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那些事---一个60后的回忆(5)

好文共欣赏 6月前 ⋅ 327 阅读

 

到了七八月份,天气变热,雨季也就来到了。一般村庄民房的地基都比较高,雨水经过街道流向村中的大坑,当时村里村外有五六个大水坑,我们村南头有两个,一个是位于村内的大水坑,我们叫“大坑沿”,这个水坑东西较短南北较长,是一个不很规则的长方形,应该是附近居民盖房垫地基取土形成的。这个水坑南北各有一眼水井,北面的水井紧挨水坑,是附近居民生活用水的来源。南面的水井距离水坑较远,我们小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口干井。因为这个结构,传说这两口水井和水坑组合成一条水龙:北面的水井是龙头,水坑是龙身,南面的水井是龙尾。不知道当初打这两口水井的时候是不是按照龙的意图设计的,反正我们小时候是听村民这样议论的。这个大水坑因为在村里,下雨时的雨水都通过街道向这里汇聚,几乎会将这个大水坑灌满。

 

除了这个水坑,在村西南角也有一个大水坑,这个大水坑比村内的水坑还要大,几乎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形状。据说这原来是赵家的祖坟,不知道后来怎么废弃了,村民盖房就从这里取土,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个大坑。这大坑同村内的水坑土质不同,村内的水坑底部是胶泥,这是一种干的时候板结很硬的土质,经过水浸泡后具有粘性,我们常挖取用来糅弹弓丸,或者捏泥娃娃,更是制作模(读作mu)子的好材料。当时有一种玩具,叫模(读作mu)子,就是用胶泥制作的,经过烧制而成。这种模(读作mu)子有柿饼子大小,圆的,一面是稍微带点弧形,另一面是平的,中间或凹或凸刻有古代穿盔甲的人物,拿着武器,有模有样,土红色约有半公分厚,深得小孩们喜爱。我们常用这种玩具做一种类似赌博的游戏:在平地画一个径长三四十公分大小的一个圆圈,然后在三四米开外画一条线,游戏参与者站在线外朝圆圈内投掷模(读作mu)子,看谁的模(读作mu)子能够在圆圈内停留谁就是赢家。这里有一定的投掷技巧,因为模(读作mu)子是圆的,即便投掷的时候能够进入圆圈,但是也会因为模(读作mu)子的滚动跑出圈外。

 

村西南的水坑坑底的土质是沙土,沙土细腻,村民常用来在冬天埋藏地窖内的红薯;干的沙土又有很好的吸水性,村民有小孩子的,也常用干沙土吸收被尿湿的衣服和被褥中的水分。沙土质的水坑有一个好处,就是坑中的水非常清亮,这是因为沙土比较沉,不容易泛起。所以,是洗澡的好去处。但是因为这个水坑原来是坟地,村民取土后,露出了很多白骨,浸泡在水里,对这样的水质我是十分忌惮的,尤其是看到那累累的白骨,感到毛骨悚然,后背阵阵发凉。但是有的小孩却不怕,他们甚至拿着人骨头玩,这真是人比人,就得死!。

 

那个时候地表水很浅,坑中积聚的雨水甚至常年不干。炎热的夏天,大中午去水坑中洗澡是十分惬意的事情,可惜在学龄前家长管的很严,我们是不能去的。家长为了不让我们大中午出去玩,常常吓唬我们说,外面有卖迷魂药的,看到小孩就会下迷魂药把人拐走,听起来是件很恐怖的事情,我们由此就不敢到处去玩了。

也难怪家长设法管束,因为大水坑的存在,几乎年年都有小孩在水坑洗澡淹死的事件发生。特别是村内的大水坑,因为离居民近,更容易出事。我自己就曾经经历过一次凶险,差一点命丧这个大水坑。那是上二年级的时候,夏天天气热,中午要歇晌,下午上学时间比较晚。因为上学了,家长管的松了,有一次就跟小朋友去“大坑沿”里洗澡。大坑里有很多小孩们在玩,主要是比我们年级高的同学,他们已经学会了游泳,在水中恣意玩耍,我们很是羡慕,就也下到水里。我们因为初次下水,不敢在深水处玩,就在浅水处打闹。我在浅处扎猛子去捉一个同学,谁料想那个同学一躲,我扑了空,跑到深水区了,这下可坏了,因为脚抵不住地面,手脚只能四下扑腾,身子往下沉,喝了不少水,幸好有一个高年级的同学看到了,把我拽到坑边,算捡了一命,也算大难不死。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到现在可是还没有应验。

 

夏天水多,容易和泥,我们就玩泥巴。最常玩的一种叫“嘭啪大扣”,就是将一团泥做成小碗状,底部做成薄薄的一层,然后手拿着碗底,将“碗口”摔向地面或者平滑的砖面或石面,发出“嘭啪”的声响,所以叫“嘭啪大扣”。这个时候“碗底”如果破了,其他参与者,就要用自己的泥巴加以弥补,如此来赚取他人的泥巴。

 

夏天蚊虫多,蜻蜓也便应时而生,在麦场里和村内的街道上都有蜻蜓在低空风行捕捉蚊虫,这正好给我们捕获的机会。我们使用的工具是扫帚,一旦蜻蜓向我们飞来,我们就举起扫帚扑向它,有时候被它躲过,有时候就会成为我们扫帚下的猎物。不过,当用扫帚扑打的时候,是用力扑向地面的,所以即便扑住,蜻蜓也往往被扑死。我们希望扑到活蜻蜓,如果有活的,我们就将它的两个翅膀合在一起,用嘴含住,继续扑捉,直到嘴含不住为止。

蜻蜓有两种,一种是红蜻蜓,形体较小,长约五六公分;一种是蓝蜻蜓,形体较大,约有十公分长,腹部较突出,后面是长长的细尾,飞翔时体侧的翼翅平伸两侧,像极了直升飞机。蜻蜓有一种特殊的本领,就是能够在空中停留不动,据说直升飞机就是模仿蜻蜓研制的。

我们捉到活蜻蜓,最喜欢的是用长长的细线拴住它的尾巴,然后手捏住细线的另一端让蜻蜓飞翔,我们则欢快地跟在后面跑。用扫帚扑到的蜻蜓即便活着,因为已经受伤,所以飞翔能力受到影响,我们并不满意。

 

要捉到飞翔能力好的蜻蜓需要去水坑边。夏天水边蚊虫多,所以也是蜻蜓的光顾地。蜻蜓飞累了,就会停留在水边的矮树丛或者草叶上,这就给了我们捕捉的机会。我们看到停留在树枝草叶上的蜻蜓,只要够得着的,就会躬着身悄悄地挨上去,等接近到一定的距离,就停住,然后伸出右手,同时张开拇指和食指如钳,悄悄接近蜻蜓细长的尾部。蜻蜓是复眼,能够看到相当大的范围,但是对后部还是有盲区,不容易发现后面伸向它的“黑手”,所以,就会成为我们的“俘虏”。

 

如此捉到的蜻蜓因为没有受伤,所以还保持着强大的飞行能力。捉到之后,我们或者将它的翼翅裁掉一截,使它的飞行能力降低,保证能飞,但是又飞不高飞不远,能够为我们掌控,由此供我们玩耍;或者如前所说,在它的尾后拴上细线,手捏住一端,让其飞翔。因为这种蜻蜓飞翔能力大,如果稍不小心,就会被它挣脱牵线的手,这个时候,它就会带着长长的细线飞向高处,停留在我们够不到的树枝上。不过,我们仍有对付的办法,就是用长的树枝或者投掷小土块去惊扰它,一旦它飞行,尾后长长的细线很容易被树枝或者其他障碍物绊住,它再也不能飞行,终被我们再次捉住。

 

我们最喜欢捕捉的是蓝蜻蜓,可惜这种蜻蜓较少见,又特别机警,不容易捉到。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