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公的房

闻喜a 1月前 ⋅ 85 阅读

最近在我家的右侧有人在盖房子,施工声让我感到烦躁。盖房子的是爷爷的兄弟,按辈分我该叫他叔公,未来我们会是邻居。农村的地大部分都被人盖起了房子,有的空地虽然还空着,但不久也会冒出一座楼。叔公家的地空了十几年。今年他终于要盖起来了。

印象里叔公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用贫穷来形容不算过分。小时候每逢过年或是祭祀的日子,我和奶奶就去他家,因为他们家的正厅正是我们祭拜的地方。

 

叔公的家是典型的南方民居,四四方方的围墙撑着八字形的屋顶,从大门看,一眼能看见正厅,这个正厅正是我们祭拜的地方,正厅竖放着两张大红桌子,前面是祖先的牌位。正厅前有个很小的前庭,左右边是叔公的卧室,四个房间,但实际上只有三间房属于他们。我从未见过他们家的厨房。很早前这个房子住了不少户人家,后来他们发家致富纷纷搬出了这个拥挤的大家庭。而叔公一家人在他们全部走后又住了十几年,今年,他们也要搬出去了,但他们没有发家,更没有致富。

这个房子的每一间房间面积都很狭小,一张床,一些杂物就足以填满整个房间,容不下多一个人。也很破败,雨天漏水是常事,叔公一家九人都挤在这个房子里。每次我去他家都能看见从屋檐上掉落下来的土,在我眼里,这显然是间危房。

小时候的某个晚上,我和爷爷去叔公家,光线很暗,只有一个小灯泡在照明,叔公正拿着一本书在猜今天的六合彩。爷爷和叔公没有什么共同的爱好,有的就是抽烟,喝酒,六合彩。他们笑着,嘴里吐出来的烟在当时的我看来,就是臭了点不过还挺好看。

 

 

叔公有7个孩子,4男3女,最大的是个儿子,有智力障碍,听爷爷说那是因为他小的时候大人不注意照看,被一个疯女人抱了去,丢进了河里,被人救起来的时候可能是受了惊吓,精神出现了问题,智力永远停留在那个年纪。他个子很高,小的时候我看见他也不害怕,他不会和我在村里看见的疯女人那样冲着你破口大骂,也不会攻击你。只是从他的眼神里,我一直能看出害怕,他总是低着头在那里玩指甲,有人来了他的头低得更下去。叔公的小儿子患有先天性的智力障碍,但可以和人简单的交流。

叔公的另外两个儿子,前几年我听说考上了大学,但是叔公愁啊,两个孩子的学费是个问题。那个时候,爷爷听说了这件事,回家后他自己拿出了一千,号召家庭的其他成员一起拿钱出来帮助叔公的孩子,最后的情况我也不得而知,只知道他们两个人顺利上了大学,半工半读,我想他们的求学之路是艰难的。

我对叔公两个大女儿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小姑出嫁的时候她们两个是伴娘。但我和他的小女儿说过几句话,印象深刻的是那次我直接叫了她的名字便被家里人职责不尊重长辈,应该要叫姑姑。我当时觉得疑惑,不应该是她要叫我姐姐吗?

我对叔公的印象一直都是嗓门大,脾气暴躁执拗,我从小就很怵他,因为他和我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瞪得大大的,感觉朝着我吼那样子。但是他不会和其他农村长辈那样在教育问题上重男轻女,他不会去剥夺儿女上学的权利。小的时候我在练毛笔,他看见了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对我说“女孩子认识几个字就好了,有必要这样吗。”,他叫我坚持练下去,还拿了毛笔给我。

可是叔公好堵,他把发财的希望寄托于博彩,就连建房子的钱他也想着能不能通过博彩帮家里分担一部分。因为常年吸烟,他也有肺病。

 

 

 

今年叔公开始建房子,就在我家旁边,我也在零零散散的假期中了解了一些事。

叔公的两个大女儿已经出嫁,据说当时因为彩礼的事闹得挺不愉快。两个儿子也已休学,智力障碍的大儿子去了工地,爷爷说他很抢手,因为拿钱少,干活多也不抱怨。另一个儿子帮着家里建房子,起初我能听见机器的声音,现在大多数时候我只看见叔公两公婆和小儿子三个人在干活,叔公指挥,叔婆和小儿子挖土搬土。

那天叔公走进我家,递给了爷爷一根烟,用他的大嗓门笑着说:“过几天我小女儿要回来了,不知道能不能给我带个一千块钱。”,爷爷问她是不是辍学了,叔公还是笑着说:“是啊,九年级第一学期的时候问她能不能考上高中,她说最差的那个高中可能有点悬,我心想着坏了,不会读就不要浪费钱浪费时间了,就叫她去深圳打工了。”,爷爷问在深圳干什么,叔公依旧笑着说:“服务员,一个月三千,吃饭和住宿还有车费,一个月两千,剩一千寄回家里,没办法,大城市开销大,有一千也挺不错了。”,我听完五味杂陈,觉得生气但却不知道在生气什么,觉得难过也不知道在难过些什么。

叔公吸了口烟,吐出小时候那样的烟,就消失在烟雾缭绕中。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