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妹妹和安明

李小走 4月前 ⋅ 124 阅读

写在前面的一点:


 

这个题目很像《志明和春娇》,并且里面还都有个“明”字。

就在我开始想要写人物以前,就不禁盘算,什么样人的写起来更客观。

我是不敢写周老师的,太亲密无间,距离太近会蒙蔽了双眼。

虽然我总是在字里行间创造机会有意无意的黑她,但这不能遮掩她的美貌和智慧。毕竟,自己老婆总是最好的。

大概最近写的人都是曾经在一起共事过,或者一起喝过酒,而现在天各一方,只能彼此缅怀。

与其说是写他们,还不如说是记录我的生活。

 

我写的只是我看到的, 或者我愿意看到的, 这也未必是你想要听的。 

   

今日份书籍《掌控》

 


认识他们是在我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刚结束了大概4年蹉跎的工厂工作生活。开始大众点评BD地推生活。

我们基本上算得上是同一批入职的。龙妹妹在国庆前,我在国庆后,安明稍微晚我几天。

小龙人如其名,长的小巧。安明确实看上去很安静,不动声色。

 

济南迎仙啤酒屋(已拆)

 

我跟小龙第一次见面是在兖州贵和。

那时候点评和美团还没相爱,只是厮杀,当哥刚把我招进来,简单培训了两天,把我扔到兖州说,去开发市场吧。

我忘了是我请小龙喝的奶茶,还是他请我,反正他永远欠我一杯奶茶。

后来的快乐柠檬成了我的三个人的小聚点。

我第一次签约上传录合同,是小龙在这里教我的。

好多次我们也在这里集合,去扫街拜访客户,或者约酒去看电影,又或者聊天吹牛逼。

我第一个带来大收益的客户,是我趁午饭时间约出来老板,在肯德基僵持了好久讨价还价签约来的,下午四点活动入口封闭,我饭没来得及吃,就在这上传合同,录方案。

那会小龙看我忙碌的样子,去给我买了德克士。

妈的,我不爱吃。

尤其是我本来差点签了,这家伙不收点抢我生意。

 

快乐柠檬留照

 

现在想起来,那段时光好像每天都是天空晴朗,做活动想不到还有什么预算,自己手写广告版地推拉新用户。

安明来的时候,我跟小龙基本摸查完了兖州的大街小巷,可怜的安明开始只能帮助我们地推,还差点儿转不了正。

一个人的付出终究会得到回报,等我跟小龙离开兖州以后,还得辛苦安明一个人扛起来这里的旗帜。

说这个有点心虚,毕竟扛起来也不累。

 

简陋的活动现场——状元米线拉新

 

小龙时常会给后来的伙计们说起这段时光。

在点评美团合并以后,在他去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岗位以后。什么包生活,什么甲网。毕竟,管的人越来越多,也没什么别的好吹的。

那段时间,我跟龙妹妹时常想约到某个地点,丢下车,两个人手牵手扫荡一条街 。你去这个,我进那个。

我们也会想约去一个没人开垦的县城,刷业绩,疯狂的拜访,签单,时常下午4点才想起来还没吃午饭。

住下,连夜录合同,上传方案,等到忙完,还能吃个宵夜,来个放松。

阿明却是剑走偏锋,时常游荡在兖州的非核心地带,收割长尾客户,也总能在我们眼皮底下拿下核心大客户。

谁知道哪个老板喜欢什么风格。突然就选择给谁签约。

 

嗯,一直很妖娆

 

咦,走错片场了

 

在离开兖州的前几个月,我们就开始变得很悠闲。

当哥出于某些原因回了济南,我们来了新的领导,小龙也成了我和安明的领导。

问题变得接踵而至,安明转正。

那时候指标考核,要么利润过关,要么客户数过关。

我和小龙因为拉新活动,提前转正,只剩下安静的安明。

有那么几天,大概11月12月很冷的时节,安明早早的起来扫荡曲阜商贸城。

我跟小龙曾经尝试过曲阜,这是个签约不太高产,交易高产的地方。

熟悉商贸城的都知道,曲阜不扫黄,商贸城是窝点。

安明一直碎碎念要一统曲阜的黄事业,把所有的洗头房签约个通用的套餐,做个代金券,标准化服务。

谁知道他是不是只是说过,我们在签约服务的时候都是自我要求专业度的,做什么你要懂什么。不懂也能装作懂的样子。

直到最后,安明也只带我们去过一个叫七姐的按摩房。

居然也只是按摩,脚都不能捏。

在哪拍的来着

全部评论: 0

    在此评论: