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茹先生

one direction 16天前 ⋅ 55 阅读

我和茹先生相识于2019.10.9。这是他记得的日子。

现在看来也不过短短过了几个月,我们却要认为彼此就是一生的人。若要告诉我父母,肯定会被套上幼稚搞笑这样轻蔑的词,也是,这要是放在几个月之前的我身上,我也会觉得大把的青春都要浪费在一个人身上,不是傻子是什么。可是现在,真香。

抽烟喝酒蹦迪玩社交APP,我曾经的常态,交了快十多个对象,有的甚至连名字都记不清了。没受过什么特别的精神灾难,只是觉得在我身上不可能发生爱情了,现在能找到的人都是心里装过别人的人,凭什么要求别人为你付出这么多呢。

茹先生说他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我们俩遇见。

说来也好笑,这段真实的感情是发生在最虚拟的社交APP上,由一个点赞一个评论开始的。闲着无聊,坐高铁回学校,断断续续的网速让我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在app上发着照片享受别人毫不真心的夸赞。看到茹先生的评论,条件反射地就点进了聊天界面。发了一句小哥哥在吗,由于网卡,一连发了十句出去。我现在想想他可能真的觉得我是个傻逼,所以才会突然理我。后来问茹先生,怎么就突然在评论里夸了我一句?茹先生:看别人照片,我都一个个损过来的,看你照片就突然打了句好看。

河北到江苏,一千多公里的路程,他说来就来。后来我说他蠢,我说我要是把他卖了,或者我是个大骗子怎么办?茹先生说:这是北方男人的冲劲,你懂什么。跑一千多公里去追我媳妇,这事我能说一辈子。他来的当天晚上我就带他去了酒吧,一个劲的摇骰,我一个劲的开他,却不知道他每一个都喊的是真实的大小。七八杯洋酒下去再加上一点啤酒的混合,一会我就撑不住了,跑出去在路边吐了起来。茹先生追了出来把我扶回酒店,过马路路过一个红绿灯时,因为实在有些晕,我一个转身趴在他肩上抱住了他。后来茹先生告诉我,其实十秒后红灯就变成绿灯了,但他硬生生按住了我的头没让我回头看到,就这样抱了三个红绿灯过去......

那晚,茹先生帮我擦了我吐脏的皮鞋,给我盖上被子,就回到了自己的酒店房间,酒精的作用使我入睡特别快,然而茹先生却失眠了一夜。

凌晨三点。我酒醒了,醒来后只觉得胃疼,试着发消息给茹先生,没想到秒回,说着酸奶能缓解,现在要给我下去买酸奶。没戴眼镜的他在大半夜像瞎了一样,加上凌晨没有店还开着,走了半个多小时才买到一包莫斯利安。我后来问他那晚为什么不戴眼镜?茹先生说:要见我,戴眼镜太挫。

我这个人在周围人眼里是渣了,谈了这么多对象,换的这么勤,是啊,说自己不渣都好像一句无声的狡辩。谁愿意当渣女,谁不想拥有认真的爱情,只是一次次的尝试,给机会,却总是受伤,这难道也要怪在我们自己身上吗。想着经历了这么多套路,不会再被谁感动了,然而眼前眯着眼睛拿着包莫斯利安问我好点了吗的男人好像一个天使。眼睛有些发酸,想要抓住这个美好的人,又有些觉得不配。

喝完酸奶,我坐在原地发呆。

茹先生突然问我: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什么怎么样?茹先生:那件事啊!我:啊?哦.....我,那个。我同意了。

突然,我就有了男朋友。

也许当不相信一件事到了极致,上帝又会让你知道它的美好。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