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去的“黑贝”

Phoenix 5天前 ⋅ 23 阅读

最近,受国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播的影响,独自一人赋闲家中,没有平日里的琐事和任务,总是想起老家的黑贝,虽然她已经过世多年,但我在内心总察觉她依旧在家中,守护着我的家人。

大约是在二十年前,奶奶给路过家门口的黑贝喂了一些食物,黑贝便不再离开,仔细观察,黑贝是一只常见的中华田园母犬,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土狗”,全身乌黑的毛发使她显得并不起眼,奶奶认为收留流浪狗是件善事,家人就接纳了这个新成员,听到不协调的敲门声会去开门,每次遇到村内设宴家人总会自觉带些肉回来供黑贝享用。

在我高兴时、悲伤时、失落时,我总喜欢和黑贝在一起,尝试与她对话,对话的结果常常使我释然,在农村这个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地方,我总觉得家人不懂我,但黑贝懂我,她虽不会说话,但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笃定和坚强。黑贝生病时,我喂她吃药,她察觉后警惕地看我一眼,随后把药吃完,这是她信任我。家家户户养狗在老家是常事,黑贝也多次怀孕,多次生产。当时黑贝的住所在一个半米多高的空闲小楼阁,在看到新生的小狗陆续睁开眼睛后,我用砖头给这个住所修了一个楼梯,小狗就能进出自如了,黑贝经常衔着孩子放在我面前,这是她感谢我,于是在乡间田野边、主路上,经常能看到黑贝带着她的孩子玩耍,当时我心中充满自豪,颇有人丁兴旺之感。

原本以为黑贝曾经作为流浪狗,不会对她的孩子开展教育,就像不少长辈不懂教育的理念,野蛮粗暴地认为打骂就是为孩子好一样,不知道表率才是最重要的。但事实证明我错了,黑贝作为一位母亲,还经常教孩子们如何防卫,一次黑贝在我的腿肚子上轻轻咬了一下便离开了,一群小狗看到后,兴奋的朝我冲过来开始练习,小狗们可没把这当作是演习,只是牙齿还不怎么锋利;几天后小狗们集体做拜年状,我就知道黑贝又传授新技能了,希望它们不受欺负,寄托着一位母亲对孩子的殷殷期盼。

一场车祸改变了这温馨的画面,其中一只小狗被撞身亡,黑贝先后多次徘徊在那只小狗周围,企图叫醒小狗,但一直没有动静,黑贝看到我后把我引到小狗的遗体旁边,希望我能帮助她,我深知这已经无法挽回,也从黑贝的眼睛里看到了泪光,在家人的帮助下,小狗被掩埋。其余小狗也先后被其他人领养,我虽然万分拒绝,但考虑到家中情况便也默认了,只能在看到黑贝慌张地寻找孩子时默默落泪。我自己的无能没能将黑贝的孩子留在她身边,那时的我又害怕见到她。

在我离开老家几年后的一天,叔父委婉地表达了黑贝升天的噩耗,顿感眼前一片黑,黑贝和我有着深度的情感交流,可以说是我的挚友,从此少了一位懂我的朋友。在经历和体会了许多的人间故事,也阅读了大量情感文章之后,总感觉有份独特的情感无处诉说,或许只能和心中的黑贝聊一聊,才能让我再次感受到那种不一样的温暖吧。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