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得给我烧点纸钱

真实故事计划 2月前 ⋅ 186 阅读
一直以来,真实故事计划总是想探讨一些可以理解的,确定的事情。可是,在生活里还有一些情节是在常识之外,无法解释的。珍惜这些不可思议的片段,和它带来的人生体验。
明天是中元节。请放心,我们不讲鬼故事。

 

开门

 

去年六月奶奶走了。

 

将近半年时间我梦见过她几次。梦里有很多亲戚开心地围在她身边,只有我意识到奶奶已经不在了,这个不是她。然后我一直躲,有时候是跑。每次她都跟得很紧,离我还有几步的时候,我就会一身冷汗地醒过来。

 

最后一次做这样的梦时,奶奶出现在我家门口。这次梦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像之前一样朝我走来。我很害怕,拼命想把门打开,可就是推不动。她慢慢靠近时,我突然有个念头,也许她就是想来看看我。想到这里,我慢慢镇静下来。奶奶走到我面前,掏钥匙,开门,转身,走远。

 

醒来后,我想起以前奶奶帮我开门的日子。奶奶家离我家很近,她那么小的个子,走过来只要一分钟。从高中到大三,每次我回家,家里没人时都是找奶奶开的门。我家那把备用钥匙她用了十多年,上面刻的字都磨平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梦见过她。我这才意识到,其实奶奶就是担心我被锁在外面,想来帮帮我。

 

一直不能释怀的是,我总觉得奶奶想对我说什么,而我每次都害怕,让她感到伤心。所以她只是帮我开了一次门,什么也不做就离开了。

 

@宋佳滢

 

 

牵挂

 

妈妈去世之后,舅舅待我不好,钱财全吞,房子也强行租出去,我过上了看人脸色寄人篱下的生活。突然有一天,舅舅拼命给我塞钱,后来每次见到都塞,到现在十几年了也这样,我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天外婆偷偷告诉我,舅舅一直梦到妈妈半个身子从他床底下探出,抓住他脚问我过得好不好。

 

@杜胖花儿


渴望

 

2009年8月1日,澳洲还是冬天。中午的时候,我忽然开始呼吸困难,胸口闷得发慌。我张嘴大口大口吸气,感觉就像离开水缸的鱼。全身没由来的发冷,手一直发抖,持续了二十几分钟。     

 

打电话回去想撒撒娇,爸妈手机一直没人接。深夜,爸爸电话拨通了,他告诉我妈妈中午走了,心肌梗塞倒在酷夏的新街口。

 

至今我都忘不了那种呼吸不上来的恐惧、难受和无助。对活着的那种渴望,或许也是妈妈最后的感觉。

 

@子咕咕

 


老糊涂

 

我的曾祖母身体很硬朗,记忆中没得过大病,直到90多岁的时候才开始意识模糊。


小时候,我经常和她在一起。尽管她卧床不起,我还是喜欢去她的房间玩。有时候她会笑着和我说说我听不太清的话,给我几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糖果。


有一天看到我进屋,她从床上坐起来,将自己床头柜上已经用袋子装好的零食递给我,含糊不清地说要我将那些零食递给房间角落里的一个“人”。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房间那个角落,除了几个编织袋子,根本没有任何活的生物。我犹豫地看着曾祖母,她依然坚定地指着那里,重复着我勉强能听懂的话语。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或许那里真的有个我看不到的“生灵”,正在等着我手中的这些食物。


我拿着那些包好的零食,慢慢走向那个角落,然后伸出手,递出去——当然没有人接。我将它们放在那个角落,回过头时,曾祖母一脸笑意。


我又看了看那个角落,零食依然一动不动地放在那里。


现在想想,也没有感觉那时候我的行为有什么不妥。我知道如果将这些告诉大人,他们也只会说,你曾祖母只是老糊涂啦。

 

@螃蟹cc

 

 

烧纸钱

 

有一天妈妈推开大门时,听到一声巨响,像是什么瓷器摔在了地上。看来看去没发现什么异常,便去问住在隔壁的老爷爷。老爷爷看着我妈,什么都没说就转身走了,进自己家门前说了一句,快去医院吧。

 

当时外婆正在住院治疗,已经处于神智不清的状态。妈妈走在路上碰到回来喊她去医院的大姨——外婆去世了。

 

老家过年有给已故亲人烧纸钱的习俗。那天下大雪,我和爸爸在后院烧纸钱。第二天妈妈问我们,说你们昨晚上烧纸是不是打了后院那把大黑伞。我说是。妈妈说她昨晚梦见外婆,外婆说大黑伞太大,烧的纸钱都没有收到。

 

@苏牧走了还有谁

 

 

车祸

 

五六岁的时候,爸爸在乡里的车站外拉黑活。他总是很晚才回家,有时候甚至到晚上一两点才回来,加上出门也早,我经常很多天见不到他。

 

有一天夜里十二点多,妈妈突然把我晃醒,说不放心我爸,带着我到车站西边那个三岔路口等着。不知道等了多久,妈妈累得坐到地上,我在她怀里睡着了。

 

妈妈起来的时候把我弄醒了,我迷迷糊糊看到爸爸的车停在路边。紧接着,在那个十字路口,爸爸后面那辆车撞上了一辆大货车。如果妈妈不带我过去,爸爸的车就可能停在那个路口。

 

后来每每想起,总是一阵后怕。

 

@李世宽

 

 

黑猫

 

小时候住四合院,家里养了一只黑猫,没有尾巴,很少喵喵叫,多数时候躲在一旁不声不响。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它每天早上都去隔壁独居的叶爷爷家,用头敲门,爷爷就出来喂它吃油条。油条还必须是巷口那家的,期间叶爷爷换过烧饼麻团或者别家油条,可是黑猫都不吃。

 

一天早上,黑猫在我家沙发上疯一样地旋转,罕见地发出刺耳的叫声。那天它没有去敲门,跳上屋顶后不知所踪。放学回来我才知道叶爷爷在那天去世了,巧合的是巷口的油条店也在那天关张,再也没有开业。

 

@子咕咕

 

 

肩膀

 

十岁的时候失足掉进井里,不会游泳的我心中充满恐惧。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要死了,第二反应是必须把头伸出水面求救,但我就是做不到,身子一点点往下沉。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脚下好像踩到了块石头,于是趁着这个机会拼命把头顶出水面呼喊,在旁边农田里插秧的大爷听到后跑过来把我拉了上来。

 

那天晚上我梦见已经去世的父亲,他湿淋淋地站在离我很远的地方看着我,我觉得很奇怪。梦醒后想起来,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踩在爸爸的肩膀上假装自己会飞。

 

@莫方尧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