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越过人海去爱你

by佳佳啊. 16天前 ⋅ 64 阅读

天朗气清,春光明媚。

台上,一对新人在相拥相吻,幸福溢到了眼角。新娘扬起的白纱缓缓的在微风中飘摇,甜蜜漫溢到了整个婚礼现场,甚至漫溢到了每个人的心里。

台下,掌声如雷,起哄声此起彼伏。夏初瑜穿着一身蕾丝粉纱裙坐在伴娘座,她忽地回头对上了蒋思毅炙热的目光。

这次,他们谁都没有回避。就那样,对望着,仿佛恍然隔了一世。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蒋思毅一定会选择改变历史。

如果时光可以逆转,夏初瑜一定会选择改变自己。

对不起,夏初瑜。

没关系,蒋思毅。

一场酒席散去,蒋思毅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向了她。他看起来还是和从前一样俊郎帅气,迷的她神魂颠倒。可这次,她却无法毫无芥蒂的再次去拥抱这份温暖。

“好久不见。”

就连这久别重逢的惯用语句,在他的语气中也显得格外温柔。夏初瑜缓缓的站起了身,却闻见了他身上清新的向日葵香水味。——那牌子是白雅常用的。

“嗯。你…还好么?”

她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和,因为他现在真的完全已经不属于她了。蒋思毅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宠溺,像以前那样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棒棒糖,递给了她。

“挺好的。诺,看见你今天这么漂亮的份上,送给你。”

一场梦惊醒,她缓缓的接过了那支棒棒糖,着急的拿起了包,似是在极力逃离着什么。

“谢谢…那,改天见。”

蒋思毅望着她匆忙逃窜的背影,一阵满意。

高中三年,夏初瑜苦苦的暗恋了他三年。大学四年,他们整整在一起了三年。明明他们应该像偶像剧发展的那样,从此恩爱一生。可是,大四那年,他出轨了。

大一,他们顺其自然的在一起了。由于家庭的不富裕,他们决定一起去学校附近的甜品店工作。老板人很好,是一个和善的男人。他有一个女儿叫白雅,白雅浑身喷着向日葵味的清新香水。夏初瑜不喜欢她,似乎是从一见面开始的。

白雅比他们小一届,整天喜欢围着蒋思毅问这问那。偏偏蒋思毅是个特别含蓄又不懂得拒绝的人,他习惯性的让夏初瑜来解决白雅的问题。而夏初瑜的嘴毒,往往几句话,就能让白雅红了眼。

蒋思毅经常说,何必呢?她只是小,不懂怎么处理感情。而夏初瑜仍是嘴不饶人,她跟白雅像是水火似的,互不相容。

大四,他们租了个不到五十平方米的出租屋,潮湿阴暗,但却能与对方在一起。第一个晚上,蒋思毅没忍住,夏初瑜也没有抵抗。毕竟,他们曾深爱彼此。事后,蒋思毅说,一定会把夏初瑜娶回家,让她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夏初瑜只是拉着他的手,让他以后负责承包家务活。

可最后,家务活都被夏初瑜承包了。因为她不忍心看着蒋思毅疲累的眸子,她心疼。他们终于顺利的度过了热恋期,进入了下一个阶段。生活中的各种小摩擦接踵而至,而且每次都能让他们冷战好几天。

按照蒋思毅的话来说,夏初瑜做事没有分寸,还不理智。夏初瑜却觉得,蒋思毅太呆板,过分注重细节。于是俩人约定了,每次吵架后,蒋思毅都要给夏初瑜买一支棒棒糖,作为惩罚。

又是一阵血风暴雨,夏初瑜摔门离去。这次是因为白雅。白雅故意扭伤了脚,还硬要诬赖给夏初瑜。这种狗血剧情,竟然就这样演到了她的身上?她经受不住蒋思毅的连连质问,承认了这莫须有的罪名,并提出了辞职。到最后一刻,她本来是想爽快的说分手,可,她不敢。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他为什么不肯相信她?难道他也觉得她如此不堪?

三天后,夏初瑜趁天不亮就偷摸回了出租屋。她甚至连借口都想好了,只是回来取个衣服。可一打开门,就看见散乱在地的衣服,包括床上躺着的俩具白花花的身体,刺痛了她的眼,更刺进了她的心。

愤怒,嫉妒,怀疑,厌恶…众多的心情交杂在一起。她发了疯似得一把掀起了被子,先给了白雅一耳光,又用尽全力的捶打着蒋思毅。蒋思毅似是醒了,把她抱在怀里,细细的擦去她的眼泪。他回头看到白雅,也是一阵诧异。他一遍又一遍的解释昨晚上他只是喝了酒,认错了人,并非有意而为之。

喝醉了就能随便找个人上床?不可原谅!白雅哭红了眼,可怜巴巴的抱着蒋思毅,无论他怎么说,她就是不肯放手。而夏初瑜像个外人似的,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出租屋。

她又回到了闺蜜苏玥的出租屋里,抱着她哭的死去活来。苏玥和林逸大一就在一起了,她当时还不看好他们,没想到,最后他们走的最长远。

经过一个月的冷静,她决定了去出租屋里搬出自己的东西,其实,也是在给蒋思毅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她打开出租屋的时候,蒋思毅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方便面,颓废又忧伤。他看到了她,缓缓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棒棒糖,递给了她。她的嘴中像是塞了一团棉花,难受到难以开口。

昏暗的灯光下,俩个人第一次这么生硬的坐着。夏初瑜缓缓的倒出了满满的一大袋棒棒糖,自言自语的说着他们背后的历史,她记得一清二楚。而蒋思毅深情的看着她,递给了她一张纸巾。

她说,蒋思毅,你变了。以前你都不忍心让我哭的。

他说,对不起,夏初瑜。

夏初瑜想着只要是蒋思毅开口说句挽留的话,她一定会再给他一次机会的。可他,并没有。他毫无挽留,甚至帮着夏初瑜收拾行李,并将她送到了门口,微笑着又递给了她一支棒棒糖。

他说,白雅怀孕了。

明明他是微笑着的,说的话却寒冷刺骨。她生气又委屈的毫不留情的留给了他一个坚决的背影。而蒋思毅站在门口一遍又一遍的唤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再见。

“你说完了的话还在心头汹涌

笑着挥手 还没回头 泪水比我坦诚

比离别更怕思念如洪水猛兽

吞噬了我又陪着我温柔舔舐伤痕

有一颗紧紧依靠着你的心一瞬间落空

我们都曾试过想以后

以后却不会来了”

这首歌曲陪着夏初瑜度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她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放下了没有。反正她告别了以前的自己,她不会再为了他寻死觅活,伤心自怜了。

手机电话铃响起,她接过了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初瑜,今天中午有空么?”

“好像有。我刚回国,要解决的事情挺多的。”

“我还欠你一支棒棒糖。当初,是我弄碎了你的粉饼。”

她微微一怔,又笑了起来。

“我早就知道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