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城防疫——发生在防疫志愿者身边的小故事

显青 6天前 ⋅ 55 阅读

最近几天,天气一直很好,不知是通透的阳光净化了这座城市的空气,还是城市以一种别样的方式来迎接阳光。

参加社区疫情防控值守已经快一个星期了。由于单位要三天值一个班,所以我只有在不值班的时候才能来社区参加疫情防控。下午三点到晚上七点。

一个班组共有4人,一位是公安局的部门领导,丁科长,微胖,皮肤白白的,但眉宇之间有一股正气,很健谈;一位是在社区居委会工作的小妹妹,小孙,戴着近视眼镜,工作时间不长,身体柔弱但性格阳光,做事情一丝不苟;一位是区政府的工作人员,老孟,退伍军人,身材精壮,皮肤黝黑,言谈举止非常谦虚;还有一个就是我。

值守的主要任务是管制居民的出入,避免人员聚集造成疫情扩散。由于市政府已经提前发了通告,所以每天的出入人员并不多。闲暇之余,我们便在一起聊天。

每次都是健谈的丁科长找话题,今天聊的是他以前当刑警队长时的故事。

“你们觉得咱们这儿有吸毒贩毒的吗?”丁科长问。

“没有吧?咱们这小城市我觉得挺安全的。”小孙答道。

“这种事情其实是这样的,贩毒是重大恶性犯罪,老百姓认为没有这种事情发生,是很正常的。因为我们这里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你看最近几年新装了多少监控,亮化工程确实让社会治安好转了很多。”丁科长话锋一转。“但是!”

小孙立刻睁大了眼睛说“但是什么?你别卖关子呀?”

丁科长露出了过来人的笑容,岁月沉淀下来的鱼尾纹也立刻出来了。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等到老百姓都能感觉到身边有犯罪分子的时候,那就说明这个城市的社会治安太差了。”丁科长顺着说了下去。

“其实很多案件都不是孤立的,就拿毒品案件来说吧,三矿那地方以前吸毒的人多,所以以前开出租车的都不敢往那一片跑为啥?因为吸毒是个无底洞,你再大的家产只要染上了毒品都能败光。他吸了毒,没钱了怎么办?就要偷,就要抢,所以那地方以前乱,出租车师傅一听说去三矿的,直摇头不去。”

“同志你好,请问您要去哪儿?”老孟发现一个身穿睡衣要从小区大门离开的居民。

“哦!我去我爸妈家拿点东西。”居民答道。

“请问你办出入证了吗?”老孟问道。

“我们家没办出入证。”居民答道。

“那我现在给你办一张,你把个人信息填一下,请注意,每家只能派一个人出入,两天出入一次。”老孟认真的履行着岗位职责,忙完后,老孟说道“毒品确实不能沾,沾了就戒不掉。”

丁科长接着说“是的,而且缉毒的时候非常危险。08年的时候我跟同事一起去四川出差缉毒,也带了枪,因为提前掌握情报,所以我们就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提前布控,在交易地点埋伏着,但是毒贩来了之后,我们却取消了行动。”

“怎么不行动了呀?快说快说。”小孙一脸着急的问道。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带的都是手枪,就一把微冲。我们趴在那看得清清楚楚的,毒贩有两把AK47。”丁科长谈了一口气,继续说:“一旦发生枪战,我们的民警肯定伤亡惨重。战斗是要讲究策略的,后来我们依然把那些毒贩抓住了。”

小孙大学毕业没两年,突然听到了闻所未闻的故事,沉寂了一会说道:“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小孙这个觉悟好!”丁科长赞赏道。

小孙坐了下来,开始认真梳理包保的楼栋里已经办理出入证的居民名单。半晌,低落的说道:“这次疫情,各个小区都管制了,我白天要值守,接触的人多,孩子才一岁,被婆婆接走了,我都十来天没见过孩子了……”说着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眼镜里挂着雾气。

“你知道我出任务的时候,最长一次多久没回家吗?”丁科长哈哈一笑道。

“多久?”小孙努着嘴问道。

“两个月。”丁科长看了看远处空旷的街道,似乎回忆起一段不愿回忆的过去,接着说道:“那次的故事要从一次普通的例行巡逻开始。02年春天,盗抢车辆案件高发,我和队里的同事小马一起在街上巡逻,走到交通银行门口的时候,小马发现一辆江西牌照的马自达轿车,那年月信息不发达,我们还不能现场实时查询车辆信息,所以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上去盘查司机。但是靠近车辆的时候发现后备箱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

“制毒原材料?”我好奇的问道。

“不是,是冰。”丁科长肯定地说道。

“当时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就盘查驾驶员和另一个随行人员,但是发现车辆和人员都正常。于是我就让他打开后备箱,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一个编织袋里半袋子全是冰!我和小马不经意地对视了一眼,不露声色。然后我们开始默契的稳定驾驶员的心理,我说,你这个车辆信息咱们系统里查不到信息,嗨!最近系统老是出问题,麻烦您二位到局里去登记一下就行了。”

丁科长笑着看了我们一眼,继续说道:“别看我们这一行工资不高,但是出人才。当时小马就开始演戏了,开始跟二人聊家常,称兄道弟,说自己大学就是在江西上的,特别喜欢那里的气候和食物,南昌的瓦罐煨汤贼好喝。在降低了二人的戒备心之后,我们聊着聊着就到了局里。”

“完犊子。”老孟毕竟是侦察兵退伍,一下就看出端倪,说:“走不掉了。”

“老孟说的不错,到了局里,我就开始翻脸了,把两人分别铐起来,开始审讯冰的来源。乖乖!问过以后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丁科长说。

“咋滴啦?人不都抓到了吗?”小孙好像已经忘了自己很久没见孩子的事情,站起来好奇的问道。

“咋滴啦?我一问才知道,这两个家伙一个江西人,一个湖北人,这次是奉了老大的命令带货来相城开拓市场的,他们一行三人,还带了个保镖,两人出来取钱,把保镖留在宾馆休息了,那保镖是越南特种兵退伍的,这次带着枪来的。而且当时驾驶员的裤筒里就别着一把匕首。我真是命大!”丁科长凝重的说道。

“我们审讯出来保镖的藏身地点以后,立刻联系特警出动了二十多人荷枪实弹去抓捕,一个兄弟在抓捕过程中还受了伤,幸好最后把人抓到了。”丁科长的语气渐渐平复了下来。

“那次缴获的冰足足有十公斤,直到现在全省还没人能超过。然后我们根据审讯获得的情报开始去江西追上线,没想到一走就是两个月。”丁科长说道。

这时,一位身穿黑色长款羽绒服,部分头发花白的黑衣男子走了过来,话也不说,低着头径直往小区门口走去。

“你好。”小孙抬头说道。

那人似乎没有听到,继续往前走去,眼看就要进入小区大门。

丁科长本来是站在小区门岗旁边的,这时一个上步,伸手拦住了黑衣男子,见那人古怪,我和老孟也跟了上去。

“同志你好!请问您是这小区的居民吗?”丁科长问。

“你干什么?”黑衣男子说。

“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或单位开的出入证明。”丁科长正色道。

“切!我回我自己家要什么证明?”黑衣男子道。

“对不起同志,现在是非常时期,您没有正面不可以通行!”丁科长说得不卑不亢。

黑衣男子绷着的脸突然露出了笑容,说道:“不错,今天值班的同志都到岗了吗?”

“您是?”老孟问道。

“这位是疫情防控督察组的徐书记。”一位戴眼镜的年轻男子边说边往这边走来。

“嘁!什么徐书记,我是徐文昌,咱们都是疫情防控的工作人员,刚才我故意不说话往小区里进,你们要是不拦我,我回去可得通报你们。”徐文昌笑着说道,“现在看来,咱们这个执勤点很安全,你们辛苦了。”

“应该做的。”丁科长也笑着说。

徐文昌接着说道:“这次疫情形势严峻,切不可麻痹大意,新冠病毒传染能力强,令人防不胜防,昨天死亡人数已经破千了!好在咱们全市人民万众一心,我们党员志愿者能做的就是替人民站好关键的一班岗,也许有些市民不理解,有意见,但是等到疫情过去,他们肯定第一个感谢的就是我们党,我们这些关键时期任劳任怨的党员干部。”

“保证完成任务!”我们四人都表态道。

“好!”说罢,徐文昌便带着随行的年轻人走了。

小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幸好我们认真负责。”

丁科长笑道:“小孙,你在社区工作,事比较杂,也忙,但你可发现吗?不管干啥,你只要认真的去干,坏事总找不到你头上。”

这时轮到老孟沉不住气了,靠过来问道:“哎!老丁,快说你那两个月怎么过的?”(未完待续)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