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城市里,我们都是在流浪的一群人。

脾气超好的银 5天前 ⋅ 42 阅读

我静下来的时候,总是在想是否这是每个人都必经的一个阶段,我们是否真的熬过所有苦难一定会看到希望?那天我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每个人的人生都是有机会改变的,前提是你有多大勇气去改变。”

 

2018年12月6日,我正坐在西安市某个区某个路的某个写字楼里,在用键盘敲击着自己这半年的故事。嗯...正好旁边有一杯摩卡。今天天气不太好,没有阳光从大大的落地窗照进来,但是并不影响这是大多数还没有走出象牙塔那群人想象中的工作环境。

 

我今年21岁,刚刚实习半年,在这个城市开始了漂泊的生活,凑合着生活。不断的租房子,每天午饭以外卖为主。时不时接起母亲的电话,聆听着电话那边的抱怨与谩骂。

 

“有这么一种家庭,父母吵得都没有感情了,两个人都说为了孩子不离婚。孩子在不断争吵的家庭关系中长大,不仅要做好父母随时离婚的打算,还要被迫成为维系这个家庭的纽扣,承载了父母双方所有的期望,压力大的喘不过气。”

一周以前,在上班的时候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干嘛呢,跟前有人吗?你知道你爸又...”我默不作声,听着一个年近50岁的更年期女人在电话那边不断的发牢骚。电话的最后她突然开口:“我不想和他过了,我和他要离婚。”我回了句:“嗯!”

我以很平常的心态回复了她的问题,只是回到办公室,因为她的一个电话,扰乱了我工作中所有的思路。不到一个小时,姐姐的电话过来:“妈和你说什么了?”“说她要离婚。”言简意赅。我们两个都很淡定,因为这样的话从小到大,大概我们以一年一到两次的频率在倾听。一个中年妇女不断的在重复着那句:“我不想和他过了,我要离婚。你要跟谁?”

姐姐告诉我,她每天都在收听着她电话、微信不断的牢骚。对生活的抱怨,对丈夫的不信任。以及加入到她曾经最厌恶的“保险推销”中的一员。

我们不愿意对一个听不进去道理的中年妇女讲那么多道理,因为她只相信她想象的,她只相信她相信的。她不懂得体谅别人的情绪,不懂得女儿已经结了婚,不懂得儿子一个人在另外一个城市的生活、工作有多糟心。她只愿意随意找一个人去把她内心所有的不满发泄出来。对着儿子女儿电话中可以骂着丈夫那些不堪入耳的字眼:“怎么不让车撞死,和哪个小婊子在宾馆,带了哪个烂婆娘回到家里...”那些污言秽语我们两个从小都在听。

有时候想想也很庆幸,庆幸我和姐姐都没有变成她那样的性格,都没有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她不会关心你们在外过着怎样的生活,她只愿意每次接起电话重复着咒骂她讨厌的那群人。只是她忘记了一件事:我们都已经长大,我们都在面临很多的不如意,我们内心糟糕的情绪没有办法去向任何人倾诉。

她是个母亲,她是个妻子,她是个女儿,也是个儿媳妇。但她却不懂得每个人之间的关系如何相处...

我想起高一那年,我因为连着一周时间每天早上迟到。突然一天在教室早读,班主任进教室把我喊了出去,叫我去办公室,我进到办公室看到父亲站在办公室里,周围一大群老师。班主任和父亲不断的在责问着我为什么迟到?周围各个老师在旁边添油加醋的指责着我,有一位代课老师说了一句:“这娃平时挺听话的,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出来。”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落了下来。父亲说着那些奉承老师的话,我从头到尾没有开口,老师无奈的让我回教室。周末回到家父亲打了我一顿,他说:“你知道你班主任说你什么吗?说你心理有问题。让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母亲在旁边抽了我一巴掌:“你以为去看心理医生是什么好事吗?”父亲接着说:“你看看你,连个同学朋友都没有。”我那晚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愿意多说,只是记得那一年我再也没有开心过,好像只是期盼着自己快点长大。

高三的时候,因为下了晚自习去公园卫生间上了个厕所回来晚了半个小时。刚进门,父亲一个枕头扔了过来,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解释自己是去上厕所了,我把买的一包卫生纸剩下来的拿了出来,我把找的四块钱扔了出来,没有人相信我。他们轮流着抽我巴掌。我绝望的像疯了一样跺脚,母亲在旁边说了一句:“这娃疯了。”

所以有人说 随着时间的流逝 我们终究会原谅那些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后来听蔡康永的诠释 那不是原谅 是算了。 原谅就是对过往曾经的美好全部的推翻和否定。 我没有原谅他,只是想算了。

在我曾经很小的时候,他们之间的争吵我到现在依然历历在目。他们对我心理上所造成的阴影,或许真的无法消除。我真的不会去无缘无故的原谅任何伤害过我的人。

那个时候起,我就在一直努力的想要脱离掉那个原始家庭。而现在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漂泊着的时候,每天都在努力的生活,努力的改变。也许这条路会走的很久,但是我依然在奋斗的路上。在这个城市漂泊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在流浪着的人。你每天在路上所遇到的那些人,你不会知道他们身上有多少故事,就像他们从来不会知道你经历过怎样的生活。每个人都不容易,难得的是能看到别人的不容易。

所以我想说:我不需要知道你们的任何决定,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任何决定而负责。谢谢你们,没有让我成为曾经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我在慢慢长大,你们却在慢慢分离。那些对我所造成的阴影也是你们永远都不会承认的,好久没有回家了,记得去年春节在家的时候,父母吵了架,母亲说了句:“怪不得人家说你是个记仇的人。”父亲坐在一旁一句话不说。我没有再开口,冷笑了一声,原来当我做好准备释怀的时候,别人却从来不会接受。也许就是那一瞬间,让我彻底放下了一切,让我清楚其实有一部分人是应该为自己而活的。

但愿,你们最终都不会因为当初冲动的决定,去利用下半生的时间忏悔。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