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幼儿园记事 1991-1994

小兰 15天前 ⋅ 49 阅读
 

童年往事:幼儿园记事 1991-1994

再过几个月就32岁了,记忆真是奇特,最近总爱怀旧,但我人生最清楚的记忆还是停留在幼儿园时期。小到一个人脸上的表情,一句话,一个动作,都记得一清二楚。甚至整个幼儿园的路线图到现在我都可以画出来。但小学五年级之后到大学这个阶段反而没有给我留下太多深刻的印象。*后来我觉得,大概是幼儿园时期,作为45岁孩子的我还没有真正建立起心理防御机制,任何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人与大自然之间的互动,都能毫无缓冲,毫无保留的直击心灵最深处。**

 

幼儿园最美的记忆和90年代初北京的秋天是连在一起的。秋高气爽的天空,温暖的阳光,叶子烧糊了的味道,幼儿园里杨树在阳光下被风吹拂树影婆娑发出的一片片响声,伴着清冷的微风,这些大自然的美好融在一起,都像基因印记一样刻在了我的大脑中。每到秋天,只要闻到树叶烧糊味道的一刹那,我的大脑皮层就会在瞬间被触发,进入到一种梦境一般的状态。一个个小时候的记忆闪现在眼前,一片片杨树,一缕缕阳光,一阵阵秋风,和我喜欢的人的脸,总之我最美好的瞬间与大自然有关,与秋天有关,与杨树有关,与阳光和风有关。

 

可惜这种树叶烧糊的味道大概只能持续一周左右,我的梦一般的感受随着味道的消散也随之变淡。只能期盼着下一年的秋天赶快到来,进入下一次梦幻般的回忆中。

 

*大陈陈*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的名字应该是两个重叠的字,而且都是姓陈的陈。他为什么叫大陈陈,因为班上还有一个年龄小一些的小ChenChen,因为总是尿裤子大哭被我嫌弃忽略掉了。大陈陈是我幼儿园中班(或者是大班)上的一个男生。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喜欢一个同龄人的感觉可能就是对他吧。在所有小男生吵吵闹闹,裤子时不时往下掉,无理取闹,故意破坏我玩具的时候,大陈陈总是安静的在一旁。这就是我对他的整体感觉。他总是安安静静的,温温柔柔,认认真真的,虽然忘了他都在做些什么,但就是散发着安静温柔高贵的气息。而且那种安静并不是出于对周围环境的恐惧,而是由内而外的一种恬静的气质。

 

记得我爸从单位带回来一块很圆很大的吸铁石,贴在门上,我偷偷带着到幼儿园显摆。当时清楚的记得我们围着一个大圈坐着,我假装无心的从兜里拿出吸铁石摆弄着,终于,坐在我旁边的两个男生看到了,吵着要玩,我断然拒绝,然后对着坐在我对角线的大陈陈说,大陈陈给你玩,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开心的接过了吸铁石,连兴奋的神情都那么温和自然,完全没有小男生一兴奋就流鼻涕手舞足蹈的丑态。我伸出手递给他,还专门瞪了旁边两个男生。心理非常痛快和兴奋。那两个男生和大陈陈说给我玩会,我对大陈陈说不许给他们玩,只许你自己玩。大陈陈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对我点点头。我们之间居然有了约定。整个下午我都处于一种陶醉的状态。

 

 

下午晚些时候,大家被迫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家长来接,突然一声巨响,老师怒斥问这是什么声音,我只听旁边两个小男生指着大陈陈的位置说,是他,他椅子上有吸铁石。直到现在,我都清楚的记得大陈陈脸上惊恐的神色,虽然还是很柔和,但那种紧张我第一次从他脸上看到,我心里也一沉,心想完了。果然老师没收了那块吸铁石,他自责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敢说话。后来我妈来接我,走到楼梯口要下楼的时候,我低着头,含着眼泪说我的吸铁石被老师没收了。我妈说那我给你要回来。我清楚的记得,此时戏精附体的我,双手拉着扶梯把手,梗着脖子低着头,背对着我妈说:不用了,我怕大陈陈受连累。。老师会说他的。。转过头来时我妈已经往回走了,我心里瞬间忐忑不安起来。又想要回吸铁石又怕大陈陈挨说。最终我妈要回了吸铁石,第二天我依稀记得在洗手的地方撞到了大陈陈,他担心又有点怯怯的问我吸铁石有没有还给我,我说了一句还了,就开心的跑掉了。*但唯独洗手间这个情节,我对自己的记忆没有自信,难道是我太想塑造大陈陈勇于面对自己犯下错误的正面形象,后期脑补的情节?也许有可能。或者也许他做出了和我想象中相反的行为,但我无法接受,所以脑补了美好的假象?越想越不想去想了。反正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我清楚地记得,大陈陈要走了,他本来就比我们大一岁,要去上学前班还是小学了,他奶奶/姥姥来接他,我和其他小朋友站在门口,和他挥手,大声喊大陈陈再见,大陈陈再见,他也温柔的对着我们挥手,微笑着,还有些不好意思。我突然想哭,跑到了厕所擦了擦眼泪,回来继续和大陈陈招手。(也不知为什么,可能是父母教育的原因,那时候的我,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情感,不轻易让别人看到我的脆弱。)我发现在我周围,好像还有不少女生也喜欢大陈陈,大家都站在门口,一直说着同一句大陈陈再见,终于,在大概20分钟以后,大陈陈被他奶奶/姥姥领着离开了。我心理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失落和无力感。但过了一会又和别人抢玩具去了。

 

 

*Y

 

我到现在还留着我和她小时候幼儿园舞蹈演出的一张照片,她站在我旁边,我们两人穿着一样的橙色衣服。她长得酷似张柏芝小时候,长大了我才意识到这其实是我喜欢她的大部分原因。她长得真是好看,除了张柏芝,她也酷似小时候的金铭,和小时候的宋祖儿。我好像从小到大都喜欢这一类清纯少女系长相的女生,无法自拔,虽然我自己也是女生。 虽然幼儿园之后几乎没有见到过,但现在的她我猜会比较像李沁。。。

 

说出来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我看着她脸时候的感受,就是一种无来由的幸福,快乐,高兴的感觉。看着她的脸就能让我高兴,欢喜,快乐,有动力。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唱拍手歌,我看着她的脸着迷,却不知道是为什么。她转过身要和别人一起拍手,我很生气,拉着她的胳膊说我要和你拍手。有一次她问我多大,我说88年,她说我87年,那我比你大。我说哦,心里想为什么87会比88大呢。

 

她和我住在一个楼里,但平时不上幼儿园时完全没有往来,也没见到过她在楼下玩过。有一次在小公园碰到了,一个老奶奶让我俩帮忙看着她买的大西瓜,她去办点事情,我有点不知所措,为什么要我们看着?她会不会是坏人?李莹倒是比较淡定。后来我妈来接我,我丢下西瓜就跑到我妈那里了,后来才发现李莹没跟上来,过了一会,她一个人拖着一个大西瓜费力的走着,她姥姥这时候也来接她了,她和她姥姥说这是帮另一个奶奶看着的,这里又多出一个可能是我脑补的情节,李莹和她姥姥说,“XX(我的名字)丢下西瓜就跑了,我一个人拖过来的。我很生气,就和她吵了起来。虽然无法确定这个情节到底有没发生过,但我确实记得自己有些莫名的不好意思。

 

我们后来去了不同的小学,有几次在二小数学班的卫生间里碰到了。我一下就认出了她,但出于某种奇怪的心理,我假装没看到,等着她叫我。她也一下就认出了我,她说你是XX吗?我们一起上的幼儿园。我又是出于某种奇怪的心态,说我不叫XX。我上小学后确实改了名字,但只是在中间加了一个字而已。她说那你以前叫XX吧?我说是。她问我在哪个数学班,我说8班,她自豪的说我在2班(越靠前成绩越好)。我只记得自己当时听了很自卑,很嫉妒,之后没说几句话就走了。之后又碰到了她几次,都是在数学班的卫生间,她每次都要告诉我一遍她在数学2班。我每次都很嫉妒。

 

现在每次想起她,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她小时候水灵灵的样子,现实中她也已经32岁了。*希望她过得幸福。希望她还是那个我记忆里温柔善良的人。这是我的一个自私的愿望。*

 

*JL*

JL是个很老成的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少女老成。但我很感谢她,上小班时,班里一个辫着麻花辫的女生非常恐怖,她每次一坐到我旁边就小声说你看着就让人讨厌,然后使劲用长指甲掐我的手,非常痛,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不敢还手,或者告诉老师。胡JL看到了,大声说你在干什么?然后把她手拉开。现在想想她真像个天使一样。同样都是3岁多,怎么会有这么成熟般的大姐姐一样的女孩存在,我也算是幸运的了。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上楼的时候,遇到了她,她突然和我说,走路不能驼背,否则以后就改不过来了。我当时想我爷爷也说过这样的话。那时候我们是上中班。真好奇她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教育出这么有爱心的女孩。

 

之后幼儿园毕业后不久,在马路上遇到她,我大声叫胡JL, 但她已经不认识我了。我记得当时很困惑,失望,为什么她就突然不认识我了?我对她印象那么深。希望她现在过得幸福快乐!真心为她祝福。

 

 

*其他杂记*

 

记得有一次大家去舞蹈教室排练节目,老师让没有被选上跳舞的人都先回教室,我记得当时李Y被留下了。我在最后还是被老师刷了下来,老师手一指,这个孩子你走吧。我一个人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伤心,愤恨和无力感。我是多么想在舞台上跳舞啊。

 

90年代的幼儿园,也存在着不少老师出格的举动,一个中年女老师把不好好吃饭的女生的头使劲往汤里按,看得我们一个个心惊胆战。

 

因为对豆浆和蒜苗的味道过敏,一闻到味道就想吐,有一次来不及在家吃早饭,只能在幼儿园吃,刚好赶上喝豆浆,我一进门就觉得大事不好,想吐,但老师已经拿着一碗温豆浆撂在我面前。我假装喝几口,一个女老师看烦了,过来就把豆浆往我嘴里灌,我惊恐至极,不知所措,使劲张大嘴,大部分豆浆顺着我脖子留到了衣服里,老师居然没发现,或者是假装没看到,我湿着衣服呆了一天。也不敢说,怕她再给我来上一碗。

 

在小班时牙痛但不敢说,也不知道怎么说出来,后来终于忍不住大哭,被老师送到小房间睡觉,然后被早早接走了。父母要提早训练孩子表达自己情感,需求的能力,否则长大了孩子不是抑郁,向内攻击自己,就是对父母,生活怀有恨意。

 

幼儿园孩子的友谊是脆弱的,一个和我很要好的女生,有一次午睡后拉了裤子,教室里充斥着味道,我因为太恶心了,跑到厕所吐了口口水,被老师揪出来狠狠说了一顿,原因是我私自离开座位。。。这就是当时的教育环境。至于那个女生,我从此就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因为觉得她这么大还拉裤子实在太丢人了。虽然现在想想有些过分,但是我对事物的容忍度从小就很低,现在也还有这种倾向。

 

午睡时临床一个小男生天天打扰我睡觉,让我痛苦万分,又打不过他,老师也不管,后来导致我中午彻底睡不着了,只能躺在床上数眼前飘过的蚊子(我从小有飞蚊症,长大了居然好了不少)。长大后我一直把自己理科学不好和小时候幼儿园缺乏午睡联系起来,应该是睡眠不足影响了我的大脑发育。以至于现在我还是很讨厌小男孩,尤其是那种吵吵闹闹挨欺负人的,已经给我留下了很深的阴影。难道这是我讨厌哈利波特男主角的根本原因??

 

大班里有个女孩长得伶俐可爱,从一开始就很受老师喜欢,老师总是给她掏耳朵,看得我们很好奇。在我们都在抢娃娃过家家的时候,她最喜欢玩积木。老师总是夸她特别,聪明。有一次抢不过娃娃,我也来玩积木。老师看到后,笑着说,哇,原来你也喜欢搭积木呢!我其实正想起身去抢娃娃,突然不好意思了,心想要不再假装玩会积木?但最终还是忍不住跑走了,老师在背后说,果真还是只爱玩娃娃,看来只有XX(那个女生)爱玩积木。我很嫉妒她,我也想变得爱玩积木,让自己看起来感觉很聪明的样子。在小学一年级时又碰到了她,她主动叫出了我的名字,还是那么开朗,独立,看得我既羡慕又嫉妒,我觉得自己可能永远成为不了那种非常自信阳光的女生,应该是家庭教育和成长环境的结果吧。

 

小班一个曾经非常喜欢我的女老师到了中班后就突然不喜欢我了,我挠头发都能说我乱动,而且对我非常不耐烦。这在当时让我非常困惑,生气,伤心。此后我小时候的生活中也经常出现这种类似的大人和类似的模式。这种做法行为对儿童的心理真的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现在想一想,小时候喜欢过的那个温柔,安静的男生正好是我父亲的反面,是我一直想得到的被温柔对待的感觉。而那个喜欢的女生,则是我想变成的样子吧。*

 

乔布斯曾说,每到他陷入到痛苦的漩涡无法自拔,他都会想人总是要死的,其他事情和死亡相比都不值得一提。我也有类似的思维方式,在我陷入痛苦时,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你有着那么美好的回忆,关于秋天的,大自然的,小时候的,你还是幸运的。是啊,我可以失去任何东西,但小时候秋天里的那些回忆,不可能被任何人夺走,哪怕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记忆渐渐变得稀薄,但那种一团团温暖梦幻的感觉,会永远在我心理回荡。在我最困难的人生阶段,这些45岁时候的回忆,永远是我最后的净土,支撑我走下去的最后的盾牌,这些美丽的,痛苦的回忆,美好的,痛苦的感受,是那么真实,无法被任何人或事物破坏;那么真实,我曾经真真正正感受到过这些感觉在脑中荡漾,*他们的存在,能证明我曾经真正在这个世界上活过。*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chushi201912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