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形医院手术室门前看人生百态

猫咪爱上巧克力 1月前 ⋅ 88 阅读

 

 

        我是一名整形外科医生。

        当时毕业的时候,厌倦除了整形外科之外的所有科室——我并不是一个多么阳光积极的人,当医生也并非发自内心的真实选择,我那当高中英语老师的妈,没有和我有过一丝一毫的商量讨论,直接从我班主任手里拿走了报考志愿表,从最上面到最下面,统统填满了各类医学院校。

        医院的走廊永远嘈杂拥挤,充满了呻吟、痛哭、悲切和哀嚎,每个迎面而来的人都愁眉不展,有时我实在压抑得厉害,只能趁着难得的休息间歇在楼道里默默站一会儿,可即便如此也经常被突如其来的大哭吓一跳——我完全理解患者和家属在低落时的伤心难过和失态,但我实在没办法很好地消化这日复一日上班就扑面而来的负面情绪,更何况很多时候,带有这些负面情绪的人,是根本不能推脱的我的病人。

        所以后来选科时毫不犹豫进了整形外科,最起码每个站到我面前的人,都一定怀揣着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和百般期待,那我的“情绪垃圾桶”里应该也不会全是糟糕的内容吧?

        可人生就是一个“真香”的过程,时间长了,形形色色的事情还是一件接一件发生,让初出校门不久的我目瞪口呆。

 

 

(一)“你看大不大?”

 

        第一次看到叶子,我们科室全体人员:从正在化妆的前台妹子到拎着两个垃圾桶的扫地阿姨、从推着消毒车和她擦肩而过的护士到被叫来接诊的医生,都忍不住有几秒钟失神——这姑娘真是美成一道光:眼睛乌黑闪亮、一头长及腰部的又浓又密的栗色长卷发、身材高挑纤细、一身淡橘粉色的连衣裙更是把她衬得像个娇滴滴的小仙女,是那种在街上肯定不断有人上来搭讪和偷偷拍照的那种。

        直到她把内衣脱下后我们才发现这仙女有个小小的缺陷:平胸,毫无起伏一马平川。

        她说以前在艺校时,控制体重是天底下最最重要的头等大事:每天早上一个鸡蛋半盒酸奶、午餐是一根黄瓜一杯燕麦、晚上只有五片左右清水煮菜叶,还必须在六点之前吃完 ,六点之后就算饿死也绝不再进食任何东西。

        “那有没有实在馋得不行的时候?”我听着都揪心。

        “怎么没有?”她略略低头,很温柔地抿嘴笑了一下:“实在受不了就和几个同学去撸串火锅烤肉啤酒地大吃一顿,再一起去卫生间吐掉,你看那时催吐时牙齿咬的伤到现在还留着疤呢。”她伸出手,白皙的手背上好几处暗色的陈旧瘢痕。

        “这样很伤身体的!”我旁边的小护士愣愣插话。

        “那时候也不知道太多,大家都这么做就觉得好像没什么,但后来连牙齿也被腐蚀、又差不多两年没来月经,才把这个方法停了。”

        说话间,我已经给她做完检查,的确符合隆胸的手术指征,就让护士领她去前台预定好三天后手术。

 

        三天后她带着老公一起来了,这种情况并不多,最常见的是几个嘻嘻哈哈的小姐妹,一个人做满意了很快大伙儿就都跟着做;这两年妈妈陪同的也越来越多,术前一招一式都打听得仔仔细细、术中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看着比孩子都紧张;像这样和老公一起来的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她老公大金链子黑裘皮,进门后就松松垮垮往沙发上一倒,掏出手机闷头开始玩游戏,被护士提醒不能开声音后还狠狠翻了个大白眼。

        根据她的身体情况和测量到的很多数据,我们打算用180毫升的假体。她轻咬嘴唇迟疑地问:“180毫升做出来能有多大?可不可以……再多一点?”我指着术前图用笔画给她看:“最多能用到200毫升,这已经不是最佳方案了,你的胸骨中线和腋前线的距离减去假体底盘直径,已经非常非常接近4这个临界值;另外你这么瘦,皮下脂肪的厚度根本不够,术后很容易看到假体轮廓,也极容易下垂。”

        她想了好久,闷闷道:“那……好吧……”

        消毒、划线、铺上无菌布、逐层暴露手术视野、剥离间隙植入假体……,手术过程非常顺利,术后24小时、48小时的各种指标都很正常,从全麻状态醒来后身体各处也没有任何不良反应,我很高兴:再休息两天就给你安排出院哈!叶子虚弱地点点头,几缕发丝濡湿着纠缠在汗涔涔的额头,苍白的唇边一个小梨涡若隐若现,真是个我见犹怜的美人儿啊。

        第三天换药时照例先清场让她老公出去。男人笑嘻嘻往外走:“老婆有什么事吱一声啊!我就在门口。”——矮油,这男人看着粗粗喇喇的,每天只顾着闷头打游戏,其实心还挺细的嘛。“那去门口站着,只能远远看别靠太近。”“行嘞!“她老公点点头,抱着肩膀斜靠在门边。

        叶子的手指绞着床单,神情非常紧张,我安慰她:“没关系的,换药不会很疼,你的各项指标也都恢复得不错,放轻松。”

        她的嘴唇翕动几下,看了她老公一眼,欲言又止。

        绷带被一层层解开,她的胸部已经完全暴露出来:形状挺拔漂亮,切口干净微红、没有过多的分泌物也没有明显的红肿,我很满意地点点头:“你自己看看,要不要让护士给你拿个镜子照一下?”

        叶子的视线只在胸部飘忽了一下就转向门口:“老公你过来看看,这个大小行吗?”

        嘎?!我呆住,还没来得及出言阻止,她老公已经两步迈到床前,带着某种钻研的劲头低头细细审视,片刻之后,刚才还阳光灿烂的脸瞬时沉到半夜的北冰洋,指着胸部就开始破口大骂:“我草就这么一点儿?”他看向叶子:“就这么一点儿!你特么花了这么多钱就折腾成这个熊样,这不还是个荷包蛋嘛!”又抬头转向我:“做成这样你们也好意思拿出手?就不能弄大一点儿?你们到底怎么做的?都特么手残吗?”

        我和护士:……!

        护士先反应过来,一边往外推他一边说:“先生我们都是有无菌要求的,你离这么近对病人不好,你要么到门口站着别说话、要么去门外等着吧。”

        男人撇嘴冷笑,声音里都透着冰渣子:“你特么还这么大点儿咱两怎么过?我可给过你机会了!”扭头就走,“哐”一声重重摔上门。

        叶子的眼泪霎时奔涌而出,我则呆若木鸡。

        所有的手术都有风险、都有创伤,每个下了手术台的人都虚弱、疲累、一脸憔悴,要像打怪一样闯过麻醉关、感染关、疼痛关、并发症关……,面对这种状况下的妻子,没有关心爱护、也没有关注伤口长得怎么样,竟然全程都在辱骂加威胁。

 

        当天晚上叶子捂着胸口、泪水涟涟找到我,要求换成280毫升的假体重新手术:“大夫我不能没有他,你就当行行好给我做了吧。”

        她脸颊苍白如雪、毫无血色,双手因疼痛和情绪不稳而在微微颤抖,最小码的病号服套在她身上都空空荡荡。

        我叹着气打开她病例,一字一顿跟她说:“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些极有可能出现的很坏很严重的状况,你还记得吗?会因为周围组织支撑不住而导致胸部下垂、皮肤会越来越薄使得假体边缘越来越明显、会在你每次起身时前胸坠疼不已、甚至很快又要再次手术……,你真的、要这样吗?”

        叶子抹着眼泪,声音哽咽又破碎:“姐姐我没有办法,我不能离婚不能离开他,我什么都不会年纪也大了,求求你给我做了吧。”

        我低头久久凝视着病例首页:27岁、无业、G4P0(怀孕4次未生育)。

        我27岁时还在读书、每次考试都熬到秃头、热爱辣条薯片冰淇淋常年减肥不成功、每到年终岁尾都在爹妈恨铁不成钢的白眼里跑到阳台大喊:“求美貌!求包养!求不用工作每天都能好吃懒做啊啊啊!”

        但这一刻,我突然很想收回那些话——其实压根儿不用,这么多年神明根本一个字没听见。

        “要不我给你老公打电话解释一下吧,不能只求大,每个人的基础和条件都不一样,再做大的话你身体真受不了。”

        “没用的姐姐,他……喜欢大胸,每次……的时候都骂我是搓衣板,说我扫了他的兴,最近他在外面……,都比我胸大多了……”她捂着脸泣不成声,奔涌的泪水很快洇出手掌,像一只被逼上绝路无处可逃的小白兔。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对于那么多女孩子来说,最想拥有的如花美貌、有钱老公、赋闲在家不用早出晚归苦哈哈上下班,叶子都稳稳握在手里了。

        可是,现在这样在我看来毫无尊严的生活,是她之前预料到的吗?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完美的地方:两侧不完全对称的脸型、太阳穴凹陷、头发又少又软又细、鼻梁过于低平、方正敦实的下颌角、上颌或双颌前突畸形(就是“龅牙“)……,如果自己想改变想调整想更美丽,那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是被逼无奈,不得不遵从别人的标准而并没有真正取悦到自己,那该多委屈多痛苦啊!

        沉吟许久,我说叶子对不起我不能违心给你做,那不仅对你的身体不负责、更对我的名声和良心不负责,要不你去其他医院问问看。

        第二天她就自己办理了出院,没人来接,因为术后双臂活动受限,她连拽开出租车后门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很吃力。我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找到愿意继续给她做手术的医生,但以后我每次做隆胸手术,她泪眼婆娑、柔弱又无助的样子总会出现在眼前。

 

 

(二)“我被强暴了!”

 

        小静是和妈妈一起来的,两个人在初秋的九月浑身就包裹得严严实实:头巾、口罩、墨镜和长及脚踝的风衣,刚进门时我们都以为是哪个当红明星大驾光临。

        前台妹子刚要说话,被她妈妈直接挥手打断:“有没有小会议室?直接让医生跟我谈,其他人都不要进来!”

        会议室有一扇临街的窗子,她妈妈迅速转下百叶窗,又四处查看有没有监控,都确认无虞后摘下口罩,对着她女儿厉声喝道:“你不要动、也别说话,在那边坐着就行!”我有数了:这是来做私处修补。

        最近这些年这个手术已经很少见,一是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在乎这个、二是这个手术也有一些不太好的导向性,所以已经基本没有整形医院会把这一项写进介绍里,但有这类需求的人进来以后什么样子我可太熟悉了。

        “我女儿下班路上被强暴,下个月就要结婚,所以我们来做修补。”她妈妈抬手看表:“正好你们快下班了,这样,大夫你单独留下来给她做,其他人都可以走了,你放心我会额外付给你钱。”

        开门见山、直奔目的,干脆利索没二话。

        反正这个手术只是局麻,操作简单时间短,我点点头出门安排。

 

        半年后我约同学吃饭,她也是整形医生,本来约好在他们医院楼上的火锅店见面,结果到了之后收到她微信:“临时加个手术,要不你直接来医院等我吧,不然只有我一个人还有点怕。”

        好姐妹儿的话必须听啊,而且他们医院我也常去,熟得很。

        偌大的两层楼冷冷清清,我从柜子里随意抽出本书,轻车熟路往前台一坐,一边嚼薯片一边等手术结束。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先于我同学走出手术室:这头巾、这口罩、这墨镜、这从头遮到脚的长风衣、这当红明星般的造型……,怎么瞅着这么眼熟?我最后能确认肯定是她们是因为小静妈妈额头上的一颗痣,让人不得不印象深刻。

        我们都没说话,互相把对方当空气擦肩而过。我进去手术室帮同学收拾:“刚才做的是不是私处修补啊?妈妈说女儿被强暴了很快要结婚?”

        同学一笑:“这不都固定套话嘛!不过,”她挤挤眼:“她们都把我忘了,我一年前在上一家医院时就接诊过她们了。”

        妈呀!这不至少三次了?

        “三次的瘢痕已经很明显了,而且效果会一次比一次弱,如果男方是个情场老手,其实很容易发现啊。”我把无纺布手术垫扔进垃圾桶,那上面斑斑血迹,看着有点不舒服。

        “可不是嘛,我今天缝的时候也能感觉出来,不过啊,那妈妈真成行家了!”同学摘下口罩,冲我比了个大拇指:“直接告诉我三层缝合,务必要做出‘突破感强、出血率高’的效果!”

        爱情保鲜的秘诀是什么?婚姻稳固的关键又是什么?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不同的答案,至于其中有没有这一条我也不知道。

        不久后在电视里看到一档法制节目,男方以“女方恶意隐瞒和欺诈”要求离婚,提供的证据里有一项和我经历的这件事非常类似。虽然男方的整张脸都被马赛克挡了个严严实实,声音也做了处理,但语气中的不甘、愤怒和对妻子强烈的鄙视和不屑都快透过屏幕溢出来了。女方也很委屈:之前谈过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认识老公后觉得他对自己那么好,心有愧疚才在婚礼前去做了这个手术想要努力补偿,现在孩子已经四岁了,对方怎么能因为这一件小事就要坚决分手呢?

        “小事?这怎么能是小事!你这是不折不扣地欺骗!”男人在一旁声嘶力竭咆哮到。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揪住这一点儿错误就不放,还闹上法庭,你有意思嘛?”

        ……

        一直追到节目结束,都没说最后怎么判的。

 

 

(三)被异国美女环绕

 

        有一阵子我们这个城市突然来了很多俄罗斯美女,大长腿又白又直、脸蛋只有巴掌那么一点点大、轮廓却深刻又清晰,还有那错落有致的腰臀比,真是羡慕死我们这些东亚平板星人了!

        有一天刚上班,我提前到了几分钟躲在更衣室里吸溜酸辣粉,这个时间来咨询的患者最少,而我从来早上睡不够永远没时间在家里吃早饭。

        前台妹子敲敲门探进头,嘴里还有半块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面包,声音含含糊糊:“姐姐只能你来,是老外。”我仰头灌下所有的汤,草草擦了擦嘴跟着她出去。

        一个很美的俄罗斯女孩儿,皮肤白得能在鼻梁和两侧太阳穴那里看到青色的蜿蜒的小血管,更显出嘴唇的红润和饱满。上身是墨蓝色闪亮的皮草大衣、下半身“失踪”,光着腿套一双黑色过膝长靴,看到我非常大方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很爽朗地招了招手:“嗨!”

        结结巴巴的英语加上毫无章法的比比划划,我们两个好不容易弄懂了对方的意思。

        “私处护理。”我回头交代前台。

        女孩儿非常大方,也很爱笑,对我们医院的吉祥物:一只懒洋洋的大橘猫表现出了十足的爱心和夸张的惊叹。这大橘本是隔壁宠物店的,不知怎么回事特别喜欢来我们这里串门,看它疫苗齐备、卫生状况也让人放心,也就不赶它了。

        大橘打着响亮的呼噜,谄媚地来回蹭她的腿,又在她纤细的手下翻出肚皮求撸——谁都爱美女啊。

        其他大夫都还没到,只有我上,隐隐约约猜到了她的职业,消毒刷手格外卖力。

        外观检查、分泌物涂片检查、酸性护理液冲洗和清洁(在这里也要提醒各位姐妹,买私处护理液时一定要看PH值哦,4-4.5比较合适,不要买超过5的)、冷风吹干、仪器紧致……,其实这些并不算严格整形医院的项目,但这几年来咨询的人越来越多,院长大笔一挥就把这几种给加进来了。

        临走时她笑意盈盈给我来个飞吻,金色的阳光细细碎碎照在她生动的脸上,瓷白光洁的额头几乎反着光,我傻呆呆企鹅一般杵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一半是被美呆没反应过来、一半是这辈子没做过飞吻这么潇洒的动作。

 

        第二天一上班我就懵圈了:屋子里站着坐着七八个俄罗斯女孩儿,清一色得高、瘦、白,领头就是昨天那个!她一看到我就露出老朋友一样的熟稔笑容,用手一指:“就是她!”——这句话是我猜的。

        目瞪口呆兼受宠若惊,不顾其他医生、尤其是男医生们一个个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我雄赳赳气昂昂在她们的簇拥下挺近治疗室——这一刻,是我人生的高光时刻,我是这家医院最靓的仔!

        整整忙活了一上午才全部结束,我还顺带着给其中几个有小病小恙的做了额外治疗,又留给她们传染病医院急诊科的电话号码:一旦发生高危性行为,最好24小时内去这里服用艾滋病阻断药。

        最后,是又高又美的她们围着我这个小矬子拍了一张照片。在这片热热闹闹、快快乐乐中,我心里还是狠狠难过了一下:她们中年纪最小的只有16岁。16岁,是国内高中生的年纪啊,而这些女孩子,已经漂洋过海来到千里之遥、全然陌生的异国他乡,用稚嫩的肩膀扛起生活的重担。她们会遭遇到什么?她们会经历怎样的人生?我无从猜测、无从知晓,生在经济势头很好、和平安稳的祖国,真是很幸运的事呢!

 

 

(四)把我变成李易峰

 

        在整形医院里绝大部分接待的都是女性,下面来说一个男孩子吧。

        单眼皮、梳着韩式男明星那种遮住眉毛的长刘海发型、人中很长显得有点老、鼻尖下垂显得有点凶,但大体上,仍然是个很顺眼也很清秀的25岁年轻人。如果一定要挑出脸上的最大短板,应该是那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但并不严重,花个一两年做完牙齿矫正就能有极大改观。

        他却并不理会我说什么,低头在手机屏幕上戳戳点点,在我面前亮出了一张李易峰的照片:“把我变成他。”

        我:“这位先生,我们没办法保证这样的手术效果。”

        他:“把我变成李易峰。”

        我:“你看,你们两个面部骨骼基础差别太大,骨相比皮相重要得多,虽然可以改动一部分,但怎么也做不到完完全全彻头彻尾变成另一个人。”

        他:“把我变成李易峰。”

        我:“美是一件有个性的事,要依据自身条件来调整,要不这样,我给你的脸画一下三庭五眼,再来看看后面怎么办。”

        他:“把我变成李易峰。”

        我:“要不你先登个记吧,我把一些数据测量出来详细给你分析一下。“

        他:“把我变成李易峰。”

        ……

 

        我瞪着他,他也直勾勾盯着我,蠢笨如我直到这时才觉得有点不对劲:这哥哥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他定定举着手机的左手,露出一小段消瘦苍白的手腕:那上面赫然遍布着纵横交错、新新旧旧的伤痕,触目惊心——反复切脉自杀?!我突然有点冷。

        “这位帅哥,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变成李易峰?”学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过来,非常温和地问道。

        我尽量降低存在感地慢慢挪到一旁,借着捋头发的动作挡住小伙子的视线,又冲手腕那里努了努嘴。学长完全没有看我,却微不可察地微微点点头。

        “我女朋友喜欢李易峰,”小伙子幽幽说道:“她手机里全是李易峰,现在都不理我了,”他眼神黯淡了一下,却又古怪地咧嘴一笑:“那我就变成李易峰把她追回来,再也不分开。”

        我被这笑容吓得一激灵:终于知道什么是“只牵动嘴角的笑不是真的笑”了,他的两侧嘴角的确在上扬、弯出好看的弧度,但眼睛里却冰冷一片毫无波澜,像一口终年不见阳光的深井。

        “这样啊,”学长稳稳地坐下,继续不动声色问道:“那你有女朋友电话吗?我问问她到底喜欢李易峰什么,这样我做的时候也好有的放矢,能告诉我她电话吗?”

        小伙子愣愣的,头半低,浓密的刘海儿密密实实遮住眼睛,脸上好像凝固一样没有半分表情。学长也不催他,咨询桌下的右手却在轻轻摆动,示意屋子里的其他人都离开。

        “她……不接我电话。”半晌儿,小伙子终于有了点反应。

        “没关系,我是医生,她会接我电话的,来,告诉我她手机号吧,早告诉我就可以早点做,你也能早点变成李易峰,对不对?”学长拿出纸笔,笑眯眯看着他。

        此时屋子里除了我们三个已经没有其他人,不是我高风亮节不想走,而是我的腿无耻地软了。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自己写下来也行。”学长把纸笔轻轻推到他面前。

        小伙子安静如鸡,眼神在纸笔上逡巡好久,终于一笔一划写下来:137XXXXXXXX。

        “是137XXXXXXXX?”学长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慢慢念出来,虚掩的门缝里,我看到前台妹子非常机灵地掏出手机,转身离去。

         妹子我爱你!可你不能只打这个电话,还有个三位数的也一定要打啊!

        “你肯定特别喜欢你女朋友,她是什么样的人能跟我说说吗?”学长我也爱你,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竟是个如此镇定的演技派,明天开始小的孝敬您一周早餐,小笼包鸡蛋灌饼豆浆油条煎饼果子绝对不重样儿!

        “她……很好啊!很漂亮、很爱笑,可是,”小伙子喃喃着:“她有了李易峰以后就不理我了,”他突然吃吃笑起来,一边抠着手指头一边凑近学长,压低声音说道:“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也是李易峰,我谁都没告诉,等她以后后悔去吧!”

        指甲边缘的碎皮已经被他撕得冒出血珠,我的腿终于不软了,现在它开始抽筋。

        “是啊,她肯定后悔,你看你这么帅,是不是很多人追你啊?”学长也选择无视了他手上越来越多的血,声音没有一点儿波动。

        我宕机半天的大脑终于在此时输出了大学五年级学过的《临床精神病学》相关内容:……保持安静、让其他人撤离房间、说话时语速缓慢清晰、口气要越平常越好……

        学长你好厉害!快收下我的膝盖,即使它们现在还酸软得像烂面条一样。

 

        时间如此漫长,墙上的挂钟几乎被我盯出洞来,恨不得飞身上去帮它跑快些。

        望眼欲穿之时,一辆警车悄无声息停在玻璃大门外,多么让人心安的蓝白颜色!多么可爱的红蓝闪烁的顶灯!多么亲切温暖的藏蓝色制服!亲人!警察叔叔!快进来救我们!

        一个大婶跟着警察下了车,她推门踉跄着走进来,一手把我们面前的小伙子抱在怀里,一手猛然捂住嘴哭出了声:“他不会伤害你们,失恋一年多了,所以有时……”大婶满脸悲切的泪水让人心生不忍:“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伙子反手也搂住她:“妈,今晚小月要来家里吃饭,你还做红烧鱼吧。“

        “行,那咱们现在就去买。“大婶用袖子抹去眼泪,冲我们摆了摆手,两个人依偎着走出大门。

 

        那天诊室重新安静下来时,咨询台旁边墙上的电视正在播一条新闻:绵阳某高校大学生杨某,因女友提出分手而怀恨在心,将其骗至小旅店后用锤子砸死。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决杨某死刑……

        一样的外在刺激,有人伤自己、有人害对方、有人潇洒转身离去告别过往、还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看上去风轻云淡,却在听到某个词、某首歌、某个名字的时候潸然泪下;而这世界上永远都最温暖最安全的怀抱,就在妈妈这里吧。

 

 

        小小的窗口、大大的世界,我守在纯白色单调的整形医院里,看各式各样的人生百态,希望以后有机会再继续讲给你们听。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