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那些事----一个60后的回忆(8)

好文共欣赏 6月前 ⋅ 273 阅读

 

二、小学阶段(8~13岁1972~1977年)

 

我们实际上是1971年9月份上的小学,但是教材还没有发下来,在1971年9月13日凌晨,发生了林彪一家乘三叉戟叛逃事件,史称“9·13事件”。此前,林彪是被当做毛泽东主席的接班人来鼓吹的,在舆论上是大树特树,这也反映到学生的教材上。我们一年级的教材本来是早已经印刷好的了,当时林彪还没叛逃,所以,上面有很多林彪的图像、语录和其他相关内容。林彪叛逃之后,这些内容自然不再合适,好在教材还没有发出,于是国家就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将教材中与林彪有关的内容都用黑墨(这应该是用上好的墨脂研磨的,看起来是漆黑一片)涂抹遮盖了,这当然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教材发下来很晚,内容因为勾画涂抹也已经变得残缺不全,再加上林彪叛逃之后,学校是隔三差五就开批斗会声讨会,所以,第一个学期并没有学多少东西,为此,国家就决定新学期从春节后开始,也就是说,原来是暑假后升级现在改成春节后升级,我们入小学的时间也就随之变成了1972年的春节之后了。

上小学之前,家长是很重视的,有条件的会给做一身新衣服,没有条件的也要挑一件最合体的衣服穿在身上。其他行头就是一个挎包,实在没有条件的就是自制的布兜子,里面装一块有16开纸大小石板,镶嵌在长方形的木框之中,这种石板是用一种特种的石材制作的,有2毫米厚,颜色是青灰色,比较坚硬。还有几条石笔,完整的有10公分长,细条状,好像宽条的挂面,不过比之较厚,颜色略微发红。这就是我们当时的学习工具,这种学习工具实际上是条件艰苦的革命战争年代学习文化知识的装备,建国二十周年后我们这些莘莘学子还在使用,可见当时物质生活条件是多么寒酸!因为学校没有给预备桌椅,我们还要自带小板凳。

临上学之前,家长要嘱咐几句,比如姓什么叫什么,中国的首都在哪里,是哪个村里的人,家庭成分是什么等等。那个时候是很注重家庭出身的,不同的家庭成分在各种场合享受不同的政治待遇,最吃香的是工人和贫农包括革命干部,其次是中农,最受外待的是“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小孩子对这些成分划分自然并不清楚,家长叫怎么说就怎么回答。这些问题是入学的时候老师要问的,属于入学面试,回答不好可能就拒绝入学了。

 

对于其他问题一般都能过关,就是对“家庭成分”这个问题,因为平常接触的少,所以,如果赶上孩子脑瓜不灵光或者一时紧张,把家长的嘱咐给忘了,有的就会急慌慌地回答:用筐盛粪,一时传为笑谈。当然这种回答有生活基础,因为在当时的农村确实是普遍用一种叫“筐”的编织物件来盛放骡马牛羊的粪便的,只不过此“盛粪”非彼“成分”,小孩子分不清楚,在把家长的教导忘记之后也只能以此当彼了,遂成就一条时代笑话。

在没有上学之前,我们小孩子的活动范围一般只局限于住宅所在街道及其附近。上学之后,特别是随着年龄的逐年增长,我们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大,逐渐会波及到全村,所以在此有必要将当时所在村庄的布局介绍一下。

 

我们村说来在当地算是比较大的一个村庄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已经拥有人口一千三四百人了,是当时公社的所在地。全村有两条十字交叉的主街,基本上位于村庄的中心部位,一南北向,一东西向,不是十分笔直,但是勉强算作十字形。因为村庄东西略长,所以,在十字交叉的主街之外,东西还各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副街,构成一个不甚标准的丰收的“丰”字。除此之外,还有若干条或东西或南北走向的半截子街道或小胡同,通向主街或者村外,构成四通八达的进出通道。

 

当时我家居于南北主街的最南端,同我家隔街相对的就是第一生产队队部。全村当时有8个生产小队,这是统一进行集体劳动和经济核算的最小的生产单位。从第一生产小队开始,顺时针排列是第二生产小队位于村西部,第三生产小队位于村西北部,第4第5生产小队位于村子北部两队部相邻,第四生产队位于西门向西开,第五生产队位于东门向东开,第六生产小队位于村庄东北部,第七生产小队位于村庄东南部,第八生产小队位于村庄南部另一南北街道的南端。

当时人民公社的办公地就在第一生产小队队部的南面,是东西长南北短的一个大院子,里面有公社办公机构,如社长书记办公室,武装部办公室,教育视导员办公室等等,此外还有卫生所、广播站等附属机构。大门开在南面,正对一条入村的南北路。公社西面是供销合作社,主要售卖一些生活用品和农用物资,因为里面兼售文具、连环画和糖果,是对我们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经常光顾。供销合作社的南面是公社的粮库,范围比较大,里面有若干个主体是圆柱形顶部是圆锥形的大粮仓,为便于粮食运输,地面都铺成了石灰面,非常平整,在当时我们很觉新鲜,也经常去玩。粮库的东面是肉铺,主要生产一些肉食品,因为当时生活条件艰苦,平时很少吃肉食,所以,每当肉铺把炖完的骨头倒在外面的时候,很多嘴馋的村人都早早在一旁等待,骨头一落地就一哄而上,抢骨头啃,此时真是肠胃胜过了脸面!

 

在公社、合作社和粮库之间有一大片空地,有一段时间这成了全公社社员集会的场所,为此,在空地的西面用土堆起了一块约有一人多高的平台,南北走向,集会时用作大会的主席台,。当时,革命文艺大行其道,每个村子都有文艺宣传队,这个平台有的时候也用作戏台。到后来,公社成立了放映组,给公社所辖的村庄轮流放时兴的电影片子,轮到我村时也在此放映过电影。

 

当时,我村的学校分成两部分,村北的是初级小学,共有1~4四个年级,村东赵家祠堂内是高级小学,有5~6两个年级。我们是在村北上的。

 

村北的小学位于村的北面,它的西面是五队队部,有一条南北的街道相隔,北面是五队的麦场,东面就是农田,归属于五队所有,其南面相隔一条东西路,就是五队的民居。据老年人讲,这所学校是一所老学校,早在抗战时期就有了,估计当年盖房的时候,用的也不是新材料,我们入学时房子和门窗就已经很破旧了。校园是东西长南北短的一长方形,南北宽有50多米,东西长约有100来米,南面是一排教室,中间是校门,门两边各有两个教室。校园的北面靠西有几间北屋,最西面是一教室,其东面相邻的两间是教员办公室,门开在东面一间。办公室的东面是一间单另盖的小厨房,是为住校的教师做饭用的。这一排房房基较高,登门入室要蹬几级台阶。房基的东南角种有一棵榆树,这棵树应该有几十年历史了,树身一个成年人都搂抱不过来,上面绽起片片如龙鳞般的树皮,颜色如铁,上面树冠如伞,晴天的时候在地面洒下浓荫。校园的东北角就是男女厕所。

 

我们这一届学生比较多,分成了两个班,一个班在校门西面的第一间教室,一个班在北房西北角那间教室。

 

我分在了紧挨校门的那间教室。我们教室的西面是四年级教室,校门东边由西向东分别是二年级和三年级教室。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