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母亲的距离,隔了一床底的保健品

1月前 ⋅ 76 阅读

(一)

手机亮起,这是陈磊这周以来第三次看到母亲的来电,这次他任由铃声响到最后一秒也没有接。

16年7月陈磊刚从监狱出来。

严怀兰多年白内障,陈磊是她的独子,也是她的心病。儿子出事后,本就脆弱的她经常以泪洗面,眼疾更加严重。陈磊出狱半年后,严怀兰经常心慌,体重也下降的厉害,去医院检查,血糖9.7,二型糖尿病。从医院出来时,她傻了,拿着病例单的手是颤抖着的。严怀兰考虑再三没有把事情告诉儿子,因为不想给刚出狱的他造成惊动和打击。

 

 

(二)

17年10月,严怀兰在买菜的路上听见有人在一群老年人中间推销,她依稀听到了推销的人嘴里说到“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都特别管用”,于是半信半疑凑上前,看见一张桌子前贴着大红色横幅,严怀兰从别的老人口中得知这是街道里的义务疗养活动。下午三点,在小区北门的理疗中心有免费的生物电疗体验活动。“不管你有什么病,只要躺在生物电的椅子上就能调理,生物电可以进入病变组织深层,同时激活细胞、清除体内垃圾。做上一段时间一定会有效果的!”同时拿起摊位上国家认证的正品安全医疗证书,因为名额有限,严怀兰和小区很多老人当时就心动了,填上了姓名电话住址。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三点,老人们如约到来,有的杵拐,有的还带着孙子孙女。几名年轻人早已等在门口,西装革履,挂着工牌,满脸笑容忙前忙后的欢迎着他们。

理疗中心装修较为简陋,墙上贴着几张诊所用的人体结构和针灸穴位之类的图,红地毯从门外开始,整整齐齐铺满了整个房间。进房间前老人们的手机手表等电子设备需要一律卸下,工作人员称电池里的辐射会影响生物电发挥作用。老人们被悉心搀扶着半躺在电磁疗椅上,工作人员亲切的叫着“李爸爸”、“王妈妈”……短短一小时,从衣食住行到子女家庭,每一句话仿佛都击中老人们的心坎,理疗中心里不时发出欢笑声,有时又变为抽泣声。

上了年纪,谁都希望子女能多陪伴自己,而现实更多的是事与愿违。严怀兰一下午结识了三个同伴,她感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管是何老太和儿媳妇的种种矛盾还是陈大爷几个孩子互相推脱赡养费。正是这一声又一声爸爸妈妈,唤起了老人们对久违家庭气氛的渴望。

“有没有感觉到四肢有点麻?这就是生物电在帮助我们清理血管啊,爸爸妈妈们,我们自己也是做子女的,所以真的是希望全天下老父亲老母亲都能安享天伦、无病无忧!”理疗结束,老人们各自拿着小礼品,交口称赞,严怀兰和另外几名老人相约着第二天再来。

第二天工作人员开始对躺在电疗床上的老人们推销产品,是一款磁疗枕。“一天一小时的生物电是远远不够的,一天24小时最起码八小时是在床上度过的,一个好的枕头真的太重要了。你们的三高啊心血管病啊,比起打针吃药,这款磁疗枕在你们睡着的时候就能帮你们治疗……“由于价格还算公道,不少老人在理疗结束后就购买了,其中包括有早期帕金森的何老太,当她颤巍巍的手伸进衣服里掏出一个手绢,掀开一层又一层,露出一个荷包,打开摸出几张深绿色的纸币时,严怀兰放下了犹豫,活了大半辈子,晚年有个好身体比啥都重要,毕竟还没抱上孙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个月后,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生物电或是磁疗枕的疗效,严怀兰的血糖下降了不少。这一个月她还认了一个“干女儿”小慧,小慧长了一张巧嘴,每天见到严怀兰都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这是她从陈磊那里永远都得不到的。小慧两次带着水果来到严怀兰家里,陪她聊天,帮她按摩。有几天严怀兰去乡下走亲戚,心里还总惦记着这个“干女儿”。

周末小慧又来了,“干妈,我们前几天说的那个床垫你怎么不带一个啊,三楼的陈大爷买了床垫之后,说睡得可香了…”严怀兰是焦急的,她让小慧一定帮她留着,她会买,只是一万六对她来说不是小数目,需要儿子支持一点。

 

 

(三)

陈磊在监狱的那段时间里,严怀兰的老伴去世了,那也是她最难熬的一段时间。陈磊从小性格顽劣,二十岁不到就成了小混混。2013年的时候因为琐事和父母赌气,兜里揣着十块钱离家出走,第二天在街上饿得不行,为了抢走一个外国人手里的快餐,和他大打出手,陈磊被判了三年刑。在狱里有一天,他嘿嘿笑着说想吃我妈烧的红烧肉了。

被释放后,陈磊的脾气收敛了很多,看到家里物是人非之后,他痛定思痛和母亲发誓要好好给她养老。在朋友的资助下陈磊开了一家小网吧,虽然网吧行业生意不如从前,一年下来,他总算也有了一点积蓄。

接到严怀兰的电话后,陈磊知道母亲掉进了保健品的坑,这个坑是填不满的。他劝说了几句,电话那头的声音却有些黯淡,“上个月医生说我血糖有点高……”不善言辞的严怀兰没有再说下去,陈磊心一软便打了钱过去。

很快就到了2018年,春节的时候陈磊交到了女朋友,严怀兰看见俩人出现在门口时激动的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今天的菜,格外的香。

饭后,门铃声响起,小慧拎着几袋子水果,左一声干妈右一声干妈的叫着。严怀兰大声招呼着给儿子介绍这个从未谋面的“干姐姐”。寒暄之后,小慧切入正题“干妈,这次来也没别的事,就是想来看看您,上次给您带的冬虫夏草估摸着也快吃完了吧,这次又给您带了几瓶。”陈磊想起之前母亲不再买保健品的承诺,气的恨不得把小慧赶出去。只是身边的女朋友也把一切看在眼里,碍于自尊心他草草的付了钱。

又过了半年,一天陈磊在家无意中发现床底有几箱金光闪闪的东西,搬出来一看,一瓶瓶“金脑健”整齐摆在箱子里,反光的包装像一团火灼烧着陈磊的眼睛。这一次,他没有再忍下去,和母亲大吵一架之后,走出家门再也没有回去。

 

 

后记:保健品的营销背后,有三个主要的理论和模式:

1)知识-态度-行为模式:从知识入手,建立态度,最终影响行为。

2)健康信念模式:让你相信自己有健康风险,吃下保健品会有益处,甚至为你清除购买中的障碍,最终买下保健品。

3)创新扩散理论:从先驱者下手,通过“口口相传”,让更多人来购买。

(央视揭露“保健品”骗局的报道)

在陈磊这一次的离家出走后不久,该理疗中心就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曝光并整治。严怀兰前后共花去三万余元购买保健品,当采访陈磊时,母子仍没有彻底和解,但陈磊表示理解母亲的心理,“人上年纪了,肯定都想健康长寿,偏偏我妈选了一条最烂的路。”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