话,小明去给领导送礼,领导:“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明:“没什么意思,意思意思。” 领导:“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小明:“小意思,小意思。” 领导:“你这人真有意思。” 小明:“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 领导:“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小明:“是我不好意思。”这些“意思”到底都是些什么意思?仔细挖去,确实能一一解释。可字的奇妙就体现在这,全都解释得清清楚楚,还有什么意思?

字就是用来玩的。即便某君写严肃文学,落笔时小心翼翼,字字玑珠,句句斟酌,一词一句反复揣摩,仍不免会意错,感受错。一个词,在这里表达一,在那里就表达二了,再换个人就表达三了,再换个时间又表达四了。你说东,我听成了西,都很有可能。

我国的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说过,字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表达。具体句子我都忘记了,差不多这个意思。细细品来,确实是那味儿。有时候字并不能很好地表达出我们想要表达的,弄巧成拙,越描越黑,时常有的。我本想举个例子说明一番,却词穷语塞,没例子可举。殊不知,无话可说,就是最有说服力的例子。

字也确实能有效表达,它可以算是当前最有效的表达方式。就跟高考似的,尽管很多人说它不公平,却是当前最公平的。之前看过一篇杂志,说有学问的人能比没学问的人多尝两百多种味道。具体内容不记得了,总之就是这个意思。其实并不是字面意思的“多”,而是有学问的人能更好的形容味道。吃一样东西,同样是香,没学问的可能说“香”,或是“真香”,再者就是“比肉还香”;而有学问的人就不一样了,什么“芬芳馥郁”、“温润幽香”,什么“泥土的清香”、“美酒的醇香”等,会说一大堆华丽的词来形容。诸如此例,俯拾皆是,不胜枚举。我想这对“读书无用论”主义者应该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毕竟连话都不会说。

我有时很讨厌读译著, 总觉得外国作品翻译过来在表达上欠缺些,所欠缺的非乃翻译的词不达意,而是字附加的神韵。所以对于英著,能找到原版,我尽量读原版。

用字来表达情感,字也带有了情感。和人在微信聊天,有时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的喜怒哀乐;和人书信往来,字里行间都透着情绪波动。有人说历史必须是客观的,所以书写时也得少一些修饰。可正如我所说,字本身就附带感情,谈起“全军覆没”、“国破家亡”等,难免不心生怜悯;提及伟人和伟大成就,又忍不住嗟嗟惊叹,啧啧称奇。如今很多历史学家提倡要在全球视野下去书写历史,这点我很赞同。跨越时空界限去探寻事物的普遍联系,确实能把古今中外都勾连在一起。如果再加些想象力,历史学家便成功地写起了历史小说。

话里字里,承载太多,甚至是一个国家、民族数千年的文明。一个国家、民族,字没了,话没了,啥都没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