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战销售,我做了逃兵

想吃葡萄的蜗牛 6天前 ⋅ 78 阅读

休完产假后,我回公司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之前的工作被休产假期间招来的工程师接管。本来这个职位工作也不是很多,一个人干绰绰有余。同事打趣我最爽,不用干活工资照领!我强颜欢笑,却心急如焚:在上海领个基本工资够干啥呢?

我酝酿许久,给运营总监徐总发邮件,主动请缨做仿真产品销售!很快我被徐总监召见,他非常高兴,肯定了我的决定,赞扬我勇气可嘉。末了他告诉我:等我消息,我和销售经理商量安排一下。我心里空落落的,做销售本来是走投无路,逼上梁山之举。

返回工位我忐忑不安:真做销售,我知道该怎么开展工作吗?怎么找客户?怎么和同事相处?我心乱如麻!刺耳的电话铃将我解救出来,是徐总。他兴奋地告诉我,可以搬到楼下销售部了,已经和销售经理关杰说好了。

楼下的销售同事都外出拜访客户了,整个办公室空落落的,我收拾妥当后赶紧去销售经理办公室报到。销售经理关杰像面试官一样问我“为什么要来销售部?了解销售的工作吗?”为顺利通过面试,我言不由衷地说:“我很喜欢销售工作,特别想干与人打交道的工作。我是技术出身,在产品知识方面占有很大优势,我能吃苦,相信我会做得很好的!”

关杰毫不客气地回答:“做销售与技术是不同的,光有产品知识是不够的。卖SolidWorks产品的经销商多如牛毛,怎么才能让客户选择你?”

我哑口无言,等待关杰的锦囊妙计。关杰却给了我时间自己慢慢琢磨,“没关系,你可以好好想一下这个问题。”

成为一名销售,最难过的是自己那一关。说实话我对销售这个工作有偏见,总认为销售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儿,只有那些没文化的人才会干。我一个理工科硕士怎么混到与销售为伍的地步,人生也太失败了!晚上回家我悲伤得晚饭都不想吃,老公Joy安慰我:“你又不是真正打算做销售,先干着呗,赶紧投简历,找到好工作了就辞职!反正你现在还在哺乳期,又不用担心被开除!”不担心被开除倒是事实,可是待在公司却比被开除还折磨人!尤其和熟悉的老客户打促销电话时,我特别别扭,不敢告诉他们我已转岗销售。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越俎代庖,有不知情的老客户请教我仿真技术问题,我都耐心帮忙解答。

一个关系不错的老客户工程师收到我的促销邮件后惊讶地致电我:“王工,你现在做销售了?”我如同一个考试不及格的小孩,低声承认自己不及格。“哦!”他沉默了几秒钟,“怎么突然想做销售了呢?”我更加尴尬了,忘记了自己当时怎么回答的,只记得从此以后他就不再麻烦我仿真计算方面的技术问题。这样也好,利人利己,技术工程师不担心我抢他活,我也给自己减减负!

我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经过一个月的洗礼,我能非常自然地骚扰客户,推销SolidWorks产品。吃闭门羹是意料之中的事,大部分时候客户一听是推销SolidWorks产品的,不等我讲完就抢说“谢谢,不需要”,然后挂断电话。偶尔有个别客户大发慈悲愿意听我讲完,谈到采购意愿时,要么诉苦说公司行情不好,暂时不采购,要么推说公司用不到这个,等有需求会联系我,当然我并未等来联系。与文必得IT经理打电话让我刻骨铭心,我还没出声,那个IT经理极不耐烦地说:“哪位?”一听说是SolidWorks的,他厌恶地嚷:“不需要不需要。”我厚着脸皮继续推销,那边却不答话,也不挂断,最后我无可奈何挂断电话。旁边的关杰笑嘻嘻地问我:“感觉做销售怎样?文必得的那个IT经理脾气很不好,他经常接通电话放一边不理你!只有给他送礼物的时候态度好,其余时候都是很差!”

我很委屈,加紧找工作的进度,在猎聘网,前程无忧上疯狂投递简历,恨不得马上逃离这里。与一个多年没有购买续订服务的客户打电话,竟然意外地同意我上门拜访,我连忙和他约好上门拜访时间。关杰特别意外,再三和我确认,让我拜访前一天再和客户确认一次,并告诉我这个客户很油的,言而无信,他被放过几次鸽子了。我确认无误后,关杰主动要求陪我一起去,怕我一人应付不来。到了客户门口,保安十分惊讶:“那个人退休一年多了,你们找错人了吧!”我理直气壮地回答:“不可能,还跟他确认了好几遍呢!”拨他电话,无人接听。关杰聪明地换了他的私人手机拨通电话,那个人一听是SolidWorks,赶紧挂电话。我不甘心,用我的电话拨了一遍又一遍,一直提示无人接听,关杰劝我别再打了。他又故伎重演,故意耍我们。

 “你们还不信,一年多了,从来没人来公司找他,早退休了!”保安劝我们离开,我哀求保安告诉我们新的技术总工是谁,保安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软磨硬泡,他始终不为所动。

“好了好了,Joe,咱们也不要为难人家了!他们也挺不容易的,告诉我们技术总工信息他们的饭碗就保不住了!”关杰很体谅保安的难处,保安连连点头。“对呀,我们也是有严格规定的,不能透漏这些。”

我悻悻地离开,大清早横穿整个上海跑这里来,就这样空手回去?转到门卫室旁边,关杰掏出工作手机,对照着他私人手机图片,拨通了电话。他避开我走到离我十几米以外的地方,我很识趣地退避三舍。挂断电话后,关杰笑容满面地返回门卫室,说找技术部沈海经沈理。保安愣在那里,半晌才回过神来,谨慎地拨通内线确认,然后很客气地给我们指路。

从客户处出来,我满脸疑惑地问关杰怎么知道沈经理联系方式的。关杰得意地笑了,“我自然有办法的!想知道吧?中午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

“我都穷得揭不开锅了,哪有钱请你吃饭!”我哭丧着脸哭穷。

“你和保安磨嘴皮子的时候,我偷拍了他们的通讯录,不光沈经理,IT,采购的联系方式都有的!”关杰掏出手机展示他的战利品。

回到公司,运营总监通知我这个客户让关杰跟吧,于是客户就在我的销售账户中消失了。我心里很不服气,生了一上午的闷气,警告自己:凡是多留个心眼,不要再给别人做嫁衣!

有一次出去拜访客户发现有家公司不错,为获得技术的联系方式,我在网上查好前台电话,假装是有购买意向的客户,找技术沟通产品问题。我已经编好剧本,把台词写在工作簿上。拨下号码后,我情不自禁地慌张,手不由自主地颤抖。果然是诚实的孩子,撒谎是会慌的。电话接通后,佯装镇定,告诉她我有些技术问题要沟通,希望帮我转技术。前台很礼貌地询问我找哪个技术,胡诌一个陈经理。前台脱口而出,"是陈XX吗?"

" 是的"我窃喜,默默记下这个名字。很不巧电话没接通,再拨过去要陈经理联系方式,前台要我留下联系方式,她会让陈经理联系我。当然陈经理并没有联系我。

过了几天又给这家公司前台打电话,直接说找陈XX经理,前台美眉很爽快地帮我接通。向陈经理自报家门,意料之中,陈经理态度冷淡,戒备很强,冷冷地问"有事吗?"告诉他我公司做什么业务,都是与他的产品相关,竟然没有用不需要打断我,也没有挂电话。这极大地鼓舞我得寸进尺,试探着要求上门拜访,被拒绝了。我仍不死心,退而求其次要电话,加微信,发资料给他。意料之外陈经理竟然给了我手机号,并告知我他没有微信,所以加微信没必要。当然事实上在我微信新朋友里显示有他的。我趁机说"那陈经理给我个邮箱吧,发你邮箱里。后续有机会,过来拜访你。"

偏偏这时办公室里其他几个人因为一些事情激烈地讨论起来,导致我听不清陈经理讲话。不得不请求陈经理再说一遍,还是没听清,办公室的人好像是故意要跟我做对,音量更大了,我竖起耳朵也没听清陈经理的话。我有点慌了,硬着头皮请求再说一遍,陈经理有些不耐烦地说"我都说了好几遍了!"我忙不迭道歉,假装与他核对,然后他跟着念出来,总算是把他邮箱记下来了。

12月底,部门同事都在兴高采烈讨论发提成的事情,我垂头丧气,就像一个颗粒无收的老农民看着别人的累累硕果。下班后销售经理组织部门同事聚餐,我找个借口说不去,关杰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开导我:“没事,做销售是要沉淀的,你得花时间积累资源,你看那些做得好的人,不都是做了好多年的嘛!慢慢来,谁一开始就能签单签到手软呢?今晚和我们去聚餐,让他们给你传授点经验!”

                   销售签单后徐总监为庆功宴准备的白酒

晚上随他们一起去公司附近的海底捞,发现和同事聚餐真是比坐牢还难受。原以为大家聚餐分享签单技巧心得,我还带上笔记本和笔,准备把销售精英们的宝贵经验记下来。结果销售们精英们热衷于相互吹捧,捉弄别人,传不在场人绯闻八卦,用激将法灌酒,或者开一些露骨的玩笑,讲一些荤段子。他们闹得特别开心,我感觉无聊至极,傻坐在那里,等着闹剧结束,AA 付款。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家赶,与我同路的销售高玲向我吐槽:“关杰太自私了,他自己把公司的优质客户牢牢地捏在手里,把一些烂客户抛给手下人,你要拿提成,底下人不吃饭了吗?他手里的那些客户每年都会买续订,会增购,至少要给他带来350多万的销售额!我一年才背240万的销售指标!”

我不知如何接话,刚才在饭桌上,高玲还一个劲夸关杰厉害,恭喜他成为今年的TopSale,可以去美利坚开阔眼界了!

“你手里的那些客户都是大家理了一遍又一遍的,那些都是不可能成单的,但凡稍微有一点希望的,他们才不会拿出来给你。上次不接你电话的文必得,还有耍你的那个客户,都是因为不购买续订服务被关杰打过盗版的,所以他们一听SolidWorks就很反感。” 高玲的话让我恍然大悟,我是冤大头啊!

“做销售3个月没单子还可以原谅,6个月还没有单子就要拜拜了!你转销售有2个多月了吧?其实我觉得你去别的公司做技术蛮好的,比在这里做销售强多了!我是不懂技术,懂技术我才不做销售呢!我每天压力大得睡不着觉,要和客户搞好关系,讨好领导,巴结技术工程师,还要防同行!”这时的高玲是真诚的,我认可她的话,此时我已经面试了几家心仪公司,正在等offer呢!

2017年年会,关杰的吐槽大会节目彻底击溃了的忍耐底线,我恨不得冲上舞台甩给他辞职报告!他吐槽我老实,胆小,是猪队友,夸张的表演逗得同事们哄堂大笑。忽然手机振动了一下,盯着手机屏幕我也笑了:收到心仪公司的offer了。我迅速写好辞职Email发给人事,抄送关杰,表演完节目他就能看到了。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