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串冰糖葫芦

1月前 ⋅ 75 阅读

高三那年,我喜欢上一个女生,她叫蕾,她是双胞胎,我也是。

    不是老师的安排,是老天的安排,让她坐在了我的前面。我从后面默默地看着她,短发,单眼皮,中度近视,有点瘦弱,我傻傻的想,为什么会喜欢她。

    高三学习紧张,我和她很少说话。有一次,她转身问我一道物理题,打翻了我刚接的一杯开水,洒了我一身,我惊跳起来,飞奔到宿舍,还好穿得厚,腿上只是红了一片,没有起血泡。简单处理后,回到教室,看到我的杯子已经灌满了开水,她没有向我道歉,只是不时回头看看我,像是乞求我的原谅,我才发现,她的单眼皮是那么的迷人。

    从那以后,我们便经常帮彼此接开水,都是一毛钱一杯,所不同的是,她给我接的开水里面,大都加了蜂蜜,很甜,真的很甜。

    最后一次模拟考试前,她给我说,考的差的给考的好的买一串冰糖葫芦。我笑了,这小妮子真是疯了,我在班里都是前15名,她只是30名左右。而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当然除了我之外。我考了36名,而她却是23名。班主任把我狠狠地训了一顿,我只有保持沉默,总不能说自己想给小女生买冰糖葫芦吃吧。我用一天的伙食费买了两串冰糖葫芦,一串草莓味的,两块钱,一串山楂味的,一块半钱。我趁人不注意,偷偷放在她的抽屉里。她吃了,并且一会就吃光了,还回头对我说,馋吗,不服高考接着比。说实话,我真馋,因为以前未吃过。

    高考后的暑假是漫长的,漫长的有些煎熬,我每天都把想对她说的话写在日记里,有时是几句,有时则是好几页。

    我被西北的一所大学录取了,她却未能如愿。听说她选择了复读,听说她家在青年路。我没有胆量去学校找她,大学开学的前一周,每到放学时候我都会待在青年路口,期待她的出现,我想把日记本交给她,又害怕她的出现,怕打扰她的学习,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她是否也喜欢我。我鼓起勇气,在电话亭给她家里拨了电话,她双胞胎妹妹接的,说她出去了,我赶紧挂断了,没有说我是谁。

    难道莫名其妙的开始就意味着莫名其妙的结束?直到读大学的前一天,我始终没有见到她,也许她家根本不在青年路。我拿着日记本,一字一句的又看了一遍,然后慢慢地撕成碎片,耳边一直响着陈晓东的《比我幸福》:请记得你要比我幸福 才值得我对自己残酷 我默默的倒数 最后再把你看清楚 看你眼里的我好模糊 慢慢被放逐……

蕾,我只想吃一串你买的冰糖葫芦,你信吗?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