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过去的自己,我现在挺好的

一大坨阿蕾 1月前 ⋅ 92 阅读

曾经难受过的经历终有一天也能心平气和的讲出来,可对于生命中的有些人,我们也许可以做到理解,但永远都不会原谅。回忆,需要细品,苦涩中会有一丝甜味,最起码,也能让我们感受到现在的甜。

六年前,我读初一,第一次寄宿。学校其实离家不远,只是横跨了一个湘江而已,但是入校的第一天,看着爸爸妈妈是真的会转身消失在楼梯口,我哭了,可我万万想不到,自己还哭得太早了。

我不是个特别优秀的人,但是稀里糊涂的在入校一个月内成了班上最受欢迎的女同学,刚进去所有新生要学习广播体操,我是那个领队的(莫名还和男领队传了绯闻,还酿成了某个夜里半个年级起哄叫我大嫂);班主任是数学老师,我是那个数学课代表;入学要求考试,我就是那个最高分的。也许是光芒太甚了,我很快迎来我单纯人生的第一场灾难。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人会问我你是不是在背后说谁谁谁坏话了,我拼了命的为自己证明,可我犯了一个错误,我向所有人都说了一句“她知道,她可以证明!”------这是多么愚蠢的一句话,说明你真的把你的清白交付给了别人,她的一句话,能够让你万劫不复。

是的,那个曾被我当成好朋友的她借了这个机会,在我满心以为她会证明时对我大喊“别再把什么事情都赖在我身上!”那种被雷劈中的感觉我至今不愿回想,迷迷糊糊的我也不记得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我又哭了。原来,不是所有的情绪都是自然而然的,也可能蓄谋已久。

自此,我成了万人恶,我被变成了一个在背后捅过无数人的人,而最可怕的是,我并不勇敢,甚至怯懦的让身边人恨铁不成钢,我没有为自己正名,而是一天天忍着,直至崩溃。我听着不堪入耳的话语,听着肮脏的形容词,听着荒谬的构陷,但我越来越不会去反抗,而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变得越来越卑微。

在她们合伙偷并且撕碎了我的日记本,在两个星期后用残页来羞辱挑衅我时,我真的受不了了,一向好强的妈妈来了学校,哭着反映了我的遭遇,但也是那天,我见识了人最虚伪可怕的模样。

那个一向嚣张的她哭倒在自己妈妈怀里,睁眼说瞎话道自己从来没针对过我,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往下掉,一旁的“同伙”都惊呆了。但是那个晚上我恨的不仅是她们,还有那个不争气的自己,整个晚上我不发一语,耳边全是她们的声音,我的脑子乱的很,直至今日,都不记得那天我是怎样回寝,怎样入睡。

记得初三大家开始心无旁骛的学习时,好多同学才真正意义上和我认识,他们说了一句话“你也不是传闻中那么贱啊”。是啊,流言的力量就是能让明明从未与你相处的人给你定下了标签,我内心苦涩,却也勉强微笑。

种种经历不愿细说,种种难堪不愿回忆。

但是,回忆至此,我没有再哭,这是我花了五年才做到的。

初三尝试忘记,但每每想起依旧会泣不成声;高一不去回忆,希望能够淡忘,但是一旦想起,还是感到心痛得绝望;高二试着讲述,发现语气中还是有不甘,不甘曾经如此憋屈;高三试着用成长之名去美化这段过往,骗过了爸妈,也骗过了自己;如今大一,我写下来,不是记录暗黑史,其实是想证明成长,它让我放下了,可能我永远不会去参加初中同学聚会,但是再次说起来,我轻松了很多。

不必要求自己去想通某件事,不要绞尽脑汁去怎样调节心态,因为不管此时内心如何,都是经历,加快不了进程,这些经历要留给未来的自己细品,个中滋味,即是人生。

如今讲述起来,自己都认为又可怕又幼稚。

五年后用新的态度回忆这段可以被称为“校园暴力”的经历,发现其实我主观漏掉了很多内容。只有五年后的我才想得到。因为委屈,我忘了刚入校时,单纯到不懂任何世故的自己从未考虑别人,上床同学太吵,我就天天发脾气;男生比较纯粹,我就明显和男生聊得更嗨;入学考试前我紧张焦虑,和身边朋友一直倾诉自己的不自信,结果考了第一------种种真相让五年后的我恍然大悟,但是我也明白,这都不能成为我被如此对待的理由,正如电影悲伤逆流成河中说的“可以理解,但绝不会原谅。”

我曾连续做过两个月的噩梦,每天幻想自己有超能力,终有一天会像北极星小姐姐那样的帅气的,当着全部人的面屌丝逆袭并为自己正名。每天靠这种虚无缥缈的幻想入睡,导致现在都还爱臆想,常常幻想自己是个超体,潜能没被激发出来的那种,虽然这个臆想症让自己浪费了很多时间,但不得不说,我也依赖它调节自己的情绪,因为不管你内心世界多么丰富,哪怕凌乱,但是所展现出来的样子是正常的,是积极的,这就够了,人嘛,说到底,也是活给别人看的。

现在的我,和以前很不一样,认识了新的朋友,也从不提及当初遭遇,最多潦草一句“哎,算了,不谈”,或是吐槽一下人生艰难,或是吐槽一下初中班主任的自私自利,再对比一下夸一夸高中班主任的好。

以前的我瘦瘦的,回忆起来貌似还有挺多人喜欢,现在的我有点壮实,没人追,但我每天疯的自在,活的潇洒。

还有人让我去想那些过往吗?那我会告诉你,其实我慢慢发现自己也有错,并且在最黑暗的时候,曾有一个男生在我旁边陪着,他不帅不出众,但他曾在夏日手动为我扇了一中午的风,让我好好睡个午觉,而我忽略过他,几年也不曾花一点心神去留意他。那么现在的我,想向他道谢,虽然几年来没有挺身而出的英勇,没有无微不至的照顾,没有彼此相依的缘分,但是,我最终还是要记住你,谢谢,生命中出现了这样一个普通的过客,却让我的回忆多了一抹亮色。

我不感谢那份经历,但我现在认为我必须有这样一份经历;我不去美化它,但我会正视它;我不把它当成成长路上的财富,因为它只是经历,无论曾对我影响有多大,岁月终会淡化它,只是所需时间的长短不一罢了。

那些可能会经历或正在经历的人,如果孤独就去感受孤独,如果委屈就去感受委屈,如果不甘就去感受不甘,但永远不要绝望,别让自己的世界变得狭隘。

如果有机会,背上包出去走走,看看别的人是怎样生活,最好坐上火车高铁,细赏一路风景,你会发现,换个地方思考,容易想清楚很多,因为世界很大,我们的生活圈太小,待着久了容易走不出来。心系大海就不能困于江流,一往无前才会迎来春暖花开。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