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天,我终于逃离 “传销”

TeFuir 1月前 ⋅ 99 阅读

2016年的武汉,各种工作已经趋于饱和,逼近毕业季,各大高校的大学生一股脑涌入社会,而就业门槛却越来越高。连金融欺诈也似乎存在的有些正常了。本文来自在欺诈公司内部工作过的女孩。

在真实故事下面翻看各位读者的留言之后,实习后的那份记忆又流回了脑海中。

我21岁,就读于一所普通大专计算机系。2016年10月,持续了为期两年的学习之后,老师们也终于放心的将我们推向了社会这个大家庭。

实习前,跟母亲打了电话。因为被我之前给母亲说的同学堂哥陷入传销出不来的经历吓到了,母亲在电话里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和室友们一起找工作。

可能是臭味相投,我们都不喜欢计算机,也学习的不好,家长的关心更是差不多,就意见一致的选择了找一样的工作。

接连十几天的找工作,面试之后。我们共同选择了一个大家都觉得还算靠谱的工作,网销。

因为之前我们宿舍的几个女孩都一起兼职过电销,所以一致觉得网销和电销差不多。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宿舍的几个女孩子又可以在一起。

来到公司的第一天,兴奋充斥着我们的大脑,跟着前台来到一间培训室。一进门就看见一位衣着简练的女士坐在圆桌的另一端,和我们一起进来的还有其他初试通过的面试者。对面的女士从前台手里接过了我们的简历之后,站起来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为期三天的培训就开始了。

听课的过程,我不止一次从心底里佩服眼前的这位老师。这个老师以前练过瑜伽和舞蹈,有自己的瑜伽工作室,也是这家公司从创立初期到现在依然任职的人事经理。

培训过程中,她的举手投足间都给我一种独特的舒适感。

现在想想都是毛骨悚然,当时听得可是津津有味的,还一个劲的赞同别人。甚至在室友觉得不对劲的时候还一力劝阻,想想自己当时就活脱脱的一个猪队友的模样。

据老师介绍,公司的老板是个香港人。有点小钱,因为独具慧眼所以来到了大陆投资了金融产业,最终成立了这家公司。

因为我们都没有去过香港,我们对香港人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好奇。以至于让我们忽略了之前所看过的欺诈性新闻和家长们的叮咛。

三天以后,我们进行了一次考试,考试题目有几道简单的,几道难的。但是对于我们已经上过大学的人来说,还算比较好考及格的。就这样,我们几个刚好通过考试,顺利的留在了这家公司。

销售是按等级分组的,因为我们考试分数不同,也就被分在了不同的组里。

来到组里的第一天,组长很开心的接待了我。李顺也被分配成了我师父。和眼前的师父互相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就开始了接下来的教学。

通过师父指导,我才知道有多种方法可以登录微信:安卓模拟器多开微信和用鼠标一直双击微信图标。

在我熟练操作多开微信之后,师父告诉我,双击多开微信的方法不稳定,容易掉线,建议用模拟器。

微信多开之后,师父给了我几个微信号和密码,还有几个女的微博号。他告诉我这个微博号的这个女孩是真实存在的,也确确实实是有钱人,让我关注微博,好好看看微博里这个女孩子的日常生活,熟悉一下进行角色代入,扮演这些有钱的女孩。看我疑惑的脸,他又立马强调道,我们只是借用她的生活图片。

正在我还没有换过劲来时,师父又发给我几个资料包,都是一些聊天话术,和公司内部的一些成功案例。一起给我的还有一部手机,师父告诉我这是工作机,工作微信也只能登在工作手机上,又强调了几遍之后。师父又给我讲了如何发无水印的图片出来以后,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工作前三天,一直看案例,刷新微博。时间对于我这个刚刚出来工作的人来说过的异常快。就在我还沉浸在刷微博的欣喜时,不知不觉都已经进入公司四天了。

这天,早会过后,我依然是打开案例,打算看看案例,在刷会微博时,组长过来打破了我的计划。她一脸笑容的走过来,低声询问我有没有什么看的不清楚的,生活上有没有什么不舒适的。之后简单聊了点,便让我开始独立加号聊天。

组长给了我一张纸,满满的手机号码。(据了解这都是花了高价买来的手机号)

交代了大概工作内容:每天加满一张纸上的号码,然后一个一个去聊微信,套信息。

刚开始就遇到了问题,微信难以通过验证。师父便让我发送:“老朋友,你好!”或者“多年不见的老李,你还好吗?”之类的话术。果然通过率就比我之前只发一个“你好”要高多了。

加上微信之后,对于本来就不喜聊天的我来说,问题就又来了。当别人发来一句, 你是哪位啊,我只能叫来师父。

师父坐在我的位置上一边回复一边教我,他问我如果你加上一个陌生人,他回复你什么,你不会反感,你就怎么回复。比如,上次不是你加的我吗?我现在换了一个微信重新加一下,或者你的手机号不是138 XXXX XXXX吗?我是通过手机号查找的。(发手机号时故意输错一个号码)诸如此类套路别人的模糊话术,总之让客户不要过于纠结加上的原因,放松警惕。

然后是往下聊,每天早上、中午、晚上给他发个消息,至于类容,可以励志,打招呼。同时朋友圈也要做好相应的维护,这时之前关注的那个女孩子的微博发的照片就派上大用场了。

用之前师父教我的方法拿到无水印的照片,然后晒晒孩子,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以及一些自己开车的视频,在家里的视频。总之每隔两道四天发一发自己相关的事情,其他的几天就发发鸡汤文。

聊了有个几天之后,就可以套姓名、年龄、家庭环境、和老婆的关系、孩子有几个,分别多大,最后聊到重点:工作内容。(其中性别是我们永远不用了解的,因为我们扮演的都是白富美,所以客户都是男性)

这一系列聊下来,关系也就好了不少。

王石泉是我第一个上手聊天的人。

“你好,请问您是哪位?”微信那端的人显然不解。

“我没加错人啊,你是叫李晴吧”我故作加的是虚拟工作店里的客户“昨天不是来我店里做过鼻子的美女吗?”

“不好意思,我想您可能加错了,我不叫李晴”对面显然是个很礼貌的男人

“这是我按您给的手机号加的,您的手机号不是138 XXXX XXXX吗?”因为第一次上手,我按着话术一步一步的来,

“您的号码可能是输错了,要不您看看”对面的男人显然已经相信了我的话

几分钟后,“不好意思,我的确是输错,不好意思”我故作输错再三的道歉

“没关系的”对方发完,师父便让我不要再回复了,接着我便和其他加上的人用相似的话术聊天,有些是直接就删了,还有一些如同王石泉一般,等待隔天的再次出击。

隔了一天后,早上刚来到公司,开完早会,每个组喊自己组的口号给自己加油之后,一天的工作也就开始了。

“早上好,亲”我装作每天和虚拟店里的客户亲切问好

“笑脸”王石泉比任何人都回复的快,

“是您啊,不好意思啊,昨天可能太累了,输错了”因为了解大概应该怎么应对,便自顾的回复了。

“没关系的,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不知是不是因为看了朋友圈的原因,王石泉主动问起了我的工作。

“自己在武汉开了一家小美容店”组长开会时有说过,若知道对方的地址,我们自己店子就随便开在上海、北京、武汉以及广州任何哪一个地方。

“我叫王石泉,请问您是怎么称呼呢?”对面的人主动告诉了我名字也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接下来一套聊下来,我知道他32岁,结婚了,有个自己的材料店,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大女儿8岁在上小学,小儿子5岁,送了全托,还给我看了照片。

而我也告诉了他,我叫谢佳琪,28,老公是建筑师常年是在出差的,有两个双胞胎儿子,有自己的店子,一天天的忙碌也很踏实。

聊到兴趣,他是爱喝茶的人,而我刚好对茶有一定的了解。再加上我大学时期的旅游经历,有时也会跟他聊聊旅游的趣事。一来二去,客户对我的防备心也降低了不少。

聊的感情差不多的时候,师父就会指导我给他编故事,比如:自己逛商场在停车场被陌生人尾随,自己每天早上都是一个人吃早餐,还要给他透露自己因为老公常年不在自己身边,会害怕。借此来引起他的保护欲。

(故事在讲述中间,偶尔我也会不经意就陷进自己的故事里,好像自己就真的是那位有钱有上进心的美女。现在回忆起来,也是佩服自己的。)

就这样聊着感情越来越深,王石泉渐渐觉得我是他的知音。他时常闲下来就会找我聊聊天,叫我做大妹子。有任务在身的我也会偶尔不经意间透露某只股票我赚钱的信息给他。

而他忙的时候我就会同时聊其他几个客户。

上班后的第十五天,天气渐渐凉起来,我的师父感冒了,因为念着师父对我的照顾和帮助,星期五下午吃饭时间,买了药就回到办公室,这时正要给组长发他早上要的工作汇报,有刚巧遇到我们组业绩不佳,要开会的事情。我想着先开会了再发也没关系。于是开会之后就被发了现金50元。

罚钱之后的第二天,那个我们期待的香港老板来了,他带着密码箱来的,身后还跟着几个看着像保安的人。有着电视上那种香港人的霸气。

组长跟我们说,今天要发提成了。

果然一个小时以后,老板召集了我们所有人,按组别站好。我只记得个别员工提成就拿了两三万。可能是在金钱的刺激下,那天以后,我更努力的开发客户。只要有意向客户,我就使劲浑身解数的去聊,拉他入股。

可是又是一个星期下来,我还是没有能开户。还被罚了几百元现金。

实习阶段,我们几个人都是没找父母要钱就出来上班了,被罚了钱之后,我也就剩两三百生活费。虽说公司是包吃包住的。可想想还有大半月也是不够了,想到此处,更心疼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钱是从我手里罚出去的,在考虑接下来省着点钱花的同时。脑筋也变得清楚了许多。

想想最开始来上班,每天就只是按照组长和师父的指示去做,自己工作性质都没有弄清楚,就在一顿瞎忙。

于是接下来的上班时间里,每天还是如同之前一样聊天,但是也在心里悄悄长了个心眼。偶尔也会和我旁边的人聊聊天,因为早就上班了半个多月了,和组里的同事也都认识了,所以接下来就只用更有耐心些和旁边的老同事打好关系,套话了。

经过三四天的打探,我才明白原来我们公司投资的邮票盘是我们公司专门的技术人员控制的,只要客户有钱投进来就会输,可是还有一个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万一涨的时候客户拿出了钱呢?公司不就亏了吗?

本着为不懂就问的原则,我假意担心公司亏损问了组长,组长告诉我,所以这就需要我们的员工和他们维持好关系了。但在看到我一脸疑惑时,他又说道,哪怕他自己要拿钱出去也是我们这里操作才能拿钱出去的,我们让他们下载的那个软件是只能操作放钱进去的。拿不出来的,还有… …

可能想到了什么,他随便讲了两句让我放心的话就让我接着工作了。

与此同时,我算是解了我最后的一桩疑惑:从一开始,公司只是告诉我们他们是可以赚钱的,让我们扮演白富美每天和他们聊天,套路信息。打好关系,因为客户是男人,在必要的时候,甚至需要我们和他们撩骚,已达到促进关系的目的,从而成交客户。

回想我前面二十几天的工作里,我也遇见过同行,当时就被戳破,我俩一同笑场,顺便加上私人微信偶尔分享一下自己的好笑的撩人经历。甚至也听说过同事们一个个成交客户,其中不乏有喜欢玩股票的55岁种田为生的大叔以及34岁结婚没几年拿着结婚的份子钱想发财的年轻人。

也许是因为我能力不够,努力了很久也没能成交客户;也许是出于对客户的一点点同情我自然而然选择了离职。

离职前,我跟王石泉坦白了我的工作,年龄以及解释了一切的欺骗行为。最终得到谅解以后,我们互删了微信,而其他那些聊过的客户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印象了,不知当时是删掉了还是… …

最后借着在以前为了出去玩而撒谎骗爸妈而练得炉火纯青的精湛演技骗过了各位领导签了实习证明,甚至还要到六百多块的工资。

离开公司的那天,我回头望了望室友们的方向,他们依然在奋力工作。走出公司大门,天空阳光明媚,直晃眼睛。

后来,我找到了一份文员的工作。和以前工作时的师父聊天才得知公司早就倒闭了。公司改做男性药丸。整个公司业绩没有以前做邮票盘的时候高。

再后来,我删掉了师父的微信,生活逐渐走在了正常的轨道上。

以上,致敬所有抵制不切实际幻想的人们!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