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是那个施暴者

爱上机器猫 1月前 ⋅ 92 阅读

前段时间《少年的你》火的一塌糊涂,天天都能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发观后感。我眼睛飞快的扫过手机屏幕,原来是校园暴力题材,然后选择忽略不去看。

不是因为我懒。

是愧疚。

愧疚来源于两件年月相隔甚远,但我一直不敢忘记的事。

———————————————————————

 

学生时代,我比一般孩子要幸运,自己从没受过别人欺负和霸凌。

但我必须要承认,曾经在别人被欺负的时候我会选择做一个冷漠的旁观者;甚至亲自上场,成为那个施暴的人。

这种恶劣行为,我干过两次。

 

第一个被欺负的人叫小娴,女生,是我小学同学。

小娴的全名很美,但她的外形和名字给人的感觉差别很大。矮胖身材,蒜头鼻下是肥厚的嘴唇。

在小学生还未健全的三观里,没有什么不许以貌取人的概念。全凭自己的喜好来衡量世界。

外形欠缺的小娴自然成了同学们眼中取笑捉弄的对象。

“丑女”“肥婆”......什么难听的绰号统统都往她身上安。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体会,学生时代被霸凌被欺负的同学大多会走入两种极端。要么更加发奋努力的学习,告诉自己要改变跳脱到新环境;要么就会走入自卑谷底,蜷缩在自己的角落,成绩也一落千丈。

人人都想做第一种,但很不幸,小娴是属于后者。

模样不讨喜,没有自信,成绩也差的小娴在老师那里也难讨到什么欢心。文艺汇演全班女生就她不能参加;调座位她都是最后一排;课堂上偶尔遇到她能回答上来的题,老师也总会忽视小娴那支举起来的小胳膊。

久而久之,小娴自己也泄气了。不再举手。

别以为小孩子不懂,他们可会看着大人的脸色行事。小娴不被老师重视,同学们对她的欺负就更加变本加厉。

我们在五年级的时候来了位姓郑的班主任,教语文的美女老师。这个女人有一股魔力,她身上的亲和力让我们每个同学都喜欢的不得了,包括我和小娴在内。

她说话温柔,不轻视任何一个同学,会用宽严并济的态度教育我们,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爱上语文的。小娴的成绩也是在郑老师的鼓励下有了起色。

但因为一件事,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小娴的人生。

 

我记得非常清楚是2008年的五月份,刚刚开完地震追悼会的一周后。

天气非常闷热的中午,大家都在自习。

那时的女生流行穿一种水晶凉鞋,小娴也不例外。

我正在和朋友聊天,忽然就听到小娴座位方向传来一阵尖锐的嬉笑声。

“你们快看呀!小娴的脚趾居然是六根。”

“啊!是吗?快让我看看。”

“小娴你是妖怪吧?”

“哪呢?你让开点,我没看清楚。”

我们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只见几个好事儿的刺头围在小娴课桌边,像围观野生动物一样。

小娴听到他们的话,脸“蹭”地一下就红了。

手攥紧了拳头,紧张道“你们给我走开!”

几个刺头更加来劲,有的拿笔蹲在地上戳小娴的脚。有的讥笑道“你把鞋脱了我们看看呀!”小娴更加害怕,使劲的把脚往椅子后面缩。

班上的同学有的把头转回去接着看书,有的也围上前去“助威”,而更多的同学是像我一样默不作声但又站在干岸上看戏,不时还发出笑声。

有个胆子大的同学没时间磨蹭了,尽然直接用手要去脱小娴的凉鞋,小娴害怕极了,拼命的推开他们,喉咙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时候有个叫叶子的女生站了出来,女生发育快,占了个头优势的叶子,死命的推开了围在小娴周围的同学,一把将小娴拦在身后。呵斥道“你们都给我走开,再这样我告诉郑老师了。”看到有人帮自己,小娴一下子就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老师在小学生的心中还是很有威慑力的。这群人只好悻悻离去。

 

最后郑老师还是知道了。

那是我见过她发的最大一次脾气,她的巴掌拍在讲台上“咚”的闷响一声。

“我从没想过在我的班级里会发生这么恶劣的事!”

全班气氛低沉,大家都不敢抬头,只能听到郑老师的声音“你们知不知道践踏别人的自尊,是最可耻的事?”

听着郑老师的批评和对小娴的安慰,我心中有一丝波澜,虽然怒火不是朝向我,但我刚刚也笑过小娴,心里有一丝过意不去。我当时心里一直在想究竟是为什么不安?不知道其他同学是否有和我一样的感觉?

等我更大的时候,经历的事更多了,我才明白那种感觉叫“愧疚”,愧疚的是,我虽然不是扔石头的那个人,但石头却是我们递上去的。

我不知道这件事对小娴的心里是有多大的影响,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她穿过凉鞋。

也没见她笑过。

———————————————————————

 

如果说小娴的事我只是选择冷眼旁观,那么我打琪琪,就是真正的在霸凌同学。

和小学生不同,初中的学生已经是半熟不大。对世界有些模糊概念,但不健全。总幻想着自己的行为怎么彰显成熟,显得特立独行,看透世界。

有的同学会想着打扮,有的同学会学着抽烟,或者飙一口脏话。而我是想着装酷耍拽,让自己看上去很不好惹。

现在想想真是无知。

琪琪就是我在读初中时候的男同学,坐在我前桌。黝黑的皮肤,长得挺壮实,比我还高半个头。唯一的不足就是他右耳上一直戴着助听器。

后来才知道,他小时候得过中耳炎,右耳听力有些下降,所以需要佩戴助听器。

但是由于语感没有得到完整的锻炼,琪琪说话一直有点口吃和大舌头。

但琪琪人很阳光,这是他和小娴不一样的地方。所以他并没有像小娴一样太被欺负。但我和琪琪之间坐的太近了,我那时候也像脑袋抽风似的,天天以捉弄琪琪为乐趣。

每次先惹急他,然后他会和我争辩,但琪琪说话一直口吃,我就会模仿他说话。以此来取乐。气的他满脸涨红,然后我就和身边的同学捧腹大笑。

现在想想,如果那时有摄像机把我拍下来,我的姿态是会有多么丑陋。

 

真正让我后悔的是那次不该动手。

有回放学,大家都在清理各自的书包。我看到坐在前面的琪琪,又想玩乐此不疲的老把戏。

跑到前面,搂住他的肩膀,看到他在清理书本,我眼睛尖的厉害,一把从他的书本里抽出本杂志,是当年比较火的言情刊物。

我大笑道“没想到你内心还挺娟秀的”

“你......你快还......我!”

“就不还。”我冲他得意的笑道。

琪琪一着急,说话更加磕巴“你快......还我.......我我还要回家!”

“你快......还我.......我我还要回家。你以为自己是复读机啊!”我又模仿着他说话的样子。

“干什么总......总学我......我我说话。”琪琪有些生气了。

我当时口不择言的说了句“因为你妈把你生成这样的呗!”

话音刚落,我就被琪琪狠狠地推了一把,他死瞪着我。

身边有同学起哄“老王,你不行啊!琪琪都敢和你动手了。”我当时脑子有点懵,脸上有些挂不住,直身冲上去就照着琪琪的脸左右抽了俩耳光,清脆又响亮。

琪琪重心不稳坐在地上,助听器也被我打掉了,我手很重,马上就看到琪琪嘴角被我抽出了血。

我发誓,当时打完琪琪我就后悔了。

但身边同学都看着在,我硬撑,想让别人看看我是多么的拽,一脚把琪琪的助听器踢到了讲台的地方。

对他吼道“你他妈也敢和我动手!”

琪琪坐在地上,眼睛通红,泪水在打转,但他愣是没有流下泪来,就那样死死的瞪着我,那个眼神我到现在也忘不了。

班上一个很仗义的女生竹子,看不下去了,站在我面前,用手指着我的鼻尖骂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有你这么欺负同学的吗?”

我自知理亏,转身就回到座位上拿起书包就要往外走,竹子把手一伸拦住了我“你不准走,你必须和琪琪道歉。”

我心里其实很不安,但青春期的我太过狂躁,有错也不想承认,反手推开了竹子的胳膊“别挡道!”

心虚的离开了教室,听到竹子愤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个懦夫。”

对!我是个懦夫,我原本沉稳的步伐一到楼梯转角处就急促的往下跑。

拼命的逃离现场。

 

回家后我一直挺不安的,想着琪琪怎么样了?脸上的伤有没有事?助听器有没有被我踢坏?他回家会不会告诉他的爸爸妈妈?

我心里熬的厉害,实在憋不住,便把事情在饭桌上告诉了我奶奶,她一听立马脸一沉,把碗重重的一搁,批评道“明天立马去学校向同学道歉!”

奶奶把筷子攥在手心“别人爸爸妈妈把他送到学校里,不是让你取笑的,更不是让你欺负的。”

“你要学会换位思考,不仅不能欺负同学,别人身上有困难,你更要帮助他........”

我一个劲儿的听着,不敢反驳,生怕奶奶的筷子抽到我身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辗转反侧,一直在想,我和琪琪其实没什么过节,我为什么一直要欺负他呢?为了好玩吗?可我也没获得什么乐趣啊?

那时还太年轻,根本不懂得自己的行为有多恶劣。

但我明白奶奶说的换位思考是什么意思,把我和琪琪的位置对调,我未必能承受住这一切。

 

自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找过琪琪的茬。相反我会像奶奶说的那样,偶尔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帮他一把,做过的笔记借给他,新买的杂志借给他,别人捉弄他时,绕着弯子的替他说话。

奶奶后来问我有没有向琪琪道歉过,我点点头。

可我心里知道,因为面子“对不起”三个字我一直没有说出口。

即使在我和琪琪的相处过程中,这三个字在心里反复翻腾了一百遍。

时间未必能抹平一切,但至少可以让人淡忘,我和琪琪心照不宣的把不愉快的那次经历翻过,谁都没有提。

初中毕业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琪琪,很显然,我们也不会再有联系。

很可惜,一直没有向他道歉。

———————————————————————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我对世界的感触也愈发敏锐,阅历和知识赋予我的洞察力,使我回想起当年小娴和琪琪的事,就会有些许愧疚。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欺负过同学,也没有取笑过别人,因为我很怕会因为自己的一个小举动,而改变别人的一生。

现在的人常常会把“同理心”这个词放在嘴边说,可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多少呢?

霸凌在中学,大学,乃至于职场都非常常见。

可同窗学习是一种缘分,我们真的不该把一些无知乐趣和发泄心理强加在弱小的同学身上,更不应该把别人的缺陷当做玩笑一样来嘲弄。

校园霸凌题材的电影我是很少看的,因为它像一面镜子,让我看到施暴者的嘴脸是多么丑陋,也让我知道当年我也是这样,甚至我们都是这样。

我知道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小娴和琪琪,虽然有些迟,但我真的很想对你们说声“对不起”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