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会想起给你写信

真实故事计划 2月前 ⋅ 173 阅读
上周我们向大家征集书信故事,收到了不少来信。各种古旧的信纸出现在邮箱里,附带着一段段尘封的记忆。我们选出一封十五年前的来信,分享给大家。

写信来的是我从光屁股时候就在一起玩的好友,这封信是说他和女友分手的事。信中女主角是他高中的同班同学,俩人在一起3年,在之前的来信中,他会把两人的恋爱进展一一告诉我。比如接吻的感觉(那时我还没对象),省钱给她买礼物,每次打电话都打很久之类的。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刚开学没多久,他就把生活费花得差不多了,好像是因为圣诞、元旦几个节日连炸,又给女朋友寄了电话卡。信中的他,洋溢着为爱人付出的自豪。

 

在大一寒假时,俩人分手了。是女方提出来的,到现在他也没告诉我是为什么。我想大概是因为异地的缘故,再加上那时他男女思想和感情都还不够成熟。好在还是乐观向上的年纪,纵使生活艰难,也阻止不了他“朝三暮四”。

 

2001年,电脑和QQ(那时候叫OICQ)都还没有普及,打电话这种奢侈行为只适用于异性和交情不太深的哥们,毕竟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明白,还显得热情,避免了提笔忘字和无话可说的尴尬。

 

当初的小伙伴现在已经变成老伙计。上个月他带着媳妇从北京来看我。他身材略微发福,鬓角早生白发,幸好还带着一副墨镜,和三十多岁的年龄还算相符。

 

就在刚才,我把这封十五年前的信找出来,给他拍照片发了过去。他发了个哭的表情,说,那时候好纯洁。 

 

梁睿:

你好!从那天分别到现在已有半个多月了吧,不知道我走后,你们又进行了哪些活动,不管它,高兴就好。

我来到这里总的来说一切都还不错,只是刚来的时候心情极坏,主要还是因为跟王静分手的事吧。我又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我时常这样想,我积极地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一切都好转了,我又开始了新的生活。

2月14日,也就是情人节那天,我给她去了一个电话,倾诉了自己的内心感受,她也很关心我。我们并没有一刀两断,我觉得这样对谁都不好,我们互相安慰,同意保持一份淡淡的感情,一份可以给予对方安慰、鼓励的感情。

高强在临走时送了我一盘苏永康的《爱一个人好难》,我经常听,不过不是以悲伤的感情去听,而是以一种自豪的心情去体会。因为我真心付出过,所以我绝不后悔。

不知和你说过没有,我们决定分手那天下午的事,也就是你我一起去她家的第三天下午。我呆在她的小屋里,她床上仍摆着她生日时我送的那只玩具熊,她妈妈还在阳台洗衣服,我们便开始聊了。

我仍想和她投入一种彼此不需要过多感情的恋爱,只要心里有对方,支持着对方就可以了。可她只是笑笑不完全反对,也不表示同意。谈话就这样进行下去,期间她妈妈还进来大加教育我们一番,让我们都应考研究生,让我不必乱花钱……

之后,我们又沉默了。我仍想知道那个愿望是否可以实现,她停了好长时间才又叹了口气说,其实我真的怕伤害你,可是……她没有说下去,一会儿她才抬起头对我说,我只能算是喜欢你。

我心一颤,泪水就要向上涌,我赶快闭上双眼,仰头对着天花板,心里默默念着没事、没事。好多分钟过去了,我终于忍住了,慢慢睁开眼睛,低了头又看着她,才发现她眼里也噙满泪水。我不知该怎么做,自己才更能得到安慰。

接着她又说了许多我们之间的事,大意都是我对她太投入,不应这样,怕这样下去更会影响我,还有好多好多。我也觉得对于这个年龄的恋爱,我们做出了太多,也许我们真应该冷静下来重新考虑,也许我们这样是有些不合适。

我看着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好吧,我同意。”她又对我说:“答应我,要好好锻炼自己,不可以哭。”我没有回答,不知怎么回事,内心又激起一种无名的感觉,泪水又要向上涌了,我还是忍住了。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也不必打电话,也不必写信联系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我知道此刻她心里也很难受,我从她的眼睛里可以感到。

我们就这样沉默了一段时间。快6点了,夜幕徐徐降临,天上闪烁的星星也依稀可见,外面楼里的灯都一盏盏亮起来,我们的小屋却还是很暗。我说我该走了,可她好像仍无动于衷,我站起来慢慢向门口走去,她却早我一步轻轻关上了小屋的门,背靠着它望着我。

突然她说,你可真高呀,我还得仰视你呢。我苦笑一下说,是呀,接吻时你踮着脚尖都不够呀。她没有说话,我蹲了下去,抬头仰视着她,重复了那句话。此时我心情很激动,就抱住了她的双腿。我们近在咫尺,可我知道,一切该结束了。于是又松开了手,缓缓地站了起来,说,我是该走了。

她仍一动不动,好像在等待什么,我不知该做什么,只是握紧了她的双手。看着即将分别的她,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她突然抱住了我,在我的右脸颊亲了一下。我心里很激动,可接下来却被一种苦涩的感受所替代,苦笑着对她说,这又有什么用呢,我们还是要分手。

她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靠着门,我也不再等待了,低了头慢慢地将嘴凑了过去,她也闭了双眼,做出配合我的动作。于是我们又一次接吻了,我和她吻别,在她那温馨小屋的门后。

在夜幕即将降临的一刹那,她为我拉开了门,道了一声再见。我头也不回地下了楼,看着天空中闪烁不定的星星,大步地向前走去。因为我知道一切都该结束了,这是我真正的初恋呀。那时那刻的情景我永远不会忘记,它已成了我人生一段美好的回忆。

放心吧,现在的我在感情上绝不会再那样脆弱,我会为自己创造一个新的开始,王静仍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哭,也不会逃避,一切全在于我们自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这段给你,也许是为了炫耀吧,但更想让你了解我们之间的感情,了解我的感受。我会慢慢成熟起来,也会一点点进步。

好了,不谈那个,我还有好多其它趣闻呢。这个学期,我觉得这个学校亲近了许多,内务要求并不很严,只要整齐就行,而且有假就批。不过到现在,我还未出校门。新学期我们又加了《马哲》和《计算机软件基础》两门课;高数和英语实行挂牌上课,有三个老师供选择,所以座位也固定了。星期日早晨我们也可以睡懒觉,怎样,够轻松吧。

一轻松班里的人就开始活跃了,星期六宿友不知从哪里搞来两张A片,只有我们宿舍人知道,是个绝密。经过我们周密计划,当晚12点30分,宿舍里大部分人起来,利用掌管电视机柜的职权,偷偷欣赏了一晚上,真是痛饱眼福。不过我可没参加,只是嘴上说说,哪敢有实质性动作。我觉得这要让逮住,绝对是大问题,所以事后劝他们不要再做。

现在我和李燕的关系有突破性进展,全是因为假期过夜那次上网。我在她面前不敢说,便在OICQ上聊了初中时的感情,还有高中以后的误会,我们又好起来了,她还答应给我寄照片。

对了,我们学校要开春运会,我报了100、200、跳远,怎样,够猛吧?你在那里怎么样,很快投入新的生活了吧,有没有浪漫故事,如果有,别忘了第一个告诉我。好了,就写这些吧,我手都累了。最后,祝你在新的学期有个新的开始!

 

噢,再告诉你一个消息,用中国联通打长途,一分钟1角5分,很便宜。
友 / 林
2001年2月26日

 

作者梁睿,现为自由职业者

编辑 | 马璇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