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我各个时期的“外号”

Love Z 6月前 ⋅ 199 阅读

“外号”可以说是一个人的标签或是代名词,个人认为是个中性词。因为对于不同人来说,不同的态度决定它是“褒义”或是“贬义”。

在我漫长的17年读书生涯中,各式各样的“外号”伴随着我,有的令我开心,有的令我厌烦,不过都无伤大雅,都可以认为是那时年少无知的产物,夹杂着同学间幼稚的情感。

小学时代的外号,都是因我戴着牙套而衍生,什么“金牙,铁牙”之类的。我对这些外号不甚在意,但却因同学对我的牙齿好奇时刻盯着我的牙看而时时羞愤又厌烦。为了躲避这种“探究”的目光,就算特别开心也要抿嘴笑,上台分享自己的作文,用作文本把脸挡得严严实实。。。这种尴尬的境况直至初二完全脱离牙套而得以缓解。

初中的时候,虽进入叛逆期,到也没惹出什么大事,只不过因一次物理没考好,被同学戏称为“菜鸟”,他们说我做题目太“想当然”,以致于不管做什么题目,所有的选择都只选“匀速直线运动”。至于为什么会想当然,那是因为初二刚住校,8人一间,同学们吵闹至12点还未睡着,以致于第二天早上萎靡不振,恰巧物理又偏偏是第一或第二节课,物理课上经常睡着。所幸住校只是一段时间,后来努力学,期末的时候成绩一跃至前,打破了“菜鸟”的称号。

高中时期,进入学习的紧张期,也是同学们极其敏感的时期,因为稍有不满,都可能会产生芥蒂。我又因寡言,朋友不多,相处最多的就是自己的舍友。与我较好的舍友的名字有个“莹”字,而我又姓“金”,所以我俩都戏称对方为“金子”,“银子”,意为好搭档。不过“金子”这个外号也给我带来了一些尴尬的场面,比如大家喊我“金子”的时候,有些不正经的男生以为是“精子”。

大学是我最怀念的时期,也是我外号最多的时候,在上篇“朋友”也提到过。第一个称呼“金妈妈”在我第一个宿舍里诞生,而这个也伴随了我整个大学时代,因为后来所有同学都叫我“金妈妈”。那时候,我们戏称自己的宿舍为“怡红院”,我是“老鸨”,而她们是“姑娘”。至于为什么会让我当“老鸨”,可能是我遗留了高中同学之间互相称呼“姑娘”的毛病,不过那时候的”姑娘”到没这层意思。

不过说实话,我是不太喜欢这个的称呼的。所以到了第二个宿舍,宿舍人喜欢称呼我“娟儿,娟崽”之类的,最有意思的是“卷卷”,"questionnaire"。“卷卷”是“娟娟谐音,带有点撒娇宠爱的意思,宿舍两个人甚至为它的原作者是谁而争执过。大家看到"questionnaire",不就是问卷吗?为什么会起这样的一个外号?那是因为我的名字叫“文娟”,而输入这两个字的拼音时常会出现“问卷”两字。至于为什么起“questionnaire”,那是因为中文不够洋气,我的舍友这样说的,我竟无言以对。

工作之后,我再无外号,大家叫我的全名或者名字,这之间夹杂着有意或无意的隔阂,或许大家只想保持着单纯的同事关系。

有时候“外号”或许不是嘲笑你的刻意,而是想制造与你亲近的契机。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