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那些事-----一个60后的回忆(6)

好文共欣赏 9月前 ⋅ 312 阅读
 从前那些事----一个60后的回忆(2)
 

到了秋收大忙季节,我们跟着大人去田野里收秋。小孩子不会干活,就在田野里玩,田野里到处都是杂草。这个时候,我们最喜欢的就是逮蚂蚱,蚂蚱隐藏在杂草丛中。田野里的蚂蚱有好多种,最常见的是有寸长土灰色的小蚂蚱,这种蚂蚱我们不喜欢,我们喜欢逮的是一种大蚂蚱,头和背部是绿色,有七八公分长。这种蚂蚱比较少见,看到后我们就追,这种蚂蚱飞起来翅膀像扇子一样煽动,发出嘎达嘎达的响声。

蚂蚱的飞行能力并不高,飞出不长的距离就要停一停,这就给与了我们捕捉的机会。我们追上去,用手一扑就捉在了手里。抓住之后,我们会掐一种叫做蔓子草的草穗,这种草穗形如战争年代报话机的天线,草楟又细又长。蚂蚱的头部和身体连接之处用力一掰可以有些许分离,由此可以看到蚂蚱头皮的缝隙,我们用这种带穗的草楟从这缝隙穿出,就把蚂蚱穿在了草楟上。每逮住一个,我们就这样穿起来,小半天就可以穿一串。对待住的蚂蚱,有两种处理办法,一个是带回家放到灶火中烤,烤的时候,要不停地旋转,防止烤焦。烤熟之后就可以食用了。蚂蚱也是一种高蛋白昆虫,营养价值也很高,现在有些饭店还把油炸蚂蚱当做招牌菜,不过同知了猴一样,这大都是人工繁殖的了。由于几十年的使用农药,蚂蚱在田野里已经将近灭绝了,像过去闹蝗灾蚂蚱铺天盖地席卷而过的恐怖景象一去不复返了。

 

在秋收之后,我们最喜爱玩的一种游戏是赌秫秸楟杆。前面说过,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为了解决八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广泛推行高产作物高粱的种植。高粱穗和高粱的株杆之间由细长如筷的秫秸楟杆相连。收秋时,成熟的火红的高粱穗被用一种握在手里的镰刀切削下来,我们通常会将细长光滑的高粱楟杆从高粱的株杆上截取下来,截取的时候最好是带着一点“株结”,所谓“株结”就是高粱株杆上连接两株节的“结点”,如果楟杆带着“株结”会增加起重量,这样在游戏中会占优势。

 

在游戏的时候,要找一平坦的地面,我们通常是在麦场里或者街道上,然后找一块比较完整的砖块平放到地面,有了这些工作,游戏参与者就分别从自己所有的楟杆中抽出自己中意的一根,按照一定的顺序一个一个将自己抽取的楟杆放到砖上,其中较粗的一端同地面接触,较细的一端搭在砖块上,搭的时候要露出一截,便于用鞋底击打。游戏的胜负就是看谁击打自己的楟杆在同一方向滑出的最远,谁就获胜,其余的都算失败者,失败者要将自己击打的楟杆奉献给胜利者。如果在秋收的时候,看到一伙小孩子站在街道上,一人光着一只脚手里拿着一只鞋和一把楟杆,那就是在玩这一种游戏。

 

高粱楟杆还有一种玩法,就是用它搭宝塔,类似于一种积木游戏,不过这种游戏难度非常大,一般的小孩子还真搭不好。我的小伙伴中只有名叫刘秋艳的小男孩搭得非常好,他也能用秫秸楟杆制作蝈蝈笼子,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

 

在秋天还有一种游戏非常好玩,这就是找一个棒子核儿(就是玉米棒子去掉玉米粒后剩下的毛茸茸的核芯),截取较粗的一端约有寸长,然后用一秫秸楟杆将较粗的一端直插入截留下来的棒子核儿较细的一端的软芯内,犹如一柄利剑,然后再寻找一枚大花公鸡的漂亮的羽毛,将羽毛的根部插入楟杆芯中,这样一个玩具就做成了。玩的时候,右手拿着棒子核儿的那一端如投梭镖一样用力朝空中投掷出去,当这个带着漂亮羽毛的细长物件朝下竖直降落的时候,由于空气阻力的作用,会造成其旋转,竖立其上的羽毛便如螺旋桨一样跟着旋转非常好看,对这种玩具我们玩起来常常乐此不疲。

 

到了冬天,天气寒冷,我们就玩一些能产生热效应的游戏,比如玩“摔宝”。所谓的“摔宝”,就是用纸对折成两个完全一样的较长的长方形,然后将这两个长方形十字相搭,使露出的部分跟重叠的部分正好都是正方形,然后从压在底部的长方形的一端正方形开始,沿对角线对折成三角形,再齐着上面的长方形的边将三角形压在其上,然后将上面的长方形纸条露出的部分也沿对角线对折成三角形压在刚刚折成的三角上面,如此折叠下去,就会形成一个四四方方的“摔宝”,有正反两面,正面是四个三角顺序相压形成的图案,背面就是一个正方形。

玩的时候,一个人将自己的“摔宝”平平整整正放在地面上,另一个人用自己的“摔宝”在平放的“摔宝”旁用力去摔,让正面朝上,这个时候轮其的胳臂以及摔宝与地面相击的瞬间会产生一股气流,如果这股气流能够将平放的摔宝掀翻,摔“摔宝”的人就算赢了,其战利品就是被掀翻的摔宝,如果这个人没有赢,其他人接着上。其他人如果赢了,就继续去“掀”已经被摔在地的其他“摔宝”,赢了继续“掀”,直到没有赢。所有的参与者都“掀”过一遍,如果地面上还有没有“掀翻”的摔宝,那就由第一个放摔宝的人接着玩,如果他放置的摔宝已经被赢了,他就用自己的其他摔宝来玩;如果没有被他人赢走,他就用自己原来放置在地的摔宝去“掀”其他人摔在地上的摔宝,直到地面上所有的摔宝都被赢光为止。

玩摔宝的赢率除了跟力气技巧有关外,也跟制作摔宝的纸张有关。制作摔宝的纸张越硬越厚越大,则其越不容易被气流“掀翻”,玩家越不容易输。相反,由于大的厚的摔宝产生的气流冲击力越大,越容易将放置在地面的摔宝“掀翻”,也就是越容易赢,所以,我们都千方百计寻找大的厚的纸张制作,其中最好的就是牛皮纸和电光纸,但是那个时候,一切物资都是短缺的,所以,牛皮纸和电光纸并不是随时都能找到的,实在没有办法时,我们就用过去的书籍,所以,哥姐已经读过的书就成为我们搜查的对象,一旦找到,就会难逃变摔宝的命运。

 

因为玩摔宝对场地没有太高的要求,屋子内,院子里,街道上都可以玩,又带有很强的竞技性,所以,这种游戏是我们玩的最多的。我那个时候是个“摔宝迷”,同小伙伴玩摔宝经常忘记了吃饭,要家长多次勒令才会听话。晚上甚至将摔宝搂在被窝里睡觉。

 

除了玩摔宝,冬天还有一项经常进行的活动就是打“陀螺”。所谓的“陀螺”就是用一段长约5-10公分、擀面杖粗细的树棍,一般是柳木或杨木的,因为这两种木质较软,容易加工。将其一端的二分之一切削成光滑的圆锥形,另一端保持圆柱形不变,一个陀螺就算做成了。

玩的时候,用一根鞭子(由鞭杆和鞭绳组成,鞭杆一般手指粗细,长约二尺,较粗的一端做把手,较细的一端用刀子浅浅刻一道沟,用来系鞭绳,鞭绳最好是尼龙绳,因为尼龙绳不容易被磨损,使用寿命长,但是不容易搞到手,实在没有办法就用纳鞋底的线绳经过编织而成,绳长跟鞭杆基本等长,鞭梢较细)的鞭绳将陀螺顺时针紧紧缠绕起来,将鞭绳只露出10公分长,然后将被缠绕的陀螺平放在一块宽阔平坦的地面上,鞭杆直立,右手握着鞭杆的把手,然后将系鞭绳的一端用力向外一抖,紧缠在陀螺上面的绳子带着陀螺向外飞去,绳子在一圈一圈放松的过程中会给陀螺一个持续的旋转力,使陀螺快速地旋转起来,当陀螺圆锥的一端同地面接触后,由于旋转的作用,就使陀螺稳稳地边旋转边站到了地面之上,为了使陀螺持续旋转下去,就要用鞭绳不断抽打它的圆柱部分,给增加旋转的动力,这就是所谓的“打陀螺”。

为了使陀螺转的更平稳更持久,通常会在陀螺的圆锥顶部嵌入一个滚珠,这样可减少陀螺旋转的摩擦力。为了使陀螺转起来更美观好看,我们常常在陀螺平滑的那个截面涂上一些颜色。那个年代,因为陀螺属于常用玩具,所以,也用制作陀螺的工艺,用机器制作的陀螺当然非常精致了,光滑匀称,在平坦的地面上旋转起来非常平稳。不过由于,那个时候普遍家境不好,能够舍得花钱给孩子买陀螺的家长非常少,所以,我们大部分都是玩的是自制的。

 

弹球是一项四季都可以玩的游戏,球有玻璃球和铁珠子之分。玻璃球一般径长1公分,浅绿透明,有的里面嵌有红黄各色的图案,非常好看;铁球大小不一,一般都是各种机械轴承的滚珠,外面镀有一层银色的涂层,如镜子一样银光闪闪。如果实在搞不到玻璃球和铁珠子,我们就自己制作砖球,就是将小砖块凿成球块,然后将其在石头的界面上快速打磨,直到其表面成为光滑的球面,这种球质量轻,因为是手工制作,也并不匀称,表面也不能做到十分光滑,所以,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对于弹球男孩和女孩有不同的玩法。男孩一般就是玩弹球,就是用手一般是右手的拇指弹击玻璃球或铁珠子,以便碰触别人的球,能够碰上即为赢家,碰不上,则由别人来碰触,如此交替进行,直到有一方获胜为止。

女孩的玩法是“蹦蹦叉”,就是在平坦的地面上,画一个长约两米宽约一米半的长方形,,然后将这个长方形的宽边一分为二,形成两个均等的小长方形,再将大长方形的长三等分,这样就得到六个大小均等的小长方形,将玻璃球或铁珠子,放到底边上的一个小长方形内,抬起一只脚,用着地的另一只脚顺着长方形的长的方向讲球碾向相邻的小长方形,一旦球进入其中,要赶快用着地的那只脚将球踩住,否则,一旦球滚出相邻的小长方形,就会被判出局。能够用一只脚将球运动完全部的小长方形,并最后将球用一只脚划出长方形外者为赢。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